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打臉啪啪 誰才是受害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一聲巨響瞬間就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江天轉過頭看了一眼,拿著紙巾的手瞬間收緊,其他人也下意識的看向門口,這一看,寂靜的包廂里不知道誰倒吸了一口冷氣,

  「哇,這哪來的小妞,極品啊。」

  慕笙一步步的往裡走,江天準備起身,沙發上坐著的韓曜卻挪了一下腳,抬起頭看了江天一眼,「這個時候,想必慕小姐已經是試鏡完了吧?」

  聽到江天的話,想到慕笙的娛樂圈資源,江天又彎下了腰,咬著牙伸出手,

  韓曜得意的笑了下,這才認真的看了慕笙一眼,眼中閃過驚艷,

  前些天他總是和厲銘在一起接觸,老是從厲銘口裡聽到慕笙的名字,也知道慕笙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但他沒想到,這種差別居然是天翻地覆的。

  美女在前,韓曜骨子裡的炫耀心態發作,他看了眼江天,「江總?」

  江天拿著紙巾去給他擦鞋,紙巾還沒碰上鞋面,衣領就被人給揪住,江天一轉頭,便對上慕笙一雙含著霜雪的眸子,

  「慕笙,這裡沒你的事情,你先離開,等我回去再跟你們解釋。」

  慕笙才不會跟江天廢話,她直接將江天拉開,然後看了眼韓曜,「資源沒了就沒了,沒必要向這種人低頭。」

  江天猛地抬頭,「你怎麼知道的?」

  慕笙沒說話,而是冷冷的看著韓曜,

  韓曜嗤笑一聲,甚至還鼓了鼓掌,「哎喲,這可真是情意深重啊,可惜,小姑娘就是年輕,真以為你就靠這三言兩語能打入娛樂圈??」

  慕笙面色淡然,看人的時候帶著居高臨下的傲意,「你以為就靠你那點手段就能阻止我入娛樂圈?」

  韓曜眉梢揚起,「哦喲,有志氣,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嘍。」

  江天還想說些什麼,但是慕笙已經一把將他拉了出去。

  看著慕笙離開的背影,韓曜不屑的搖了搖頭,「不知天高地厚。」

  一個小丫頭片子,還想跟他抗衡?

  或許是覺得被慕笙看到了那一幕有些難堪,江天一路上都沒有怎麼說話,直到上了車,江天才開口,「我不是個好老闆。」

  當初開這個工作室,不過是他想揮霍掉最後一點積蓄,徹底墮落下去而已,哪想到遇到了慕笙,

  慕笙是個好苗子,他本來想好好的培養慕笙的,但卻因為自己的原因連累了慕笙,

  江天向來都是吊兒郎當的笑著的,現下突然低垂著眉眼,看起來很是失落。

  「誰說你不是?」慕笙看向江天,雖然面無表情,但也不帶絲毫的虛偽,「我覺得是。」

  看著慕笙黑白分明的瞳仁,江天感覺自己的心情變好了許多,「真的?」

  慕笙點頭,

  慕笙長了一副根本就不屑於騙人的臉,她這麼說著的時候,哪怕當事人再動搖,也會被拉入慕笙的陣營,

  「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捧成大明星!」江天笑著看慕笙,仿佛恢復了活力。

  「好。」

  《傾城璧》的電視劇是去不了了,還有很多其他的劇本,回到工作室,江天和湯甜甜就開始幫慕笙篩選合適的劇本。

  然而劇本還沒看上幾本呢,微博上慕笙又上了熱搜,

  娛樂圈裡有著不少專門挖掘八卦的營銷號,《傾城璧》這種大製作的電視劇,自然各個方面都會受到營銷號的關注,

  慕笙重新試鏡《傾城璧》的消息很早就傳到了大家耳中,

  「據劇組人員透露,慕笙去試鏡《傾城璧》的女主角,沒選上,惱羞成怒把人面試官給打了,」

  這則爆料太過離譜,一開始網友們都不太相信,除非慕笙是瘋了才會去打人家面試官吧?營銷號為了流量無底線瞎編。

  然而等到投資商捂著脖子,一邊上救護車,一邊還大叫著要告慕笙故意傷害罪的時候,網友們終於信了,

  【別啊,慕笙是不準備在娛樂圈繼續混了嗎??居然敢這麼得罪投資商?這些人可是隨便動動手就能夠讓慕笙消失在娛樂圈的。】

  【我剛喜歡上慕笙,慕笙就開始作死了嗎?試鏡不上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有沒有必要這麼偏激,我都看到那金主爸爸脖子上的血跡了,好狠。】

  【慕笙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你們但凡去考古一下原來的慕笙有多噁心,都不至於粉上這麼個東西好吧。】

  「慕笙打人」的熱搜很快就上了熱門話題榜,不久後,天樂影視公司的官方微博就發布了一條動態,

  動態中稱公司總經理被慕笙故意傷害,公司將會代表總經理嚮慕笙發起訴訟,要讓慕笙賠償全部的損失還要當眾道歉。

  看到這些熱搜,湯甜甜和江天連忙準備澄清謠言,但當時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只有慕笙一個人清楚,

  「笙笙,那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啊?」湯甜甜疑惑的看嚮慕笙,

  慕笙正窩在沙發上看書,聽到湯甜甜的話,朝湯甜甜丟出一個U盤,

  湯甜甜接過插到電腦上,監控視角的視頻畫面十分清晰的顯現出來,聽到劉總那句清晰的「床戲」,湯甜甜又噁心又氣,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有了視頻,這些莫須有的謠言都可以被攻破了。

  然而轉念一想,湯甜甜好奇的看嚮慕笙,「笙笙,你從哪裡弄來的監控視頻啊?」

  慕笙翻書的動作頓了一下,「當時走的時候順手去保衛室拷的。」

  「哦。」湯甜甜信了,但是江天可沒湯甜甜那麼好忽悠,

  人家劇組的監控,別說慕笙了,一般的工作人員去都不可能拿得到視頻,慕笙居然能拿到,奇了怪了。

  「天哥,我們現在就上微博澄清吧。」湯甜甜迫不及待,

  江天則打了一下她的爪子,「急什麼,等著。」

  「等什麼?湯甜甜疑惑。

  「等事情發酵,」江天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等發酵到不可收拾的時候。」

  天樂影視公司和博樂影視公司是合作關係,現下兩家有著同樣要排擠的對象,於是聯起手來將事情鬧大,

  很快的,起訴書都被公開到了網上,被刺傷的劉總還公開出來表示,不要經濟賠償,要慕笙負刑事責任。

  網絡上也是一邊倒的各種輿論發酵,慕笙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慕笙滾出娛樂圈,這種人簡直是演員的敗類,拿不到名額就傷害面試官,簡直喪心病狂。】

  【就是,把她關進牢里,看她還怎麼囂張,我現在相信,人家阮盈盈水瓶里的膠水肯定就是慕笙乾的了,她這種壞人,乾的出來。】

  慕笙一直沒有回應,加深了人們對於她犯罪的確切性,警察受到天樂影視公司指使到工作室來將慕笙帶走,

  不少的記者都蹲守到了慕笙進警局的一幕,這下大家更沸騰了,

  慕笙罪有應得!!最好關她個十年八年的再出來!!!

  記者們忙著賺熱度博眼球,根本沒有注意到,在他們離開警局門口五分鐘後,慕笙就被警察們滿含歉意的送了出來,連隊長都陪著笑意。

  網絡上,對於慕笙被抓,大家一片歡呼,天樂影視公司步步緊逼,甚至派了大量的記者前去江天的工作室做採訪,

  「請問慕笙是不是被抓了?她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嗎?」

  「慕笙為什麼要打人?她是不是精神狀態上有什麼問題?」

  被眾多的記者圍著,江天一點也不著急,他衝著湯甜甜使了個眼色,

  湯甜甜立馬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湯甜甜嗓門大,這一哭,把所有記者都哭懵了,大家愣愣的看著湯甜甜,慕笙的助理也瘋了嗎?

  湯甜甜一邊嗷嗷大哭一邊吐字清晰的為慕笙喊冤,「我們笙笙好可憐,這就是資本的力量嗎?資本就可以隨便欺負人嗎?」

  說完,湯甜甜按下手裡的遙控器,劉總那猥瑣中帶著油光的聲音響徹了整個辦公室,

  「不如就由我來陪慕小姐演床戲吧?」

  在場的記者真心被這聲音給嚇到了,大家面面相覷,什麼情況?

  湯甜甜在那邊拖著記者,這邊,江天已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整理成了完整的視頻,然後通過工作室的微博發了出去。

  視頻中,慕笙是如何被劉總威脅,如何刁難的都一清二楚,江天還找醫院找到了劉總的診斷記錄,診斷記錄上顯示,劉總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口。

  【什麼鬼??所以我是白生氣了???!天樂影視公司這倒打一耙的功夫也太牛了吧?搞了半天我們都被當槍使了?】

  【臥槽那個診斷說明是認真的嗎?這個劉總要不要臉,他要是再晚一點去醫院,那個傷口是不是就癒合了?】

  與此同時,帝都市公安局也發布了一條動態,為慕笙澄清了冤屈,

  帝都市公安局:「經查明,慕笙並沒有打人,沒有在原告身上發現任何的傷痕,謝謝大家一直關注這個案件。」

  消息一出,打臉啪啪響,那些曾經喊著讓慕笙滾出娛樂圈的網友們都默默的不說話了,而天樂影視公司也默默的刪除了那條要告慕笙的動態。

  這件事一出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罵過慕笙,現在事情真相一出,出於對慕笙的補償心理,大家對慕笙都存了一份愧疚的心思。

  半天時間,慕笙漲粉三十萬。

  看著那嗖嗖的漲粉速度,湯甜甜高興得不行,她拍了拍江天的肩膀,「天哥,你說的對,等事情發酵完再放出真相,果然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

  另一邊,慕笙離開警局以後,便開著車去中藥店買了些藥物,厲寒琛的身體需要幾天一次的中藥治療,家裡的藥基本都已經吃完了。

  慕笙拿著藥往外走,剛走了幾步,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小姑娘怯生生的聲音,「這位姐姐,父親說我們店裡的秤有點老化,剛剛給你少稱了一點,這些是補給你的,對不起啊。」

  剛才店裡只有這個小姑娘在看店,慕笙看出來藥物被缺斤少兩了,但是也不多,她也就沒計較。

  慕笙接過草藥包,「謝謝。」

  「不客氣。」小姑娘約摸十四五歲的樣子,清秀白皙,一雙眼睛帶著青澀,正好奇的看著慕笙。

  慕笙拿著東西離開,等把車開過來的時候,卻看到剛剛那個清秀的小姑娘正被人拖上一輛黑色的吉普車。

  慕笙眉頭微皺,踩下油門跟過去,那輛黑色的吉普車一溜煙就跑遠了。

  慕笙跟著這車行駛了半個小時後,車子逐漸的上了帝都郊區的一座山。

  吉普車內,小姑娘被左右兩人架著胳膊,正嗚嗚的掙扎著,

  「別掙扎了,誰讓你爸醫術不行呢,掛著神醫的名頭,卻沒能治好我們少爺的病,這父親欠下的帳,女兒來還,沒毛病吧?」

  說話的人坐在副駕駛上,是個瘦白的年輕男人。

  「頭,我們後面好像有人在跟車,要不要下去解決了她?」下屬往後看了看,那輛車從出市區開始就一直跟在他們後面。

  瘦白男人回頭看了一眼,不屑的擺擺手,「管他呢,我們得快點了,賽車都要開始了,一會兒耽誤了少爺的事情就吃不了兜著走。」

  「是。」

  車子沿著環山公路向上,進入了一個會員制的賽車俱樂部,這裡的人對吉普車牌照已經很熟悉,直接就將它放了進去。

  輪到慕笙的時候,站崗的人本來想攔,結果一看到慕笙的容貌,立馬就放行了,

  長成這樣的,不是純名媛,那就是純富二代的女人,不管哪種身份,他們都惹不起。

  慕笙驅車進去,還沒靠近裡面的會場,就已經能聽到鋪天蓋地的歡呼聲和口哨聲,

  眼看著那小姑娘被帶下車,慕笙開門走上前,她看向小姑娘,「這些人你認識嗎?」

  小姑娘看到慕笙,頓時就像看到了救星,「大姐姐你救救我,我不認識他們,」

  慕笙這才看向那幾個穿著黑衣服的人,「放開她。」

  與此同時,慕笙給厲寒琛發過去一條簡訊。

  「喲,這是哪裡來的大美人啊?你說放就放啊??」瘦白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慕笙,突然嗤笑一聲,

  旁邊的人拉了拉他的袖子,在他耳邊說了句什麼,瘦白男人的面色就有了些奇異的變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