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笙笙真香了(二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這一刻,厲寒琛只覺得全部的空間都靜止了,明明落在唇角的溫熱那麼輕,但是卻像一把重錘,狠狠的敲在他的心上,

  厲寒琛喉頭滾過一下,看著近在咫尺的慕笙,她睫毛卷翹,眼神清澈,

  「你」厲寒琛終於從喉嚨里擠出來一個字,

  「別動,」慕笙又在厲寒琛嘴角印了一下,

  厲寒琛呼吸一滯,徹底的僵在了原地。

  慕笙眉梢微揚,她沒想到這個方法還挺管用,見厲寒琛安安靜靜坐著仿佛忘記了所有疼痛,慕笙手下銀針閃動,快速的幫他治傷。

  不知道過了多久,慕笙把所有銀針都收回了,厲寒琛依然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你怎麼了?」慕笙疑惑的看他一眼,在他眼前揮了揮手,「現在是不是不疼了?你感受一下。」

  厲寒琛眼神微動,看嚮慕笙,「你剛剛在幹什麼?」

  「親你啊。」慕笙答得很乾脆,「有問題?」

  厲寒琛右手收緊,眸色變得深沉,「為什麼親我?」

  「不是你說的嗎?」慕笙轉過頭來,「可以吸引注意力。」

  「..........」厲寒琛想起了白天隨口忽悠慕笙的一句話,他深呼了一下,「以後不許再用這樣的方式,尤其不能對別人這樣。」

  慕笙疑惑,「為什麼?」

  「就是不行。」厲寒琛臉色變得嚴肅,

  「給個理由。」慕笙覺得厲寒琛又開始莫名其妙的發脾氣了,

  「不聽我的話,以後所有的糖果取消。」想了半天,厲寒琛只能搬出這一個能威脅慕笙的,

  「.......」慕笙還真就吃這個威脅,她抿了下唇,「知道了。」

  話落,慕笙還對厲寒琛莫名其妙的要求有些生氣,她拿著東西離開,

  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但是厲寒琛知道,慕笙生氣了,

  厲寒琛如今也算是摸透了一些慕笙的脾氣,只要不是原則性的錯誤,慕笙還是很好哄的。

  厲寒琛也沒有立刻追上去,而是坐在原地平復了好一會兒心情,這才站起身往外走。

  ——

  另一邊,已經是夜晚了,受了傷的楚嬈,十分理直氣壯的坐在沙發上休息,

  她是傷員,自然不能做飯,於是洗菜做飯的任務就全部落到了葉知裴的身上,

  「好餓啊,」楚嬈在客廳里坐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看到葉知裴來,她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客廳外面傳來動靜,楚嬈張望著,很快,葉知裴就端著碗碟進了屋,

  看著一盤盤的菜出現在面前,楚嬈難得的有些安靜,

  她睫毛微微眨了眨,「你做的?」

  葉知裴本來想嗆楚嬈一句,但是目光掃到她身上青青紫紫的傷痕,語氣還是溫和了許多,「湊合吃一點吧。」

  「行吧,」楚嬈都已經開始咽口水了,但言語上還是想逞強,「看起來確實不咋樣,葉教授,你廚藝真的差。」

  葉知裴不跟她一般見識,給她拿過碗筷,

  楚嬈拿起筷子嘗了一下土豆絲,難得的有些沉默,

  土豆絲特別酸,是正常人接受不了的程度,但卻是楚嬈的吃飯習慣,

  原來上大學的時候,楚嬈嫌帝都大學食堂的土豆絲不夠酸,每次吃飯,葉知裴都會在包里放上一瓶醋。

  楚嬈心裡驀的一動,偷偷瞥了眼葉知裴儒雅溫和的眉眼,「葉教授喜歡吃這麼酸的啊?」

  葉知裴應了一聲,沒有多說。

  楚嬈又夾了一筷子青菜,內心更複雜了,

  楚嬈在飲食上的習慣是很奇怪的,她吃炒白菜,一定要白菜炒的特別軟特別軟,

  而現下面前的白菜,軟的用筷子一撥都幾乎要散開了,

  楚嬈有好多問題想問,但是鏡頭在前,再加上葉知裴那張冷臉在前面擺著,楚嬈根本就沒有機會。

  一頓飯吃的心裡七上八下的,楚嬈心不在焉的不停吃著,直到自己吃撐了才反應過來,

  「不吃了,」楚嬈放下筷子,她本想站起身去拿水,但是一想到葉知裴把她害成這個樣子,頓時就坐了回去,「哎呀,好渴,可惜腿疼,不然。。」

  話還沒說完,葉知裴已經站起來去把水拿了過來,

  楚嬈偷笑著喝完,心想這回你可算犯在我手裡了吧!!

  看了眼秦嬈得意偷笑的樣子,葉知裴眼中閃過一絲無奈,然後又歸於平靜。

  「你要贖罪,」楚嬈揚著下巴,「後面幾天的飯都歸你做!」

  一想到自己馬上就翻身農奴做主人了,楚嬈的尾巴都快翹起來了,

  「這一期的節目只錄製兩天。」葉知裴一句話將楚嬈的所有小心思打了回去,

  「啊?什麼意思,不錄了嗎?」楚嬈驚訝的看著葉知裴,

  「嗯。」葉知裴點頭,「你的傷也需要回帝都醫治。」

  「好吧。」楚嬈低垂著眉眼,看起來,居然有一些失落,

  「早點休息吧,明天早上還要早點去機場。」

  「好。」

  說完話,葉知裴便離開了房間,

  楚嬈看了一眼葉知裴的背影,又看了看桌上的飯菜,說不出心裡是個什麼感受,

  好像有那麼一絲絲的不舍?

  這個念頭出現在楚嬈腦子裡的時候,楚嬈迅速的將這個想法甩掉,

  一定是自己捨不得這裡好吃的土豆!一定是的!!才不是因為捨不得狗男人葉知裴!

  ——

  慕笙一個人在房間裡待了半天,

  其實慕笙一直以來都算是個無情無欲的人,前世她本來就是要被培養成高智商工具人的,工具人哪來的什麼七情六慾,

  然而最近這段時間,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為什麼,好像每次厲寒琛對她態度不好的時候,她心裡就比較難受。

  慕笙坐在房間門口,等了半個小時,也沒等到厲寒琛來道歉,她站起身準備關門,

  哼,不道歉算了,明天她才不要理這個人。

  就在門即將合上的時候,一隻大手擋住了門,厲寒琛的聲音傳了過來,「還沒睡?」

  慕笙作勢繼續關門,「你來幹嘛?又來威脅我嗎?」

  厲寒琛往前走了一步,嘴角帶了分笑,「嗯,」

  「走開,」慕笙心裡更氣了,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分了,「我要睡覺了。」

  厲寒琛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一個小碗,遞到慕笙面前,「過來威脅你吃餃子的。」

  香氣氤氳在慕笙鼻尖,慕笙的食慾輕易就被勾了起來,她瞄了一眼,「我不吃,拿走。」

  「真的不吃?」厲寒琛拿出勺子輕輕撥開一個,濃烈的香氣撲面而來,

  「.......」慕笙不自覺地又看了一眼,「肉餡兒的?」

  厲寒琛忍著笑意,「嗯。」

  「那我嘗一口吧。」慕笙接過碗,慢慢往裡面走,

  剛才慕笙給厲寒琛治病的時候,節目組正好在外面開會,並沒有拍到兩人親吻的畫面,

  此刻攝影師紛紛就位,聽著兩人之間的對話,大家心裡都有些納悶:在他們不在的時候,是不是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什麼,威脅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兩個人在說什麼,好奇怪啊。】

  【管它奇不奇怪呢,慕笙可愛就完事了,她怎麼這麼好哄,剛剛看著還是氣鼓鼓的,現在一碗餃子就收買了,】

  【請問哪裡能買到慕笙這樣的女朋友?我想給自己買一個謝謝,要像她這樣好養活的。】

  觀眾們聚集在直播間裡,一邊看慕笙吃餃子,一邊吃著兩人之間的狗糧。

  慕笙坐到桌前,舀了個餃子嘗了一下,眼睛倏然亮起,「你是用了白天挖的野菜和竹筍嗎?」

  清清脆脆的口感,帶著春天的草木香氣,混合著多汁的肉餡,一口咬下去,湯汁順著舌尖充盈整個口腔,

  極致的鮮美之後又帶著野菜的回甘,既有肉餡的綿軟又有青筍的脆嫩,口感豐富,

  慕笙一時間都忘記了自己還在跟厲寒琛生氣,她讚賞的看著厲寒琛,「你怎麼做的這麼好吃?」

  厲寒琛沒有回答,而是拿出手帕,輕輕的拂去慕笙嘴角的殘屑,「這一碗都是你的。」

  「好」慕笙嘴角微微翹起,專心投入到解決眼前的美食上來,

  厲寒琛在一旁坐著,安靜的看慕笙吃飯,

  【厲寒琛要是不喜歡慕笙,我直播吞手機!據我多年磕CP的經驗,這絕對是真愛!!】

  【這個眼神。。。我死了,告辭,絕了!!!】

  直播間裡熱鬧一片,觀眾們嗷嗷的叫著,

  房間裡倒是十分的安靜,只有慕笙靜靜吃飯的咀嚼聲。

  ——

  第二天依然是個好天氣,天空碧藍如洗,白雲大朵大朵的像是棉花糖一樣,

  幾對嘉賓很早就起床,聚集到了小鎮的古橋邊,

  導演讓工作人員清點了他們帶過來的東西,以及現下每個人身上還剩下的錢,

  「第一期的旅程就到此結束了,」導演拍了下手,「咱們的下一站呢,時間暫定於一個月後,到時候大家的旅程地點也將會改變,敬請期待。」

  說完這句話,導演便讓攝影師將鏡頭切給了嘉賓他們,

  直播間裡此時是哀嚎一片,

  【!!!我剛入坑導演你就給我整這齣!!過分!!】

  【能不能再多播一天啊,一想到還要再等一個月,我的心都碎了,哭了。】

  【好氣,想魂穿導演,然後宣布節目繼續錄製,唉,真是磨人的小妖精,行吧行吧,你說一個月就一個月,等你!!】

  直播間黑屏的那一瞬間,微博上,幾大CP超話橫空出世,

  其中以「厲厲在慕」CP超話的粉絲最多,最受關注,

  雖然節目暫時結束了,但是整整兩三天的直播,其中的糖點,足以讓所有的粉絲們瘋狂,

  此刻的飛機上,慕笙正被楚嬈纏著說話,

  楚嬈是個閒不住的人,溫嵐一看就很典雅大方,她不敢去惹,

  倒是慕笙,莫名的讓楚嬈覺得很好撩,

  事實正在她的意料之中,慕笙看著冷,但是她問一句,慕笙還是會答一句,

  而且慕笙看起來好像對娛樂圈的八卦很感興趣,這可就戳到楚嬈的點上了,她一路給慕笙科普了一遍娛樂圈的各路人馬和各種八卦,

  厲寒琛和葉知裴坐在一邊,相對無言。

  男人是最了解男人的,哪怕葉知裴和厲寒琛都沒怎麼交流過,但他們對彼此的心思卻是心知肚明,

  「厲先生有點眼熟。」葉知裴沉默半晌,突然開口。

  兩人都已經一起拍了這麼久的綜藝,其實葉知裴這話說的奇怪,但是厲寒琛和葉知裴都清楚這話里的意思,

  「相似的人有很多。」厲寒琛淡淡應了一句,

  「像厲先生這種氣質的人可不多。」葉知裴扶了下眼鏡,「厲先生剛回國不久吧?」

  厲寒琛終於抬頭看了葉知裴一眼,觸及到他鏡片下的目光,厲寒琛眸光微動,

  他正要說些什麼,楚嬈走了過來,「有毛毯嗎?慕笙好像困了。」

  厲寒琛站起身,「我去拿。」

  看著厲寒琛離開的背影,楚嬈嘖嘖兩聲,「看看人家多紳士多體貼啊,不像某些人。」

  楚嬈說完,故意看了葉知裴一眼,對上他涼涼的目光,楚嬈秒慫。

  別墅里,接到厲寒琛和慕笙回來的消息,林姨早早的就起來準備了一大桌菜,

  正逢周六,厲安不上學,他在客廳里巴巴的等著哥哥和嫂子回來,

  聽到大門外傳來車子的聲音,大門也被打開,厲安眼神亮起,飛快地朝外面跑過去,然而等看到來人的時候,厲安眉毛皺了起來,

  「你們是誰?怎麼進來的?」

  大門口有著四五輛車,好幾隊身穿制服的人從車上走了下來,手裡還拿著槍,

  「厲少爺跟我們去警局走一趟吧,我們接到消息,說你吸DU,」

  「你們有毛病?!我吸DU?」厲安眼睛瞪大,

  「不管有沒有,總之跟我們走一趟,」身穿制服的人話落,便示意手下上前將厲安抓起來,

  然而自從上次學校事件後,厲安身邊不知道隱藏了多少暗衛,

  現下見有人要對厲安下手,原本隱藏在暗處的護衛紛紛出現,將厲安保護在身後,

  看著這些從天而降的暗衛,厲安更震驚了,

  什麼鬼??大白天的演電視劇嗎?

  此時的隊長耳機里,厲銘的聲音出現,「抓,把厲安給我帶回來。」

  反正厲寒琛和慕笙都不在,他在厲寒琛身上討不到好處,怎麼說也要在厲安身上討回來,

  有了厲銘的命令,隊長一聲令下,所有人都往前面沖,

  厲安剛想提醒暗衛們小心,然後就看到他面前的暗衛三兩下將對方打的落花流水。

  「??!!!」要不是現在情況特殊,不然厲安怎麼也要找個人拜師。

  地上躺了一片的人,隊長見情況不太對想撤,卻被暗衛們攔住,

  此時,門外又響起了車子的聲音,厲安抬頭看了眼,頓時眼睛就亮了,「哥哥!!」

  厲寒琛走下車,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頓時就覺得心底發涼,

  「厲少爺,我可是公職人員,你們抗拒公務,是犯法的知道嗎?」看到厲寒琛,隊長站出來,將自己的銘牌在厲寒琛面前晃了一下,

  「是嗎?」厲寒琛輕聲應了一句,厲寒琛本想讓人解決了這些雜碎,但是想到車裡的慕笙,厲寒琛又恢復了幾分理智,

  「那當然,」見厲寒琛面色有所緩和,隊長以為他是怕了,「我告訴你,你們這是要被治罪的,知道我們是誰嗎你們就把我們打成這樣,你們等著吧,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說完,隊長衝下屬使了個眼色,眾人從地上爬起來,一臉戒備的跑著離開了院子,厲寒琛沒發話,暗衛們也沒敢攔他們。

  這些人離開後,暗衛們也隨之消失,

  厲安走到厲寒琛身邊,「哥,那些保護我的人是你請來的嗎?」

  厲安說完,便自己否定了這種可能性,他哥這麼窮,怎麼可能請得動那麼多高手,

  「那些是這個別墅原主人留下來的。」厲寒琛簡單解釋了一下,

  「原來如此,」厲安點點頭,「他們真的好厲害!」

  此時,慕笙也從車上走了下來,厲安興奮的沖她綻放一個燦爛的笑,「嫂子!」

  慕笙點點頭,然後走近了屋,厲安也跟著走了進去,

  厲寒琛站在原地,等到慕笙他們進屋,厲寒琛撥出去一個電話,交代了幾句之後便掛斷。

  他眸光深沉,看著地上那些人掉落的警棍,眼中冰冷一片,

  厲家真是找死。

  ——

  吃過飯,慕笙回到臥室,收拾了一下便開了直播,

  出去了這些天,慕笙的直播間觀眾憤怒值已經是滿級了,

  她剛打開直播間,鋪天蓋地的彈幕就涌了過來,

  在眾多的「慕神」「想死你了」「打遊戲」之中,還混雜著不少「開播了」的彈幕。

  經過彈幕提醒,慕笙才恍然想起來,

  好像那個《青春之歌》的電視劇,今天晚上是首播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