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男朋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看到網友的評論,大家有些疑惑,於是順著網友給的連結帳號去了米卡公司官方微博一看,

  然後網友們集體的都愣住了,

  就在一分鐘前,米卡公司的官方微博,猝不及防的官宣了本年度的代言人,

  米卡公司官方微博:「歡迎慕笙成為米卡代言人,一路同行。」

  看著米卡公司艾特到的慕笙的帳號,網友們一度懷疑是微博抽風了,

  【微博是不是卡BUG了,為什麼我看到了慕笙的名字,真的假的,還有慕笙的照片。。。。。這不是真的吧??米卡公司要不要這麼LOW。】

  【米卡公司是有多想不開啊。。。。居然找慕笙當代言人,瘋了吧。】

  【無語啊。。。。以後再也不買米卡公司的東西了,這代言人找的也太降低檔次了吧。】

  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米卡公司的過往代言人歷史中,還從來沒有出現過像慕笙這樣的三線女明星,而且慕笙身上還背著無數的黑料,無論是誰,都不敢相信,最後這個代言居然落在了慕笙頭上。

  江天很快的也轉載了米卡公司的這個微博,證實了這一次的合作,

  這下,就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了。

  在眾人一片驚訝和質疑的時候,WM公司顯得有些尷尬。

  畢竟這幾天,WM公司一直在瘋狂的發布各種信息,明里暗裡的指責慕笙咖位不夠,給她一個MV的拍攝位置就已經是瞧得起她了,諷刺慕笙為了博得WM代言人的位置而大打出手。

  如今看到米卡公司的官宣,再看到WM公司的那些聲明,就顯得有些可笑。

  畢竟米卡公司的影響力和代言價值比WM公司可高得多。

  就在這個時候,江天通過工作室的微博,發布了當時在WM公司現場的一段監控。

  監控視頻里能夠非常明顯的看到,在江天和慕笙沒有任何錯誤行為的情況下,WM公司的工作人員開始各種嘲諷,並且言語及其的污穢,

  但凡任何一個正常人聽到這些辱罵的話語,都會忍不住的生氣憤怒。

  【啊這。。雖然罵人不對,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句打得好,這嘴也太賤了吧,人家慕笙什麼都沒做,不就是去面試嗎?有必要罵人家嘛?】

  【這就是娛樂圈啊,娛樂圈很現實的,你是一線大牌,走到哪裡都會有人捧著,你是糊咖,到哪裡都是冷眼。】

  【打得好。。。要是有人這麼罵我,我肯定也會打回去的。】

  WM公司的事件以慕笙拿到米卡品牌代言以及監控視頻的曝光而告終,

  WM公司自知理虧,也不敢再拿當初的事情出來宣揚,默默的撤了訴,並找了公關公司,逐漸的將這件事情的熱度降了下來。

  博樂影視公司里,原本因為拿到了WM公司的代言,阮盈盈這邊正在歡呼慶祝,哪裡想到,緊接著就傳來慕笙拿下米卡代言的消息。

  剛剛還是一片歡聲笑語的會議室,突然就安靜下來,

  各種複雜的眼神都落在了阮盈盈身上,

  尤其是博樂影視公司的那些管理人員們,更是猶疑的看著阮盈盈,

  他們在想,當初放棄慕笙,選擇捧阮盈盈,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策?

  按照這段時間的表現來看,慕笙的成長潛力簡直是巨大的,而阮盈盈,在公司這麼大力度捧的情況下,各項成績都還不如慕笙。

  察覺到眾人各懷心思的打量,阮盈盈攥緊了雙手,

  又是慕笙!!!為什麼慕笙總要跟她過不去!!為什麼總是要壓她一頭?!

  實在是忍受不了眾人異樣的眼神,阮盈盈拎起包,找了個理由便直接離開了會議室。

  ——

  成功簽下了和米卡公司的代言合同,江天的心情非常好,大手一揮,就要請慕笙和湯甜甜去吃飯,

  雖然想去吃飯,但是想到厲寒琛,慕笙還是拒絕了,

  「甜甜,我問你個問題。」

  「你說,」湯甜甜轉過頭來,難得見到慕笙這麼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才能讓一個人開心一點??」看著厲寒琛冷臉的樣子,慕笙心裡十分難受,

  她想著,病人是要一直都保持心情愉悅的,如果厲寒琛心情好一點,身上的傷口恢復也會快一些。

  一看慕笙的表情,湯甜甜就猜到慕笙肯定是為了哄她那個巨帥無比的男朋友,

  母胎單身狗湯甜甜也不懂這個,她只能偷偷的上網查了一下,然後湊到慕笙身邊,偷偷的跟她耳語幾句,

  慕笙的眼睛微微睜大,「這樣可以嗎?」

  怎麼聽起來.........這麼不靠譜的樣子。

  湯甜甜想到搜到的那條答案上面的十幾萬個贊,非常自信的拍了拍胸脯,「你信我,我有經驗,要是這都哄不好,你來打我。」

  慕笙若有所思,然後讓江天在市中心停下了車。

  慕笙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三點,

  看到慕笙,林姨端了杯水過來,「夫人你今天回來的挺早呢,」

  「嗯。」慕笙接過水,有些猶豫的看向林姨,「林姨,你知道,厲寒琛他的喜好嗎??」

  「當然了,我知道,夫人你問這個幹什麼??」

  以前在聯盟里,其實厲寒琛的忌諱是很多的,不吃的、不能看到的、不能聽到的東西非常多,每一個在聯盟的人,都會進行全方位的培訓,將厲寒琛的各種喜好記在心裡,確保不會觸及到他的忌諱。

  「那你跟我說說吧。」

  「好啊。」

  林姨健談,拉著慕笙說了半個多小時,恨不得把厲寒琛各種習慣都告訴她。

  「好了,林姨,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上樓了。」聽完林姨的講述,慕笙心裡有了點譜。

  「好。」林姨向來有眼力勁兒,她沖慕笙使了個眼色,「夫人啊,少爺要是知道你這麼關心他,肯定會很高興的。」

  慕笙上了樓,先去臥室里看了一下厲寒琛,

  醫生剛走不久,厲寒琛此時正在睡覺,慕笙開門掃了一眼便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夕陽西下,傍晚的霞光透過玻璃窗,緩緩的照在人的臉上,

  雖然打過安定劑,但厲寒琛仍然只躺了兩個小時就醒了過來,

  看了眼時間,厲寒琛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她不是說,晚上會早點回來的嗎?

  腿骨折的地方疼的很,厲寒琛微微挪動一下,在床上躺了一天,身體都僵酸了,厲寒琛想要坐起來。

  就在這時,門突然被打開了。

  厲寒琛抬頭看了一眼,挪動的動作都忘了,眼中很明顯的閃過一絲驚艷,

  慕笙端著餐盤走進來,身上穿了一件黑色的祥雲繡邊小禮裙,長發披散下來,化了淡淡的妝,在這漫天的霞光中,成了最奪目的亮色。

  感覺到厲寒琛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慕笙有些不自在,但她還是端著東西走到床邊,「醒了就吃晚飯吧。」

  慕笙微微彎腰的時候,更顯得胸前弧度傲人,腰肢盈盈一握,厲寒琛猛地移開目光,不敢再看,

  「今天有什麼活動嗎?怎麼穿成這樣?」厲寒琛隨意的問了一句,

  「沒有活動,」慕笙把筷子和碗遞到厲寒琛面前,「你看我穿這樣,你高興嗎?」

  厲寒琛重新將目光放到慕笙身上,直直的盯著她的眼睛,「什麼意思??」

  慕笙今天化了眼妝,眼影粉上帶著點點金片,無形中帶上幾分魅惑,「你先告訴我你高興嗎?」

  厲寒琛幽深的目光在慕笙臉上看了一遍,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嗯。」

  「那就好啦。」慕笙心想,湯甜甜說的果然還是有道理的,

  早知道換一件好看的衣服就能讓厲寒琛心情變好,那她前幾天就早點換了。

  「所以,你今天穿這個是因為我??」厲寒琛眼底有著雀躍而起的簌簌火苗,只是窗外的粉紫色的霞光,柔和了他眼中的深色。

  慕笙認真的點點頭,「你不要生我氣了好不好?」

  厲寒琛手握成拳,目光緊緊的鎖定住慕笙,「過來一點。」

  慕笙往前湊了一下,「怎麼了?」

  「不是想要我不生你氣嗎?」

  「嗯。」

  「那你」厲寒琛將緊握成拳的手鬆開,然後指了指不遠處他自己的西裝,「先去把外套披上,傍晚要降溫了,」

  慕笙將厲寒琛的西裝披上,雖然遮擋住了大片的皮膚,然而厲寒琛衣服的黑色,與慕笙白皙的脖頸形成了更加明顯的衝擊,讓人根本不敢再看第二眼。

  「吃飯了嗎?」厲寒琛拿起筷子,夾了一塊小排骨。

  「沒有,一會兒再下去吃。」慕笙這時候才想起來,她中午到現在都還沒吃飯,已經忙忘記了。

  「過來。」厲寒琛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慕笙走過去坐下,厲寒琛將排骨遞到她嘴邊,慕笙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這是我端上來給你吃的。」

  「你先吃。」

  慕笙張口咬下,軟爛鮮香的排骨肉,沁著滿滿的汁水,一下子就能勾起人的食慾。

  吃完一口,下一口青菜包裹著米飯也被餵了過來,

  不知不覺的,原本端上來給厲寒琛的飯,都已經被慕笙給吃完了。

  看著空掉的碗盤,慕笙很難得面上浮現一絲尷尬,「抱歉,我」

  「抱歉什麼,」厲寒琛雖然什麼都沒吃,但他看起來心情卻很不錯的樣子,眼中帶著幾絲笑意,「沒事,我不是很餓,一會兒讓林姨再端上來就行。」

  慕笙這時突然像想起了什麼,她站起身,「我過去拿個東西,」,然後便快速的離開了房間。

  很快的,慕笙便又回來,手裡拿著一串鑰匙,「這個送給你。」

  看著鑰匙上的車標,厲寒琛眸色微深,「送我的?」

  「嗯。」慕笙點頭,「以前送你的那輛已經焚毀了,再送你輛新的。」

  「那你還剩多少錢?」一看鑰匙,厲寒琛就清楚,慕笙這回送給他的車,價值比上回的還要高,

  「大概還剩5200多吧,」慕笙簡單的算了一下,「沒事,用了再賺嘛。」

  說完,慕笙走過去,準備將鑰匙放到厲寒琛手裡,然而剛靠近他,厲寒琛卻突然反手握住了慕笙的手,

  「怎麼了?」慕笙眼睛微微睜大,

  厲寒琛拉著慕笙,輕輕的往床上帶,「你陪我躺一會兒好不好?我沒睡好。」

  「.....可是」

  「我都成這樣了,你總不會覺得我能對你做什麼吧。」厲寒琛直視著慕笙的眼睛,其中有慕笙不曾發現的,熊熊燃燒的火焰。

  「那好吧。」慕笙也不矯情,反正厲寒琛也是個值得信任的人,她脫了鞋子,躺到厲寒琛身邊。

  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她剛靠近厲寒琛,厲寒琛長臂伸過來,將她整個人拉到了懷裡,一邊還將被子蓋在她的身上。

  凜冽的松香氣息,鋪天蓋地的涌過來,厲寒琛懷裡的溫度,熱的讓人幾乎有些喘不過氣來。

  「別動,真的就躺一會兒。」厲寒琛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攪得人心裡酥酥麻麻的,慕笙真的就聽了他的話,安靜的躺在了厲寒琛懷裡。

  感受到慕笙的順從,厲寒琛嘴角揚起,將慕笙抱的更緊了些,下巴在慕笙頭頂蹭了蹭,「誰教你的這些??」

  「湯甜甜。」

  「都教你什麼了?跟我說說。」

  「我問她怎麼哄你開心,她說穿好看的衣服,送你喜歡的禮物就可以,還說可以親自做一頓飯,但是我做飯太難吃了,就沒做。」

  厲寒琛輕笑一聲,溫柔的摸了摸慕笙的頭髮,「明天你可以去給湯甜甜買份蛋糕感謝她了。」

  「什麼意思?」

  「因為她的辦法很管用,」在慕笙看不到的背後,厲寒琛神色極度溫柔,眼中盈滿了笑意,「我很高興。」

  「那就好。」雖然一開始躺在厲寒琛懷裡有點不適應,但是等習慣之後,慕笙便覺得很自然了,甚至還覺得有些困,小小的打了個哈欠。

  屋裡沉默了一會兒,厲寒琛突然又出聲,「你知道湯甜甜是從哪裡學到的這些方法嗎?」

  「哪裡?」慕笙的聲音變得有些小,軟軟的,仿佛隨時都要睡著的樣子,

  「網上,」厲寒琛眸色微閃,「這些方法,都是用來哄男朋友的。」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