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最漂亮 加入黑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看著彈幕里一口一個弟弟,厲安有點小得意,

  他知道慕笙的情況,因而沒有喊嫂子,便甜甜的叫了慕笙一句「姐姐,」,

  【嗷嗷嗷,我已經可以腦補出來這個少年穿著白襯衫,一臉少年氣的樣子了。】

  【我愛了,這聲姐姐肯定是叫我的,弟弟再叫一聲,姐姐給你買糖吃。】

  【我羨慕到落淚了,慕神不僅遊戲打得好,現在還有可愛的弟弟,嗚嗚唔,我什麼都沒有。】

  臥室里,厲安正眼巴巴的看著慕笙玩遊戲,

  她知道厲寒琛管厲安管的嚴,平日裡都不會讓厲安多玩遊戲,便敲了敲鍵盤,「你過來給他們打一局吧,打完再去寫作業。」

  「嗷!!姐姐你最好了!!」厲安開心的坐到慕笙身邊,

  考慮到厲安還在上學,慕笙將攝像頭拉低,只照到厲安的手和鍵盤。

  摸上慕笙的鍵盤,厲安頓時就感覺出了不一樣,雖然這電腦看著又舊又笨重,但是那個質感真的太好了,

  絲滑的沒有任何停滯,厲安覺得手感好,玩起遊戲來都順暢的多,

  雖然沒有慕笙玩的那麼厲害,但是厲安好歹也算是個電競高手,一些操作也足以驚艷觀眾,

  厲安玩的正高興的時候,慕笙的直播間,突然炸起了一個星空萬里,

  用戶C進入了直播間,

  厲安看了眼那個特效,還美滋滋的,「姐姐,這人是給我送的禮物嗎?」

  慕笙點頭,「應該是的。」

  「哇,」厲安驚喜的不行,笑著給榜一粉絲道謝,「謝謝這位C送來的星空萬里,大佬好,大佬妙,大佬的禮物呱呱叫。」

  用戶C在直播間打了一串省略號,然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一局遊戲打完,厲安已經收穫了大批姐姐粉,

  過了一把遊戲癮,厲安心滿意足的站起身,「那我去寫作業了。」

  「嗯,去吧。」慕笙重新坐回位置上直播,

  厲安開開心心的往樓下跑,準備趁厲寒琛回來之前坐回客廳里,營造出他刻苦努力寫作業的景象,

  然而他剛在樓梯上踏出一腳,就看到厲寒琛坐在他的椅子上,正翻閱著他的作業。

  聽到動靜,厲寒琛抬頭看了一眼,眸光中帶著沁透人心的冷意,

  厲安本來就心虛,再看到厲寒琛這一眼,嚇得都忘記腳下是懸空的了,一腳塌下去,直直的往樓下摔了下去,

  好在厲安反應快,年輕,倒沒有受什麼特別嚴重的傷,但淤青擦傷肯定是難免的。

  他這一路滾下去,恰好直直的摔在厲寒琛腳邊,

  厲安抬起頭,眼淚汪汪,「哥哥,我摔得好疼,你能不能別罵我了。」

  厲寒琛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看起來頗有幾分無奈,然後他站起身,將厲安拉了起來,

  厲安還是很心虛,一臉慫樣,「哥,你會揍我嗎?」

  厲寒琛看他一眼,「那你倒是說說,你做什麼了?這麼害怕我揍你。」

  厲安不敢說自己跑去跟慕笙一起玩遊戲了,他想著厲寒琛也不像是會玩遊戲的人,便看向作業本,「我作業沒寫完,我真的不會做。」

  「還有呢?」

  「沒了,真的。」

  厲寒琛重新坐回沙發上,厲安也跟著坐了過去,

  厲寒琛轉過頭,眼神中帶著無奈,「去拿藥過來。」

  「哦哦。」厲安這才想起來自己身上還有淤青和擦傷,他跑到一邊把藥拿過來,剛準備自己擦,厲寒琛已經將藥接了過去。

  然後厲安就看到,一向是冷峻錚然的厲寒琛,居然在很耐心的幫他擦藥,

  厲安忍不住的叫了聲「哥哥,」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嗯。」厲寒琛應了一聲,示意厲安抬腿,看到厲安小腿上磕出來的紅痕,眸光微斂,「這麼怕我,為什麼不乖一點?」

  厲安癟了癟嘴,「我以前很乖的。」

  其實厲安在厲家比現在乖多了,畢竟在厲家,厲安可有可無,不管做什麼,別人也不會在意,

  但是在厲寒琛身邊,厲安喜歡鬧,雖然他嘴上總是說著厲寒琛太兇,但心裡,厲安很喜歡被厲寒琛管著。

  以前想被管還沒有機會呢,

  大概是因為內心感受到了安全感,所以才肆無忌憚的鬧。

  厲寒琛沒有再問,給厲安塗好藥後,十分冷酷無情的丟下一句,「一千字檢討。」

  厲安雖然抗拒,但是剛剛厲寒琛親自給他上藥,已經把他給哄好了,厲安笑嘻嘻的湊到厲寒琛身邊,「哥,你教我寫作業好不好?」

  厲寒琛沒有說話,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沒動,厲安知道,他這是默許了。

  厲安拿著作業本湊到厲寒琛身邊,一題一題的挨著問厲寒琛,

  慕笙結束了直播,拿著杯子下樓倒水的時候,看到的便是厲寒琛教厲安寫作業的場景,

  厲寒琛一字一句的講著解題步驟,厲安一邊撓著頭,一邊聽厲寒琛說,時不時的睜大眼睛,表達對厲寒琛的佩服,

  不知道為什麼,慕笙特別喜歡看這個場景,她在樓梯上坐下,靜靜的看著樓下。

  半晌,厲寒琛把厲安不懂的東西都教完了,抬頭一看,慕笙正坐在樓梯上,撐著頭看他們。

  厲寒琛眉頭皺起,「起來,地上那麼涼,坐在地上幹什麼?」

  慕笙這才端著杯子起身往下走,

  厲安眼睛一轉,彎腰捂著肚子,「哎呀,剛剛做數學題做多了,肚子好痛,我先上樓了。」

  說完,厲安飛快地跑上樓,關門的動靜震天響,

  就差拿著大喇叭告訴厲寒琛,哥哥,我已經上樓了!!我什麼都看不見!你該幹什麼就趕緊的!

  慕笙走過來,厲寒琛很自然的就接過她的杯子去幫她接水,看著厲寒琛高大的背影,慕笙若有所思,

  等到厲寒琛接好水回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慕笙一臉沉思的樣子,「想什麼呢?」

  「你好有安全感。」慕笙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什麼?」厲寒琛完全沒想到,慕笙突然來這麼一句,

  慕笙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這個想法,

  她就是覺得,好像有厲寒琛在的地方,任何事情都能夠解決,剛才他認真教厲安寫作業的樣子,有點觸動到慕笙,

  「沒事,」慕笙搖搖頭,

  但厲寒琛已經反應過來了,他笑著將杯子遞給慕笙,「我可以理解為,你是在誇我嗎?」

  「可以。」慕笙點頭,

  「哦,」厲寒琛走上前一步,「那我也想誇誇你。」

  厲寒琛低下頭,與慕笙對視,「你今天好漂亮。」

  「......」

  「遊戲打的也很好,工作做的也很棒。」

  「.....」被厲寒琛那雙墨玉般的眼睛看著,任何一個人都沒有辦法不動容,慕笙沒忍住別開眼,「你幹嘛這麼誇我?」

  「你誇我,我再誇你,禮尚往來,不對嗎?」厲寒琛眼中帶著笑意,逗著慕笙,

  雖然從邏輯上講沒什麼不對的,但是慕笙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看到慕笙微微糾結的樣子,厲寒琛臉上笑意更甚,不再逗她,「很晚了,去睡吧。」

  「嗯。」慕笙轉身要走,厲寒琛將杯子放到她手上,「拿走。」

  慕笙拿著杯子上了樓,剛走了幾步,厲寒琛突然叫住了她,「慕笙」

  「嗯?」慕笙轉過頭看向厲寒琛,

  厲寒琛收斂了神色,十分認真地,「你最好看。」

  「.......」慕笙轉過頭,「別玩了」

  話落,慕笙快速的離開,腳步中依稀有幾分慌亂,

  身後,厲寒琛嘴角勾起,「傻。」

  回到臥室,慕笙躺到床上,不知怎麼的,居然有點失眠,

  厲寒琛剛剛認真誇人的樣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讓慕笙莫名的心亂是真的。

  第二天一早,厲安陪厲寒琛在樓下等慕笙,

  厲安乍然抬頭,驚呼一聲,「哇哦,嫂子,你今天怎麼這麼漂亮?」

  厲寒琛聞聲抬頭,眼中閃過意思驚艷,隨即,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嘴角微微上揚。

  其實慕笙今天也沒有格外的打扮,只是換了一件杏白色的大衣,但氣質卻是大變。

  平日裡,慕笙總是一身黑,現在突然換了一身杏白色大衣,整個人像是天山巔峰上的第一捧雪,透著純淨,透著瑩亮。

  慕笙自己也不知道今天早上是怎麼了,拿衣服的時候,下意識的挑選了一下,換成了這件沒怎麼穿過的,

  現下被厲寒琛灼熱的目光看著,慕笙有些赧然,

  等到慕笙坐在餐桌邊,還能夠感受到厲寒琛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慕笙終於忍不住的抬起頭,

  然而厲寒琛哪裡在看她?他分明在認真的看報紙,慕笙覺得是自己想多了,她深呼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如往常一樣的吃起早餐。

  因此,她沒有注意到,一旁看報紙的厲寒琛,嘴角微微上揚。

  吃過早飯,慕笙去了工作室,

  最近《青春之歌》熱播,慕笙的熱度也逐漸上漲,不少的廣告商找上門來,想要讓慕笙幫忙推廣,

  剛走到工作室門口,慕笙就聽到裡面吵吵鬧鬧的聲音,

  室內,江天不悅的看著面前肥頭大耳的男人,「我已經說過了,我們不接你的代言,你聽不懂嗎?」

  男人不屑的伸出兩根手指,「再加十萬,接不接?」

  「不接,」江天直截了當,

  「嘿,」男人不悅的看了眼江天,「小伙子,勸你還是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你覺得你不接我的單子,還能接上更好的嗎?別不識好歹。」

  「就是不接,你可以走了。」江天下了逐客令。

  面前這個男人,是某個美妝品牌的老闆,說句實話,他的美妝賣的很多,他也夠大方,給的代言費很高,

  但是江天不想因為眼前的一點錢,就讓慕笙亂接代言,

  尤其是這種小工廠生產的美妝產品,依靠各種微信直播軟體分銷出去的,保不准哪一天就會出什麼質量問題。

  話說到這份上,男人也被氣到了,站起身來準備走,然而他剛起身,慕笙就從門口走了進來。

  近距離的看到慕笙,男人一下就愣住了,他眼中閃過光芒,「這位就是慕笙慕小姐吧?」

  說著,男人伸出手就要去握慕笙,

  慕笙無視了他,直接走到屋內,

  對於美女,男人的忍耐限度向來很高,他笑呵呵的看向江天,「我再加50萬!接嗎?」

  這已經是遠高於慕笙這個身價的廣告費了,男人本以為江天一定會同意,但江天依然是斬釘截鐵的,「不接。」

  「好!有骨氣!」男人三番五次的被拒絕,現下也惱了,他看了眼慕笙精緻的側臉,有些遺憾,「你等著,我倒是要看看,你不接我的代言,你能找到什麼更好的!」

  話落,男人直接離開了工作室。

  這時,湯甜甜拎著咖啡走進來,「天哥,那人走了啊?還會再來糾纏嗎?」

  「不管他。」江天窩回沙發上,「快給我來點吃的。」

  「好嘞。」湯甜甜將麵包遞到江天手上,然後她湊到慕笙身邊,「笙笙我跟你說,這兩天奇奇怪怪的人特別多,」

  估計是看慕笙有熱度,什麼廠商都敢找上門,其中還有賣農藥的、賣蚊香的,也不知道八竿子打不著的領域,他們跟著湊什麼熱鬧。

  「吃完飯,我出去跑一跑業務,」江天三兩口將整塊麵包塞進嘴裡,「看能不能拉到什麼靠譜的廣告商,你們在這兒等我就行。」

  「我陪你去,」湯甜甜不想在這裡混時間,

  「我也去吧。」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工作室,慕笙沒準備坐著當閒人。

  有美女陪著工作,江天哪裡會拒絕,

  他帶著慕笙和湯甜甜出去談各種廣告合作的事情,

  一上午的時間跑下來,連湯甜甜這麼粗線條的人都發現了,「天哥,是不是有人在阻攔我們啊?」

  每到一家公司,對方的態度都很好,而且在看到慕笙後,對方的驚艷並不是偽裝出來的,

  但是一談到合作,對方就三緘其口,各種推脫,甚至有的公司還把他們給趕出來,一副生怕沾惹他們會遇到麻煩的樣子。

  江天想了下,「估計是那幫孫子。」

  上次在酒吧,慕笙將他帶走,和韓曜那群人起了衝突,那群人都是胡作非為慣了,又手段通天的富二代,哪裡會放過他們?

  估計是他們跟影視圈裡的人打了招呼,這些人才這麼遮遮掩掩的。

  江天看嚮慕笙,「笙笙,是我連累你了。」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們再去下一家看看吧,你剛剛不是說,對面給你發了面試消息嗎?」

  「好,不過,下一家,我們不用抱太大的希望。」江天說著啟動了車子,

  十幾分鐘後,車子在WM的大樓前停下,

  WM是一家專門做中端女性服裝的品牌,在國內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牌子,

  江天自己都沒想到,這一家品牌會主動給他們發來面試邀請。

  門口已經有工作人員在等待,看到江天他們,工作人員的態度還是十分熱情的,

  「歡迎各位來到WM,請大家跟我來。」

  說著,工作人員將江天他們領到內部的面試區,

  此刻,面視區內站滿了各種各樣前來面試的演員,其中,就有阮盈盈。

  這一次,阮盈盈看到慕笙,倒是十分平靜,自顧看著手裡的資料夾。

  江天一路都揪著心,生怕又出什麼么蛾子,

  但直到整個面試流程結束,一切都很順利,沒有人刻意刁難,沒有人作弊耍賴,甚至於,慕笙在面試中,還達到了最高分的好成績。

  看著慕笙從面試區出來,湯甜甜開心死了,連忙上前給慕笙遞上飲料,給她捏腿捶背,「笙笙,我聽說,你是最高分,太厲害了,這回肯定沒問題。」

  一整個上午都在忙忙碌碌中度過,終於圓滿完成了一份答卷,幾個人都已經餓的不行了,

  鑑於完成了一個小任務,江天很大方的帶著兩人去吃飯,

  吃到一半,湯甜甜刷了下手機,突然驚呼一聲,「天哥你看這個,他們也太過分了吧?!」

  江天看了一眼,臉色沉了下去。

  原來,自從上午面試完畢所有的人員,WM公司就篩選出了合適的代言人員,並且很快就通過微博作了官宣。

  WM公司:「新的一年,我們即將迎來新的代言人啊,代言MV也在緊鑼密鼓的拍攝當中,

  希望阮盈盈和我們合作愉快,在此也感謝廣告MV的其他參與人員,陳宇劉鶴慕笙。」

  【那什麼?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的話,這個裡面的慕笙,是不是我們知道的慕笙??】

  【好傢夥,慕笙這是真去給阮盈盈擦鞋了啊??給阮盈盈的MV做配角,慕笙現在的熱度,不至於這麼不待見自己吧。】

  【前面的,慕笙一直都在給阮盈盈擦鞋謝謝,她不就是個跟屁蟲嗎?我們盈盈去哪裡,她就跟過來哪裡,生怕跑完了連屎都吃不上熱的。】

  飯店裡,湯甜甜氣的連飯都吃不下去了,

  「他們欺人太甚,明明打電話的時候,通知的是廣告代言人面試的,怎麼現在直接變成MV的配角了?」

  「你的電話錄音了嗎?當時的錄音找出來,我們去跟WM要個說法,就算不能做代言人,我們也不做配角,尤其還是阮盈盈的配角。」

  從在組合里的時候,慕笙就相當於是阮盈盈的配角,電視劇里還是,如今拍個MV,要還是給阮盈盈當配角,

  那慕笙是阮盈盈襯托的形象估計就要在人們心目中根深蒂固了,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湯甜甜翻了半天,終於將當時的電話錄音找出來,江天拿著錄音,看嚮慕笙,「笙笙你先吃,我們去讓WM解除協議,然後我們再來找你。」

  說著,江天和湯甜甜風風火火的就離開了。

  慕笙吃著飯,手機突然收到了一條來自PW世界黑客大賽的後台消息,慕笙打開一看,

  上面就一句話,「你好,請問有意向加入黑盟嗎?」

  慕笙不了解黑盟是什麼,但能夠通過這個後台給她發來信息的,慕笙料想也不是什麼普通的組織,她沒刪除這條信息,看了一眼就放在那沒管。

  吃過飯,慕笙往地下停車場去,

  按照江天說的位置,慕笙找了一會兒才找到,剛準備離開,

  不遠處,一個頭髮全白的老太太,突然倒在了路中間。

  慕笙上前查看了一下,還是個熟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