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笙笙哄厲總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聽到厲安的話,慕笙心裡有些難受,

  自從厲寒琛醒過來之後,對她的態度就完全不一樣了,冷冰冰的,厲寒琛就算對陌生人,都比對她要好。

  他現在恐怕不願意讓她去照顧,

  但厲寒琛是為了救自己才受了這麼重的傷,就算厲安不說,慕笙也會盡力去照顧厲寒琛。

  「我知道了,」慕笙將一個藥方遞給厲安,「你照著這個上面去抓藥,一日三次,給你哥吃下去。」

  「好的嫂子。」

  臥室內,秦愷站在床邊,難得的有些摸不准厲寒琛的想法,

  他試探著讓醫護人員先停下手裡的動作,「厲總,需要讓夫人進來幫您檢查一下嗎?」

  厲寒琛看了一眼門外,面色冷然,「你回公司吧。」

  「好的,」見厲寒琛這個態度,秦愷也不敢再多問,只能先行離開。

  厲寒琛回來的急,別墅里的醫療設備都還沒能跟上,他在床上躺了一會兒,便覺得腿上的傷口十分疼,正準備挪動一下,門突然被推開了。

  慕笙在自己臥室里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放心不下,想來看看厲寒琛,

  一推開門,便觸及到厲寒琛那雙冰霜一樣的眸子,

  慕笙抿了抿唇,「你醒了?我幫你檢查一下吧,你的傷本來不適合轉移病房的,其實呆在醫院對你的傷口恢復更好。」

  慕笙一邊說著話,一邊上前去拉厲寒琛的胳膊,

  厲寒琛卻將胳膊從慕笙手裡抽出來,「謝謝,不需要。」

  慕笙愕然抬頭,她心裡有疑問,便直接說了出來,「你最近,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客氣?」

  厲寒琛的目光落在慕笙手腕上,看不清眼中的情緒,「不該客氣嗎?」

  「這幾天,我都沒來得及謝謝你那天救了我。」慕笙坐在床邊,看著厲寒琛的眼神中帶著感激,

  說句實話,在這個時代的生活,比原來有意思的多,慕笙其實還挺捨不得離開的。

  「不用謝,」厲寒琛神色淡淡,「我那天就是踩錯油門了而已,沒有故意要去救你,你自己都不想活了,我救你幹什麼?」

  「誰說我不想活了?」

  厲寒琛這時抬起了頭,深如幽井的眼睛裡遍布寒冰,「不是嗎?跟著一個認識不到幾天的男人,就敢去山道上飆車,你有想過安全問題嗎?」

  慕笙被厲寒琛說的一愣,她仔細的看了一眼厲寒琛的臉色,心裡有一個小小的猜想,「厲寒琛,你是不是在怪我不顧自己的安全啊?」

  厲寒琛收回目光,「沒有那個資格怪你,畢竟你想幹什麼,我哪裡管的了你。」

  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慕笙也對厲寒琛有些了解了,

  厲寒琛生起氣來就是別彆扭扭的,他要是真的不想理人的時候,根本就不會搭理別人,而是直接無視,

  像現在還能對她冷嘲熱諷的,應該是心裡生氣了,

  慕笙往厲寒琛那邊的方向靠了靠,拉過厲寒琛的手腕,厲寒琛這回倒沒有阻攔,任由她拉走,

  探了脈,確定厲寒琛身體狀況還不錯後,慕笙放心了些,她一邊幫厲寒琛重新包紮傷口,一邊跟厲寒琛說著話,

  「我也不知道那個車有問題,」

  厲寒琛沉默著不說話,慕笙看了看他,「你能不能別生氣了??」

  厲寒琛還是沉著一張臉,「我沒生氣,」

  「....明明就有,你怎麼跟個小孩子一樣,生氣了就不理人。」

  「我知道不能在危險地方飆車,所以你是連小孩子都不如嗎?」厲寒琛重新將目光放到慕笙身上,沉重的氣勢壓得慕笙有些喘不過氣來。

  慕笙心裡難得的有了點心虛,她看著厲寒琛,「那你要跟我生氣生多久啊?」

  慕笙這話一問完,便明顯的發現厲寒琛臉色更差了。

  ..........

  以慕笙的情商,這個時候還真不能理解,為什麼厲寒琛更生氣了??

  厲寒琛將手腕收回來,「不早了,去睡吧,我沒跟你生氣。」

  「你有。」慕笙這幾天都不開心,今天好不容易逮到厲寒琛願意開口說話,她想問個清楚,

  看著慕笙失落的眉眼,厲寒琛眼中划過一絲不忍,但是想到那天飛速失控的賽車,厲寒琛的眼神又冷了下來,「你就這麼喜歡楚煊嗎?」

  「什麼意思?」慕笙沒懂,為什麼厲寒琛突然又扯上了楚煊,

  「如果那天我不是剛好趕上,你現在在哪裡?」這才是厲寒琛最生氣的點,

  那天是運氣好,他正好趕上那個時刻,事後,厲寒琛想起來都還心驚,

  如果當時他沒有結束會議去找慕笙,或者路上遇到一次紅燈堵車,再或者他換了另一條路,

  那麼現在,慕笙可能永遠都不會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

  一想到這個設想,厲寒琛就解開不了自己的心結。

  「我」慕笙也清楚,如果不是厲寒琛捨命救她,她現在,或許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厲寒琛躺進被子裡,面色冷峻。

  慕笙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厲寒琛已經閉上了眼睛,她只能站起身來,朝門外走去,順手還關掉了房間裡的燈。

  等到房內黑暗一片,床上的厲寒琛卻倏然睜開眼睛,

  一夜無眠。

  隔壁的臥室里,向來睡眠質量很好的慕笙,也失眠了。

  第二天很早的時候,慕笙便起了床,

  林姨剛做好早飯,看到慕笙下樓,有些驚訝,「夫人你今天起的好早啊,」

  慕笙輕輕應了一聲,「我一會兒要出去工作。」

  「好,那我現在就去給你把早飯端上來,你先吃,」說著,林姨就進了廚房,

  慕笙站在原地等了一會兒,終於還是轉身往樓上走,

  讓她沒想到的是,這麼早,厲寒琛居然就醒了,

  她推開門的時候,厲寒琛正披著衣服坐在床上看報紙,聽到動靜,厲寒琛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又低下頭去繼續看報。

  自從昨晚聊天后,現在慕笙看到厲寒琛,本能的就有些心虛,還有幾分愧疚,

  要不是因為她,厲寒琛也不用天天躺在床上不能動彈。

  「你既然起了,那我下去給你把早飯拿上來。」

  說著,慕笙便下了樓。

  很快的,慕笙就帶著清粥和菜包上了樓,厲寒琛依然是那副冷然的樣子,沉默著不說話。

  慕笙用勺子舀了一點粥,遞到厲寒琛嘴邊,「你嘗一下,林姨專門做的很清淡的。」

  清粥的香氣,冉冉的縈繞在鼻尖,厲寒琛手裡拿著報紙的動作沒變,口微張,將嘴邊的粥吞了下去。

  見厲寒琛願意吃東西,慕笙高興了些,她接著給厲寒琛喂,不知不覺的,一整碗都快沒了。

  慕笙本來都還沒吃飯,一直聞著這麼香的清粥味道,胃裡沒忍住響了一下,在這安靜的房間裡,顯得格外突兀,

  厲寒琛終於抬頭看了慕笙一眼,「你沒吃早飯??」

  慕笙咽了一下口水,「等會兒就去吃。」

  厲寒琛將本來也沒看進去幾個字的報紙丟到一邊,然後拿過一旁的包子,掰了一半遞給慕笙,「吃了。」

  慕笙猶豫了一下,臉上有一絲抗拒,

  厲寒琛以為她是被自己凶怕了,於是放緩了些語氣,「我已經飽了,你把這個吃了吧。」

  慕笙看了眼那綠油油的菜包子,「可是,林姨給我做了蟹黃包和蝦仁鮮肉包。」

  她還是更喜歡吃肉包哎。

  「........」厲寒琛伸出去的手頓住,他額頭青筋鼓了鼓,「那你下去吃吧。」

  說完,厲寒琛準備將手縮回來,但是猝不及防的,慕笙低頭咬了一口菜包,

  她嘴裡咀嚼著,一邊用那雙清亮的大眼睛看著厲寒琛,「謝謝,」

  厲寒琛眼底藏了一絲很不明顯的笑意,他將剩下的包子拿回來,一口咬完,然後看嚮慕笙,「我也想吃蝦仁的,你下去拿上來,我們一起吃。」

  看著厲寒琛的動作,慕笙驚住了,連咀嚼都忘了,

  剛剛那個包子,是她吃剩的........,厲寒琛就這麼完全的吃了下去........

  「去啊,」厲寒琛又催了一遍,慕笙這才下去,

  過了一會兒,慕笙又端了一盤包子上來。

  她剛準備吃,厲寒琛卻先拿了一個,撥掉了邊角處比較厚的外皮,將一層薄皮夾著厚餡的包子遞給慕笙,

  這是慕笙最喜歡的吃法,因為她不喜歡吃太厚的麵皮。

  慕笙可以肯定,這個時候的厲寒琛心情肯定不錯。

  快一個星期了,厲寒琛對她都是愛答不理的狀態,現在突然這樣,慕笙才意識到,原來厲寒琛在這麼多的小細節里對她都很好,

  慕笙看了眼面前皮薄餡大的包子,雖然有些饞,但她還是將包子推到厲寒琛面前,「你吃這個,我讓給你。」

  厲寒琛眉尖微挑,臉上的神色更溫和了些,「我已經飽了,你吃吧。」

  「可是」

  還沒等慕笙說話,厲寒琛已經抬手,將包子送到慕笙嘴裡,

  慕笙張口一咬,滿滿的肉汁在口中炸開,

  真香。

  慕笙吃的高興,嘴上沾了一層淺淺的油漬,厲寒琛拿過一張紙巾,輕輕的幫她把油擦掉,

  感受到厲寒琛的溫柔,慕笙心裡有些酸澀,她看向厲寒琛,「你還生我的氣嗎?」

  厲寒琛擦拭的動作微頓,「看你表現。」

  「什麼表現?」

  厲寒琛看了眼時間,「晚上回來再說吧,你不是要去上班嗎?」

  慕笙點頭,「好,那我晚上回來,你還讓我給你檢查身體嗎?」

  厲寒琛的目光落在慕笙臉上,「這麼關心我的身體?」

  慕笙很誠實的點了點頭,「嗯。」

  厲寒琛臉色肉眼可見的溫柔下來,「讓。」

  慕笙眼中沁出幾分笑意,雖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就心情變的有些好了,「那我早點回來。」

  厲寒琛點點頭,「好。」

  林姨驚訝的發現,就上去吃了一頓早餐,慕笙的情緒看起來高興了不少,

  唉,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看不懂了,林姨已經被最近家裡莫名其妙的氛圍給弄得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不過吧,看到慕笙心情變好,林姨比自己心情變好還要高興。

  早上在別墅里耽誤了一會兒,到達米卡公司樓下的時候,江天已經等了很久了。

  縱使已經到了這裡,江天心裡還是有些懷疑,「笙笙,你確定真的是米卡公司的人給你發來通知的嗎??」

  「嗯。」

  「那好吧,我們進去吧。」不管慕笙是不是被騙了,江天覺得,總得進去看看才知道真相。

  一個小時後,慕笙和江天走出了米卡公司大樓,

  此時的江天,臉上滿是震驚和驚喜,

  「笙笙,你怎麼做到的??!!!你居然真的把這個代言給拿下來了,太厲害了!」

  這個問題,一路上,江天已經問了好幾遍了,慕笙都回答的有些無奈了。

  她正要跟江天說話,不遠處迎面走過來幾個人擋住了他們的路。

  「這不是大名鼎鼎的仲夏夜工作室嗎??」

  江天看了眼前面,臉上頓時浮現出怒氣,陰陽怪氣的說著話的,可不就是WM公司的人嗎?

  米卡公司和WM公司都是國內有名的時裝品牌,在業務上也有一些合作,雙方的工作人員自然是有來有往的。

  江天不想再跟WM這種公司起衝突連累了慕笙,他擋在慕笙前面,「笙笙,我們不跟狗計較,我們回去。」

  兩人徑直的往停車場方向走,身後,WM公司的工作人員嘲諷的話語,源源不斷的湧進他們的耳朵。

  他們相遇在米卡公司樓下的新聞,很快的就上了微博熱搜,

  營銷號們刷起了統一的文案,

  「看來慕笙這邊真的是想吃到米卡品牌這個天鵝肉啊,這已經是第二次看到她出現在米卡公司了,」

  【白日做夢的典型,米卡公司除非倒閉了,可能才會考慮讓慕笙進門吧。】

  【這回慕笙居然沒跟WM公司的打起來,哈哈哈,有一說一,她哪裡來的自信三番兩次的去騷擾人家米卡公司的啊。】

  【我覺得,下次你們在嘲諷慕笙之前。。。。先看看新聞再說。。。。。米卡那邊官宣今年的代言人了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