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表白曲 厲總好委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厲寒琛小腿上的傷口足足有五厘米長,血跡滲出,染紅了褲腿,然而傷成這樣,剛剛厲寒琛走路卻沒有絲毫的異樣,所有人都沒有想過厲寒琛受了傷。

  慕笙查看了一下傷口,心裡仿佛湧起了一絲不明顯的怒意,她看向厲寒琛,「你兩個小時前就已經傷成這樣了,為什麼不包紮?」

  「忘了。」

  厲寒琛是真忘了,他一個人開車回別墅的路上,因為情緒太失控,撞上了路邊的圍欄,腿也受了傷。

  但回到家的厲寒琛,哪裡有什麼心思去包紮傷口,他早就忘了。

  慕笙拿來醫藥箱,小心的給厲寒琛包紮,

  此時的厲寒琛正坐在沙發上,慕笙蹲在旁邊,手裡拿著棉簽和藥水,正輕輕的擦拭傷口。

  暖融的光灑在慕笙的睫毛上,留下一層陰影,眨啊眨的,

  「疼的話就說一聲。」厲寒琛腿上傷口深,為了能讓他快點康復,慕笙用的是見效比較快但是藥效比較猛烈的藥,

  「嗯。」厲寒琛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目光依然落在慕笙的臉上。

  從眉毛,到鼻子,到.....

  厲寒琛突然覺得有點熱,自從和慕笙呆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厲寒琛上火的頻率都變高了。

  慕笙包紮完,一抬頭便對上了厲寒琛富有深意的目光,

  厲寒琛長得極好,眼眸深邃,此時眼中仿佛多了些慕笙看不懂的東西,絲絲縷縷的纏繞出來,仿佛汪洋大海,要將觸碰到的一切都吸納其中。

  慕笙下意識的移開目光,準備站起身,但她剛剛蹲的時間有點久,現下突然起身,腳下一麻,不自覺地歪了一下,

  厲寒琛伸手去扶,但慕笙僅僅歪了一下便站穩了身體,厲寒琛伸出去的雙手,此刻便顯得有些尷尬,

  厲寒琛微微握了一下手,心底浮起一絲詭異的遺憾,眼看著慕笙將包紮的東西裝好,然後她轉過身來,下了逐客令,「你不回去嗎?」

  厲寒琛不想走,

  經過今天這事兒,他算是明白了,慕笙在男女之情上根本沒有概念,他得一步步的讓自己在慕笙這裡的位置變得不一樣。

  厲寒琛垂下眼皮,輕輕說了一句,「腿好疼。」

  厲寒琛不是會輕易示弱的人,他平日裡強硬的仿佛一塊密不透風的鋼,頂天立地,這樣的人一旦示弱,便讓人覺得他身上的痛苦一定是到了極致了。

  「我不是給你上過藥了嗎?」

  厲寒琛看了眼繃帶纏著的腿,抬起頭,深邃的眼眸中流轉著幽深的光芒,點綴著幾分笑意,「你哄哄我,我就不疼了。」

  「.......你是小孩子嗎?」慕笙無奈,

  「那算了。」厲寒琛重新低下頭,顯得有幾分失落,甚至還微微嘆了一口氣,然後他撐著沙發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看著厲寒琛蕭索的背影,慕笙最終還是沒忍住叫了他一聲,「你等一下。」

  厲寒琛唇角微勾,轉過頭去的時候,臉上已經沒有了表情,「怎麼了?」

  慕笙走上前,虛虛的扶著厲寒琛的胳膊,「你跟我來。」

  厲寒琛眼中溜過一絲笑意,沒有將全部的重量都靠在慕笙身上,但微微的朝她那邊傾斜了一些,

  慕笙扶著厲寒琛往二樓最盡頭的房間走,走廊里很安靜,厲寒琛突然開口,「他們怎麼都叫你笙笙?」

  「誰?」

  「楚煊,」停頓了一下,厲寒琛又繼續補充,「還有江天他們。」

  「有問題嗎?」慕笙對名字這種沒什麼在意的,一個代號而已。

  厲寒琛微微抿唇,「那我叫你什麼?」

  慕笙疑惑的轉過頭,「你想叫什麼都可以,怎麼突然問這個。」

  厲寒琛眸色微微加深,他低下頭,和慕笙靠的近了一些,「叫什麼都可以?」

  「嗯。」慕笙點頭,「你也可以叫笙笙。」

  「我不要。」厲寒琛迅速的拒絕,別的男人叫過,他不叫。

  「......」慕笙懶得跟厲寒琛爭論這個,她扶著厲寒琛往裡走,厲寒琛卻像是在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都走進房間了他還沒注意到。

  這裡是別墅內部自帶的音樂室,平時都空著,沒人過來。

  慕笙示意厲寒琛坐在椅子上,然後她自己坐到不遠處的鋼琴前,

  好的音樂是能夠通過愉悅人的心情,然後平復人的物理傷痛的,慕笙在學醫期間,還專門研究過音樂療傷法。

  她將手搭在鋼琴上,看著窗外的月光,心中湧起靈感,如水般的音樂從琴鍵中流露出來,

  從慕笙開始按下第一個鍵起,厲寒琛的目光就停頓住了,

  慕笙的鋼琴彈得極好,樂音靈動,幾乎是瞬間就能夠將人帶到一個極其完美的意境中去,

  月光下,流水淙淙,小鹿在林間輕盈的奔跑,美麗的精靈在草叢上躍動,空氣里有著草木的芬芳,

  這樣寧靜安和的畫面,讓人的靈魂深處都獲得了撫慰,

  然而對於厲寒琛來說,此刻最讓他感覺到寧和的是,慕笙,

  窗外月色滲入,落在正彈琴的慕笙身上,仿佛給她的全身都鍍上一蹭瑩潤之色,她坐在鋼琴前,仿佛暗夜裡的使者,魅惑又極度純情。

  一曲完畢,慕笙看向厲寒琛,「現在是不是感覺好多了?」

  厲寒琛深深的看著慕笙,嘴角微揚,「嗯,」

  「那回去睡覺。」慕笙站起身,還沒走呢,厲寒琛已經走了過來,坐在了慕笙身邊,

  突然被厲寒琛的氣息包圍,慕笙有些不自在,她往後挪了一步,卻被厲寒琛制住,厲寒琛眼中帶著笑,「我想到要叫你什麼了?」

  「什麼?」

  厲寒琛輕輕說了一句什麼,慕笙沒怎麼聽清,只隱約聽到了一個」貝「字,「什麼貝?」

  厲寒琛笑意更甚,一張英俊的臉上帶著傾倒日月的魅惑,「貝貝。」

  貝貝,寶貝,一字之差。

  慕笙疑惑,「為什麼這麼叫我?我的名字裡面根本就沒有這個字。」

  厲寒琛不回答她,而是轉過身,將手搭在鋼琴上,

  「我也送你一首曲子吧。」

  「你會彈鋼琴?」

  厲寒琛但笑不語,他曾經也是被作為厲家的繼承人來培養的,不用說鋼琴曲了,各種樂器他都涉獵一二。

  厲寒琛手指微動,低沉的琴音,仿佛情人間的呢喃,時快時慢的節奏,仿佛人的心緒,在不停的變動,

  夢幻的意境將慕笙包裹其中,優美的琴音在她耳邊奏鳴,月光都仿佛被打動。

  等到厲寒琛一曲彈完,再轉過頭看慕笙的時候,慕笙眼睛裡帶著讚賞,「沒想到你彈琴彈的這麼好。」

  厲寒琛被慕笙誇得移開些許目光,他輕咳一聲,「沒你好。」

  「這首曲子叫什麼?」

  「夢」厲寒琛看著慕笙,深邃的眼眸中仿佛在訴說萬千。

  「好聽。」

  「嗯,回去睡覺吧。」厲寒琛站起身,

  「好。」

  倆人走到門口時,厲寒琛突然回頭看了房間裡的鋼琴一眼,

  其實,他剛才省略了幾個字,

  這首鋼琴曲的名字,叫做《愛之夢》,

  我曾死去

  在愛的疑惑前

  被它的雙手

  深埋於此

  被它的深吻

  讓我甦醒

  我在它的眼中

  看到了天堂

  ——

  第二天開完會,沈霖就迫不及待的給秦愷打了個電話,

  「兄弟,老大最近是換品味了嗎??怎麼開始喜歡小品牌手錶了?」

  厲寒琛以前戴的都是世界鐘錶大師手工製作的全球唯一的特別定製款,但今天開會的時候,沈霖卻看到,厲寒琛戴了一隻目測也就幾萬塊錢的小品牌表。

  這種表出現在厲寒琛身上,不僅沈霖驚訝,連參加會議的高管們都忍不住多看了好幾眼,

  難道厲總這是好的用膩了,要體驗一下平民生活?

  秦愷正在工作,沒工夫和沈霖扯八卦,「你操這個心幹什麼?」

  「哎呀,我這不是好奇嘛?兄弟,讓我猜一下,這表該不會是嫂子送的吧??對了,肯定是。」

  秦愷停下簽字的動作,「是又怎麼樣?」

  沈霖在那邊嘿嘿一笑,「哎呀呀,你說說咱們老大,以前有多少大美女對他投懷送抱啊,好傢夥,那叫一個坐懷不亂,我都懷疑我們老大是不是看上我了所以對女的不感興趣,現在一看,老大這開竅之後簡直如狼似虎啊。」

  沈霖說完,秦愷那邊遲遲的沒有聲音,沈霖嘖了一聲,「兄弟,聊兩句嘛,你怎麼」

  「看來你很閒。」電話那邊突然傳來厲寒琛的聲音,沈霖嚇得頓時就從椅子上蹦了起來,

  「老大我錯了!!」

  「F洲那邊有一項業務,你去,兩個月之內完不成自己去領罰。」厲寒琛冷冷的聲音給沈霖接下來的悲慘生活做了宣判。

  沈霖掛斷電話,哀嚎一聲,「我這張嘴啊!!」

  ——

  吃完早飯,慕笙直接去了工作室,剛走到門口,湯甜甜就一臉促狹的迎過來,「笙笙,你男朋友也太貼心了吧,還給你送了那麼多的花過來。」

  「什麼花?」

  湯甜甜讓開一步,然後慕笙便看到門口有一大束的玫瑰花,

  慕笙走過去,花束中間有一張卡片,慕笙拿起來一看,上面只有簡單的一句話,「笙笙節目順利」

  右下角,是一個手畫的賽車,

  慕笙知道這是誰送的了,她將卡片放回去,「今天的宣傳活動什麼時候開始?」

  「我們先去現場,晚上六點準時開始。」

  《青春之歌》的電視劇播出很成功,收視率節節攀高,整個電視劇的熱度成功讓劇組收穫了滿滿的關注,

  劇組準備乘勝追擊,讓主創團隊多多為電視劇做宣傳,

  今天晚上要錄製的這個綜藝,便是為了宣傳電視劇而特意接下來的。

  《開心大本營》作為國內收視率和熱度都很高的綜藝節目,在年輕人當中一直備受追捧。

  換做之前,以慕笙的咖位,其實是上不了這個節目的,但《青春之歌》的火爆,讓慕笙熱度飆升,節目組破天荒的將慕笙邀請了過去。

  慕笙他們到達節目現場的時候,馬路已經被多方粉絲給包圍住了。

  粉絲們舉著應援牌,吶喊的聲音一陣高過一陣,

  「笙笙你看,居然還有你的粉絲團哎!」湯甜甜眼睛尖,看到了路邊舉著慕笙海報的粉絲。

  看到慕笙的車過來,粉絲們激動的不行,

  「笙笙加油!!你是最棒的!!」

  「啊啊啊笙笙,媽媽愛你!!!要好好努力!不要讓媽媽擔心!!」

  粉絲們一口一個媽媽,一口一個女兒,慕笙聽的有些疑惑,

  「她們是在叫我嗎?」

  湯甜甜笑著點頭,「對,笙笙你還不知道吧,你現在的粉絲,好多都是媽媽粉。」

  說起來,湯甜甜和江天都覺得很奇怪,按理說,慕笙的形象根本就不屬於乖巧那個類型的,照理說不可能會有這麼多的媽媽粉,

  但是《隨食記》那個綜藝裡面,慕笙好投餵的樣子實在是深入人心,粉絲們看著她等待投餵的表情,分分鐘化身親媽粉,恨不能立刻就把小湯圓碰到慕笙面前。

  慕笙很顯然沒法理解那些比自己小的粉絲還要喊自己女兒,不過她也沒說什麼,靜靜的看起了手裡的劇本。

  他們從後門進入錄製大廳,其他的演員多多少少也已經到了,

  喬斯聿本來在遠處和導演聊天,看到慕笙過來,喬斯聿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雖然說心裏面告訴自己,慕笙是有男朋友的人,自己不應該肖想,但是看到慕笙的時候,心裡還是會忍不住的小小歡喜。

  「慕笙,你來了?」喬斯聿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走過去和慕笙打了個招呼,

  「嗯,」慕笙微微點頭,

  喬斯聿還想說些什麼,這時有工作人員開始喊慕笙過去化妝準備,喬斯聿只能靜靜的看著慕笙遠去,

  阮盈盈進入候場室的時候,看到的便是喬斯聿默默注視遠方的樣子,她順著喬斯聿的目光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慕笙,

  阮盈盈掩住眼中的嫉恨,笑著和喬斯聿打了個招呼,「喬影帝。」

  戲已經拍完,喬斯聿也不需要再和阮盈盈多交流,他淡淡的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這明顯冷淡的回應,讓阮盈盈氣的不行,她怒沖沖的走到化妝間裡,「怎麼才兩個給我化妝的人?!打發誰呢?多叫幾個來。」

  阮盈盈是這裡僅次於喬斯聿咖位的人,對於她,工作人員們都要更小心一點,「今天人比較多,所以化妝師都比較忙,不然阮姐您多擔待?」

  「憑什麼?」阮盈盈不高興,她指向不遠處給慕笙化妝的工作人員,「上回我過來錄節目,是她給我弄的頭髮,我挺滿意的,今天還是讓她來吧。」

  「這......」工作人員臉上浮現尷尬之色,

  但被阮盈盈看著,工作人員實在沒有辦法,只能夠走過去,「慕小姐,真的不好意思,不然您稍微等一會兒?」

  在這娛樂圈裡就是這麼現實,火的人有資本囂張,咖位不夠的人就要被排擠。

  慕笙還沒說話呢,化妝師就已經收拾東西往阮盈盈那邊走了,

  化妝師心裡清楚,出去說自己是給阮盈盈化過妝的,和出去說自己給慕笙化過妝,這聽起來檔次都不一樣。

  看著化妝師和造型師紛紛圍到阮盈盈身邊,湯甜甜氣憤的不行,但是眾目睽睽之下,她又不能說什麼,只能走到慕笙身邊小聲的抱怨,

  「這群人,踩低捧高的也太過分了吧。」

  關鍵是,慕笙臉上的妝容都還只化了一半,現在停下來了,另一半怎麼弄?

  湯甜甜到別的化妝室轉了一圈,沒有找到空閒的造型師,

  眼看著都要進行一輪排練了,慕笙這邊都沒準備好,湯甜甜心裡著急。

  看著慕笙那邊孤立無援的樣子,阮盈盈的心情終於順暢了一些,她笑著看嚮慕笙,「阿笙妹妹,需要我分你一個嗎?」

  慕笙沒理她,阮盈盈敲著做好的指甲撩了下頭髮,有些得意,「阿笙妹妹不然自己動手畫一下吧,節目馬上要開始排練了呢。」

  阮盈盈話說完,化妝間裡的其他人互相交換了個眼色,臉上帶著嘲弄,誰都看得出來,阮盈盈和慕笙之間有問題,

  在如今的咖位對比下,大家自然站在阮盈盈一邊,盡情嘲笑著慕笙,等著看她出醜。

  慕笙看了眼桌上的物品,思慮著自己化妝能不能符合節目的要求,她剛把手伸出去,還沒靠近桌子,化妝間的大門突然被人給打開了。

  三個穿著新潮的人徑直走到慕笙面前,

  「慕小姐,您的造型我們來幫忙做,放心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慕笙的目光落在這幾人手上拎著的工具箱上,然後點了點頭,

  相比較於慕笙的淡定,化妝間的其他人都已經陷入了呆滯加疑惑狀態,甚至有些化妝師都忍不住用手擦了擦眼睛,生怕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然而等看到這些人嫻熟的手法技巧時,眾人終於相信,

  這近在咫尺的居然就是國際上鼎鼎大名的BF工作室,這個工作室是國際巨星們的御用工作室,就算有錢也請不到的那種,

  除非是紅遍全球的巨星,才有資格讓他們出手,

  阮盈盈自然也認識這個團隊,當初她發布專輯,也曾仗著博樂影視的寵愛,提出請這個工作室來給她設計造型,

  當時被博樂影視老總一句話就給駁回了,「請他們?你再紅上幾個檔次也夠不著!」

  而如今,阮盈盈卻看到這個工作室在給慕笙做造型,她是又驚又妒,慕笙到底哪裡來的這麼好的資源?她怎麼請到這些人的?!

  剛剛還因為搶了慕笙的造型師而高興,但現在,看著兩邊的慘烈對比,還沒開始排練,阮盈盈就已經先要把自己給氣死了。

  湯甜甜轉了一圈之後空手而歸,一臉沮喪的推開房間門,剛準備開口,就看到圍著慕笙轉的那三個人。

  湯甜甜瞬間瞪大了眼睛,我去,現在整容還有整的這麼像的嗎?

  然而在看到慕笙轉過臉的那一瞬間,湯甜甜屏住了呼吸,

  她相信這是真的MK工作室了,

  只有他們神乎其跡的手法,再加上慕笙完美的長相,才能呈現出這麼驚艷的效果。

  MK工作室不僅給慕笙化了妝,還帶來了合適的衣服,

  湯甜甜一路陪著慕笙進入演播室,直到慕笙上台,湯甜甜才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

  她給江天打了個電話,「天哥!你太厲害了!你怎麼請到MK工作室的啊?!」

  江天在那邊一頭霧水,「什麼MK工作室?」

  湯甜甜也未免太看得起他了,他要是能請到MK工作室,慕笙早就起飛了,哪裡還用的著在節目組受這氣?

  湯甜甜也蒙了,「啊?不是你請來的啊?那他們為什麼來給慕笙做造型?」

  兩個人對著懵,最後湯甜甜決定,等慕笙排練完再問問她具體的情況,

  這一等,就幾乎是一天,

  綜藝節目的錄製需要大量的磨合,而阮盈盈的要求又多,導致錄製時間一再延長,

  午飯大家都是直接在現場解決的,然後又接著工作。

  直到日暮西山,慕笙結束工作回到了家裡。

  她是帶著妝回家的,一身明艷的妝容,把厲安看呆了,

  「嫂子,你這,」厲安都找不出什麼形容詞來表達自己對慕笙美貌的感知了,

  他腦海里就一個想法,這麼漂亮的嫂子,可不能讓別人給搶走了,哥哥你要努力鴨!!

  厲寒琛下班回家,看到慕笙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亮色,他走過來的時候,慕笙正在發微信,

  厲寒琛剛準備跟慕笙說話,一眼掃過去,就看到了慕笙手機上聊天框對面的名字,

  「楚煊。」

  厲寒琛的目光頓時就沉了下去,他貌似無意的走過去,「在跟朋友聊微信?」

  慕笙點頭,「嗯。」

  「誰啊?」

  慕笙也不遮掩,「楚煊,就是昨天那個。」

  「哦,聊什麼呢?」

  「謝謝他請來的造型師團隊,」慕笙一邊打字一邊跟厲寒琛說話,

  鑑於早上的那個玫瑰花,再加上湯甜甜給慕笙科普了一下MK工作室有多難請到,慕笙想了一圈,在她認識的人裡面,好像也就楚煊有這個能力。

  她準備跟楚煊道個謝,然後將費用還給楚煊,她不喜歡欠人情。

  然而慕笙的話說完,厲寒琛那邊卻是一片沉默,

  半晌,厲寒琛開口,「什麼造型師團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