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笙笙狠虐慕瀟(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瀟今晚的直播,可以說是風頭無兩,甚至這一晚,還壓倒了慕笙的熱度,

  很多粉絲調侃的稱慕瀟是直播界的「新王」,

  因為兩人代言的糾葛,再加上虎鯊平台刻意的把彈幕嚮慕笙慕瀟兩人的鬥爭上引,

  慕瀟今晚的直播間裡,出現頻率最高的,居然是慕笙。

  【瀟瀟,你們同時代言一個產品,你們私底下見過面嗎?慕笙是不是像鏡頭裡那麼漂亮?】

  【瀟瀟就是厲害,直播的第一天就幹掉了老牌大佬慕笙,簡直天生王者。】

  【瀟瀟你加油保持住這個成績,以後也要碾壓慕笙,早就看貓牙平台那邊不順眼了,他們那個直播界面丑的要死,數據還造假,反正我是不相信慕笙的人氣這麼高的。】

  看到彈幕里這麼多提到慕笙的言論,慕瀟笑著制止了大家,

  「大家不要老是在我的直播間提到別人的名字哦,你們這樣,我會傷心的~~」

  慕瀟這話說的彈幕里頓時就是禮物一片,但還是有不少的人在文慕笙和慕瀟到底認不認識,

  慕瀟笑了一下,

  「當然不認識啦,不過我和她還是很有緣分的,我們同姓,又代言了同一個品牌,現在又都在直播行業裡面,下次有機會,真的很希望能夠和笙姐一起打遊戲,聽說她遊戲技術超級棒的。」

  慕瀟只是隨口一說,但是觀眾們頓時就激動起來了,

  虎鯊平台一看大家熱情這麼高漲,頓時就起了個心思,

  於是,當天慕瀟下播之後,虎鯊平台就單方面的在平台內部發起了一個「你希望慕瀟和慕笙合體打遊戲嗎?」的民意調查。

  許多的觀眾都參與了這個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有將近90%的的人都希望看到慕笙和慕瀟合體。

  慕笙這邊早就下播了,根本沒有理會虎鯊平台那邊,

  虎鯊那邊,在統計完調查結果後,直接在微博上公布了這一次的觀眾選擇,

  虎鯊平台官方微博:「貓牙平台,元芳你怎麼看?」

  【哈哈哈哈,虎鯊平台夠剛的啊,我記得這倆不是死對頭嗎?現在是什麼情況?】

  【呵呵,我看虎鯊平台是準備蹭慕笙的熱度吧??有毒吧你們,當初恨不能整死貓牙的是你們,現在還搞什麼合體,搞笑呢。】

  【前面的你說話不經過大腦?慕瀟蹭熱度??慕瀟需要蹭你們一個不知名小明星的熱度?搞笑呢?一個會打遊戲的垃圾罷了,遊戲誰都會打,鋼琴可不是人人都會的。】

  不管是粉絲,還是路人,對於這件事情,抱的都是一個看熱鬧的態度,

  大家一邊吵架,一邊等著看貓牙平台會如何回應。

  「笙笙,這事兒我們還是想來問問你的意見。」貓牙的運營部人員小心翼翼的詢問著慕笙的意見。

  慕笙彼時正靠在椅子上和厲寒琛下棋,十分隨意的就應下了,

  「可以,既然他們說要一起打遊戲,那就一起打吧,不過,我不和她一隊。」

  「好嘞,那我去跟他們說,就辦個友誼賽好了。」運營部員工十分心虛的說著,

  因為他們心裡清楚,

  虎鯊平台和貓牙平台之間,哪來的什麼友誼賽啊,

  這都是死對頭了,恨不能摁死對方的死對頭,就算是有友誼,那也是想滅了對方的仇恨友誼。

  掛了電話,慕笙看了眼面前的棋盤,眼中帶了幾分指責的看向厲寒琛,

  「你怎麼偷偷走了一步?」

  「有嗎?」看著慕笙疑惑的樣子,厲寒琛眼底埋著幾分笑。

  慕笙皺著眉,「你耍賴。」

  厲寒琛唇角揚起一個小角度,「那你又沒說不能耍賴。」

  「??」慕笙定定的看了厲寒琛一眼,然後伸手把棋局往回退了兩步,「從這裡開始下,你讓我一步。」

  本來兩人的棋局就是你爭我趕,不分上下的,現在要是厲寒琛再讓一步的話,基本上就是回天無力了,

  厲寒琛終於沒忍住笑,「你這不是也在耍賴嗎?」

  「是你先的。」慕笙看了一眼厲寒琛,「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厲寒琛被慕笙一本正經的樣子給逗笑了,他將棋子放下,「行,是我的錯,我道歉,我們重新再來一局。」

  「嗯。」

  然而新的一局,厲寒琛依然在慕笙眼皮子底下悔棋了,

  慕笙把棋子往棋盤上一丟,用那雙冰雪般的眸子靜靜的看著厲寒琛,

  「你是不是仗著自己生病,就胡鬧。」

  厲寒琛很理直氣壯的點了點頭,「嗯。」

  「..........」

  這一瞬間,慕笙生出了十分的無奈,

  畢竟她又不能拿厲寒琛怎麼樣,但是厲寒琛這很明顯就是在欺負她。

  厲寒琛的日常藥物都是由慕笙負責的,

  慕笙平日裡的習慣就是少給病人開藥,畢竟是藥三分毒,她更喜歡物理方式的治病。

  因而厲寒琛雖然傷的重,這段時間吃的藥也很少,

  但今天晚上,慕笙卻給厲寒琛端來了一碗像清水一般的中藥,

  「喝了吧,這裡面我放了一些聚氣凝神的藥材,對你的傷口很有好處。」

  厲寒琛低頭看了眼面前的藥,

  慕笙這人喜歡顏值高的東西,煮的藥看起來都晶瑩剔透,上面飄著幾顆紅色的藥材,看著很漂亮,

  厲寒琛端起來聞了一下,甜甜的,像是果凍的味道,

  「喝了呀。」慕笙催促厲寒琛,

  厲寒琛輕輕搖了下頭,然後端起碗,一口喝下,果然如他所料,

  藥物出奇的苦,甚至整個口腔里都泛起了讓舌根發麻的味道,

  慕笙衝著厲寒琛眨了眨眼睛,「別吐哦,這個雖然苦,但是藥材都是很珍貴的,能加快你的傷口癒合速度。'

  厲寒琛輕咳了一聲,「誰說我要吐了,挺好喝的。」

  「那明天再給你煮。」慕笙像是偷偷的辦成了一件事情,眼睛裡帶著幾分晶晶的笑,

  厲寒琛也不戳破,「行。」

  慕笙轉過身,厲寒琛便拿起水杯,喝了好幾大口,才壓住了嘴裡的苦意。

  等到慕笙再回頭的時候,厲寒琛已經恢復了原樣,

  慕笙忍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沒有忍住,

  「你不覺得苦嗎?」

  厲寒琛搖頭,「不覺得。」

  「.......」慕笙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醫術水平,但是在這一刻,她產生了一些懷疑,

  難道厲寒琛失去味覺了???

  慕笙的一系列細微的表情全部都看在厲寒琛眼裡,他已經快要忍不住笑意了,「你是不是傻,」

  「??」

  厲寒琛伸出手,在慕笙的頭上敲了一下,「下次幹壞事之前,記得不要心軟,這樣是幹不成壞事的。」

  「.......」慕笙輕哼一聲,「誰讓你下棋不守規矩的。」

  厲寒琛笑著揉了揉慕笙的頭,「誰讓你好欺負呢。」

  「.......」慕笙將厲寒琛的手推開,「不跟你說了,」

  然後轉身去浴室洗漱,留下厲寒琛一個人站在床前滿臉的寵溺笑意。

  此時已經很晚,但帝都醫院的會議室里卻是燈火通明,一群醫院的核心專家聚集在這裡,討論著今年吸收名譽醫生的事情。

  作為這麼一個龐大的機構,帝都醫院每年除了要招收本院的工作人員之外,還會另設名額,在世界各地找尋能夠成為帝都醫院名譽醫生的人。

  畢竟醫學這個行業,總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

  雖然帝都醫院已經吸納了全華國最優秀的專家們,但是還需要一些掛名的名譽醫生,

  這些醫生不需要每天都親自到醫院來問診治病,

  只有當醫院遇上了什麼很難解決的難題之後,這些醫生便會被醫院召集起來商量醫治的辦法。

  「今年報名的人還挺多的,」院長翻了翻手邊的資料,「出題目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楊主任你這邊要多注意考核醫生的過往經歷,一定要篩選出特別優秀的。」

  這話,不用院長說,大家心裡也都有一桿秤,

  以前帝都醫院也曾招收過不少的名譽醫生,這些醫生當中,獲得過諾貝爾醫學獎的都不在少數。

  「好的院長,我立刻著手去辦。」楊主任點了點頭、

  「還有醫院後面那個神秘的病人,你們都不用再插手那邊的事情,做好自己手頭的工作就可以了。」

  正事兒基本上都說完了,現下聽院長提起那個神秘的病人,楊主任沒忍住問了一句,

  「院長,那個病房裡住的究竟是什麼人啊?」

  帝都醫院也住過不少的高管名人,還沒有哪一個搞得像這麼神秘的。

  院長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那裡面住的是誰。

  只知道,權勢通天,是他們不能輕易招惹的存在。

  病房裡,慕笙洗漱完再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後了,

  厲寒琛正靠在窗前假寐,聽見動靜,他睜開眼睛,「你過來。」

  慕笙走過去,坐在床邊,

  她剛洗完澡,唇紅齒白的,還透著一股淡淡的香氣,

  厲寒琛眸色深深,「閉上眼睛。」

  慕笙閉上了眼睛,「怎麼了?」

  一陣細細簌簌的聲音過後,慕笙睜開眼,

  面前是一大束十分漂亮的花。

  慕笙眼前一亮,「你從哪裡弄來的?」

  厲寒琛將一整束花塞進慕笙懷裡,「送你,悔棋的事情,向你賠罪。」

  懷裡的花極為新鮮,花瓣又圓潤又飽滿,上面還沾著幾顆露珠,

  慕笙眼中沁出幾絲笑意,「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但轉而一想,厲寒琛因為悔棋的事情跟她道了歉,那厲寒琛不是白白喝了那麼苦的藥嗎?

  慕笙琢磨著給厲寒琛送個禮物,

  至於送什麼,她比較苦惱,

  一直到睡著,慕笙都沒想到送什麼給厲寒琛好。

  虎鯊平台要和貓牙平台一起聯合打友誼賽的事情,第二天早上就傳遍了整個網絡,

  因而這一天,就算慕笙和慕瀟都還沒有真正的開直播,前來看熱鬧的人,已經將他們的直播間圍得水瀉不通了。

  慕瀟那邊,全副武裝,從早上開始,就在準備晚上友誼賽的各種事情,連做造型都花了整整六個小時。

  慕笙也很忙,她不是忙著準備比賽,而是忙著想禮物,

  鑑於上次湯甜甜給的建議很有效,於是這一次,慕笙又找到了湯甜甜,

  聽完慕笙的話,湯甜甜按照自己的理解捋了一遍,

  「所以,笙笙你是想補償你的男朋友對吧?」

  慕笙自動忽視了男朋友這個詞,點了點頭,「對。」

  湯甜甜是個母胎單身,但並不妨礙她閱讀過大量的言情小說,以及各種微信公眾號推薦的擺脫單身360個小技巧,

  湯甜甜眼睛轉了轉,偷偷的朝著慕笙招招手,用了個比較委婉的問法,

  「笙笙,你和你男朋友,是不是在一起同居了很長時間了啊?」

  「嗯。」

  「那我懂了,」湯甜甜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這件事情你就包在我頭上了,你放心。」

  「那好。」湯甜甜都這麼說了,慕笙也不再糾結,轉而開始研究帝都醫院的那個申請條件。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今天厲寒琛的飯是由厲安送的,慕笙回家直播。

  到家的時候,距離平時的直播時間剛好只差5分鐘,

  慕笙上樓,打開直播間,正好八點整。

  她出現在鏡頭裡的一瞬間,流水般的彈幕都涌了過來。

  【慕神就是慕神,果然什麼大場面都不在怕的,隔壁慕瀟直播間裡都恨不得把話筒都鑲鑽了,你這跟平常還是沒什麼兩樣啊?】

  【無語,人家慕瀟是真的尊重觀眾,哪像你,穿個白T恤,連個妝都不化,怎麼,是我們不配嗎??】

  【前面的,你這種只會欣賞美顏錐子臉的能不能滾遠一點?我們笙笙是靠臉吃飯的,並不是那種只會美顏的謝謝,不愛看出門左轉,別在這兒影響我們。】

  慕笙根本就沒把這場友誼賽當回事,因而還是日常的打扮,她不知道的是,此時隔壁直播間的慕瀟,可以說精緻到了每一根的頭髮絲。

  「什麼時候打遊戲?」慕笙很直接的問了一句,

  「馬上就可以開始了,」負責協調溝通的工作人員回答著慕笙,

  慕瀟那邊找了虎鯊平台的三個遊戲高手陪同,慕笙則是單槍匹馬,隨便找了幾個粉絲路人一起,

  光看陣勢,觀眾們都看得出來,慕笙明顯沒把對方當回事。

  慕笙剛來這個世界的第一時間,面對的就是滿身白蓮味的慕瀟,她對慕瀟實在沒什麼好感,

  因而進了遊戲,慕笙完全一點餘地都沒有給慕瀟留。

  慕瀟為了厲銘倒是學過一段時間的遊戲,但那都是皮毛功夫,混在高手如雲的戰場裡,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但是讓觀眾們感覺到很奇怪的是,

  向來槍法很準的慕笙,今天居然失了水準,

  第一槍打在慕瀟的腿上,

  第二槍打在慕瀟的頭上,

  .........

  慕瀟又喜歡跟著慕笙他們這一隊,慕笙走到哪裡,慕瀟就要指使著其他的隊友帶她到慕笙身邊,

  然而每一次的結局都是,慕瀟被慕笙打殘,然後倉皇逃生。

  一次兩次的失誤,對於慕笙這個神槍手來說都不正常,更何況是連續失誤了這麼多次,

  這回大家是看明白了,

  慕笙就是故意的,

  【慕神從來就沒有出現過打不死人的情況。。。這回是故意的,十次了,慕瀟都被打殘又爬起來。】

  【額。。。多大仇啊。。至於嗎?不是友誼賽嗎?】

  【感覺慕笙好過分,慕瀟一看就是個對遊戲不太熟悉的人,這麼對待一個新手,還世界冠軍呢。。。。】

  慕瀟的直播間裡,她也早就感受到了慕笙對她的蔑視,

  慕瀟嘴上說著「大家不要多想,能跟笙姐多玩一段時間還是挺高興的。」

  然而實際上,慕瀟心裡已經快要被氣死了。

  就在這時,遊戲裡,慕瀟突然遇到一隊她的粉絲,

  粉絲十分激動,一直在跟她說話,

  慕瀟看了眼不遠處的慕笙那個隊伍,心中有了幾分計較,「唉,你們教教我怎麼打遊戲啊,怎麼打都打不過慕笙,你們要是能教我怎麼贏,我給你們送皮膚呀。」

  粉絲們那自然都是站在慕瀟的角度上思考問題的,大家合計了一下,便和慕瀟這隊分開,然後去找慕笙吸引火力。

  慕笙的隊友技術都很一般,只能勉強應付那群粉絲,

  這時,慕笙周圍便全是破綻了,

  慕瀟的隊友找到了這個機會,帶著慕瀟包抄過去,衝著慕笙一頓掃射,

  慕笙雖然極限逃生,但身上也只剩下了最後一絲血,躲在了一處岩壁後,

  「瀟瀟姐,你去解決了她吧,她已經沒子彈了,」慕瀟的隊友合力將慕笙打到重傷,然後把最後的狙殺機會留給了慕瀟。

  這個時候,慕瀟本來不應該去打慕笙的,會被人說沒有氣量,

  但是此刻的慕瀟,已經被慕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能夠親手狙殺慕笙,成了慕瀟的執念,

  她握著槍上前,緩緩的朝著慕笙走過去,

  她都已經快走到慕笙跟前了,慕笙都沒有反抗,慕瀟放心的將槍口對準慕笙,然後按下了扳機,

  就在這一刻,慕笙突然一躍而起,躲過了慕瀟的子彈,並且快速的用拳手將慕瀟擊殺,並搶了她身上的槍,轉而對嚮慕瀟的其他三個隊友,

  對面三人放鬆了警惕,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三聲槍響過後,

  慕笙贏得了遊戲的勝利。

  彈幕上刷起了一輪一輪的「nb」「慕神永遠的神」,

  看著屏幕上慕笙傲然而立的身影,慕瀟氣的心口都疼,

  一直以來她都是聽說慕笙很厲害,在她看來,一個女人能厲害到哪裡去,

  所以她找了目前國內排名前十的遊戲高手來做她的隊友,

  沒想到還是讓慕笙贏了,

  慕瀟不甘心,還想再跟慕笙來一場,就在這時,她的手機卻響了,

  慕瀟拿過來一看,臉上頓時流露出喜色,

  她放下手機,調整了一下臉色,然後衝著直播間裡的觀眾們揮了揮手,

  「今天的比賽很開心哦,我們下次再見吧,今天有點事情,需要立刻去談,大家拜拜。」

  彈幕里自然是各種的不舍,大量的觀眾都在問慕瀟幹什麼去,連直播都不顧了,

  慕瀟臉上流露出一絲羞澀,

  「這件事情,本來想過兩天再跟大家分享的,但是既然大家問了,那我就讓你們也一起開心一下吧,

  華國音樂協會向我發來了入會申請,歐陽鶴大師作為協會的會長,會是我的老師,我實在是太興奮了,

  學鋼琴這麼久,歐陽鶴大師一直都是我的標杆,音樂協會也是我的夢想,我特別開心,所以想和大家一起分享這個喜悅。」

  說完,慕瀟便起身離開了,

  此時,她的直播間已經被巨量的彈幕充滿了,

  不到一分鐘,往上就有了「慕瀟音樂協會」的熱搜,

  看到這個熱搜,網友們以為是慕瀟參觀音樂協會之類的熱搜,

  然而等點進去看到內容,眾人震驚了,

  華國音樂協會,那是華國最高的音樂殿堂,

  多少音樂人一輩子的夢想就是能夠進入這裡,

  慕瀟才多大?!!居然能夠進入華國音樂協會!!!

  而且還是由歐陽鶴親自教導!

  要知道作為這些年來最優秀的鋼琴家,歐陽鶴早就放出話來,只會收一個關門弟子,

  現在,這個人居然是慕瀟,

  鋼琴界震動、音樂圈震動、吃瓜網友們也驚呆了。

  【我的個乖乖,一直聽你們說慕瀟的鋼琴彈得好,我都沒什麼概念,現在我才知道她有多厲害。】

  【慕瀟也太謙虛了吧,她以前還說自己彈鋼琴只是業餘,我驚了,這都是業餘的話,那我這個專業學鋼琴的可以一牆撞死了。】

  【歐陽鶴。。。本音樂系的人哭暈在廁所,那是我一輩子都觸碰不到的大佬,】

  網絡上掀起了新一輪的對於慕瀟的討論,

  慕瀟則在忙著和音樂協會那邊的人溝通,

  音樂協會那邊說的是,已經基本確定接收慕瀟入會了,

  但因為慕瀟太過年輕,所以還需要一些更有說服力的獎項傍身,

  音樂協會給慕瀟提的建議是,讓她去參加即將在琺國舉辦的世界鋼琴大賽。

  那是鋼琴界最具說服力的獎項,音樂協會看過慕瀟寫的曲譜,他們一致認為,以慕瀟的才氣,拿下那個獎,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聽到音樂協會這話,慕瀟的心沉了下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