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厲總被笙笙氣死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瘦白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慕笙,饒是見慣了各種美女的他,也不得不滿心驚嘆,他捏著小姑娘的肩膀,「你知道嗎?這小姑娘的父親是個庸醫,沒把我們少爺的病治好,老子的債女兒償還,你在這兒反對,你有資格嗎?」

  小姑娘怯生生的,但還是鼓起勇氣看嚮慕笙,「大姐姐,你快下山吧,」

  這個姐姐和她無冤無仇,她一個人被抓總好過兩個人。

  慕笙不是愛管閒事的人,但是既然她看到了,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別人被抓無動於衷,

  慕笙看了眼瘦白男人,「你們少爺是誰?帶我去見他。」

  既然是治病的事情,那正好撞在她擅長的領域了。

  瘦白男人不懷好意的笑了一下,「好啊。」

  瘦白男人依然掐著小姑娘的胳膊沒放,在前面帶著路,

  一行人走了大概十分鐘左右,目之所及,便能看到一座設計的別有風格的大樓,隱隱約約能看到另一邊有著很大的賽道,離的近了,更能聽到無數青年男女歡呼的聲音。

  此時的大樓內,兩隊人相對而立,

  「今天真是巧了,沒想到能在這裡遇上楚少?」說話的人是葉家二少爺,葉囂,他穿著一身白色西服,臉上帶著嘲諷的笑容,「楚少的胳膊都傷成這樣了還能出來玩,厲害啊。」

  楚煊一雙桃花眼微微揚了下,眼中閃過一絲冰冷,臉上卻是邪魅十足的笑容,聽說葉家最近鬧的有些厲害,葉少不也出來了嗎?」

  「你!」葉囂被懟的憋了一口氣,拂袖而去,向著自己的位置走過去。

  楚煊輕輕扯了扯嘴角,剛準備離開,下屬便過來匯報消息,

  「他們把人弄這裡來幹什麼?」楚煊眉頭微皺,揮了揮手,「讓他們送回去。」

  自己胳膊上的傷換做帝都醫院的專家來看都不一定有轍,那老中醫看不好是正常的,他只不過是找個幌子而已,

  哪想到這群下屬一個個都自以為是,這麼快就把人綁過來了。

  「是,」下屬點頭,「還有另外一個女人也被帶來了,是個特別漂亮的女人。」

  楚煊眼皮微抬,眉眼中帶了幾絲煩躁,「滾。」

  下屬被嚇的一抖,什麼也不敢再說,連忙離開,就在這時,一行人已經出現在了門口,

  楚煊隨意的掃了一眼,捕捉到了站在下屬身邊的慕笙,楚煊眼神微亮,「回來。」

  下屬連忙停住腳步,不解的看著楚煊,內心瑟瑟發抖,心道該不是又得罪少爺了吧?

  「把那老中醫的女兒帶過來。」

  雖然不知道楚煊為什麼突然改變了想法,但是此時的下屬已經不敢再多嘴,

  楚煊本來準備直接離開的,但現下,倒是起了幾分看比賽的心思,他慢悠悠的坐到不遠處的觀賽台上。

  很快的,下屬便押著小姑娘過來了,旁邊跟著慕笙,

  看到楚煊,慕笙很直接的走到他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胳膊受傷了?」

  楚煊抬起頭,桃花眼漾出笑意,「慕小姐?這麼巧啊,咱倆才見過兩面,你這麼關心我,會讓我多想的。」

  「我幫你治傷,你讓人把她放了。」

  聽到慕笙的話,楚煊眉毛微揚,似乎有些意外慕笙還會治病,他看了眼自己纏著繃帶的手,眸中光華閃爍,

  「著什麼急?你看,比賽快開始了,我們看完再談不遲。」楚煊示意慕笙坐在旁邊,同時還給下屬遞了個眼色,「你們抓著人小姑娘幹什麼?給小姑娘拿個凳子過來。」

  見小姑娘已經被放開了,慕笙這才坐到座椅上,

  賽場內的職業賽車手們已經全部就位,一輛輛流線型的跑車在賽道上如同閃電一般的划過,觀眾席上的歡呼一陣高過一陣。

  楚煊看了一會兒,便偏過頭去看慕笙,

  慕笙平日裡的裝束都比較簡單,今天就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將她整個人的眉眼襯得越發清冷,

  楚煊見過的女人可太多了,但還沒有哪一個像慕笙這樣,那清涼的氣質仿佛能涼到人的心裡去,

  察覺到楚煊的目光,慕笙轉過頭,正好和他含笑的目光碰上,「有事?」

  「沒有,雖然有句話慕小姐可能都聽膩了,但是我還是想說一句,慕小姐真漂亮。」楚煊一隻手撐在椅子上,隨意慵懶的笑著,

  「哦。」慕笙面無表情地應了一句,然後便又看向賽道,

  楚煊笑了下,「慕小姐不是來找我談這小妹妹的事情嗎?」

  「嗯。」慕笙看向楚煊,「我幫你治病,你別再找他們麻煩。」

  就沖小姑娘追出來將缺掉的藥還給她,慕笙就覺得這一家都是老老實實的人,

  楚煊手指輕點,目光在慕笙臉上轉了一圈,「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他話還沒說完,周身的氣質突然變化,不遠處,葉囂正朝著這邊走來,

  「我說楚少帶傷都要來看比賽呢,原來是有美人相伴啊。」葉囂放肆的目光打量著慕笙,

  楚煊眼皮抬起,帶著明顯的不耐,「你很閒嗎?沒事就滾。」

  葉家和楚家同為帝都的頂級世家,這兩個太子爺撞在一塊兒,自然也是火藥味十足。

  「有事啊,」葉囂衝著楚煊挑眉,「楚少不會忘了五年前咱們在這兒打過賭吧?後來楚少出國了,這事兒也就擱置了,但是現在楚少不是回來了?」

  葉囂的話,讓楚煊想起了以前,

  帝都權貴圈子本來也不大,他和葉囂更是經常見到,只是關係非常不好,

  當年倆人還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看比賽一時興起來了個賭約,兩人比賽車,輸贏籌碼一個億。

  後來楚煊臨時有事離開華國,這賭約也就作廢了,

  現在卻被葉囂提起來,楚煊低頭看了眼自己負傷的胳膊,無非是葉囂想趁人之危罷了。

  「怎麼?楚少不會不敢吧??」

  楚煊嘴角勾起,「當然可以比,不過,你準備好一個億了嗎?」

  葉囂輕蔑的看著楚煊,「試試?」

  話落,葉囂帶著女伴離開,去更衣室做準備,

  楚煊也站起身,「慕小姐」

  他話還沒說完,慕笙已經站了起來,「你現在讓人把她送回去,我幫你贏比賽。」

  楚煊本來是想說讓慕笙在這兒坐著看他比賽的,但是他沒想到慕笙會說幫他贏比賽,

  有點意思,楚煊眉尖微挑,「好啊,」

  他看向一旁的下屬,「把人好好送回去,出了問題你們也不用回來了。」

  「是是是。」下屬們連連答應。

  賽場上,聽說葉少和楚少要延續五年前的賭約,兩人親自下場比賽,場區內的歡呼聲已經要穿透整座大山了。

  葉囂摟著身邊美女的腰,挑釁的看著楚煊,「楚少厲害啊,手都成這樣,還要帶女伴一起上場,我不帶都不好意思了。」

  話落,葉囂將頭盔扔給女伴,然後徑直的鑽進車裡。

  另一邊,楚煊悠哉游哉的站著,似笑非笑的看著慕笙,「慕小姐,今天我這一個億贏不贏的了,可就看你了。」

  慕笙將頭盔戴好,然後幾個大步坐進了賽車裡,

  她這一個動作,幾乎全場都安靜了下來,

  因為,慕笙坐的是駕駛座。

  「什麼鬼?這女的瘋了嗎??」

  「敢坐楚少的駕駛座,這不得被楚少扔出去打死啊。」

  楚煊在權貴圈子裡最出名的就是他的脾氣,那是出了名的不好,大家都等著看這不知好歹的女人被楚煊趕出去的場景。

  楚煊其實也愣了一下,這車是他花了高價專門改裝的,除他之外還沒人坐過,更何況,還讓一個女人坐駕駛座。

  慕笙把門打開,隔著頭盔催了他一下,不知道怎麼的,這回楚煊居然沒發脾氣,而是在思慮片刻後,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生平第一次坐在賽車副駕駛的位置,楚煊有些新奇,還有些好笑,他轉過身,

  「慕小姐,這可是我身家性命啊,就靠你了。」

  慕笙啟動車子,簡短的丟下一句,「少廢話。」

  被慕笙嫌棄,楚煊不但沒生氣,反而笑了一下,「行,我閉嘴。」

  不遠處,葉囂也注意到了楚煊這邊的動靜,他嗤笑一聲,「堂堂楚家大少爺,居然要仰仗一個女人,楚煊也不過如此嘛。」

  裁判在比劃著名手勢,雙方的賽車都已經到達了起點線上,

  隨著一聲哨響,兩輛銀色的跑車,如同閃電一般飛越了出去。

  葉囂是玩賽車的好手,技術自然一流,讓他沒想到的是,楚煊身邊那個女人,居然也不弱,能夠緊緊的跟在他的後面。

  葉囂正色起來,開始專注於賽道。

  慕笙太久沒飆車了,現下有些不適應,在行進中調整著自己的狀態,緊緊的咬著葉囂的尾巴,跟在後面,

  一直被跟著甩不掉,葉囂心下發狠,他踩下油門,徑直的將車開向盤山賽道,

  「臥槽,葉少這是要幹嘛?那可是盤山賽道,玩真的啊他們??」

  「這麼刺激??!!剛剛職業選手都沒上盤山賽道呢!!」

  本來賽車就是一項極具風險性的活動,盤山賽道更是險上加險,蜿蜒曲折的賽道就不用說了,有些賽道直接就設在懸崖邊上,

  這已經不是比賽了,這是搏命,

  在場的人都慌了,甚至有觀眾開始退場,哪怕這場比賽再刺激他們也不想看,

  萬一出點什麼事情,在場的人恐怕一個都跑不掉。

  葉囂上了盤山賽道,慕笙踩下油門,也直接跟了上去,

  一直都被後面的車死死跟緊,拉不開一絲的差距,葉囂心一狠,直接踩下油門,飆到了最快的速度。

  見葉囂開始發力,慕笙估計了一下前面的地形,再往上一圈有個拐彎,是超車的最佳地點,慕笙沒有轉頭,看著前面說了一句,「坐好了。」

  然後她踩下油門,車子頓時提速,在一處幾乎60度蜿蜒的拐角處,慕笙猛打方向盤,一個漂亮的飄逸,瞬間超過了葉囂的車。

  場內一片歡呼,

  此時的楚煊,根本就沒在意有沒有超過葉囂,他一隻手抓著吊頂,一邊偏著頭看慕笙,

  慕笙開車的時候神情極度專注,薄唇輕抿,極限速度呼嘯著穿過楚煊,在失重感帶來的一片空白中,只有慕笙的淺黛朱唇,是視線里唯一的顏色。

  從彎道超過葉囂後,慕笙已經適應了這個賽道和這輛車,速度不僅沒降,反而越來越快,將葉囂狠狠的甩在了後面。

  十分鐘後,車輛到達終點,彩帶和歡呼朝著他們這輛車砸過來。

  慕笙下了車,一路穿過激動的人群,直到走進屋內,她才摘下頭盔,然後看向身後的楚煊,「贏了,兩清。」

  看到慕笙因為頭盔而顯得微微凌亂的頭髮,不知怎麼的,楚煊突然升起一種想給她弄好的衝動,

  楚煊向來是隨意慣了,他這麼想著,便這麼做了,但他手還沒抬起來呢,慕笙就已經轉身去換衣服了。

  楚煊無意識的摩挲了一下手指,「慕小姐,今天贏了錢,我高興,一會兒請你吃點東西。」

  慕笙收拾好東西出來的時候,楚煊正站在門口等她,身邊還有那個老中醫的女兒,

  見到慕笙,小姑娘高興的迎上來,「謝謝姐姐。」

  「你怎麼沒回去?」

  楚煊攤開手,桃花眼裡帶著笑,「這回可不是我的錯,是這小姑娘自己要留下來親自跟你道謝的。」

  「沒事,」慕笙衝著小姑娘點點頭,

  「這樣吧,是我手下不懂事,讓小妹妹受驚了,我請你們吃頓飯賠罪行吧?」

  楚煊說著看向小姑娘,「小妹妹,怎麼樣?」

  楚煊是生了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本來應該很親和,但常年處於高位,眉眼中凝著讓人無法拒絕的威勢,

  小姑娘哪裡抵擋得住他這個樣子,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楚煊嘴角微勾,這才看嚮慕笙,「怎麼樣?」

  慕笙看了下時間,她也餓了,便點頭同意。

  楚煊帶著人一起往外走,快到門口的時候,楚煊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氣,

  慕笙轉過頭,便看到楚煊捂著胳膊,她走過去,將手搭在楚煊的腕間查探了一下,

  慕笙在探脈,沒有注意到門口走過來一個人,

  楚煊倒是看到了,他看了看低垂著睫羽的慕笙,又看了看不遠處已經冷凍成冰的厲寒琛,

  「笙笙,我這胳膊還能要嗎?」語氣裡帶著笑意和親近,

  平日裡江天他們也叫她笙笙,慕笙雖然覺得楚煊有點過於自來熟了,但是也沒有覺得特別怪異,

  「你這胳膊,不是外傷。」

  慕笙話落,楚煊驚訝的看了她一眼,他真沒想到慕笙真的會醫術,而且看起來,醫術不低。

  「笙笙這麼厲害。」楚煊笑了下,不動聲色的將胳膊拿回來,

  慕笙收回手轉身,然而一回頭,就對上了一雙漆黑似墨的眼睛。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