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因為你笨 試鏡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帝都醫院,已經一天一夜了,本來就身體虛弱的慕瀟,終於在專家們的會診里醒了過來,

  醫生打開門,門口站著焦急的慕庭張曼,「醫生,我們女兒的情況怎麼樣了?她沒事吧?」

  醫生面色有些複雜,「還好,傷口都包紮了,情況這麼嚴重,建議你們還是報警吧,對方的手法太過惡劣了。」

  厲銘將慕瀟送進醫院便離開了,慕瀟身上太過慘烈的傷口,讓醫生下意識的以為她是遭到了侵犯,畢竟正常人誰能把一個姑娘折騰成這樣啊?

  醫生話落,張曼瞬間炸了,「你說什麼呢你?虧你還是個醫生,什麼素質啊,我要投訴你,我女兒清清白白一個人,你少放屁!」

  「......」醫生也只是好心建議,見家屬生氣了,只能趕緊道歉,然後離開了病房。

  醫生走後,張曼眼淚終於忍不住了,她一邊擦淚一邊偷偷的看慕庭,「老公,這回我們得找厲家要一個說法,我們女兒清清白白的一個人,嗚嗚。」

  慕庭看著病房內閉著眼睛的慕瀟,心中是又心疼,又有些隱秘的歡喜,原本他還擔心厲家看不上慕家,

  現在一來,厲銘就是想賴帳,也得看看自己的臉面掛不掛得住。

  「行了,哭哭啼啼的,」慕庭不悅的看了張曼一眼,「這是好事,哭什麼?」

  張曼擦了擦眼淚,「那老公你是打算去找厲家要說法了?」

  「嗯,」慕庭點點頭,張曼嘴角划過一抹得意的笑容。

  ——

  第二日天氣很好,暖融的陽光將點點金光撒在院子裡,慕笙靠在鞦韆上安靜的看著手裡的書,

  厲寒琛一出門,看到的就是坐在一樹桃花下悠哉游哉的慕笙,

  看到厲寒琛,慕笙很自然的伸出一隻手,

  厲寒琛輕咳一聲,然後伸出手拉住了慕笙,神情倒是十分的自然,「怎麼了?」

  猝不及防被厲寒琛溫熱的大章包裹住,慕笙心間一麻,她迅速的將手抽回來,「你拉我幹什麼?」

  「不是你先伸手的嗎?」厲寒琛很是無辜,「我以為你讓我拉你。」

  「........不是啊,我是想吃你口袋裡的糖。」慕笙有些無語,

  「哦,是這樣啊?」厲寒琛壓住嘴角的笑意,他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遞給慕笙,順便把責任推到慕笙身上,「那你不早說。」

  「........」慕笙微微皺眉,她不接厲寒琛的糖,

  「怎麼了?不是要吃嗎?」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我現在生你氣了,我不吃你的東西。」慕笙明明是很嚴肅認真的神色,然而落在厲寒琛眼裡,卻十分的可愛,

  厲寒琛終於還是沒壓住笑容,他蹲在鞦韆前面,仰頭看著鞦韆上的慕笙,眼角蔓延著笑意,語氣溫和的甚至帶了幾分寵溺,「最近這麼容易生我氣呢?」

  「因為你總是惹我生氣。」慕笙說這話的時候,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其實在遇到厲寒琛之前,她是個很少有情緒的人,

  厲寒琛眼中笑意更甚,他過於出色的五官在陽光下鍍上一層金色,耀目的幾乎讓人不敢直視,「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慕笙也覺得奇怪,厲寒琛看起來真的不像這麼無聊的人,然而事實證明,有時候,厲寒琛真的很惹人生氣。

  陽光在厲寒琛眼中點映了幾許金色,他專注看人的時候,仿佛整個世界都在他的眼睛裡,

  「因為你笨。」厲寒琛靜靜看了慕笙一會兒,最終吐出這麼一句,

  「..........」慕笙把手裡的書砸到厲寒琛懷裡,「你快去上班吧,別在這兒氣我了。」

  厲寒琛笑著站起身,然後想去摸摸慕笙的頭,

  很顯然,這個時候,炸毛了的慕笙是絕對不會允許厲寒琛摸頭的,她瞪了厲寒琛一眼,厲寒琛將手收回去,有些無奈,「那我去上班了。」

  慕笙沒理他,自顧嚼著糖果,臉頰一鼓一鼓的,帶著氣性。

  厲寒琛離開後,慕笙曬了會兒太陽,湯甜甜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資本都是極其敏感的,雖然在《青春之歌》的電視劇里,慕笙只出現了一個鏡頭,但是超高的話題度,已經讓很多的投資商看到了慕笙身上的潛力,

  僅僅兩天時間,工作室就收到了不少的劇本邀約,今天就有一個需要試鏡。

  半個小時後,慕笙坐上了江天的車,

  湯甜甜將劇本遞給慕笙,「笙笙你先看一下,這個是大概的輕咳介紹。」

  慕笙接過來掃了一眼,「古裝武俠?」

  慕笙還沒接觸過這樣的題材,

  湯甜甜點點頭,然後看向江天,「天哥,你給笙笙接的是什麼角色啊?」

  「那個魔教教主,」江天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說著,

  「....」湯甜甜驚了一下,「為什麼不是那個正派的仙女?那個多符合笙笙的氣質啊!!」

  「太局限了。」江天言簡意賅的解釋了一下,

  仙女是好看,但是不斷的嘗試新的題材,才能夠讓一個演員迅速的成長。

  慕笙倒不介意題材的變化,拿著劇本認真的看著,

  此時的影視基地里,《傾城璧》的劇組門口被各路人馬擠得滿滿當當,

  慕笙他們趕到的時候,已經都沒有停車的地方了,

  江天只好倒車,然而身後跟著的一輛車不管不顧的往前開,

  咔一聲,兩車相撞,

  江天打開門,「你怎麼開車的?」

  後面的司機也走了出來,衝著江天一頓嚷嚷,

  「那不是慕笙的經紀人嗎??」后座上,阮盈盈皺起眉,「怎麼又是她?她不會也要來參加試鏡吧?」

  經紀人往外看了一眼,那得瑟吵架的,可不就是慕笙身邊的經紀人江天,

  「讓公司解決掉慕笙,」阮盈盈看向經紀人,「我不想再跟她一部戲了,】

  最重要的是,阮盈盈對慕笙的演技開始忌憚了,如果她們倆試鏡的是同一個角色,那她根本沒有把握能夠贏過慕笙。

  經紀人連忙給博樂影視公司打電話,一分鐘後,經紀人衝著阮盈盈點頭,「放心吧,沒問題的。」

  等到江天停好車,帶著慕笙她們去到劇組的時候,劇組已經站了一大群的鶯鶯燕燕了,

  「我們找個地方等一下吧。」江天看了一下,找了個角落的位置,

  等待進場的時候,慕笙專心的將劇本全部看了一遍,她對古裝武俠這種題材很陌生,便在網上找了個古裝劇慢慢看,體會別人是怎麼演繹的,

  轉眼間,三個小時過去了,此時已經是中午十二點,

  「天哥,不是說我們九點半就可以進場試鏡嗎?」湯甜甜有些奇怪,

  「我去問一下吧。」江天皺著眉,心想難道角色已經都定下來了,不需要別人再試鏡了?

  江天走到劇組裡面找到負責人,「你好,請問一下慕笙的試鏡時間安排在幾點?」

  負責人翻了一下,「慕笙啊,導演關照過的,說下午就面視,具體幾點不知道,你們就等著吧,別走遠了,今天劇組人多,你們擔待一點。」

  說完,負責人便徑直離開,

  江天心下有些不滿,但沒有表現出來,他去給慕笙和湯甜甜買了午飯,三人就在車上解決完了吃飯問題。

  「你休息一會兒吧,」吃完飯,江天看嚮慕笙,「我把椅子給你放下來,」

  江天話落都還沒動作,不遠處的負責人就朝這邊招了招手,「慕笙過來化妝試衣服了,」

  江天濃眉凝起,「現在不是中午嗎?現在試鏡?」

  「不是,下午第一個排的就是慕笙試鏡,你們總不能到時候讓導演等著吧,現在提前去把衣服換好妝化好,等會兒直接進去。」

  「那湯甜甜你陪慕笙進去吧。」

  「好的。」湯甜甜放下飯盒,跟慕笙一起去了化妝室。

  或許是因為大中午的被叫過來加半,造型師心裡帶著氣,給慕笙上妝的時候,手裡都帶著勁,

  在她第三次惡狠狠的將粉撲在慕笙臉上後,慕笙睜開眼看了一眼造型師,「輕點。」

  「喲,要求還挺多,」化妝師本就心煩意亂,這還撞上個沒名氣的小明星找茬,她一下子有了發泄口,「這是什麼一線大牌嗎這麼多要求,你以為自己」

  「砰」,化妝師話沒說完,慕笙突然抬腳踢了一下面前的桌子,一堆的化妝品掉了一地,慕笙冷冷看向化妝師,「我讓你輕點。」

  慕笙的五官生的清冷,帶著寒意看人的時候,莫名的讓人害怕,化妝師典型的就是欺軟怕硬,一下子就慫了,「好的好的。」

  後面的時間,化妝師的動作都十分的輕柔,

  畢竟,慕笙看起來像是下一秒就會拎起凳子打她的人。

  化好妝,穿好衣服,慕笙是沒辦法繼續休息了,因為頭上戴了假髮,戲服也十分的複雜,慕笙索性找了個地方坐著,

  時間慢慢的到了兩點半,劇組開工了,

  然而負責人卻沒有叫到慕笙的名字,

  湯甜甜衝過去,「你中午不是說下午第一個是我們慕笙嗎?」

  「本來是的。」負責人眼中藏了幾分輕蔑,「那不是有個影后過來試鏡嗎?人家的時間寶貴,我們不能讓她多等啊,就先委屈你們了,放心,下一個肯定是你們。」

  然而等到下一個的時候,負責人又說了,「這回是人家投資商指定過來的,人家背景大,你們忍一忍,下一個肯定是你們了。」

  就這樣一次一次的,等到最後試鏡結束散場了,都沒有叫到慕笙的名字,

  「你們這不是耍人玩嗎?」湯甜甜很氣憤,要是不想要慕笙來試鏡就直說,何必搞得這麼膈應人。

  「明天你們過來,放心,肯定是第一個。」負責人隨意的擺了擺手,「現在的小演員真是沒有什麼耐心,還以為整個劇組都要捧著你一個人呢?」

  「哎你!」湯甜甜還想說些什麼,負責人已經走遠了。

  湯甜甜走到慕笙身邊,有些委屈又有些憤怒,「笙笙我們回去吧。」

  娛樂圈就是這麼現實,紅就是一切的底氣,

  小明星,在哪裡都會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所以這個圈子裡,有那麼多人不顧一切的想要往上爬。

  「嗯。」

  湯甜甜陪慕笙回到車上,慕笙還沒怎麼樣呢,湯甜甜先委屈的哭了,「天哥,他們也太欺負人了吧,幹嘛這麼對待我們啊,」

  江天掐斷了手裡的煙,看了慕笙一眼,「好了,慕笙都沒哭,你倒是先哭了,」

  湯甜甜抹掉眼淚,「我就是覺得很難過嘛,幹嘛一次次告訴我們下一個下一個,給完希望又放人鴿子。」

  江天啟動車子,「到處都有這樣的事情,行了,這裡不行,我們再去試下一個,有什麼好在意的。」

  話是這麼說,車裡的氣氛卻顯得有些低沉,

  江天先把慕笙送回了別墅,然後又把湯甜甜送回家,

  出了小區門,江天把車子停靠在路邊,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人接起來,「喲,這不是江大少爺嗎?可真是稀奇了,江少爺怎麼會給我們這種小人物打電話啊哈哈?」

  江天咬了咬牙,「劇組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我已經離開江家了,你有必要這麼步步相逼嗎?」

  對面笑了一聲,「你這話說的,我哪有那個閒工夫啊,不過江少爺的事業做的還是挺紅火的嘛,這都快帶出未來的巨星了。」

  「你要怎麼才能不插手我的事情。」江天直截了當,

  對面沉默一瞬,「這個簡單啊,哎呀,其實我對娛樂圈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呢,不知道江少還記得五年前的事情嗎?」

  對面這話一出,江天的臉色便冷了下來,當然記得,

  五年前,他還是高高在上的江家大少爺,而電話那邊的人,當眾給他磕了三個頭,

  江天拿著手機的手微微收緊,沉默了半天,終於還是掛斷了電話,

  車窗邊的菸頭明明滅滅,將近一個小時後,江天才驅車離開。

  另一邊,慕笙回到別墅,

  她臉上的妝還沒來得及洗掉,就這樣迎面碰上了厲寒琛,

  厲寒琛的目光落在慕笙臉上,片刻後,驟然沉下了臉,「你下巴那裡怎麼擦傷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