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厲總給笙笙撐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下意識的也用舌尖掃了一下唇瓣,留下瑩瑩的水光,她搖了搖頭,「沒有。」

  慕笙完全沒有發現,她剛剛的一個動作,讓厲寒琛的眸光瞬間就沉了下去,厲寒琛一直都看著慕笙,那目光中仿佛帶著火光,燒的人臉都是紅的,

  慕笙覺得車裡的氣氛有些奇怪,她剛要說話,厲寒琛已經開了口,「慕笙」

  在這個密閉的小空間裡,連人的呼吸聲都能夠很輕易的被聽到,厲寒琛低沉的聲音自然盡數灌注到慕笙的耳邊,

  明明是很正常的兩個字,卻被厲寒琛念出了不一樣的意味,慕笙抬起頭,「怎麼了?」

  厲寒琛看了眼自己拿著東西的雙手,「麻煩你幫我系一下安全帶,」

  「好。」

  話落,慕笙靠近厲寒琛那邊,去幫他系安全帶,厲寒琛手裡握著的花束占據了很大一部分空間,慕笙只能儘量的靠過去才能拉到,

  「咔嚓」一聲,剛扣上,

  慕笙唇邊落了一點溫熱,

  慕笙驚訝的抬頭,就看到厲寒琛的手正撫過自己的唇角,

  兩人離得很近,近的都能看到厲寒琛眼睛裡的星星點點,厲寒琛的手沒有離開,反而繼續用大拇指腹在慕笙嘴角擦了兩下,「你這裡有碎屑。」

  厲寒琛明明是寒性體質,但指腹上的溫度卻很高,每帶過一處地方,都仿佛帶起了一片戰慄,

  慕笙被他這動作弄得有些心慌,下意識的就往後退,車上的空間本來就不大,慕笙這一退,不小心磕上了車頂,撞了她一下,

  厲寒琛連忙去扶她,大手護在慕笙腦後,輕輕的幫她揉著,「小心點兒。」

  慕笙皺著眉頭看了眼厲寒琛的手,「你不是能空出手來嗎?為什麼不自己系安全帶??」

  厲寒琛輕咳了一聲,若無其事的,「怎麼?我給你系過那麼多次,讓你給我系一次都不行嗎?」

  「.......」雖然厲寒琛這話說的一點毛病都沒有,但是慕笙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的樣子。

  「還疼嗎?」厲寒琛輕輕拍了拍慕笙的後腦勺,

  慕笙搖頭,「不疼了,」

  「嗯。」厲寒琛這才坐了回去,將一大束玫瑰花放在慕笙懷裡,「好看嗎?」

  慕笙本身就是對各種花花草草很感興趣的,自然很喜歡這些,「好看。」

  「我有朋友是開鮮花市場的。」厲寒琛沒急著啟動車子,而是看著慕笙,循循善誘,

  「所以呢?」

  「你知道玫瑰花有多貴嗎?」

  「??」慕笙一臉疑惑,「你到底要表達什麼?」

  「一支好幾百塊的玫瑰,別亂收別人的,人情難還,你要是喜歡,我找我朋友便宜買來給你。」厲寒琛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用意,

  慕笙思考了一下,「可以買淡紫色的嗎?那個好看。」

  厲寒琛眼中染上笑意,「好,你想要什麼樣的都給你買。」

  「還想要紅色的。」雖然慕笙覺得楚煊那裡的顏色太刺眼,但有一說一,其實還挺好看的。

  「好。」厲寒琛從旁邊拿出一個小盒子,「送你個禮物。」

  慕笙接過來一看,是個小絨盒,打開盒子,裡面躺著一對漂亮的寶石耳墜,

  成色極好,甚至看起來就十分昂貴的樣子,鑑於厲寒琛在慕笙眼中根深蒂固的窮人形象,拿到耳墜,慕笙的第一想法就是,「你哪來的錢買這些?」

  厲寒琛的神色突然變得有些落寞,「這不是我買的,這是我母親以前留下來的,我拿著也沒用,送你了。」

  慕笙雖然前世沒怎麼經歷過社交,但是心裡也清楚,這種父母留下來的東西都是很珍貴的,她將盒子遞還給厲寒琛,「不用吧,太珍貴了。」

  厲寒琛打開盒子,將耳墜取出來,「你戴著試試,要是合適的話你就拿著,放在我這裡也是浪費。」

  說著,厲寒琛將耳墜給慕笙戴上,

  慕笙怕厲寒琛戳到自己,便也沒動,乖乖的讓他給自己戴上,

  「看看。」厲寒琛打開相機,讓慕笙看自己的樣子,

  耳墜是復古樣式的,做工品質都是極品,自然好看,

  「果然很適合你。」厲寒琛關了手機,「你就暫時替我保管吧。」

  慕笙摸了摸耳墜,沒有再拒絕。

  厲寒琛發動了車子,走到一半路的時候,慕笙突然問了一句,「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啊?」

  就算慕笙對情感的感知不敏銳,也知道,厲寒琛對她是真的很好,好到,慕笙都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會比厲寒琛對她更好了。

  厲寒琛沒有轉過頭,直視著前方,「因為你也對我很好。」

  「有嗎?」慕笙疑惑的看向厲寒琛,

  平心而論,慕笙覺得自己對厲寒琛很一般啊,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反倒是厲寒琛,對她稱得上是無微不至。

  厲寒琛雖然沒有轉過身,但慕笙能感覺到,厲寒琛此刻臉上帶著笑意,「你給了我新生。」

  慕笙可能都不知道,因為她的出現,讓本來已經陷入絕境的厲寒琛,重新窺探到了生機,

  無邊黑暗裡,突然出現一縷能夠將人帶進光明的陽光,

  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抗拒這種溫暖。

  慕笙沒有再問,窩在副駕駛上吃著糖果,厲寒琛偶爾轉過頭看她一眼,眸中帶著笑意。

  ——

  慕家,已經是第6批醫生被趕出門了,

  「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都不管用??!」慕庭站在一邊,看著臥室里慕老太太痛苦的樣子,臉上也滿是著急,

  「老公,你別著急,我已經托人去找那些專門治疑難雜症的神醫了,相信很快就有結果。」張曼在一旁給慕庭順氣。

  「等那些醫生找過來,黃花菜都涼了!」慕庭大手一揮,攔住了張曼的動作,

  好幾天了,自從上次從醫院回來,慕老太太的身體上就起了一層紅疹,又癢又疼,折騰的老太太整日整夜的睡不著覺,

  請了再多的醫生來查,都沒有查到具體是什麼症狀,更不用說能把病給治好了。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沉默的站在門口的時候,一群傭人扶著尚還在養病狀態中的慕瀟進門了,

  「瀟瀟,你身體還沒好啊,你怎麼過來了?」看見慕瀟,張曼連忙迎上去,

  「爸,我來看看奶奶,聽說奶奶最近生病了,」慕瀟看嚮慕庭,一副風吹過來,她立馬就要倒了的樣子,

  慕庭雖說心煩,但看見慕瀟,臉色還是好了點,「你現在身體不好,還是先養好自己的身體吧,」

  「我就看一眼。」慕瀟說著,眼中都沁出淚水,「我擔心奶奶。」

  在場的傭人都忍不住的在心裡夸慕瀟孝順,看看人家這孫女,多心善啊。

  在傭人的攙扶下,慕瀟進去看了會兒慕老太太,出門的時候,慕瀟泫然欲泣,「奶奶的身體一向都很好,怎麼去了一趟醫院就變成這樣了呢?我真想替奶奶生病。」

  張曼這時也附和了一句,「就是啊,那天慕笙走之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傳染了什麼病給咱媽,不然咱媽一向身體都好,怎麼單單就見過慕笙之後就生病成這樣。」

  「好了,別說了,你們先回去吧。」慕庭皺著眉,讓人把慕瀟送回房間休息,

  但不得不說,慕瀟的話還是讓他起了點心思,

  他記得那天慕笙走之前,好像在老太太身上撒了個什麼東西,那個不孝順的東西,該不會是真的在老太太身上動了手腳吧?

  慕庭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慕笙向來都是睚眥必報,心胸狹窄,那天老太太當著那麼多人罵她,她說不定偷偷給老太太撒了什麼藥,把老太太害成這樣。

  「來人吶。」慕庭大步往外走,「去把慕笙給我帶回來!」

  ——

  別墅,

  這個時間,慕笙正在直播,自從慕笙拿下世界大師賽以後,整個遊戲直播界,慕笙的霸主地位就已經被奠定了,

  畢竟顏值技術擺在那裡,方方面面都能夠滿足觀眾們的需求,

  貓牙直播平台也因為慕笙這個台柱子,一舉成為直播行業的龍頭老大,將虎鯊平台狠狠的壓在下面。

  樓下,厲安在寫作業,旁邊的厲寒琛正在看報紙,

  厲安十題裡面有八題都看不懂,但他又不敢去問厲寒琛,只能默默的摳指甲,

  厲寒琛瞥了厲安一眼,剛準備說話,客廳的電話響了,

  厲安迅速的站起身,將電話接起來,然後恭恭敬敬的遞到厲寒琛面前,「哥哥,你接。」

  厲寒琛拿過電話,「找誰?」

  對面的聲音很囂張,「是慕笙家吧?你跟慕笙說一下,讓她現在回慕家一趟,不然後果自負。」

  「什麼後果?」

  「你怎麼那麼多廢話,你就讓慕笙現在趕緊過來,」對面說完,哐一下就把電話給掛了。

  厲寒琛將電話放下,厲安湊過來,「哥,誰啊?」

  「作業寫完了?」

  厲安又縮了回去,「哥,我不會寫,你教我可以嗎?」

  厲寒琛站起身,「我出去一趟,你自己寫。」

  厲安耷拉著臉,「好吧,那哥哥你早點回來啊。」

  厲寒琛出了門,厲安立刻上了樓,坐到慕笙身邊,偷偷的看慕笙打遊戲。

  慕家,慕庭正在處理公司上的事情,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出來一趟。」

  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讓慕庭莫名其妙,「你誰啊你??」

  「給你五分鐘時間,在你們家旁邊的會所,」對面說完,便直接掛了電話。

  慕庭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帶上幾個保鏢出了門。

  按照對方給的地址,慕庭敲開了門,看到裡面坐著的人,慕庭的表情頓時從忐忑變成了不屑,

  房間內坐著的,正是那天到醫院帶走慕笙的男人。

  慕庭並不認識厲寒琛,他很不屑的走過去,「你跟我女兒什麼關係?我告訴你,我女兒是嫁過人的破鞋,你離她遠點兒,不然我找人收拾你。」

  聽到慕庭對慕笙的用詞,厲寒琛身上冷意頓現,一雙帶著霜意的眸子掃嚮慕庭,

  慕庭被厲寒琛身上的氣勢嚇了一跳,「你想幹什麼?你到底是誰?」

  厲寒琛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慕庭,本來就氣勢極強的他,如此一來,如山般沉重的氣勢壓嚮慕庭,慕庭有些不適的皺了皺眉,

  「看在你是慕笙生父的份上,我提醒你一次,以後,慕家離慕笙遠一點,少來打擾她的生活,不然,後果自負。」

  慕庭再怎麼說,也是慕家集團的董事長,哪裡被人這麼對待過,他不悅的看向厲寒琛,「你是什麼人?你知道我是誰嗎跟我說這種話?小伙子年紀輕輕的,口氣倒是不小。」

  厲寒琛看了眼時間,慕笙馬上就要直播結束了,「聽不聽由你,後果你自己承擔。」

  說完,厲寒琛便離開了房間。

  看著厲寒琛離開的背影,慕庭不屑的嗤笑一聲,

  剛剛厲寒琛抬起手臂的時候他看到了,戴著一隻幾萬塊錢的表,也好意思在他面前擺譜??

  他真是腦子短路了,才會跑到這裡來陪這個人玩過家家的遊戲。

  慕庭完全沒有把厲寒琛的話放在心上,他現在想的問題是,慕笙這人居然敢給慕家戴綠帽子,

  雖說那厲寒琛只是個厲家的棄子,但再怎麼說,也是厲家的人,要是厲家知道慕笙在外面給他戴綠帽子,最後還不是會影響他們慕家的聲譽。

  「真是造孽,生了這麼個不爭氣的女兒。」慕庭搖了搖頭,也離開了房間。

  此刻,慕笙的直播間裡,彈幕已經沸騰了,

  因為剛剛慕笙拿杯子喝水的時候,微微側著坐了一下,

  這一動,就露出了旁邊坐著的一個穿著運動服的身影,

  【臥槽??男朋友嗎??這大晚上的,出現在慕神臥室里,男朋友無疑了吧!!】

  【什麼鬼,我女神怎麼可能有男朋友?出來一戰,】

  厲安自然也看到了彈幕,見彈幕里很多觀眾已經嚷嚷著要脫粉什麼的,厲安靈機一動便直接出了聲,

  「我是她弟弟。」

  少年清越的聲音,一聽就知道年紀尚小,一時間,彈幕里從刷男朋友變成了一水的「弟弟,叫一聲姐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