第268章笙笙逗弄白蓮一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見厲寒琛將東西收了起來,慕笙這才放下心來,

  然而這心還沒落地,厲寒琛又開口了,

  「你跟我說說,你的助理,為什麼代替你給我送了這個?你跟她暗示什麼了嗎?」厲寒琛停頓了一下,語氣裡帶了幾分笑意,「愛我的,笙笙寶貝?」

  慕笙不是聲控,但是厲寒琛的聲音確實好聽到讓人忍不住的心神蕩漾,

  尤其是此刻,四周本就安靜,厲寒琛一字一句的叫著笙笙寶貝,仿佛呼出的每一口氣里都帶著絲絲的電意,

  慕笙不好意思了,「厲寒琛,那不是我送的,紙條也不是我寫的!」

  厲寒琛知道,但他裝作不知道,「是嗎?我看那筆跡挺像你的啊。」

  「.......」慕笙本來都已經躺在被子裡了,現下又重新坐了起來,她拿過一支筆和一本筆記本,

  十分認真的,一筆一划的將剛剛厲寒琛念的那句話重新寫了一遍,

  然後慕笙將鏡頭對準這張紙,「你自己對比一下就知道了,兩張紙上的根本就不是一樣的筆跡。」

  厲寒琛根本就沒有看紙上寫了什麼,他現在眉梢眼角都浸潤著笑意,目光中帶著揶揄,

  慕笙看了看自己寫的那行字,終於反應過來,自己都幹了些什麼蠢事了,

  慕笙連忙將筆記本上的那張紙撕下來,揉成一團丟進了垃圾桶,臉上有些害羞,又有些氣憤,「厲寒琛你是不是故意的?」

  厲寒琛臉上的笑容根本就止不住,「這下怎麼說,剛剛那張紙總是你親自寫的了吧?」

  慕笙深呼了一口氣,然後看向厲寒琛,「我不跟你說了,我要睡覺了,」

  說完,慕笙便掛斷了電話,將手機丟到一邊,然後自己整個人窩進了被子裡,遮住了隱隱發紅的耳朵。

  另一邊,看見被掛斷的視頻,厲寒琛眼中滿是寵溺的笑意,

  這人,又被逗生氣了。

  第二天,慕笙一到工作室,就首先將湯甜甜叫到了一邊,

  「昨天那個禮物是不是你給厲寒琛送的?」

  湯甜甜點點頭,眼中流露出八卦的亮光,「怎麼樣?你男朋友是不是特別高興?!我跟你說,據我看過那麼多小說,你男朋友那種禁慾系的,遇到那種禮物,根本把持不住的,分分鐘........」

  在送禮物之前,湯甜甜是專門問過慕笙的,慕笙和厲寒琛都同居那麼長時間了,

  因而湯甜甜覺得,同居久了就容易沒有激情,得來點刺激的,這才專門去商場選購了那個。

  眼看著湯甜甜要把話題往帶顏色的方向引,慕笙連忙阻止住她,「別說了,你送點別的也行啊,以後別再弄這個了。」

  湯甜甜這時候才注意到慕笙的表情,慕笙看起來並不是很高興的樣子,相反還有幾分失望和羞惱。

  湯甜甜腦袋裡的各種廢料滾動了一下,然後得出了一個結論,

  「是不是尺度不夠大?你男朋友沒什麼反應?」

  「...........」慕笙無奈的揉了揉眉心,「我和他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算了,以後別這樣就行了。」

  說完,慕笙便轉身離開,留下一臉懵的湯甜甜。

  就在這時,湯甜甜的手機微信響了一下,

  湯甜甜拿起來看了一眼,是一條轉帳消息,

  點進去一看,嚯!好多錢!

  是厲寒琛轉來的,「你們照顧慕笙辛苦了,這個拿去買咖啡吧,別跟慕笙說。」

  湯甜甜她懂了,徹底的懂了。

  於是十分上道的給厲寒琛回了一條消息,「老闆放心,你開心我們就開心。」

  ——

  慕家,

  慕老太太被折磨的每天都只能困在自己的臥室里,身上的奇怪病症,從不間歇的折磨著她。

  張曼拎著藥盒走進來,十分恭敬地沖慕老太太彎腰,「媽,我給你帶了一副藥,醫生說可以減緩皮膚表面的癢痛,你試試。」

  「滾,我不喝,那群庸醫!!」慕老太太將手邊的佛珠砸到張曼身上,張曼的皮膚瞬間的腫起一塊。

  張曼咬了咬牙,臉上的表情沒變,「確實是庸醫,不過我剛剛進來的時候聽他們說,好像有什麼神醫之類的,」

  慕老太太現在對神醫這兩個字最敏感了,她連忙將張曼招呼過來,「什麼神醫?」

  「具體的我不清楚,那些醫生還沒走遠,我把他們叫回來,母親您親自問一問吧。」

  「好,快去。」

  慕庭在公司里窩了一肚子的火,正想借著午飯的時間回來休息一下,哪想到剛一進門,就聽說老太太找他,

  慕庭上樓,剛推開門,一根拐杖直直的朝著他砸了過來,

  「你這個不孝的東西!!我打死你!!!」慕老太太顫顫悠悠的去打慕庭,

  慕庭哪裡會讓她打,側身躲了一下,慕老太太撲了個空,一下子撞在了門上,頓時就嚎叫起來,

  「還不快請醫生過來!!!」慕庭連忙上前去扶老太太,

  「我不在家看,我要去醫院!」慕老太太看著慕庭的眼光很是陌生,她狠狠的盯著慕庭,「你今天不送我去醫院,我就死在這裡!」

  傭人們都在場看著,慕庭沒有辦法,只能吩咐人將慕老太太送到帝都醫院去。

  一到醫院,慕老太太自己杵著拐杖就去找楊主任,讓他幫忙去給自己找那個能治病的神醫。

  楊主任看了眼慕老太太身後臉色鐵青的慕庭,頓時就明白了什麼,

  他在心裡搖了搖頭,作孽啊,看著是個挺孝順的兒子,為了一千萬,連老母親都不管。

  「行,您先在病房裡休息一下,我這就去幫忙找醫生。」

  很快的,慕笙就收到了消息,

  慕老太太在打罵原主方面,那可是一點都沒少做,慕笙決定,從這老太太身上多賺點錢,

  「可以幫她治,」慕笙將一副藥方交到暗衛手上,「跟他們說,一副藥100萬,慕老太太身上的病,需要10個療程才會痊癒。」

  暗衛將藥方和慕笙的話都傳到了楊主任那裡,

  楊主任拿過藥方,首先看了一眼,然後什麼也沒看懂,

  說句實話,他甚至覺得這藥方是瞎開的,各種藥性相衝的東西都放在一起,要是別人送來的方子,他可能直接當騙子處理了。

  但這位的話,楊主任覺得,大概高人都是不走尋常路的吧。

  他將東西交到老太太手裡,

  縱使極為的不願意,但在眾多醫生護士的在場見證下,慕庭還是很爽快的掏出了一張支票,

  慕笙的藥幾乎是立竿見影,

  慕老太太將熬好的藥喝下去不到五分鐘,身體上的癢痛感就全部消失了。

  此時生龍活虎的她,當著眾位護士的面,就開始數落他沒良心,為了錢不管自己的母親。

  張曼站在病房外,偷偷的往裡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揚,

  這個老不死的,活該。

  張曼到現在都還記得,當年慕老太太是怎麼在她和慕庭之間瘋狂的挑撥離間的,

  要不是她能忍,如今的慕太太位置,哪裡輪的上她來坐。

  ——

  工作室內,湯甜甜將行程表拿給慕笙看了一眼,慕笙有些疑惑,「頒獎典禮釋什麼?」

  湯甜甜坐到慕笙身邊,「我的個小祖宗,你是不是忘了,你拍過的那個《青春之歌》的電視劇了??」

  那個電視劇,要是論戲份的話,其實慕笙只能算作是五線,

  畢竟她的全部戲份加起來的長度都不到十分鐘,而且都只存在於男主的回憶裡面,

  慕笙這段時間忙,也沒怎麼注意那個電視劇,

  「播完了嗎?」慕笙算了下時間,估計是差不多到結束的時候了。

  「播完了,前期收視率挺高的,後面不行了,這回的頒獎典禮,是由影視平台舉辦的,導演那邊是希望你能夠配合他們後期的宣傳。」

  「可以啊。」雖然阮盈盈她不太喜歡,但是導演和喬斯聿對她都還不錯,慕笙同意了,

  「好嘞,那我去回復他們。」

  ——

  華國音樂協會內,

  歐陽鶴照著慕瀟送上來的曲譜彈奏了很多遍,都沒有辦法彈出他心裡的那種感覺,

  倒不是技巧上的問題,

  而是心境、是年齡、是經歷。

  琴聲和彈琴的人,或許在初學者看來,只存在技巧上的聯繫,

  但是當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後,琴聲和彈琴之人的性格心境便是完全聯繫在一起的,

  歐陽鶴已經經歷了太多事情,

  到了他這個年紀,已經不再是少年心性,他的琴聲,更像是一汪蘊含了所有的汪洋大海,包含著一切,卻沒有了山間清泉的那種靈動。

  而慕瀟呈上來的這份曲譜,實實在在的帶著鋒利的銳氣,帶著孤傲的清然,帶著年少之人的意氣,

  這些,已經都不是他能擁有的了。

  「會長,您看起來是真的很喜歡慕瀟的這個曲子啊。」副會長走進來,看到歐陽鶴面前的曲譜,臉上帶著笑意,

  這些天來,他每次進來,都看到歐陽鶴在看這個。

  「喜歡是喜歡,可惜啊,我彈不出來那個味道了。」歐陽鶴笑著搖搖頭,「對了,慕瀟那個孩子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

  「您放心,我們都已經安排好了,讓慕瀟出去國際上,跟大家著名的音樂家們打打交道,見見世面,等再回國的時候,我們就把她收納入會,好好的培養她。」

  「嗯,」歐陽鶴點點頭,「這孩子靈氣十足,但因為從小是業餘練習,琴技上確實還差了點。」

  不過歐陽鶴轉念一想,能寫出這種曲譜,說明慕瀟很有天賦,

  技術之類的事情,可以慢慢的培養,但天賦,可不是能夠培養的。

  「好,你這回是高興了,得到這麼好的一個徒弟。」一想到協會裡要迎來一個新的血液,副會長都忍不住的高興。

  昨晚慕笙被厲寒琛逗的生氣了,今天距離慕笙下班的時間都已經很久了,厲寒琛還是沒有在門口看到慕笙的身影,

  厲寒琛微微皺眉,「難道是真的惹生氣了嗎?」

  厲寒琛拿出手機來給慕笙打了個電話,很快的就被接通,

  「你今晚不過來了嗎?」厲寒琛的聲音里,能明顯的聽出來幽怨,

  慕笙看了眼手裡的盒子,「來啊,可能晚一點,」

  「那好。」

  過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慕笙才到了醫院,手裡拎了一大堆的東西,

  厲寒琛習慣性的要下床幫慕笙拿東西,被慕笙眼神制止了,

  「你這是買了什麼?」厲寒琛坐在床上,看著慕笙一樣樣的把盒子裡的東西往外拿,

  有煙、酒、茶、領帶、衣服、甚至還出現了各種奇奇怪怪的保健品,

  慕笙站起身來看向厲寒琛,「都是送你的禮物,昨天晚上讓你喝了苦藥,這是補償你的。」

  「.........」厲寒琛有些無奈,「那你也不用買這些送給我。」

  慕笙走到厲寒琛面前,「這些東西是我送你的,昨天那個不是,所以你以後不要老拿那個說事了行不行?」

  厲寒琛哪裡敢說不行,他點點頭,「我保證,」

  慕笙臉上的神色又緩和了許多,她指了指桌上的禮物,「你看看喜歡哪個?我給你拿過來。」

  「給我泡杯茶。」

  「好。」

  厲寒琛向來是有分寸的人,什麼時候該逗,什麼時候不該逗,他心裡像是有一把帶著刻度的尺子,時時刻刻的都精確掌握著分寸,

  昨晚的那個烏龍事件,厲寒琛知道慕笙害羞,所以就當作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事情,再也沒提過。

  ——

  因為從醫生口中得知了慕庭是不想負一千萬才對她撒謊說沒找到醫生,慕老太太本就是極為強勢自私的人,

  再加上她沒日沒夜的都在受病痛的折磨,心理上逐漸的極端,

  慕庭現在在她看來,就是一個沒有良心的白眼狼,

  吃了神醫的藥,立竿見影,老太太越發覺得,當初要不是慕庭攔著不讓醫生給她治,她肯定早就康復了,哪裡用得著受那麼多的苦?

  慕家,一片混亂,

  幾乎每隔十分鐘,就能聽到慕老太太的破口大罵。

  張曼時不時的上去勸個架,然後悠哉游哉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裡偷樂,

  人逢喜事精神爽,在家裡,老太太和慕庭鬧翻,在外面,慕瀟的事業風生水起,現在走到哪裡,別人都要誇她張曼教女有方。

  「瀟瀟啊。」張曼看著慕瀟的眼神十分歡喜,「你準備什麼時候啟程去琺國參加比賽啊?你父親已經跟我說過了,說你會去那邊,你可一定要爭氣。」

  慕瀟現在最不想聽到的就是參加比賽這四個字,張曼並不知道慕瀟假冒曲譜的事情,因而在她看來,慕瀟拿到冠軍,絕對是水到渠成的。

  慕瀟勉強扯出一個笑容,「下個星期就過去了,媽媽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好,」張曼將慕瀟抱到懷裡,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就是媽媽的全部希望。」

  母女倆享受著難得的溫情,樓上,不時的傳來瓷器撞落的聲音。

  ——

  遠在大洋彼岸的另一端,全保密的工作室里,眾人愁的頭髮都快要掉光了,

  「鹿億,那個M呢??人呢??」

  上次的入黑盟測試,M的那一手神級操作驚呆了眾人,整整一個星期,工作室都沒有研究透M到底是怎麼破除重重攻擊的。

  大家本想著等M入會之後再向他請教,

  然而這一等,幾乎就是半個月,這期間,黑盟的人無數次向M那個帳號發送了郵件,全都石沉大海。

  這要是換了普通的人,這群頂尖大神隨便東東手指就能夠查到那人的地址和一切信息,

  他們也嘗試著用這種方法去找M的消息,

  然而意料之中,M不愧是頂尖黑客,他在網上的活動信息被抹除的一絲不剩,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蹤跡,

  大家只能默默的等著M來主動聯繫他們,

  然而他們就像是被遺忘了一樣,每天無數次的檢查郵件,都沒有任何的消息。

  這群信奉科學的科技怪們,在某一個瞬間,甚至開始懷疑他們是不是集體出現幻覺了。

  鹿億嘗試著又給M發了一條郵件,

  還是沒人理會,

  「唉,」鹿億嘆了口氣,「這人不會是專門來踢個場子,然後就跑路了吧。」

  「可能是忘記了??不然我們再等等,不行的話,我們直接上世界黑客網站上去找人好了。」

  正如這些人所料,慕笙確實忘記了還有這個黑盟測試的事情,

  這段時間她的事情比較多,眼下又要準備參加頒獎典禮,自然沒有心思放在其他事情身上。

  慕笙還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娛樂圈的頒獎典禮,她還挺期待的,

  前世慕笙也參加過不少其他的頒獎典禮,但那些都是跟科技有關的,

  如果不考慮自由問題的話,慕笙前世應當算的上是功成名就,

  國家高科技特殊保護人才,拿了無數大獎,參加各種比賽,受到民眾的擁護,

  但民眾們都不知道,其實像慕笙他們這樣的人,就是一個工具,被研究成高智商人物,然後科研、比賽、替國家爭光,

  那無數的獎牌被發到手裡,慕笙其實心裡沒有多高興,因為慕笙知道,那只是為了掩蓋她不正常的智商發育真相而已。

  她是站在過最高官方禮堂里接受過勳章的人,但是此刻,她好像更期待這個不起眼的典禮一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