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笙笙委屈 哄笙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厲寒琛靜靜的站在不遠處,幽深的目光落在慕笙的手上,面無表情,臉色如常,但卻莫名的讓人覺得這是暴風雨前夕的寧靜,沉寂致郁,看一眼便覺得心驚。

  秦愷站在厲寒琛身後,縱使他已經跟在厲寒琛身邊這麼多年了,此刻,他還是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

  秦愷看了眼慕笙,心道夫人這回算是撞在槍口上了,

  本來厲寒琛正在跟國外的公司談一樁重要的生意,接到慕笙的消息,厲寒琛直接推了會議,馬不停蹄的趕到這邊來,

  哪想到剛一進門,就看見慕笙正拉著楚煊的手腕,楚煊還親密的喊「笙笙」,而慕笙看起來也並不抗拒這個稱呼的樣子。

  秦愷都不敢想像,此時的厲寒琛已經氣成了什麼樣子。

  秦愷了解厲寒琛,但慕笙沒看出來厲寒琛在生氣,甚至還很淡定的沖他打了個招呼,「你來了,我這邊沒事了。」

  楚煊玩味的目光在厲寒琛身上轉了一圈,然後往慕笙身邊靠近了些,沖她微微挑眉,「怎麼沒事?剛剛不是說我要請你吃飯嗎?」

  楚煊長得好看,挑著桃花眼看人的樣子更是魅惑,慕笙微微後退了一步,「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楚煊笑容更甚,將胳膊抬了抬,「笙笙你能幫我看看胳膊嗎?我付你醫藥費。」

  聽到醫藥費,慕笙眸光微動,

  她上次在街上看到一個廣告,說手錶是一個男人品味的象徵,

  後來湯甜甜偷偷的告訴她,說厲寒琛手上那塊表是假表,高仿了一塊全世界僅有一塊的表,

  慕笙可以理解男人的虛榮心,但是自從上次在公司門口看到他被別人嘲笑,慕笙很不喜歡厲寒琛因為這些受到別人的冷眼。

  所以她一直琢磨著給厲寒琛送一塊表,畢竟天天吃他的喝他的,還是要表示一下感謝。

  問題就是差錢,但現在錢來了,於是慕笙點了點頭,「好。」

  慕笙這邊話落,門口站著的厲寒琛直接轉身離開,速度快的秦愷都沒攔住。

  慕笙想叫住他,然而轉眼間,厲寒琛就已經上了車,迅速離開了這裡。

  「走吧。」楚煊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中染上些笑意,「笙笙喜歡吃什麼?隨便點。」

  雖然慕笙不知道厲寒琛怎麼了,但是這是第一次,厲寒琛直接的將她丟下,慕笙心裡有些難以名狀的堵,她情緒不是很高,「先給你治病吧。」

  「好。」

  另一邊的路上,秦愷坐在座椅上,看著外面飛馳而過的景物,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他看了一眼厲寒琛幾乎凝結成冰的側臉,心下一緊,這麼多年來,還從沒見過厲寒琛這麼生氣的樣子,

  「厲總。」斟酌了半天,秦愷還是開了口,「夫人」

  「閉嘴。」厲寒琛冷著臉,壓抑著內心的憤怒,「哪來的夫人?」

  「......」得,秦愷把要說的話又憋了回去,「天色已晚,我就不回公司了,您在前面把我放下來就行。」

  十分鐘後,厲寒琛獨自駕車離開。

  別墅里,厲安正端著西瓜,一邊打遊戲,一邊美滋滋的啃著水果,

  吃到開心的時候還能哼上兩句。

  突然間,厲安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一樣,後脖子發涼,他條件反射一般的將手機藏起來,然後偷偷的轉過頭,

  觸及到厲寒琛冰霜般的臉色,厲安心中警鈴大作,

  臥槽!!哥哥怎麼這麼生氣??!!厲安驚了,在他的印象中,還從來沒見過厲寒琛這麼生氣的樣子。

  厲安正在為自己的生死而擔憂不已,然而厲寒琛卻根本沒有理會他,徑直上了樓,進了臥室。

  厲安拍了拍胸脯,正好這時林姨走了過來,厲安忍不住的跟林姨吐槽,「林姨,你說哥哥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生氣啊?」

  林姨眼中划過疑惑,「少爺很生氣嗎?沒看出來啊,不還是跟平時一樣嗎?」

  厲安眼中划過一抹得意,「唉,好像只有我能清楚的感知到我哥的情緒。」

  然而厲安轉念一想,這個能力難道是什麼很好的能力嗎?!他在得意個鬼啊!這能力一點都不好,看看林姨多幸福,根本就不用害怕,

  不像他,嚇得都不敢玩遊戲了,生怕撞在厲寒琛生氣的槍口上。

  百味軒的包廂里,偌大的桌子邊只坐了三個人,

  小姑娘安安靜靜的在一旁吃水果,楚煊將胳膊懶懶的放在桌上,慕笙正在幫他診脈。

  「笙笙?我不會死吧?」楚煊眼中含著笑,一派肆意風流,

  慕笙抬頭看了他一眼,「我們很熟嗎?」

  「你可是幫我贏了一個億的,錢就是我的命,四捨五入,你可就是我的救命恩人,這還不叫熟?」楚煊眉尖微揚,

  「.....」慕笙將手從楚煊腕間收回來,「你的手是因為舊傷發作,我給你開幾副藥,你先調養著,等時機到了做個手術,就可以痊癒了。」

  慕笙自顧說著,沒有注意楚煊瞬間陰沉下來的臉色,以及眼中十分明顯的探究,

  他沒想到,慕笙居然真的能查出他的病因,而且,「你說能痊癒?能治到和以前一樣嗎?」

  慕笙點頭,「當然,」

  她出手,從來就沒有治不好的時候,

  楚煊目光在慕笙臉上掃過,眼中興味更濃,

  慕笙身上自帶著一股遺世獨立的清冷氣質,再加上自信時的那種張揚,簡直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他本來只是覺得慕笙有點意思,現在看來,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來,點餐吧。」楚煊將菜單挪到慕笙面前,「你想吃什麼?」

  慕笙翻開菜單,在清蒸魚上面停留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慕笙突然想回別墅了,想到剛才厲寒琛冷臉離開的樣子,她心裡有些燥,

  「怎麼?不喜歡嗎?看看後面的?」楚煊微微靠近了些慕笙,鼻尖捕捉到一絲淡淡的甜香,他心中一動,剛準備說些什麼,慕笙已經站了起來,

  「醫藥費給我,飯我不吃了。」

  楚煊愣了一下,然後笑了一下,「好啊,我微信轉給你。」

  說著,楚煊拿出手機,直接亮出了二維碼,

  慕笙掃了一下,看著手機上那個好友申請,楚煊嘴角微勾,心情很好的給慕笙轉了二十萬。

  看到數目,慕笙看了楚煊一眼,「用不了這麼多。」

  「沒事。」楚煊張開雙臂往椅子上一靠,整個一慵懶的不行的姿勢,臉上掛著笑,「我有錢。」

  「......」慕笙收下錢,然後看向小姑娘,「我送你回去吧。」

  小姑娘嘴裡還含著一塊糕點,聽到慕笙的話連忙起身,

  慕笙離開後,楚煊看了眼自己纏著繃帶的手腕,半晌,突然笑了笑。

  慕笙將小姑娘送回了藥鋪,老醫生為了感謝她,還給她額外送了很多的草藥,

  出藥鋪的時候,慕笙心情明顯好上了許多。

  看著時間還夠,慕笙去了一趟商場,出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個袋子。

  半小時後,慕笙回到別墅,

  聽到腳步聲,厲安飛快地朝慕笙跑過去,「嫂子,我哥怎麼了?他今天心情怎麼這麼差??」

  「心情差?」慕笙疑惑的看了厲安一眼,厲寒琛不是一直都這個樣子嗎?

  「真的!我發誓,我們可是手足同胞,我從來沒見我哥這麼生氣過。」厲安舉起一隻手發誓,「嫂子,你跟我哥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慕笙看了一眼樓上,「沒有啊,我上去看看吧。」

  說著,慕笙提著袋子就到了樓上,然而敲了幾下門,卻沒有人開門。

  最近正是厲寒琛身上手術傷口的癒合期,慕笙擔心厲寒琛是舊傷復發,在敲過三下沒人開門口,慕笙直接推門而入。

  然而映入眼帘的,卻是不遠處的窗邊,厲寒琛高大冷峻的背影。

  「你怎麼不開門?」慕笙走進去問了一句,

  厲寒琛手裡的鋼筆在紙上劃了一個洞,他轉過身,面色冰冷,「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不多玩一會兒嗎?」

  「不早了,該吃晚飯了,你不下去嗎?」

  慕笙這話落,厲寒琛的臉色好看了一點,「你們沒去吃飯?」

  「去了。」慕笙說完,厲寒琛重新黑了臉,

  「我給他治完病就回來了。」

  慕笙的話,像是一把帶著無數根木刺的棍子,在厲寒琛心裡翻江倒海的攪著。

  他幽深的眸光落在慕笙身上,「你給他治病?允許他叫你笙笙是嗎?」

  他和楚煊,在慕笙心中的地位可能都是一樣的,都只是病人而已,

  想到這個認知,厲寒琛猛地轉過頭,「你先出去吧,我想自己安靜一會兒。」

  厲寒琛此刻心裡太過難受,幾乎連臉上一貫的淡定都保持不住,

  看見厲寒琛眉眼之中明顯的沉鬱,慕笙終於發現了不對勁,她走上前,「你怎麼了?」

  「沒怎麼,你先出去吧。」厲寒琛的聲音很低,帶著壓抑不住的失落,

  慕笙想著收到禮物可能會讓人高興一些,她將手裡的袋子拿出來,遞到厲寒琛面前,

  「你看看這個,」

  「不想看。」厲寒琛深邃的眼眸中帶著黑暗,此刻他全部的思緒都被扯入了黑暗的漩渦,仿佛將外界隔絕。

  「你看一眼,我給楚煊看完病,楚煊給我」

  慕笙話沒說完,厲寒琛手伸過來推了一下,「我不想看,」

  慕笙本來就是虛虛的提著袋子,現在被厲寒琛一推,袋子直直的掉落在地,

  慕笙看了眼掉在地上的袋子,再看一眼厲寒琛,心頭湧出火氣,「厲寒琛你又發什麼脾氣?!」

  「我」

  厲寒琛剛說了一個字,慕笙便直接離開了房間。

  回到客廳,慕笙心裡還是氣的,她好心好意給厲寒琛送禮物,結果這人可倒好,又亂發脾氣。

  厲安慫成一團的坐在沙發上,

  他掐指一算,覺得今天可能諸事不宜,不然怎麼哥哥和嫂子一個一個的接著生氣??

  慕笙越想越生氣,此時林姨也走了出來,「夫人,可以吃飯了,我去叫少爺下來。」

  慕笙此時並不想和厲寒琛一起吃飯,她看向林姨,「林姨幫我拿一個大碗。」

  【看書福利】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每天看書抽現金/點幣!

  雖然不知道慕笙要幹什麼,林姨還是迅速的給慕笙找了一個大碗。

  慕笙拿著碗添了米飯,又夾了一堆菜,「我上去吃。」

  雖然生厲寒琛的氣,但是慕笙還不想餓著自己的肚子,她端著碗上了樓。

  臥室里,聽著慕笙摔門而去的聲音,厲寒琛本來想站起身來叫住她,

  但轉念一想,他又有什麼立場呢?難道憑藉自己病人的身份?

  一想到在慕笙心裡,自己和其他的病人可能沒什麼兩樣,厲寒琛就更不想去面對慕笙了。

  他這段時間和慕笙的關係走近,無非是因為慕笙在男女之情上單純,對他不設防而已,

  厲寒琛不由得想,如果慕笙給楚煊治病,楚煊也對她好,她是不是也會和楚煊走的很近?

  厲寒琛的目光落在掉落的袋子上,眼中起了萬丈波濤,

  他蹲下身,想看看楚煊給慕笙送的是什麼禮物,

  然而他將袋子拿起來的一瞬間,一個盒子散落出來,一塊精美的男士手錶正靜靜的躺在盒子裡。

  厲寒琛眼神微滯,男士手錶?

  這應該不是楚煊送給慕笙的禮物,那是??

  一個奇異的猜想從厲寒琛心中湧出,他拿著手錶站起身,迅速的走到慕笙門前,

  「我進來了?」話落,厲寒琛推開房門,

  慕笙正端著碗吃飯,看到厲寒琛,將目光移開,一副不想看到他的樣子,

  厲寒琛大步走過去,將手錶遞到慕笙面前,「這個是你買的?」

  慕笙咬下一塊排骨,「關你什麼事?」

  厲寒琛確認了,他又問:「你是買給我的?」

  慕笙索性轉了個身,「你不是不要嗎?你走開,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從下午厲寒琛轉身離去時,慕笙心裡就有些堵得慌,

  剛剛又被厲寒琛那麼對待,慕笙心裡不高興,

  本來還沒什麼的,現在被厲寒琛一問,慕笙心裡的委屈開始上升,連碗裡的飯都覺得不香了。

  從慕笙說完話,厲寒琛身上的冷寒氣勢便盡數消散,他看了眼手裡的表,眼中帶著亮意。

  厲寒琛走到慕笙身前,然後蹲了下來仰視著慕笙,聲音很是溫和,「所以,你給楚煊治病,是因為醫藥費嗎?」

  厲寒琛生氣的時候冷的像一塊冰,但當他溫和說話的時候,清雋的眉目里滿是溫和,仿佛在他的眼睛裡裝下了一整個世界,讓人忍不住的沉淪,

  慕笙被他這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挪開了目光,但她還是很誠實的點了點頭,「嗯。」

  厲寒琛捏著手錶的手收緊,他眼中亮色更甚,「那你為什麼給我買手錶?」

  慕笙看了眼厲寒琛手上那個看著很閃亮的表,「雖然我買的表不是什麼很奢華的,但也比假表好。」

  厲寒琛這種經常在外面談生意的,要是用假表,肯定會被別人嘲笑的吧。

  厲寒琛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腕間的全球唯一定製款,突然伸手將它摘下來,隨意的丟到一邊,然後將慕笙送的那一隻戴上,

  雖然慕笙送的價格也不菲,但比起之前那隻,終歸要遜色許多,

  厲寒琛卻仿佛比剛才更高興了些,他食指在表邊緣摩挲兩下,然後抬起頭看嚮慕笙,眼中帶著明顯的笑意,

  「我很喜歡,謝謝。」

  厲寒琛此時的態度一軟化,慕笙的委屈勁倒是上來了,

  「那你剛剛還把它扔在地上。」

  「我不是故意的。」厲寒琛仰著頭看慕笙,帶著小心翼翼的關切,

  「你就是故意的。」慕笙聲音有些小,「你害得我晚飯都沒吃好,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慕笙這樣子,落在厲寒琛眼裡,簡直就像是在他心尖上細細剜了一刀一樣,給他心疼的不行,

  「我給你道歉好不好?我錯了,我們下去吃飯,」

  慕笙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厲寒琛不哄她的時候,她一個人有吃有喝挺好的,

  厲寒琛一哄她,她就忍不住的想要跟他生氣,「不好,你沖我亂發脾氣,」

  厲寒琛心裡喟嘆一聲,他哪裡捨得沖慕笙發脾氣,但一想到慕笙和楚煊有說有笑的吃飯,厲寒琛就忍不住的情緒暴躁。

  厲寒琛抬起戴著新表的手,輕輕的將慕笙額邊的頭髮撩到耳後,「對不起。」

  厲寒琛冰涼的指腹有一絲擦過慕笙的耳邊,慕笙不自在的動了一下,

  燈光下,厲寒琛的眸光溫和又璀璨,仿佛在時光中沉浸了萬年的銀河,

  慕笙看著他,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你為什麼生氣?」

  厲寒琛直直的盯著慕笙,「我以後告訴你,現在,我們下去吃飯好嗎?」

  慕笙點了點頭,「你以後不要亂發脾氣了。」

  她又沒惹到他,一天天的亂發脾氣。

  話落,慕笙站起身,然而她剛站起來,身前的厲寒琛也站了起來,一把將她擁入懷裡。

  猝不及防的被厲寒琛周身的氣息所包圍,慕笙掙扎了一下,「你幹什麼?」

  「謝謝你送我的表,」厲寒琛低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像帶著電流,一瞬間勾住了慕笙,「從來沒有人送過我這麼多東西,謝謝。」

  厲寒琛這話說的慕笙心裡有點酸,她默認了厲寒琛抱她的行為,甚至還抬起手,在厲寒琛的背部拍了拍。

  察覺到慕笙的動作,厲寒琛眼中染上一絲笑意,他將慕笙抱緊了些,「我問你個問題。」

  「嗯。」慕笙點頭,

  「如果,」厲寒琛說完這兩個字,停頓了好大一會兒,似乎是在跟自己做什麼博弈,「算了,以後再說吧。」

  慕笙眼中閃過疑惑,正要再問什麼,厲寒琛已經放開了她,

  他深邃的眸光里仿佛帶著很多慕笙看不懂的東西,像是眷戀,又像是恐慌。

  「走,我們下去吃飯。」

  慕笙也不再繼續問,跟著厲寒琛下了樓。

  餐廳里,厲安正孤零零的吃著飯,看到並肩從樓上走下來的厲寒琛和慕笙,厲安眼睛一亮,

  他哥哥心情好像好了不少哎?!嫂子的心情也變好了!

  果然啊,現在能夠讓他哥哥心情快速變好的人就只有他嫂子了。

  慕笙坐在餐桌邊慢慢的吃著東西,厲寒琛在一旁給她剝蝦。

  厲安抿了抿唇,忍不住的問了一句,「哥哥,能不能給我也剝一個呀?」

  雖然跟嫂子爭寵這件事不太光彩,但是厲安覺得,厲寒琛也太偏心了,偏的他這個弟弟都要吃醋了。

  厲寒琛掃了厲安一眼,厲安立刻縮回頭,

  行吧,我不配。

  吃過飯,慕笙要回臥室,厲寒琛沉默著,慢悠悠的跟著慕笙也進了臥室,

  慕笙疑惑的轉過身,「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厲寒琛走上前,眸色深深,「我腿疼。」

  「腿疼?怎麼了?」慕笙坐到沙發上,「什麼症狀的疼?」

  厲寒琛走過去,將西裝褲腳拉上來一點,慕笙掃了一眼便愣住了,

  厲寒琛的小腿上,血肉模糊一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