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玫瑰的誘惑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最終,這場比賽以史上最短時間、最特別的方式,誕生了有史以來最神秘的世界冠軍。

  M異軍突起,一夜之間,在整個黑客界揚名。

  但黑客界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要黑客自己不願意透露,其他人沒有資格去過問選手的具體信息,

  因而這一夜,黑客界都知道了M這個代號,卻沒有一個人能調查出這個M的背後是誰。

  當整個網絡界為之震盪的時候,慕笙在臥室里睡得正香。

  楚煊似乎是被慕笙的微信勾起了興趣,第二天一早,就給慕笙發了問候的信息,

  「笙笙早啊,今天有時間嗎?昨天胳膊好疼,給我看看唄。」

  慕笙看了一眼,給他回了個「5萬「,

  楚煊立刻轉帳,慕笙收了錢,看了眼楚煊發來的地址,回了個「好的」。

  臨出門的時候,厲寒琛隨口問了一句,「去哪?」

  慕笙回了個「給楚煊治病」,然後翩然離去。

  厲寒琛手裡的報紙頓時就被捏皺了。

  厲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哥,楚煊是?」

  「吃你的飯。」

  「哦........」厲安默默閉嘴,因為他看出來了,厲寒琛現在心情可差了,他要是再上去多嘴,估計他哥要揍他。

  慕笙順著導航到了楚煊給的地址,是一處極其豪華的別墅,

  門口早已有人在等候,看到慕笙,管家很殷勤的將人迎了進去,「慕小姐您裡面請。」

  慕笙淡定的往裡走,忽略了眾人眼中的疑惑,

  畢竟楚煊這人,花名在外,但還從來沒讓哪個女人往家裡來過。

  這姑娘,是第一個。

  慕笙走進客廳的時候,剛進門,便被滿屋的鮮花糊了眼,

  目之所急,全是紅色的玫瑰,楚煊朝著慕笙走過來,眉峰微挑,眼中帶著笑,「笙笙,早啊。」

  慕笙皺了皺眉,「你能讓人把這些花搬走嗎?」

  「怎麼?」楚煊有些疑惑,「不好看嗎?你不喜歡?」

  「大面積的單一的鮮艷色,會讓人的神經構成一定程度的壓迫,」慕笙微微眯眼,

  「.......」楚煊撲哧笑出聲,「哈哈哈,那行,既然笙笙說了,管家,來把花全撤了。」

  管家連忙讓傭人們將布置了一早上的花全部拿掉。

  楚煊親自給慕笙倒了杯茶,然後懶懶的坐在沙發上,「笙笙上次說我這不是外傷,那你說,我這是什麼傷?」

  慕笙喝了一口茶,「某種特殊元素的放射性傷害,應該有好幾年了。」

  慕笙對這個時代的放射性元素並不是很熟,因而並不能很確定具體是什麼,

  聽到慕笙的話,楚煊玩味的笑臉有一瞬間的凝滯,他眸光深沉的打量了一下慕笙,很快又恢復了那副肆意瀟灑的樣子,「那就麻煩笙笙幫我治了。」

  慕笙將醫療箱拿出來,開始給銀針消毒,

  「笙笙是中醫?」楚煊好奇的走到慕笙身邊,輕輕嗅了一下,「為什麼你身邊有股淡淡的甜香?」

  慕笙疑惑的看他一眼,「因為我吃糖啊?很奇怪嗎?」

  看著慕笙清涼的雙眼,楚煊唇角微揚,「我也想吃,給我一顆唄。」

  「沒有,」慕笙搖頭,她現在吃糖,都是從厲寒琛口袋裡拿的,出門走的急,什麼都沒帶。

  「小氣,」楚煊玩笑的說了一句,然後便坐在一邊看慕笙整理工具,

  看著慕笙認真整理工具的樣子,楚煊莫名的覺得心情很好,他沖慕笙眨了下眼睛,「笙笙中午留下來吃飯嗎?」

  楚煊這個人,雖然行事作風很奇怪,但是慕笙沒感受到他有什麼敵意,不過慕笙很少有在別人家裡吃飯的習慣,「不用了,我給你治完病就走。」

  說著,慕笙示意楚煊將胳膊上的衣服解開,

  還沒等慕笙反應過來,楚煊已經將襯衣解開脫了下來,露出精壯的身體,察覺到慕笙落下來的目光,楚煊笑著沖慕笙挑了下眉,「我每天鍛鍊,醫生覺得我這身材怎麼樣?」

  慕笙沒有別的想法,就隨口說了句,「還行。」

  然後她便拿著銀針刺進了楚煊的胳膊上,

  細細看了眼慕笙的神色,楚煊在心裡嘖了一聲,他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沒有魅力啊,這美女怎麼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的樣子?

  一開始,楚煊還在琢磨著慕笙為什麼不理他,到後來,楚煊就對慕笙的醫術十分驚訝了,

  他不是沒找過醫學專家,但真沒有哪一次的治療能像慕笙一樣,讓他感覺到一種真的深入骨髓的舒適的。

  等兩個小時以後,楚煊發現,自己的胳膊比之前真的好了很多,他看了眼慕笙,見她額邊有汗,下意識的想去幫她擦,

  手剛抬起來,就被慕笙給擋住了,「剛扎完針,亂動什麼?」

  楚煊收回手,不自在的笑了一下,「有點熱,」

  慕笙看了眼時間,「下一次的治療是一周後,到時候我再過來一趟,這段時間切記不要受涼,不要吃辛辣食物。」

  楚煊眨了眨眼,「好的,謝謝笙笙關心。」

  慕笙收好東西準備出門,楚煊大搖大擺的跟在她身邊,「我送你出去。」

  慕笙也沒拒絕,自顧往外走,

  傭人們看到楚煊送慕笙出來,偷偷的互相看了一眼,這家裡,該不會要迎來女主人了吧?

  將慕笙送到大門口,楚煊笑著沖慕笙揮揮手,「笙笙拜拜,我會想念你的哦~~」

  見慕笙轉身離開,楚煊也往回走,

  進入客廳,看見那杯喝了一半的茶水,楚煊眸光微閃,

  說想念慕笙,那是說著玩的,只不過覺得這美女挺招人逗的,但是現下,怎麼好像還真挺想再見見那美女的?

  楚煊搖了搖頭,將這個想法從腦海里甩出去。

  門外,反正從認識楚煊,楚煊就是一副遊戲人間的樣子,慕笙也沒當回事,拿著東西往車上走,剛打開車門,就發現了不對勁,

  厲寒琛正坐在駕駛座上。

  「你怎麼來了?」慕笙自覺地走到副駕駛上坐好,

  厲寒琛側臉冷峻,現下心情很不好,因為他聽到了剛剛楚煊那句「我會想念你的。」

  「不走嗎?」慕笙趕著去工作室,見厲寒琛遲遲的不開車,有些疑惑,她探過身體,輕車熟路的拉開厲寒琛的衣服口袋,從裡面拿了一顆糖,然後又坐了回去。

  察覺到慕笙的動作,厲寒琛心裡又氣又無奈,他將慕笙手裡的糖拿回來,「我問你個問題,答完再給你吃。」

  「你說。」

  「是不是別人給你東西你也會隨便吃?」

  慕笙想了一下,「不會。」

  只有她信任的人給的東西她才會吃。

  「為什麼?」

  「可能會不安全。」

  「.......」厲寒琛又換了個問法,「下次要來給楚煊治病的時候,我陪你來行不行?」

  「怎麼了?」

  「箱子重,我幫你提。」

  慕笙看了眼自己那個小的單手都能提起來的箱子,剛想說不至於,

  似乎是看出了慕笙的想法,厲寒琛搶先說了一句,「我陪你來,你就不用自己開車,不用拎東西,路上你還能吃糖,看完病我再帶你去吃好吃的。」

  慕笙被說動了,她點頭,「好。」

  厲寒琛這才滿意的把手裡的糖紙剝掉,將糖果遞到慕笙嘴邊,

  趁著慕笙吃糖的功夫,厲寒琛一邊開車一邊問了一句,「今天治病治的怎麼樣?」

  慕笙吃著糖,也沒瞞著厲寒琛,給厲寒琛講了一下剛剛的事情,

  聽到滿屋玫瑰花的時候,厲寒琛腳下一頓,整個車往前俯衝了一下,把慕笙嚇了一跳,「你幹什麼?」

  「踩錯了,」厲寒琛面無表情的看了慕笙一眼,轉而眼中又有了一絲笑意,「還好你笨。」

  慕笙表示??

  厲寒琛轉過頭繼續開車,這回安然的將慕笙送到了工作室。

  等他再回到公司的時候,秦愷已經拿著文件等了很久,

  「厲總,昨天我們的財務系統受到黑客的攻擊,不過公司的安全人員已經進行了攔截。」

  「嗯,」盛世集團的網絡安全是由萬盛集團那邊來維護的,厲寒琛絲毫不擔心這個,「去給我訂點花。」

  「什麼?」秦愷一時間沒聽清,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又問了一遍,「什麼花?」

  「女孩子喜歡的那種。」厲寒琛又沒這個經驗,他又補充了一句,「不要太鮮艷的。」

  說完,厲寒琛便進了辦公室,留下秦愷默默的思索,

  很快的,遠在F洲的沈霖就接到了秦愷的電話,

  「嘖嘖嘖,我看看太陽是不是打西邊出來了,秦大特助居然給我打電話了?」

  「少廢話,」秦愷直截了當的,「問你個問題,怎麼給女孩子送花她會喜歡,還要簡單一些,不要太鮮艷。」

  這可就撞在沈霖的專業領域上了,他眉尖微揚,「我教你,但是有個條件。」

  「你說。」

  「你跟老大說說,放我回去吧,這F洲真難待啊。」主要是F洲沒有膚白貌美的小姐姐,沈霖抓心撓肝的難受。

  「如果這事兒辦得好,我就幫你去說。」

  「行,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跟你說,你這樣.........」

  十分鐘後,秦愷心滿意足的掛了電話,然後親自去給厲寒琛訂花去了。

  F洲,沈霖看了眼漫山遍野的煤礦,嘆息了一聲,誰能想到,全聯盟里最沒有女人緣的厲寒琛都開始溫香軟玉的給老婆送花了,他這個賞花高手,卻要在這裡看別人挖礦呢。

  厲家,看著下屬們報上來的消息,厲銘眼中閃過不悅,「不是說那些黑客很厲害嗎?就連初級的防禦系統都進不去?」

  就這能力還敢收他那麼多錢?

  「厲總,據那邊人說,盛世集團的網絡防護系統實在強悍,我們後來還找了去年的PW世界黑客大賽的冠軍去做,還是沒有任何的突破。」

  厲銘想了想,「那今年的呢?不是說今年出了個異軍突起的天才嗎?去聯繫他,讓他來做。」

  「好的,我們現在就去聯繫。」

  於是,當慕笙拍完一天的廣告下班,便在PW網站的後台,收到了一條消息,

  「萬盛集團財務系統,攻破之後給你兩百萬。」

  慕笙不太了解萬盛集團,不過厲寒琛好像在那邊上班,慕笙直接將消息刪除,然後走出了門。

  門外,厲寒琛開著車在等她,慕笙一坐進去,就自覺地去厲寒琛口袋裡找糖吃,

  她的手剛探進去,就被厲寒琛握住,

  慕笙停下動作,疑惑的看了一眼厲寒琛,「不在這裡。」

  「那在哪裡?」

  厲寒琛笑了一下,「你閉上眼睛。」

  慕笙聽他的閉上眼睛,長而密的睫毛微微顫動,

  「好了,睜開眼睛看看。」

  厲寒琛話落,慕笙就睜開了眼睛,然後就看到了眼前碩大的一束花。

  粉色的玫瑰,夾雜著滿天星,還有其他一些淡色的鮮花,

  很漂亮,只是,「糖呢?」

  厲寒琛將花束中間最漂亮最大的玫瑰拿起來,遞到慕笙嘴邊,「咬一口。」

  慕笙輕輕的咬了一口,那看起來和真實玫瑰花完全一樣的鮮花,居然是用巧克力做成的,泛著淡淡的玫瑰香氣,很好吃。

  看著慕笙滿足的眉眼,厲寒琛眼中也泛起了幾分笑意,「好吃嗎?」

  「嗯。」慕笙點頭,

  厲寒琛目光落在慕笙拿著糖的手上,「我也想嘗一口。」

  慕笙下意識的就將手裡的東西遞過去,「你吃。」

  等到反應過來,慕笙覺得讓厲寒琛吃自己吃過的東西不太好,她想將玫瑰花收回來,

  但已經晚了,

  厲寒琛一口咬在她咬過的花瓣上,將剩下的半片花瓣叼走,慢慢的咀嚼著,

  厲寒琛眸光深邃,泛著莫名的幽光,他舌尖輕輕掃了一下唇,瑩潤的光在唇上閃過,讓厲寒琛在車內的暗光中,有了些許魅惑的邪意,「很好吃。」

  慕笙耳朵有些熱,她將玫瑰花收回來,

  厲寒琛咬的正好是她吃過的地方,突然間,那天晚上厲寒琛和她唇舌交融的記憶就湧現上來,

  厲寒琛在一旁不說話,眼睜睜的看著慕笙的耳朵由粉到紅,

  半晌,他輕笑一聲,「你熱啊??耳朵怎麼紅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