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完全的信任 美救英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M洲此時正是白天,沈霖正吃著飯,突然刷到厲寒琛的微博,

  「噗!」沈霖一口飯吐出來,「這是什麼??!!臥槽!」

  沈霖太激動了,激動得也不管現在華國是什麼時辰,一個電話就打到了秦愷那裡,

  「如果你沒有正事的話,這會是你出現在我這裡的最後一個電話,」秦愷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睏倦,

  「兄弟!老大是不是被盜號了啊?」沈霖一邊拿紙擦臉,一邊驚訝的跟秦愷通電話,「你快讓人去查查。」

  「什麼?」秦愷瞬間進入了工作狀態,「出什麼事情了?」

  「你快看微博!厲總被盜號了,就這一會兒時間,集團起碼損失幾十億啊。」沈霖誇張十足。

  秦愷拿過手機看了一眼,身上的戒備解除,「我覺得你是忘了,集團內的工資都是我簽發的。」

  沈霖秒懂了秦愷的意思,「兄弟,你也太過分了吧??」

  秦愷直接掛斷了沈霖的電話,重新躺回床上。

  聽著電話被掛斷的嘟嘟聲,沈霖嘖了一聲,壞笑著將手機放到一邊,然後哼起了歌,

  「也不知道老大什麼時候能讓我回華國啊,真想看看能把鐵血無情的老大變成柔情戀愛腦的是個什麼神奇的存在。」

  這一夜,有人安然睡眠,有人徹夜難寐,也有人痛苦不堪。

  厲寒琛和慕笙離開病房後,慕家準備派人將他們抓回來,但保鏢們出了病房,卻被一群彪形大漢給攔住,

  聽到保鏢們的匯報,慕老太太氣的差點把拐杖都懟爛了。

  「不肖子孫!!」

  「媽,你別生氣,氣壞了身體就不好了。」張曼走過來,慢慢的給慕老太太順著氣,「這邊我來看著就好了,不然媽你先回去吧。」

  慕老太太憋了一肚子氣回到慕家,剛準備休息呢,突然就發現起了滿身的紅疹,奇癢無比,

  慕家連夜將帝都的醫療專家請到家裡,但折騰了一夜都查不到任何的原因。

  「慕笙那個不孝的東西,果然不乾淨!!!」慕老太太一邊撓著胳膊,一邊咒罵著,以前都沒有出過事,結果今天遇到慕笙了就犯晦氣!!

  ——

  第二天是個好天氣,

  慕笙睜開眼睛,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起床,而是被昨晚的旖旎一幕衝擊了腦海,

  她本來以為自己看起來應該很狼狽,但是沒想到等她站在鏡子前的時候,看到的卻是香腮帶粉,眉目如畫的自己,

  唇上因為昨晚的噬咬,而顯得有些腫,如同被風雨蹂躪過的紅色玫瑰,帶著鮮艷的顏色。

  下樓的時候,厲寒琛和厲安已經坐在桌前了,

  聽到慕笙下樓的腳步聲,厲寒琛抬起頭,目光在慕笙鮮紅的唇上轉了一圈,唇角微揚。

  觸及到厲寒琛別有深意的目光,慕笙有些不自在,她反過來瞪了厲寒琛一眼,卻引得厲寒琛笑意更甚。

  吃飯前,慕笙隨便刷了刷微博,然後就看到了萬盛集團總裁發的那一條微博,

  慕笙陡然愣住,

  她怎麼覺得這場景跟昨天的那麼像?

  但是微博上這人的用戶驗證信息分明就是萬盛集團的總裁啊?

  慕笙有疑問便直接拿過去問厲寒琛,「這是你發的嗎?」

  厲寒琛掃了一眼,眸光微動,面上不顯分毫,他看嚮慕笙,「你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麼誤解?」

  「?」慕笙不解,「什麼意思?」

  「你昨晚,吃了30個湯圓。」厲寒琛一本正經的說著。

  「...............」

  「30 個?!」本來默默裝死的厲安沒忍住驚呼出聲,他看嚮慕笙,「嫂子你一頓能吃30個湯圓啊??!!」

  察覺到厲寒琛掃過來的森寒眸光,厲安瞬間縮回頭,把嫂子你好能吃的話吞了回去,換成了,「嫂子你吃的好少,我平常都是50個起步。」

  「.......」

  湯圓是厲寒琛餵的,慕笙也沒數過,厲寒琛說了,她也就信了。

  見慕笙信以為真,厲寒琛眼底染上笑意,

  其實,慕笙智商很高,她並不是什麼傻子,一般人都騙不了她。

  而慕笙在他這裡卻這麼好騙,無非是因為,慕笙很信任他。

  吃過飯,慕笙去了工作室,隔著大老遠的就看到湯甜甜激動的朝她揮著手,

  「怎麼了?」慕笙走過去,

  「笙笙,你沒看昨天的電視劇嗎?你演的也太好了吧!收視率又破紀錄了,你都和喬斯聿成為最佳熒幕cp了。」湯甜甜興奮的跟慕笙說著昨晚電視劇的好成績,

  慕笙昨天根本沒看電視,她也就不知道,昨天晚上電視劇剛好進行到她和喬斯聿的初遇,

  身穿黑色禮裙從圍牆上跳下來的慕笙,

  完美印證了現在網上最火的一個詞「迪士尼在逃小公主」,

  她那麼一跳,仿佛跳進了觀眾們的心裡,慕笙和喬斯聿騎車在夜中聊天的一幕,恍惚間更是讓人看到了青春青澀時期最美好的萌動。

  昨晚電視劇剛播完,「迪士尼在逃公主」「慕笙喬斯聿」等話題就已經上了熱搜,原本的主角阮盈盈暗淡無光,慕笙又以短短的一個鏡頭霸占了熱搜榜單。

  走進工作室,江天看起來也很高興,看到慕笙,江天眼睛一亮,「搖錢樹,你來了。」

  湯甜甜一個抱枕砸過去,「天哥你也太直白了!」

  江天接過抱枕,衝著慕笙一挑眉,「笙笙辛苦了,晚上我請你們吃飯。」

  「今天有什麼工作嗎?」慕笙坐下來,江天很殷勤的給她泡上一杯茶,

  「有啊,」江天拿了個扇子假裝小廝給慕笙扇著風,「就是上回那個《傾城璧》的劇組你還記得嗎?」

  慕笙還沒回答,湯甜甜已經開始生氣了,

  《傾城璧》不就是那個放了慕笙一天鴿子的劇組嗎?過分的要死,「天哥,那個劇組不是看不上我們嗎?我們還去那邊幹嘛?」

  江天應了一聲,「我已經跟他們說好了,今天重新過去試鏡,他們同意再給慕笙一次機會。」

  《傾城璧》是個很好的機會,雖然不是女主角,但那個角色人設很好,江天不想讓慕笙錯過,

  「好吧,那我們一起去。」湯甜甜說著便準備出門,

  江天也站起來,神色有些不自然,「你陪著慕笙去吧,我還有點事,我先去忙了。」

  江天經常都是神出鬼沒的,湯甜甜也沒當回事,倒是慕笙,有些疑惑的看了江天一眼。

  今天是額外的一次試鏡,加上還沒開工,劇組裡沒有多少人,安安靜靜的,

  一個瘦高的男人正等在門口,看到慕笙,眼中閃過驚艷,「慕笙是吧,跟我過來吧。」

  湯甜甜準備跟上去,卻被這男人制止,「你就在這裡等著吧,她試鏡,你進去幹什麼?」

  湯甜甜看嚮慕笙,「笙笙你一個人沒關係吧?」

  慕笙點頭,「沒事。」

  話落,慕笙跟著瘦高男人走了進去,

  試鏡的房間裡,除了導演,還有兩外兩個年輕的男人,看到慕笙,大家眼中都是一片驚艷,特別是導演,整個人都驚訝的站起來了,

  其實試鏡工作早就結束了,要不是這些投資商開口讓開個後門,他哪有這閒工夫面視慕笙,

  他本來以為慕笙只是修圖修的好,沒想到真人會有這麼獨特的氣質,這回都不用投資商說話了,他直接就想拍板將慕笙留下,

  然而導演還沒說話,旁邊的劉總先開了口,「慕小姐果然是個大美女啊,江總說的果然沒錯。」

  「試什麼戲?」慕笙忽略掉這些人的目光,很直接的問了一句,

  導演本來想把手機的劇本遞給慕笙,哪想到旁邊的劉總擋住了手,「導演,我來面試吧。」

  「好。」

  劉總也不看劇本,一雙細小的眼睛全部盯在慕笙身上,「慕小姐,你知道什麼戲最考驗女演員的演技嗎?」

  「什麼?」

  「床、戲」劉總一字一句地說著,他站起身,笑著靠近慕笙,「不瞞慕小姐說,我以前也是科班出身的演員,今天我陪慕小姐演戲吧。」

  慕笙眉目中攏上冷氣,她看了一眼劉總,「這就是你們說的試鏡?」

  劉總臉上的肥肉抖了抖,靠近慕笙小聲的說道,「慕小姐應該還是新演員吧,看著這麼青澀,這可都是行業的潛規則,不過,我就喜歡你這麼青澀的。」

  慕笙站著沒動,劉總伸出手去拉慕笙,慕笙突然動作,伸出腿踹向劉總的膝蓋,

  劉總只覺腿間一陣刺痛的麻意,他彎下腰捂著腿,「你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慕笙轉身準備走,劉總抬頭,「你站住!!你就這麼走了,你對得起江天為你這個機會做出的努力嗎?」

  「什麼意思?」慕笙轉過頭,

  劉總咧開嘴笑了一下,「也真是難為江家的大少爺了,紆尊降貴的給我們這些人低頭彎腰,陪酒道歉,給你弄了這麼個機會,你還不珍惜,」

  慕笙終於回頭,劉總得意的一笑,他費勁的站起身,「看來你還有點良心嘛,早像這樣乖乖的」

  話沒說完,他的喉嚨上抵了一根銀針,他幾乎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針頭的冰冷,「你要幹什麼?你放開我!」

  「我問一句,你答一句,不然你可以試試,我這銀針認不認得你。」慕笙輕輕將針頭戳進一絲,冰涼的針頭瞬間就制止了劉總的掙扎。

  ——

  此時的帝都酒店,包廂里坐了十幾個人,正神情各異的看著正中央站著的男人,

  「嘖,這不是咱們的江大少爺嗎?」有人開了口,面色嘲諷,「江大少爺怎麼願意跟我們這種小人物攪在一起?」

  江天握緊了手,當年他年少輕狂,的確得罪了不少的人,如今他落魄,這些人都忍不住的來落井下石。

  江天看向沙發上坐著的韓曜,「你叫我過來幹什麼?」

  韓曜把手從身邊女伴的腰上抽出來,指了指面前的一瓶酒,「江少來晚了一分鐘,自罰一瓶吧。」

  江天也不猶豫,拿起瓶子直接就吹了一整瓶,

  透明的酒液從他的嘴角直直往下流,最後埋沒到衣領里,

  桌上這瓶可是70度的烈酒,看著江天這麼幹脆的喝法,看熱鬧的眾人臉色很是複雜,

  江大少爺對酒精過敏是眾人皆知的,曾經的江少爺,多少人想給他敬酒都沒有資格,而今天,他卻......

  這邊眾人思緒紛紛,江天已經將一整瓶酒喝了下去,他將瓶子放到桌上,發出「砰」的一聲響,「喝完了。」

  韓曜看了眼空著的酒瓶,伸出手鼓了鼓掌,「江少果然厲害。」

  話落,他拿起酒杯,手一抖,紅酒全部灑在了鞋子上,

  旁邊的女伴連忙拿出紙巾要給韓曜擦鞋,韓曜伸出手微微攔了一下,女伴停下了動作,疑惑的看著韓曜,

  韓曜似笑非笑的看著江天,「江總,還記得來之前,你答應過我什麼嗎?」

  江天額間青筋湧現,他直直的看著韓曜,臉上扯開一抹笑,「當然記得。」

  韓曜翹起二郎腿,靠坐在沙發上,一副等待的樣子,

  在眾人嘲弄的目光里,江天走上前,拿過旁邊的抽紙,然後走到了韓曜的面前,抽紙還沒靠上去,韓曜已經又換了個姿勢,將翹起的腳換到另一邊,

  江天握緊了手裡的紙,轉向另一邊給他擦,

  剛靠上去,韓曜又出聲了,「江少,你擋到我視線了,你這樣站著,我怎麼跟兄弟們說話?」

  「那你想怎麼樣?」江天皺眉看著韓曜,

  韓曜勾了勾嘴角,「想怎麼樣?江少不是最應該知道我想怎麼樣嗎?」

  韓曜的目光和江天相接,江天能夠看到的是韓曜眼中滿滿的怨恨,

  江天咬了咬牙,

  他從小就是站在雲端之上的人,從來沒有向誰彎腰過,

  然而如今,他卻要朝著這個卑鄙小人跪下,江天心裡仿佛被一隻大手握住,根本喘不過氣來,

  但是想到韓曜這個人的卑鄙,他不想因為自己,讓慕笙在娛樂圈裡處處受到阻礙,

  韓曜為難慕笙,無非是因為想要報復他,只要能讓韓曜滿意,想必韓曜也不會去為難慕笙了,

  想到這兒,江天狠下心,

  就在他準備下跪的一瞬間,包廂的門突然被踹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