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厲總悶sao 笙笙送厲總禮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眼中閃過疑惑,「是嗎?」

  她的話剛落,厲寒琛就上前一步,輕輕抬起了她的下巴,

  慕笙的下巴上,有幾絲不太明顯的紅痕,像是被人強力擦拭所致,離近了看,厲寒琛還發現,慕笙臉上的妝容很是粗糙,

  她本身皮膚極其細嫩,按說應該很好上妝,然而此時她的臉上的粉底卻是東一塊西一塊,很不均勻,

  仔細的看上一眼,就知道是用了很劣質的化妝品,

  厲寒琛眸光頓時沉了下去,沒等慕笙說話,他便鬆開她的下巴離開,

  慕笙這才自己摸了摸下巴,指腹擦過的地方有一絲小小的火辣感,傷口應該很小,慕笙沒當回事,她坐到沙發上收拾了一下東西,

  這時,厲寒琛去而復返,手裡拿著毛巾和溫水,

  他將毛巾沾濕,然後放到了慕笙臉上,輕輕的擦拭,

  「我臉上很髒嗎?」慕笙有些驚訝的看著厲寒琛的動作,

  厲寒琛看起來很不高興,「說你笨你還不承認,以後不要用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化妝品。」

  「........」慕笙本來想反駁,但是在看到厲寒琛認真輕柔的動作之後又停住了,

  厲寒琛彎著腰,小心的擦著慕笙的臉,讓人很輕易的就能感受到被關心的珍視,慕笙一時有些貪戀這種好,

  擦完臉,厲寒琛又找來藥膏,輕柔的給慕笙抹上,

  慕笙就像個乖巧的洋娃娃一樣,坐在那讓厲寒琛擺弄,

  「好了嗎?」厲寒琛溫熱的手蹭的慕笙下巴痒痒的,

  「嗯。」厲寒琛收回手,指尖上仿佛還殘餘著慕笙肌膚上的溫膩,他仿佛就是隨口一問的,「今天出去幹什麼了?」

  慕笙也不瞞著厲寒琛,將今天的事說了一遍,

  厲寒琛聽完,臉上的郁沉之色都能明顯的感受到,慕笙雖然是被冷落的當事人,但是她倒沒有特別難受,

  慕笙看了一眼厲寒琛的臉色,「沒事啊,這種事情不是很正常嗎?」

  別說娛樂圈了,在哪個領域都存在這種看咖位下菜的情況,

  「嗯。」厲寒琛應了一聲,沒有多說,只是晚上吃飯的時候,慕笙發現,桌上的菜都是自己特別喜歡吃的,而且比以往豐盛了許多,

  慕笙難得敏感了一回,吃過飯,厲安先上去寫作業,厲寒琛也上去工作了,慕笙偷偷問了林姨一句,「今天怎麼做了這麼多菜?」

  林姨看了一眼樓上,臉上浮起笑容,湊到慕笙身邊小聲的,「這都是少爺吩咐的,少爺說夫人你今天受委屈了,讓我多做點好吃的給你。」

  「嗯,我知道了。」慕笙點點頭,然後慢慢的朝摟上走,

  此時的樓上,厲寒琛正在和秦愷通電話,

  秦愷從來沒有想過,他做了厲寒琛這麼多年的特助,有朝一日,居然還會和老闆討論起感情問題來,

  本來在看文件的他,突然接到厲寒琛的電話,還沒等他說話,厲寒琛就已經把慕笙被化妝師欺負的事情說了一遍,還問他應該怎麼辦。

  秦特助是誰,那是泰山崩於頂都不會改色的人,「厲總,我覺得,可以不用全部插手夫人的事業,但是偶爾幫助一下,應該不會傷到夫人的自尊心。」

  「比如?」

  「比如像給夫人介紹一個物美價廉的個人造型師,夫人應該不會拒絕吧。」秦愷思考了一下,最終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厲寒琛想了一會兒,「那這件事你去辦吧,不要露出破綻。」

  「好的。」

  掛斷了和秦愷的電話,厲寒琛打開電腦,開始工作。

  隔壁,完成了一天的直播時長後,慕笙並沒有直接睡覺,而是去了衣帽間,

  上次答應了給厲寒琛做西裝,設計圖已經在慕笙手裡成型了,現在就剩下裁剪和縫製的工作,

  夜色逐漸的變深,衣帽間裡的燈光一直未歇,

  熬了夜,第二天早上,慕笙睡到了將近十點才起來,她起床的時候,整個別墅里已經只剩下林姨了,

  「夫人,飯給你熱著呢,快吃。」看到慕笙,林姨高興的招手,然後去廚房將早飯給慕笙端出來,又給她盛好了粥。

  「嗯,」慕笙打了個哈欠,「厲寒琛呢?」

  「少爺去上班了,不過他說中午會回來的。」

  「我知道了,」慕笙走過來,小口的喝著粥,「我臥室有個盒子,一會兒他回來你幫我交給他,我下午要出去一趟。」

  「好的。」

  吃過飯,慕笙便去了工作室,

  林姨在家收拾著房間,沒多久,厲寒琛便回來了,看到空蕩的客廳,厲寒琛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少爺,夫人她出門了,說中午不回來。」林姨從樓上走下來,手裡拿著一個盒子,「這個是夫人讓我交給你的。」

  厲寒琛接過,打開看了一眼,眉眼凝住,

  他伸出手,小心的摩挲了一下盒子裡的衣服,眸光洶湧。

  林姨在旁邊看了一眼,「哎呀,這是夫人給少爺買的衣服吧?夫人對少爺您可真好!」

  「她親手做的。」厲寒琛看著盒子裡的衣服,斂下眼皮,壓下其中的神色,

  「真的嗎?!」這下林姨是真的驚訝了,「夫人還會做衣服?這做工也太好了!」

  厲寒琛不是喜歡別人在旁邊喋喋不休的人,但是今天,他難得的默許了林姨的絮叨。

  今天的盛世集團氣氛有些詭異,

  按照正常情況,今天是不需要開高層會議的,

  而且大家被厲寒琛叫到辦公室里,也並沒有討論什麼重大的項目,在一片尷尬的沉默中,大家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秦愷,

  特助,救命!!

  事出反常必有妖,難道他們要被開除了嗎??今天厲總也太不對勁了!!

  秦愷也覺得很奇怪,向來擅於揣摩厲寒琛心思的這回也沒了轍,

  辦公室里依然是詭異的安靜,秦愷想了一下,給沈霖發了個微信,

  老木頭:在?

  看到秦愷的消息,正在酒吧里浪蕩的沈霖嘴角微勾,拿著手機打了幾個字,

  沈霖:喲,這不是秦特助嗎?今天這是吹了什麼風?勞動秦特助親自找我??

  秦愷不跟沈霖廢話,他偷偷的照了一張辦公室里的照片發給沈霖,

  老木頭:你看一下,今天厲總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沈霖點開照片看了一眼就察覺出了不對勁,

  沈霖:我知道,但我不說。

  老木頭:三百萬。

  沈霖是為金錢折腰的人嗎?他是。

  沈霖:厲總身上這件衣服,是新設計師設計的,不是他常穿的款式和做工,不過挺好看的,他換設計師了嗎?記得把錢打我卡上。

  看完沈霖的微信,秦愷的目光落在厲寒琛衣服上,這才發現了一些端倪,

  秦愷輕咳一聲,打破了辦公室的沉靜,突然提起一個莫名其妙的話題,「我有一個項目提議,如今華國高端男士服裝產業正在興起,或許我們可以發展一個子項目。」

  聽到秦愷的話,眾人面面相覷,

  但凡今天說這話的人不是秦愷,大家肯定覺得這個人腦子有毛病,

  盛世集團什麼時候涉足過服裝行業,這是個主打高科技產業的公司,跟服裝毛都不沾一根,

  但是,說這話的人是秦愷,大家不得不開始思考隱藏在服裝行業背後的秘密,難道還有什麼他們沒發現的財富通道?

  眾人開始認真的討論起收購一家服裝公司的可能性,眾人繞了半天,厲寒琛都一言不發,

  秦愷又發言了,「我覺得,要發展服裝品牌,首先得有一個業界知名的設計師坐鎮,」

  眾人連忙附和,「對對對,特助說得好!!」

  「敢問厲總一句,您的專用設計師是哪一位,我們能否重金將他請過來?您今天這件衣服實在是做工非常精緻。」

  眾人一臉懵逼,這都哪跟哪啊??秦特助莫非是被什麼什麼東西給附體了??

  但是夸老闆總是沒錯的,

  「是啊是啊!厲總您這衣服哪裡買的?太好看了!!這是什麼神仙設計師啊,這質地,這做工,哎呀呀!」

  「就這設計師放到我們公司來,絕對是震倒一片啊!!這簡直是神仙手才能做出來的衣服,厲總那個設計師叫什麼??」

  「太好看了!!!厲總您在哪裡定做的,我都好久沒穿過新西服了,就是一直找不到心儀的設計師,但是您這衣服,簡直把您襯的完美無瑕。」

  .........

  眾人七嘴八舌的吹著彩虹屁,厲寒琛靜靜的聽著,最後,在所有人都開始惴惴不安時,他終於抬了頭,

  「不做服裝行業。」

  眾人的心啪唧碎裂了,大家心想完蛋了,這回秦特助算是猜錯厲總的心思了,連帶著他們也要被厲寒琛懲罰了,

  然而下一秒,厲寒琛站起身來,一身藏藍色西服,剪裁精緻,做工精美,將厲寒琛本就完美的身形襯得越發頎長。

  「設計師也請不到,這是我夫人親手做的。」

  「.........」眾人心中恍然大悟,懂了懂了!!!!我們懂了!!

  這回不用秦愷帶頭了,大家無師自通,

  「天啊!夫人也太厲害了!!怎麼手藝這麼好!」

  「厲總您夫人對您也太好了,我家那媳婦別說給我做一件衣服了,就連給我做頓飯都很少,太羨慕您了,您夫人真是完美妻子啊!」

  五分鐘後,眾人幾乎已經將新華字典里所有的溢美之詞都誇了一遍,厲寒琛終於發話,「大家工作辛苦了,這個月,獎金翻倍,都回去工作吧。」

  !!!!!眾人又驚又喜,獎金翻倍這麼容易的嗎?!夫人您再給厲總做幾套衣服吧,我們還能吹!真的!

  眾人全部退散,厲寒琛站在落地窗前,向來不會浪費一分一秒的他,這一次,靜靜的看著窗戶上的倒影,

  整整一個小時。

  下班回家路上,又是一個紅綠燈,司機默默的擦了把汗,他的後背已經幾乎被汗給打濕了,

  今天是個什麼情況??

  厲總很少跟他搭話的,但是今天居然破天荒跟他聊了幾句,

  厲寒琛氣場強,不說話的時候都讓人覺得很不自在,現在一說話,司機只覺得害怕,

  「你這衣服哪裡買的?」厲寒琛又開了口,

  「.......」司機在心裡默默咆哮,啊啊啊啊啊你問我這個幹什麼?難道你還會跟我穿一樣的衣服嗎!

  但是表面上,司機還是很恭敬的回答,「這是在百貨商場買的,就是城西那家。」

  「哦。」厲寒琛應了一句,「還挺好看。」

  「......」司機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印著的奧特曼圖案,心想看不出來,厲總您喜歡這種口味的??禮尚往來,司機回了一句,「哪有您的衣服好看,您是在哪買的?真好看。」

  厲寒琛整理了一下衣領,往後靠了靠,「這是我夫人親手給我做的,不是買的。」

  「........」司機踩下油門,乾笑一聲,「您夫人手藝真好,對您也好。」

  厲寒琛低頭看了一眼做工精緻的袖子,「還好,我說不要,她非要給我做。」

  「......」司機內心:呵呵,我信了你的鬼,然而嘴上,「那說明夫人關心您,能給心愛的男人做衣服,她自己心裡肯定也高興。」

  厲寒琛滿意了,他拍了拍袖子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塵,「你這個月工作辛苦了,月底找財務多領一個月獎金吧。」

  !!「好的厲總!!」

  回到別墅,剛好碰上厲安放學,厲安一抬頭,看到厲寒琛進來,「哥,晚上好,今天的你也很帥!」

  厲寒琛這回沒有忽略掉厲安,他反而走了過來,「哪裡帥?」

  厲安覺得厲寒琛有些不對勁,但是他還是認真打量了一下,「哥你今天的衣服比以前好看,很襯你的英俊。」

  「作業不用寫了,去玩會兒吧。」厲寒琛起身往樓上走,

  ??????

  厲安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是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的事情嗎?為什麼突然從天上掉餡餅??「哥你是說真的嗎?」

  「嗯。」厲寒琛應了一聲,

  厲安歡呼一聲丟掉筆就往樓上跑,哇咔咔!管它為什麼掉餡餅呢!不用寫作業就是天大的好事!

  到了吃飯的時間,慕笙還是沒有回來,厲寒琛覺得有些不對勁給她打了電話,電話也顯示關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