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厲總掉馬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厲銘猝不及防的被厲霆丟過來的文件糊了一臉,他翻開文件看了看,臉色大變,「怎麼可能呢?!」

  「你跟葉粟的事情怎麼樣了?」厲霆突然又想起了葉家二小姐,「現在股價大跌,要是我們和葉家能聯姻,市場就能夠穩定下來。」

  聽厲霆提起葉粟,厲銘的神色有一瞬間的不自然,他低下頭,掩住了某種的慌亂,「挺好的,我正準備找她去吃飯呢。」

  「那你趕緊去吧,吃完飯回公司給我拿出一套解決方案來。」

  「好的父親。」厲銘轉過身,輕輕的鬆了一口氣,他看了眼時間,匆忙出門,朝著和葉粟約定好的地方去。

  這個時候,焦頭爛額的並不僅僅只有厲家,同樣被突如其來的虧損砸的一臉懵的,還有慕庭,

  整個慕家的公司,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

  厲寒琛的房間裡,此時一派安寧,

  慕笙給厲寒琛端來飯菜的同時,也把自己的飯菜端過來了,現下兩人坐在書桌前,正安安靜靜的吃著東西,

  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慕笙已經養成了不喜歡吃的東西就丟給厲寒琛的習慣,厲寒琛也十分自然的接受。

  但是在慕笙第三次偷偷的往厲寒琛碗裡丟菠菜的時候,厲寒琛擋住了她的筷子,

  慕笙疑惑的看他一眼,

  厲寒琛將慕笙的筷子重新擋回她的碗裡,「把青菜吃完。」

  「我剛剛已經吃過好多了。」

  「三口也叫好多?」

  「........」慕笙無語,心道厲寒琛這人剛剛不是一直都低著頭嗎?怎麼發現的?

  她默默的將菠菜送進嘴裡,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她不是特別喜歡這個菜的味道。

  看到她的表情,厲寒琛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自己的碗送過去,「好了,吃不完的都給我吧,明天讓林姨給你做小白菜,多吃一點。」

  「嗯。」慕笙一邊把菠菜往厲寒琛碗裡趕,一邊點頭,「好,」

  看著厲寒琛面不改色的吃著青菜,慕笙突然想起來林姨曾經給她列的一份關於厲寒琛的喜好清單,「厲寒琛,你不是不喜歡吃蒜嗎?」

  厲寒琛動作頓了一下,「沒有。」

  「有的啊,」慕笙回想了一下,「林姨說你不愛吃的東西有很多,比如魚、蒜、洋蔥........」

  「閉嘴。」厲寒琛直接打斷了她,他抿了抿唇,「林姨記錯了,我不挑食的。」

  他聽厲安說過,慕笙當初嫌棄厲安挑食來著。

  「好吧。」就這段時間和厲寒琛的相處而言,慕笙發現,厲寒琛確實沒有林姨說的那麼挑食,可能是林姨記錯了吧。

  厲寒琛慢慢的嚼著青菜,半晌,他抬頭看嚮慕笙,見她一直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怎麼不吃飯?看著我幹什麼?」

  慕笙睫毛眨了眨,「厲寒琛,你長得真的很好看啊。」

  下午她在米卡公司拍了一天的廣告,跟她搭檔拍攝的還有一些其他的男模特,

  那些攝影師對著男模特們都夸上天了,但是慕笙真沒覺得他們哪裡好看,

  畢竟每天一抬眼看到的就是厲寒琛這樣的五官氣質,再看別的,總覺得缺了那麼點意思。

  慕笙的眼睛生的好看,尤其是放下所有戒備,靜靜看著一個人的時候,像是把漫天的星星都裝了進去。

  厲寒琛心中一動,目光落在慕笙嫣紅的唇上,像是不可控制一樣的,厲寒琛微微低下頭,「哪裡好看?」

  他聲音低沉,眸光中仿若深海中的幽波,帶著無邊的蠱惑,然而慕笙卻突然往後退了一下,

  慕笙眉毛皺了皺,「你不喜歡吃酸的習慣是對的,有味道。」

  「...........」厲寒琛的臉黑了下來,他想說話,但是又擔心慕笙聞到蒜的味道,

  但是不說吧,厲寒琛又覺得慕笙這一上一下的弄得他心裡憋屈,

  最終,厲寒琛幾口吃完了碗裡剩下的飯,然後指了指桌邊的口香糖,「給我拿過來。」

  足足嚼了五顆口香糖,厲寒琛才深呼吸一口氣,剛想重新找慕笙說話,慕笙已經拿著東西往外走了,「我去直播嘍,晚上你有什麼事情再叫我。」

  說完,慕笙就消失在了門口,徒留下一臉無奈的厲寒琛。

  隔壁,慕笙打開直播間,大量的觀眾們涌了進來,

  【慕神晚上好,今晚會跟榜一粉絲一起玩嗎?好久沒看到他了啊!】

  【笙笙你終於來了,想死我了!!!什麼時候代言的米卡衣服上線,我等著去買呢!】

  【呵呵,辣雞,就你還代言米卡?回家吃飯去吧你!】

  慕笙無視了酸黑的評論,挑著幾個粉絲的問題回答了一下,

  看到關於榜一粉絲的問題,慕笙愣了一下,

  其實她也挺久沒有在直播間看到那個琛了,雖然他的號一直都掛在直播間裡,但是他好像很忙,許久都沒有跟她發過信息。

  就在這時,好友頭像突然閃動,慕笙點開一看,正是那個榜一粉絲,正在邀請她一起打遊戲。

  慕笙點了確定進隊,這個粉絲還是一如既往的黑色套裝,就好像厲寒琛一樣,永遠都沒有換過別的顏色,

  想到厲寒琛,慕笙眉頭微微皺了皺,

  雖然這種感覺很奇怪,但是她莫名的覺得,眼前這個粉絲,很像厲寒琛,

  但厲寒琛,怎麼可能是送了她幾百萬禮物的人呢?

  慕笙掩下思緒,專心的和粉絲一起玩遊戲,

  雖然許久沒有在一起玩過了,但兩人的默契還在,就好像是在一起訓練過無數遍的生死隊友一樣。

  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很快的就像是參天大樹,逐漸的占據了慕笙的思緒,

  以前不覺得,現在越看,越覺得這個粉絲的遊戲習慣,遊戲策略中體現出來的性格,跟厲寒琛非常像,

  到遊戲的後面,慕笙都有些心不在焉,

  遊戲圈裡只剩下10個人了,慕笙和琛一同進入了決賽區,

  這時,慕笙突然出聲,「現在這個房子裡等一會兒,我去下洗手間。」

  說完,慕笙便站起了身。

  半分鐘後,厲寒琛的臥室門被推開,

  此時,厲寒琛正坐在書桌前,而書桌,正對的是門口的位置,

  慕笙一眼就看到了電腦屏幕上的遊戲界面,

  厲寒琛手指動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去關掉電腦,

  慕笙走過去看了一眼,

  此時的遊戲裡,頂著「琛」這個用戶名的人,正守在「慕」的身邊,

  前方,敵人已經朝著他們包圍過來了,此時的房間內,卻沒有一個人去管遊戲內人物的死活,

  最終,還是厲寒琛出聲打破了這個尷尬的氣氛,「我」

  「琛是你?」慕笙打斷了厲寒琛的話,

  「嗯。」

  「榜一粉絲?」

  「嗯」

  「那給我刷那麼多禮物的?」

  「是我。」厲寒琛想要解釋,「我不是有心要欺騙你的。」

  「一邊裝窮,一邊給我刷錢,很好玩是嗎?」慕笙眼神冷了下來,丟下一句話後,便離開了房間。

  此時的直播間裡,觀眾們也都炸鍋了,

  從慕笙開始用「慕」這個帳號進入絕地生存的遊戲開始,她的遊戲勝率,便是100%,

  慕神,就是絕對勝利的代表,

  然而就在剛剛,他們眼睜睜的看著慕笙和粉絲占據了決賽娶最有利的位置,然後他們倆就仿佛卡頓了一樣,整個遊戲畫面靜止下來,

  對面的敵人一步步的將他們包圍,見慕笙毫無反應的樣子,大家一開始還以為是慕笙的策略,直到慕笙和琛被敵人一槍打死,

  慕笙的遊戲戰績里,出現了唯一一次的「失敗」,大家才意識到,剛剛慕笙是真的沒反應過來啊。

  【嘖,不是吹100%勝率嗎?現在還吹得起來嗎??這麼明顯的失誤,是個瞎子都能看得出來對面過來了,堂堂的世界冠軍居然沒發現??】

  【前面的,不要的眼睛可以捐給需要的人,剛剛慕神去衛生間了好嗎?要是慕神剛剛在的話,怎麼可能讓對面找到機會?】

  【慕神去上廁所了,難道琛也去上廁所了不成??這粉絲當的也太不給力了吧,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慕神死??】

  就在粉絲們各種爭論的時候,慕笙回到了直播間,

  雖然慕笙一直以來都是冷冷淡淡的看不出什麼什麼明顯的表情,然而今天晚上,大家卻能感覺到,慕笙去了一趟衛生間後回來,整個人的情緒都不太對,

  她,好像是在生氣??

  【慕神怎麼了??沒事,輸一把不代表什麼,以後再打回來,沒什麼好生氣的。】

  【笙笙生氣了嗎?你的技術有目共睹,放心,我們不會放在心上的,】

  【咋了這是,莫名的感覺像是在男朋友那裡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哈哈哈哈哈,我跟我男朋友冷戰的時候就像這個樣子。】

  慕笙沒看彈幕在說什麼,她直接從遊戲裡退出來,刪掉了琛的好友,而且還將直播間裡「C」的帳號給拉黑了,讓他以後不能再進入直播間。

  觀眾們看這一系列的操作都看傻了,

  慕笙關掉直播間前,當著直播間的觀眾們說了一句,「榜一粉絲刷過的禮物錢,我會逐漸的退還給他的。」

  說完,慕笙的直播間就黑屏了。

  當晚,直播界各大論壇全部炸開,

  慕笙能夠有今天的成就,可以說除了她本身的能力,那個榜一粉絲C在其中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慕笙直播剛起步的時候,是粉絲C強行用鈔能力為慕笙招攬來了一大批粉絲,讓大家發現了這個遊戲技術特別好的主播,

  後來星光主播的比賽,如果不是粉絲C在最後關頭狂刷了一百多萬,光憑慕笙自己,肯定是拿不到年度星光主播的。

  慕笙和這個粉絲C,一度成為了直播界的傳說,

  然而現在,大家卻親眼看見慕笙和粉絲C決裂了。

  【什麼情況?我去上廁所之前倆人還好好的在一起打遊戲呢,怎麼我上了個廁所回來,倆人就決裂了???】

  【那個粉絲C不是跟盛世集團有關係嗎?慕笙該不是被金主丟棄了吧?】

  【很有可能,正常人誰會放跑用戶C這麼大一塊肥肉啊,估計是人家大佬不要慕笙了,慕笙先跳出來倒打一耙而已。】

  論壇里鬧鬧哄哄的,慕笙臥室里卻是極為的安靜,

  關掉電腦,慕笙也不知道自己剛剛為什麼這麼衝動的就把厲寒琛的好友刪掉了,

  她只是覺得心口堵得慌,

  厲寒琛那麼有錢,刷禮物都是幾百萬的刷,這個別墅,他總說是他朋友的,現在看來,搞不好就是他自己的房子。

  慕笙覺得自己被厲寒琛耍了,一邊刷錢給她當禮物,一邊看著她用他的錢去買車,然後送給他當禮物,

  想一想,慕笙都覺得自己很傻,

  人家那麼有錢,哪裡還需要她去送禮物啊。

  就在這時,臥室門被敲響了,

  慕笙本來不想去開,但一想到厲寒琛身上還有傷,她又不忍心,等打開門一看,慕笙的眉毛頓時就皺了起來,

  「你不要命了嗎?你的腿剛做完手術,怎麼能下地?」

  門外的厲寒琛,撐著一根拐杖,正靠在門邊,靜靜的看著慕笙,

  慕笙走過去,將厲寒琛扶到沙發上坐好,然後又恢復了那副冷清的樣子,

  「對不起,」厲寒琛先開了口,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慕笙看向厲寒琛,

  「你說。」

  「這個房子是不是你自己的??」

  厲寒琛猶豫片刻,然後點點頭,「是的。」

  慕笙覺得自己更傻了,

  她還一直想著多掙點錢,然後出去買一個屬於他們自己的房子,哪裡想到,這麼一所大房子本來就是厲寒琛自己的,

  見慕笙臉色不好看,厲寒琛心裡亂了,他匆忙解釋,「可是這是前段時間才買的,屬於夫妻共有財產,也有你的一半。」

  厲寒琛說這話的原意,本來是想讓慕笙住著這個房子沒有壓力,

  然而在此時的場景下,慕笙只覺得厲寒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我以前說以後買了房子,低價租給你的時候,你是不是覺得很可笑?」慕笙心裡有些難受,她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厲寒琛,好像並不是她熟悉的厲寒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