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厲總救下笙笙 嫌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緊閉著眼睛,在心裡計算著自己掉落懸崖的距離,

  最後50米了,也就是瞬間的事情,慕笙沒什麼掛念,倒也坦然,

  然而就在她心裡的倒計時到達最後一刻的時候,突然聽見巨大的一聲轟鳴,整個車身也劇烈的震動,

  慕笙霍然睜開眼睛,然而什麼也看不清,她的整輛車被撞飛,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滑行了將近兩百多米,才在賽道上停下來。

  此時楚煊也下了車,到慕笙車旁邊,踹開車門,將慕笙從裡面拉了出來。

  所幸,雖然看起來兇險,但是慕笙沒受什麼傷,

  走出車門,慕笙往剛才不知名力量來源的方向看,然後看到一輛因為劇烈的衝擊,而被撞飛在旁邊山道上的黑色跑車,

  車身被撞得幾乎粉碎,汽油順著賽道,緩緩的往外流,看情形,馬上就要爆炸了,

  「我們先離開,這車要炸了。」楚煊拉著慕笙往後退,

  然而慕笙卻直接甩開了楚煊的手,快速的朝著車跑過去,

  果然,透過變形的窗戶,她看到了被巨大的衝力撞擊的滿身是血的厲寒琛,

  慕笙瞬間心慌,她想踹開窗戶,然而車已經變形,她一動車門的地方,厲寒琛身後的座椅內的鋼筋就往前戳動,

  慕笙不敢再輕舉妄動,此時沒有工具,楚煊站在遠處沒有過來,慕笙只能徒手去拆車門,

  這時,一陣直升機的聲音在頭頂響起,秦愷帶著人慌忙的趕過來,

  兩個專業的人員立刻走到車門口,強行將整個車門卸下,

  此時厲寒琛已經失血過多,整個人都處於休克的狀態,專業人員用擔架抬著他快速的離開,

  就在幾個人走出一百多米後,車子裡的汽油終於到了一個臨界點,轟然起火,

  然而此刻,誰也沒有心思注意到這些。

  直升機很快就離開了這裡,直直的往帝都醫院的方向開,

  賽道上,楚煊看著直升機遠去的影子,面色深沉,眼眸微眯,

  剛剛那個秦愷,他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裡看到過呢?

  直升機上,慕笙正在幫厲寒琛止血,

  然而兩輛急速行駛的跑車相撞的衝力,瞬間能把一輛跑車直接拋上天,更何況是血肉之軀的厲寒琛,

  此刻的厲寒琛,本來就脆弱的身體,右腿粉碎性骨折,肋骨被撞斷了三根,其中一根直直的戳向腹內,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更不用提其他地方的傷口,慕笙已經用了好多卷的紗布,全都被染紅了還止不住厲寒琛的血,

  「馬上安排手術室,我給他做手術。」慕笙手微微的有些抖,用銀針封住厲寒琛身上的幾處大穴,儘量延長著時間。

  「好。」

  秦愷立刻吩咐下去,直升機一落到帝都醫院,便有專門的醫療隊上前來把厲寒琛接到手術室里,

  慕笙跟著往裡走,有專家攔住她,「小姑娘,我們馬上要進行手術了,你就在外面等著就好。」

  「劉醫生,讓她主刀。」秦愷在旁邊說了一句,

  專家猶疑的看了慕笙一眼,根本就不相信她能夠主刀,這可是厲總!!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他們全部都吃不了兜著走,

  然而對於秦愷的話,他又不得不聽,

  最後,專家們猶猶豫豫的將主刀權交給了慕笙。

  手術持續了很長的時間,秦愷一直守在手術室外,

  眼看著四個小時過去了,整個手術室的燈依然是亮著的。

  秦愷嘆了口氣,在這個節骨眼上,要是厲寒琛出了什麼事情,他都不敢想像整個厲安懵會亂成什麼樣子。

  想到剛剛看到的厲寒琛毫不顧忌的沖嚮慕笙的那一幕,秦愷搖了搖頭,

  從楚煊將慕笙帶走的時候,厲寒琛就接到信息了,

  看著好像不在乎,然而會議開到一半的時候,厲寒琛便中斷會議,帶著他一起去了俱樂部。

  為了早點趕到,他們是從另一邊上山頂的,

  剛到山頂,就接到消息,說慕笙和楚煊正在飆車,看到那兩輛車的急速時,厲寒琛的臉色已經很不好了,

  等再看到前面那輛車路徑的偏移和速度的怪異,厲寒琛臉色大變,

  尤其是在預估了接下來的地形變化後,厲寒琛徑直的上了車,將車速提升到極致,朝著慕笙奔了過去。

  秦愷看得出來,厲寒琛是抱著必死的心去救慕笙的,

  在那個位置,那種巨大的衝擊力,誰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撞下山崖,然而厲寒琛卻毫不猶豫的去了,

  秦愷有些感慨,同時也有些後怕,

  幸好沒有掉下山崖,而是撞在了山壁上,還有一線生機,要真是掉下深不見底的懸崖,那恐怕徹底的沒有挽救的可能性了。

  又過了兩個小時,此時的天色都已經暗下來,手術室前的燈終於暗下來,門被打開,病床被推了出來。

  「沒事了吧?」秦愷迎上去,臉上帶著明顯的焦急,

  「沒事了,修養一段時間就好。」最主要的傷,慕笙都已經幫厲寒琛處理好了,連續做了六個小時的手術,慕笙的臉色有些疲累,「先把他送進病房吧。」

  「好。」

  厲寒琛被推進了病房,慕笙檢查了一下藥水的速率,看了一下氧氣罩的情況,終於緩了口氣,

  「夫人,你先回去休息吧,這邊我會派人守著的。」說句實話,秦愷心裡對慕笙是有點怨的,但厲寒琛願意,他也不好說什麼,

  「不用,我在這邊照顧,還能觀測他的情況,你先回去。」慕笙坐在一旁的監測儀前,細細的算著明天的藥物用量。

  「好吧。」秦愷覺得,厲寒琛要是醒過來了,估計第一個想看到的還是慕笙,他也就不再糾結,吩咐保鏢守在病房外面,然後便離開了病房。

  夜色安靜下來,整個房間裡,只有藥水滴滴答答的聲音,

  慕笙整理好醫藥單子,上前去查看厲寒琛的情況,

  其實厲寒琛自從上次手術之後,身體就一直不太好,現在又被這麼一折騰,現在就跟個破碎的娃娃一樣,戳一下都能散架,

  看著厲寒琛蒼白的臉色,慕笙心裡有些說不出的憋悶,

  剛剛一直在忙手術,沒有心思去想別的,此刻,慕笙突然有些後怕,剛剛要是厲寒琛沒有能救回來,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厲安,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自己了。

  從她來到這裡,厲寒琛就對她很好,把她當家人一樣對待,現下還為了救她,不顧自己的生命,慕笙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

  慕笙決定,以後不管厲寒琛有任何要求,她肯定會幫他的。

  這樣亂七八糟的想著事情,不知不覺的,慕笙趴在床前睡著了。

  連續六個小時的手術實在是太耗費體力,第二天,厲寒琛都已經醒了,慕笙依然緊閉著眼睛,

  厲寒琛緩緩的睜眼,頭還有點暈,察覺到身邊的氣息,厲寒琛微微轉過頭,看到了正趴在旁邊睡覺的慕笙。

  難得看到慕笙這麼憔悴的樣子,眼底有些烏青,長長的睫毛也遮蓋不住眉目間的疲色,

  厲寒琛抬起手,想要去摸一摸慕笙的頭,然而輕輕一動,整個胳膊就鑽心一般的疼,他重重的呼吸了兩下,霧氣布滿整個氧氣罩。

  慕笙被這動靜驚醒,她抬起頭來,看見厲寒琛醒了,眼中帶著明顯的喜悅,「你醒了,我看看你的情況。」

  秦愷是下午來到醫院的,他聽說厲寒琛醒了,立刻結束了會議趕過來,

  然而走到病房門口,卻發現病房裡的氣氛有點不太對勁。

  厲寒琛已經能夠摘下氧氣罩,緩緩的呼吸,慕笙站在一旁,難得的面色有些無奈,

  秦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敢冒然出聲,他走進去,沖慕笙點點頭,「他怎麼樣了?」

  「恢復的不錯,明天還有個小手術,做完再休養幾天,痊癒速度就會加快了。」

  「那就好。」問完病情,秦愷看了厲寒琛一眼,

  慕笙看出來他們可能有事情要說,便找了個接口離開病房,

  厲寒琛傷的重,但簡單的幾個字詞還是能說的,秦愷挑了幾件重要的事情向厲寒琛匯報,厲寒琛簡單的「嗯」「不」,這樣下著指令。

  鑑於厲寒琛傷的太嚴重,慕笙特意跟江天請了假,留在醫院照顧厲寒琛,

  有了慕笙的精心照顧,厲寒琛的恢復速度相當快,

  三天之後,已經能夠被人扶著靠坐在床上,簡單的說些話了。

  知道厲寒琛受傷後,厲安哇哇的哭了好久,但到了病房裡,他又是那副開開心心的模樣,乖乖的給厲寒琛拿東西,充當人肉書架。

  病床前,厲安一點點的將報紙內容念給厲寒琛聽,厲寒琛閉著眼睛,靠在床前。

  這時,病房的門開了,厲安往後看了一眼,叫了一句,「嫂子你來了。」

  慕笙點頭,「嗯。」

  她走上前,想去探查厲寒琛的情況,厲寒琛驟然睜開眼睛,那雙幽如墨的眸子注視著慕笙,「不用你。」

  慕笙的動作頓住,「那你需要喝水嗎?我給你倒一杯。」

  「厲安會倒。」厲寒琛的語氣很冷淡,仿佛慕笙就是毫不相關的陌生人一樣,

  慕笙心裡有些難受,但她沒說什麼,「那好吧,我讓劉醫生進來幫你檢查。」

  說完,慕笙離開了病房,

  看著慕笙離開的背影,厲安欲言又止,

  這幾天來都是這樣,只要厲寒琛醒著,看到慕笙,他就是這樣一副冷淡的樣子,對待護士都比對待慕笙的態度好,

  厲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也不敢問,厲寒琛傷成這樣,厲安怕厲寒琛生氣之後對身體不好,只能默默的看著厲寒琛對慕笙生氣,

  「哥,你還喝水嗎?我給你倒吧。」厲安站起身,給厲寒琛倒了一杯溫水,

  厲寒琛看了一眼,閉上了眼睛,

  行吧,厲安撓了撓頭,他還是不要在這個時候往槍口上撞了。

  既然醫院裡用不到自己,慕笙也不去給厲寒琛添堵,轉道回了工作室。

  工作室里,江天窩在沙發上,看了眼慕笙的臉色,「笙笙你怎麼了?是那個米卡公司給你氣受了嗎?我聽湯甜甜說了,那個品牌一向高傲,你別在意,拿不到代言也沒關係的。」

  慕笙搖搖頭,「我沒事。」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對於厲寒琛的態度,慕笙有些難過又有些委屈,

  但是她也不好直接去問厲寒琛,他到底怎麼了,按照厲寒琛現在對她的這個態度,估計她還沒靠近,厲寒琛就直接下逐客令了吧。

  慕笙胡思亂想了好大一會兒,突然反應過來江天說的米卡品牌的事情,她緩過神來看向江天,「米卡沒有聯繫你嗎?」

  「聯繫我幹嘛?」江天嚼著口香糖,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昨天有人打電話過來跟我說,我面試通過了,可以過去簽合同,我當時在忙,忘了跟你說了。」

  聽到慕笙的話,江天第一反應是憤怒,

  這哪裡來的詐騙犯?!!都騙到我們笙笙頭上來了!!!

  但是江天不好直接打擊慕笙,他只能配合慕笙,「是嗎?我等會兒去查一下,看能不能聯繫上他們。」

  說完,江天又投入到了遊戲當中,將答應好的事情拋諸腦後。

  慕笙也沒在意,自顧想著事情。

  這時,手機突然響起,慕笙拿起來一看,是楚煊,

  她按下接聽鍵,楚煊的聲音從那邊傳來,「笙笙,下樓,我在你們公司樓下呢。」

  慕笙走到樓下,楚煊靠在一輛極為兩眼的跑車上,

  幸虧工作室所在的地方偏僻,沒有多少人,不然就楚煊這個造型,妥妥的百分百回頭率利器。

  「有事嗎?」慕笙走過去,

  楚煊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絨盒,啪的一下打開,裡面是一條漂亮的仿若碧水流動的玉鐲,一看就價值連城,

  「我是來賠罪的,」楚煊將鐲子遞上前,「我不知道那個俱樂部的車子有問題,」

  「沒事,車子是我自己選的,跟你也沒什麼關係。」慕笙搖了搖頭,將手鐲推回楚煊的懷裡。

  「你收下吧,不然我過意不去,那天,我本來也想去攔住你的,但是」楚煊想解釋,卻被慕笙直接打斷,

  「你不用解釋這麼多,」慕笙神色淡然,看起來是真的不計較那天的事情,「我們本來就沒什麼關係,你救不救我,都是你自己的權力,不用對我抱歉。」

  慕笙說的很認真,然而她這認真嚴肅的話語,落在楚煊耳朵里,卻讓他覺得心裡不是個滋味兒,

  明明慕笙說的就是事實,但是他就是莫名的心裡堵了一口氣,

  就好像,他心裡潛意識的在後悔一樣,後悔那天沒有毫不猶豫的去救慕笙,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一瞬間,看著慕笙冰雪般的眸子,楚煊突然有一種沒來由的感覺,

  他好像,錯過了一個他再後悔也不可能再返回擁有的絕世珍寶了。

  然而這種情緒很飄渺,僅僅是一瞬間,便消散而去,楚煊也沒有多在意,

  既然慕笙不願意收鐲子,楚煊也不勉強,「這樣吧,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後你只要開口,不管什麼要求,我都可以滿足你。」

  慕笙也不矯情,楚煊的人情,還是很有份量的,慕笙點了點頭,「行。」

  「你現在去哪?我送你吧。」楚煊打開車門,慕笙順勢坐了進去。

  「帝都醫院。」

  「好。」

  一路上,慕笙都興致缺缺的,楚煊開著車,不知道為什麼,越開越心煩,

  明明一開始他只是覺得慕笙這個人挺有意思,想逗她玩玩的,

  然而此時,看著慕笙微皺的眉頭,楚煊心中生出一種想要幫她撫平眉頭的衝動,

  很快的,車子到了醫院門口,

  慕笙下了車,跟楚煊道別,「謝謝,」

  「笙笙,咱們都這麼熟了,不用跟我客氣啊。」楚煊桃花眼中含著笑意,沖慕笙揮了揮手,

  等到看著慕笙的背影消失在醫院門口的時候,楚煊這才開著車離開。

  二樓窗邊,看著樓下遠去的車影,厲寒琛眼中一片寒冰,

  厲安慫慫的站在厲寒琛身邊,怎麼辦,是誰又惹到他哥哥了,怎麼哥哥突然就這麼生氣啊。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

  見厲寒琛站在窗邊,慕笙眉毛皺起,「你腿上還有那麼嚴重的傷呢,怎麼站起來了,快回去躺著。」

  說著,慕笙走上前,想要攙著厲寒琛回去,

  厲寒琛轉過頭來,眼底帶著明顯的寒冰,「不需要你來管我,你先回去吧,這裡有厲安照顧我就可以了。」

  慕笙被厲寒琛這冷冰冰的態度給刺的有些受傷,難過的情緒都掛在眉目之間了,「那好吧,這段時間我就不過來了,相關的注意事項我已經告知過劉醫生了。」

  話落,慕笙快速的離開了病房,厲安想叫住她都沒能叫住,「哥,你為什麼要趕走嫂子?!你昏迷的這段時間,嫂子照顧你照顧的很盡心的,你難道真的想要和嫂子離婚嗎?」

  厲寒琛沉默片刻,「你要是再這麼多話,你也回去。」

  「..........」厲安委屈,厲安慫,厲安不敢說話。

  別墅里,向來都是熱熱鬧鬧的房子,仿佛一下就空了起來,

  林姨知道了厲寒琛受傷的事情,見慕笙不高興,便想著安慰她,「夫人,你別難過,少爺過兩天就能回來了。」

  慕笙咬著飯,頭一次覺得林姨做的東西不香了,

  看了眼桌上鮮香撲鼻的清蒸鱸魚,慕笙拿著筷子從上面過了好幾次,最終還是夾起一小塊放進嘴裡,

  然而以前吃魚,都是厲寒琛給她挑刺的,現在厲寒琛不在,那些小刺慕笙都沒有發現,

  一口魚肉下去,慕笙成功的被卡住了,但她沒有說話,只是扒了一口米飯,強行用米飯將小魚刺推進了喉嚨,

  小魚刺倒沒有什麼大的傷害性,但是划過喉嚨的感覺還是很不好受,刺啦拉的,

  慕笙吃著吃著,眼尾微微的有些泛紅。

  一個人吃飯,著實沒什麼意思,慕笙吃了半碗就放下了筷子,電話一個勁的響著,仿佛催命一般,

  慕笙調整了下心情,接通了電話,

  「慕小姐,我這邊是米卡公司的,我們昨天就聯繫過您了,您明天能過來簽合同嗎?我們的夏季新品馬上就要發放市場,總部那邊希望我們能快速的出片。」

  「明天是吧?我知道了,你給我發一下時間地點,我會準時到的。」

  「好的,」

  掛了電話,手機上又彈出了一條無來源的信息,這是來自PW世界黑客大賽網站的,還是上回那個帳號,

  「我們誠心邀請你加入黑盟。」

  第二次看到黑盟這個詞,慕笙有些疑惑,便上網查了一下,然而很奇怪的是,網上關於這個黑盟的介紹基本上是空白一片,

  只有在某些專業的黑客論壇上,隱約能看到大家提起黑盟這個詞,而且能看出來,大家都十分的敬畏這個組織。

  慕笙回了一句,「怎麼加入??」

  此時的M洲某秘密大樓里,一個染著綠色頭髮的年輕男人突然驚呼一聲,「哎!這人回我了!他問怎麼加入??」

  「你就告訴他到時候來參加測試就行。」另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坐在電腦前,十指如飛。

  「好嘞!!!」綠髮男人將測試時間和網址發送給慕笙,然後撩了下頭髮,「時隔這麼多年,終於又看到一個好苗子,哎呀,難得!」

  「別高興得太早,這些年我們找過的天才還少嗎?還不是沒有一個能通過測試的,等他通過測試再說。」

  「也對。」綠髮男人高興的心情消散了些,不過這一次,他有種莫名的直覺,

  這回,說不定真能成功找到一個能通過測試的天才。

  別墅內,慕笙僅僅直播了一個小時便結束了直播,觀眾們也看得出來她眼中的疲憊,並沒有多苛責,理解了她的早退。

  有些口渴,慕笙拿著杯子準備下樓倒水,

  然而剛一出房門,就看到厲安和秦愷,以及其他的幾個保鏢,正用擔架抬著厲寒琛,將他搬到臥室里。

  慕笙沖厲安招招手,厲安將擔架交給別人,朝著慕笙跑過來,「怎麼了嫂子?」

  「他怎麼回來了?現在傷還嚴重,這裡的醫療設施哪裡有醫院完備?」

  「額。」其實厲安也不懂為什麼厲寒琛非要拖著這麼重的病體回到家裡,「嫂子,我哥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決定的事情,別人哪管得了,只能麻煩你多照顧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