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絕地反擊 厲總帶回笙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正是上次,慕笙在街上救過的那個老太太,

  這回老太太還是跟上回一樣的毛病,年紀大了,血管容易阻塞,一時反應不及暈倒在路邊。

  慕笙還是按照老樣子給她扎了針,又給她疏通了一下脈絡,很快的,老太太的呼吸就平復下來,

  這時,慕笙的電話響起來,是湯甜甜,她在那邊很是慌亂,

  「笙笙,不好了,天哥要跟人打起來了!!」

  「我現在就過去。」

  按照慕笙的估計,老太太一分鐘左右就能自己醒過來了。

  慕笙掛了電話,四周環顧了一圈,找到停車場管理員的電話,將老太太的信息說了一遍之後,慕笙將人放到旁邊,然後開車離開。

  慕笙走了不到半分鐘,老太太果然慢慢睜開了眼睛,

  她看了看周圍,有些疑惑,「剛剛明明感覺到有人在身邊啊。」

  這時,旁邊的一輛車上下來一個人,

  老太太見她手裡拿著醫療箱,眼前一亮,「姑娘,剛剛是你救了我嗎?」

  韓月剛想說不是,但是一轉過頭,看到老太太的樣子,韓月眼神閃爍一下,「您沒事了吧?我給你拿點藥。」

  「沒事兒,不用,你剛剛已經救了我的命了。」葉老太太說著走上前,一把拉過韓月的手,「孩子啊,你是醫生嗎?」

  「是的。」韓月微微一笑,「我是剛從鎂國醫學研究院回來的,今天剛到帝都。」

  鎂國醫學研究院,那是世界頂尖級別的學府,裡面出來的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頂尖醫院的核心醫生。

  葉老太太打量了一下這個年輕的女孩子,眼中滿是讚賞,「真是看不出來,你這年紀,跟我孫子差不多大,居然有這麼厲害,今天謝謝你救了我,吃飯了嗎?我得好好感謝你。」

  韓月剛準備拒絕,不遠處,一群保鏢尋了過來,

  「老夫人。」眾人恭敬地沖老太太行禮,

  「好了,你們隨我上去吧,小姑娘,你跟我一起,我還有些身體上的問題想問問你。」說著,葉老太太拉著韓月的手往外走,

  「好的,我儘量為您解答。」韓月微微一笑,乖巧的跟在老夫人身邊,

  等出了停車場,葉老太太的兒媳婦,如今葉家的當家主母周嫻迎了上來,「母親,您可讓我們擔心壞了,我們還以為您又病發了呢。」

  「是暈了剛剛,」沒等周嫻驚呼出聲,葉老太太又繼續說,「還好,有這個小姑娘幫了我,我們得好好謝謝人家。」

  「謝謝你,一會兒跟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周嫻衝著韓月友善的笑了笑,

  「本來我是不該去的,」韓月禮貌的笑了下,「但是剛剛答應了這位老夫人,要去幫她做個小檢查,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真好的小姑娘。」周嫻走到葉老夫人身邊說著,葉老夫人連連點頭。

  慕笙趕到WM公司的時候,江天正被對面的人氣的臉通紅,要不是湯甜甜在一旁攔著,慕笙估計著,江天要跟人打起來。

  WM公司的人自然也看到了慕笙,眼中閃過不屑,「小作坊就是小作坊,真是不懂事,知道在MV裡面露臉是多好的機會嗎?你們倒是想做代言人,你們配嗎?」

  「配不配的不用你管,你們這協議,我們不接了。」江天翻了個白眼,

  「幾千塊錢的事情,不接拉倒,趕緊走,真晦氣。」工作人員一臉的嘲諷,

  江天還想跟他說些什麼,被湯甜甜拉住了,

  「天哥,算了吧,一會兒要被媒體揪住小辮子了。」

  江天咬了咬牙,站起身來準備離開,剛走到慕笙身邊,身後的工作人員就開始竊竊私語,

  「你看,我說的吧,果然是姘頭,嘖嘖嘖,還真沒見過哪個經紀人為了藝人這麼著急上火的,那慕笙長得那麼漂亮,肯定是有」

  這人話沒說完,便感覺到面前飛來一堆黑影,

  下一秒,江天的拳頭就打在了工作人員的臉上,眾人連忙上去拉,

  湯甜甜都快要把江天給拉開了,工作人員又在罵罵咧咧的說著江天和慕笙的不正當關係,用詞也極為的污濁,

  江天沒忍住,又摁著他打了好幾拳,

  慕笙在一旁等了一會兒,才上前去拉架,

  「好了,別打了。」慕笙纖瘦,混在人群里眾人也沒在意,

  然而那個被摁在地上的工作人員,卻突然痛苦的嗷了一嗓子,把江天都嚇了一跳,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不是,他有用這麼大的力氣嗎?這人怎麼嚎成這樣。

  下一秒,工作人員又是一陣痛苦的慘叫,一聲高過一聲,把眾人都嚇的往後退了一步,

  此時,便只有慕笙的手放在工作人員的肩膀上,

  然而眾人看一眼慕笙那仿若玉石一樣纖細的手腕,再看一眼慕笙淡然的臉,就完全排除了慕笙的嫌疑,

  美女怎麼會幹壞事呢?美女是不可能幹壞事的!!

  最終,慕笙幾個人根本就沒能走出WM大樓,因為公司報警了。

  看著慕笙和江天被警察帶走,湯甜甜著急的不行,

  救護車也過來將受傷的工作人員抬走,他一邊嚎叫著一邊囑託同事,一定要讓江天付出慘烈的代價。

  在WM公司看來,仲夏夜工作室就是個小作坊,不需要有任何的顧慮,於是公司直接起訴了江天和慕笙,並且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強烈譴責了這種暴力行為。

  WM公司:「完全沒有想到,在這麼文明的社會,還能夠遭遇這種暴力對待,慕笙方面就因為沒有得到代言人的身份,對我們的工作人員大打出手,我們已經啟動法律程序。」

  配圖是工作人員被打的鼻青臉腫的樣子,

  【臥槽,有人性嗎??把人打成這樣,慕笙滾出娛樂圈不解釋。】

  【好噁心的人啊,你把人打的再慘,這代言人的身份也不可能是你的,就這種人品,根本就不配做WM的代言人。】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慕笙這種人也就配這種經紀人了,真的過分,趕緊的,告死他們!娛樂圈不需要這種敗類。】

  輿論頓時就將矛頭全部指向了慕笙,博樂影視借著這波機會渾水摸魚,順利的將阮盈盈的形象又鞏固了一些。

  警局裡,慕笙和江天正在做筆錄,

  「都是我乾的,你們抓她來幹什麼??」江天擋在慕笙前面,

  「你小子,還挺會憐香惜玉是吧??」

  「你看她這樣子,像是會打人的嗎??」江天此刻有些後悔剛才的衝動,他一個人被抓過來也就算了,現在還連累了慕笙。

  慕笙倒是沖他搖了搖頭,「放心吧,沒事的。」

  「嘿,你這小姑娘,沒事?你們把人都打成什麼樣了就沒事。」警察無語的看了眼慕笙,「你這是不把我們當回事啊是吧?」

  正在僵持的時候,一個中年男人走過來,看了看慕笙,「你就是慕笙?」

  「有問題嗎?」

  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後跟青年警察耳語了幾句,青年小警察立刻把位置給中年男人讓出來,「領導,您坐。」

  中年男人坐在椅子上,開始記錄,「你是心存恨意,故意傷害對吧。」

  「哎怎麼就故意傷害了?」

  江天話都沒說完,中年男人就在自己指頭上哈了口氣,沾了印泥一下印在筆錄單上,

  別說江天他們了,連小警察都看愣了,「領導,您這是不是.....」

  不太合規矩五個字,在被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後,小警察沉默了。

  中年男人也不管江天他們交不交待了,反正也沒人會細查,

  「這兩個人涉嫌故意傷害,讓人把他們倆關起來吧。」中年男人拿著筆錄單就離開了房間,順便還下了個命令。

  雖然知道這是根本不符合規定的,但小警察又不敢跟領導抗衡,只能讓人把江天和慕笙關起來。

  「笙笙,真抱歉。」

  慕笙倒是很淡定,「沒什麼事,明天早上就能出去了。」

  做科研的人向來追求嚴密,在她踏進WM公司的第一時間,就已經對整個情況進行視頻錄製了,

  現在那些視頻證據就躺在郵箱裡,如果她十二個小時回不去,郵箱自動發送。

  而且,那個工作人員身上的傷,根本就不嚴重,

  江天打的幾拳,看著駭人,實際上都被人給擋下來了,至於慕笙做的手腳,除了她自己,別人根本就看不出來。

  這故意傷害罪,完全是沒法成立的。

  江天只當慕笙是在安慰他,心下開始懊惱,「早知道我忍一忍就好了,」

  出乎江天的意料,慕笙並沒有怪他,而是很淡定的,「說話那麼難聽,當然要揍回去,沒毛病。」

  江天好奇的看了慕笙一眼,「笙笙,以前還真沒發現,你脾氣還挺隨我。」

  另一邊,自從慕笙和江天被帶走,湯甜甜就著急的不行,

  但是她又不認識什麼人,萬般焦急之下,湯甜甜突然想到慕笙那個氣勢很強的男朋友,

  對啊!!可以去找他商量一下對策,那個人看起來就很有主意的樣子!

  湯甜甜連忙返回工作室去找慕笙留下來的住宅地址,然而她到達別墅的時候,裡面只有林姨一個人,

  聽完湯甜甜的話,林姨連忙給厲寒琛打電話,

  此時的厲寒琛,正在會議室里聽眾人匯報工作,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大家驚出一身冷汗,深怕是自己的手機,

  等所有人都檢查了一遍之後,手機鈴聲還在響,

  這時,最上位的厲寒琛動了,然後大家就看到,一個震動的手機被厲寒琛拿了出來,

  好傢夥,原來是老闆的手機響了,那沒事了,這會議室太安靜了,是應該有點手機音樂噹噹點綴了。

  看了眼來電人,厲寒琛按下接聽鍵,

  「少爺,有個叫湯甜甜的姑娘來家裡找你,說是夫人被帶到警局裡去了。」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回來。」厲寒琛一邊說著話,一邊站起身往外走,

  等他掛斷電話,衝著眾人說了一句,「會議結束,」,然後就消失在了會議室門口。

  看著厲寒琛匆匆而去的身影,眾人面面相覷,

  工作狂老闆,終於也有了一天遲到早退的情況?

  別墅里,湯甜甜偷偷打量著客廳里的擺設,

  她爺爺喜歡古董,她從小耳濡目染的,不說了解吧,也算是有一點點見識,

  觸目所及的插著玫瑰的花瓶,湯甜甜怎麼看怎麼覺得像是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瓶,

  那可是動不動就以億為單位標價的絕世珍寶,

  還有面前的桌子,怎麼就那麼像珍貴的金絲楠木,這麼大的金絲楠木,湯甜甜都不敢想會值多少錢。

  她也隱約聽慕笙說過,慕笙現在居住的房子是朋友家的,

  現在看到這些擺設,湯甜甜很想知道,慕笙這個朋友得有多土豪啊,這麼多絕世珍寶,擺在屋裡都不帶保護一下的!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外傳來汽車的聲音,很快的,腳步聲出現在門口。

  湯甜甜轉過頭看了一眼,縱使已經看見過很多次了,然而再見,她還是忍不住的想要感嘆一句,

  好特麼的帥啊!!!

  「慕笙怎麼了?」厲寒琛走近,語氣中帶著些急切。

  「是這樣的.....」湯甜甜一五一十的將剛才的事情跟厲寒琛說了一遍,

  「我知道了,我去帶她回來,你先回去吧。」厲寒琛聽完,留下這麼一句話,然後便大步朝外走。

  湯甜甜站在原地,有點懵,

  回去??這就完了??

  怎麼說起來這麼簡單的樣子,難道從警局帶人回來有這麼簡單嗎?

  事實證明,還真就很簡單,

  湯甜甜不放心慕笙那邊,便在別墅里等著,

  沒到半個小時,門外就重新傳來了汽車聲,

  厲寒琛帶著慕笙走了進來,旁邊還跟著江天。

  「哇,笙笙你安全回來了就好!」湯甜甜迎上去,「你沒事吧?」

  「沒事。放心吧。」見天色已晚,慕笙看了眼時間,「你們留下來吃頓飯再走吧。」

  「不用了不用了,」湯甜甜連忙擺手,這屋子裡的東西,珍貴的她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還吃飯,算了吧,她怕折壽。

  江天掃了一眼屋內的擺設,富含深意的看了厲寒琛一眼,然後也拒絕了,「不用,我還有事,先回去了,明天再說吧。」

  話落,江天轉身離開,湯甜甜跟慕笙道別完立馬跟上江天。

  等他們都走後,慕笙才看向厲寒琛,「你怎麼把我們帶出來的??」

  剛才慕笙都準備在警局過一晚上了,哪想到警局突然說要放人,看起來態度還很恭敬的樣子,

  原本她還納悶發生了什麼,一出警局大門,厲寒琛的車就在那停著。

  「就保釋了一下,」厲寒琛試圖矇混過去,

  然而慕笙沒有那麼傻,「WM不會允許你保釋吧?他們的勢力又不小,你怎麼繞的過他們?」

  見慕笙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厲寒琛有些好笑,「我找人幫忙了,你不會以為我能看著你被關在警局不管吧?」

  「還是你那個很有錢的朋友嗎?」

  「嗯。」厲寒琛點頭,「是他。」

  「好吧,那你幫我謝謝他。」

  「只謝謝他?」厲寒琛坐在沙發上,朝慕笙招了招手,「過來,我看看你手上有沒有傷到。」

  慕笙坐過去,將雙手伸出來,見厲寒琛用濕巾仔細的幫她擦拭的樣子,慕笙抿了抿唇,「也謝謝你。」

  雖然說沒有厲寒琛,她照樣能從警局裡出來,但厲寒琛的好意她心領了。

  厲寒琛嘴角微勾,「客氣了。」

  林姨端著水盆往這邊走,看了一眼,又悄悄摸摸的將水盆端了回去。

  慕笙和江天離開的事情,自然很快就被WM公司知道了,WM公司持續施壓,輿論進一步的發酵。

  到了當天晚上,網上已經全部都是關於慕笙為搶代言人身份而對WM公司工作人員出手的新聞。

  慕笙在客廳里刷著新聞呢,猝不及防的,手機被厲寒琛給奪走了,「少看這些沒營養的新聞,」

  慕笙知道厲寒琛是怕她看了難過,「我又不在意這些,」

  厲寒琛隨便掃了一眼,便看到了許多辱罵的言論,「你很缺代言嗎?」

  「怎麼?你又要讓你那個很有錢的朋友幫我找代言嗎??」慕笙微微挑眉,

  「他那邊可以幫忙推薦你去面試一個大品牌的代言,要是你介意的話,就當我沒說。」厲寒琛想幫慕笙,又怕傷了她的自尊心。

  出乎厲寒琛的意料,慕笙並不抗拒,「為什麼介意??我可以爭取一下這個代言,你幫我找他拿個推薦機會吧。」

  「我還以為」

  慕笙知道厲寒琛要說什麼,她抿下一口水,「我沒那麼矯情。」

  現在工作室面臨困境,江天因為這個事情都進過一次監獄了,網上輿論洶洶,她沒必要為了所謂的面子拒絕一次好的機會。

  更何況,慕笙不覺得,自己會讓厲寒琛朋友的推薦機會白白損失,她相信自己能給別人帶來價值。

  厲寒琛看到了慕笙眼中自信的光芒,臉上帶了幾分笑意,

  很快,厲寒琛就將一個面試信息發到了慕笙微信上,

  消息上的品牌名字,連慕笙這個從不關心時尚的人都知道是國內的頂級大牌。

  按照她的咖位,平時連接觸這個品牌的機會都不可能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