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親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如果說攝影師的好奇值是100,那麼觀眾們的好奇度大概要再乘以100倍,

  此時攝影師的鏡頭裡,山花爛漫之下,厲寒琛一襲白襯衣,矜貴傲然,慕笙穿著淡色針織衫,清冷中又帶著些柔軟,

  兩人正對望著,慕笙如冰雪般透亮的眼睛,像是沾染了清晨的露水,厲寒琛看著她,眉眼之中皆是笑意,

  觀眾們瘋狂截圖:這不比什麼韓劇還夢幻??!!

  【啊啊啊啊啊,厲寒琛你在笑什麼?!說出來讓我們也笑一笑啊!!我要好奇死了!!】

  【臥槽這個笑容,今天晚上做夢,霸道總裁就是這麼沖我笑了,真的想請問一下,厲寒琛是不是背著我們有集團公司?不然這突破屏幕的霸道總裁氣息是怎麼來的?】

  【我也懷疑。。。厲寒琛是不是什麼上市公司的總裁啊,我覺得,小說里寫的霸道總裁就是完全照著他的樣貌氣質來的。】

  倆人往前走了一會兒,不遠處,楚嬈和葉知裴也走了過來,

  與慕笙空手無物不一樣的是,楚嬈手裡拿著滿滿的工具,

  她穿著花布鞋,花襯衣,手裡拎著鋤頭和竹籃,要不是還有那張傾國傾城的臉,任憑誰也想像不到這個人就是美冠娛樂圈的楚嬈,

  看到慕笙,楚嬈整個人都快要哭出來了,「笙笙!」

  楚嬈跑到慕笙身邊,看到所有的東西都在厲寒琛手裡,楚嬈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看人家的搭檔!!!再看看自己的,這就是差別!!

  葉知裴終於慢悠悠的走了過來,哪怕是在鄉間,葉知裴整個人也是纖塵不染的儒雅,

  「早。」葉知裴衝著厲寒琛和慕笙打了個招呼,

  慕笙沖他點了點頭,

  「笙笙你們也要去挖野菜嗎?」楚嬈是個自來熟的性格,雖然別人都覺得慕笙不好相處,但是楚嬈潛意識的就認為慕笙性格很好,很自然的就親近她。

  「可能是的吧。」慕笙也不太清楚,畢竟事情都是厲寒琛在做。

  正說著話,不遠處,蘇燃和溫嵐也走了過來,

  蘇燃大概十是惹到溫嵐了,溫嵐看起來臉色不是很好,蘇燃在旁邊逗她笑也無濟於事。

  大家互相打了個招呼,便一起往旁邊的山裡走,

  三個女人,只有楚嬈一個是拎著滿滿東西的,她也不好意思讓慕笙和溫嵐幫她拿,只能一直幽怨的看著葉知裴,希望葉知裴能夠良心發現幫她拿一下東西。

  但是楚嬈的願望註定是落空的,葉知裴瞥了她一眼,沒有任何幫忙的意思。

  楚嬈磨了磨牙,在心裡暗罵一聲,狗男人。

  大家都不是話多的人,除了楚嬈偶爾跟慕笙和溫嵐搭話,其他幾個人都是沉默一片。

  很快的,一行人走到了山腰處,

  這座小鎮所處的地方,物產很豐富,這個季節,山上的各種野菜都開始從土裡冒出嫩芽了,鮮嫩的竹筍一株株的拱開土壤往外冒,

  厲寒琛用報紙在旁邊給慕笙折了個座位,但是慕笙還沒挖過野菜竹筍,有些好奇,便湊到厲寒琛身邊和他一起。

  楚嬈倒是想休息,奈何葉知裴往那一站,楚嬈就是想坐都不敢坐,

  厲寒琛有著豐富的野外生存經驗,他帶著慕笙往林子裡面走,扒開一片雜草,下面就有剛冒了個尖的竹筍,

  這個季節的筍子極為嫩,輕輕一掐,只聽一聲脆響,嫩的發翠的竹筍便被整個的掰了下來。

  慕笙在一旁好奇的看著,厲寒琛看她一眼「你來?」

  「好啊」慕笙點點頭,然後拿了個小鏟子,學著厲寒琛的樣子小心的挖著竹筍和野菜。

  楚嬈這邊倒是也在挖,卻是楚嬈在動作,葉知裴在看,

  「這個能吃嗎?」楚嬈指著一種綠色的植物問葉知裴,

  葉知裴點頭,「挖吧。」

  楚嬈哼哧哼哧的開挖,

  等看到下一株植物,葉知裴搖頭,楚嬈便不挖,

  半個小時過去了,楚嬈提著的竹籃里已經裝滿了各種她不認識的野菜,野菜根部帶著土,說實話,楚嬈有點提不動了,

  她看一眼葉知裴,再看一眼,見葉知裴跟個木頭一樣,終於忍不住了,「你就不能幫我拿一下嗎?你看看別人家搭檔多體貼,」

  葉知裴涼涼的掃了楚嬈一眼,

  本來出門的時候,葉知裴都已經準備去幫楚嬈拿東西了,偏偏楚嬈又在大門的門檻處發現了一張謝逸的貼紙,

  葉知裴臉色當即就變了,

  連卡在門縫裡的貼紙她都能找出來,還真是對謝逸關心之至!

  楚嬈被葉知裴這一眼看得有些心虛,「幹嘛這麼看著我?」

  葉知裴輕哼一聲,「那邊有竹筍,去挖。」

  「.........」楚嬈被他這頤指氣使的樣子氣的牙都是癢的,但是她沒有什麼辦法,只能照著葉知裴的意思去做。

  慕笙不怎麼認識那些菜,反正她看著像菜的都挖了,厲寒琛也不說什麼,任由她挖,

  「過來,」厲寒琛在不遠處突然叫了慕笙一下,

  慕笙走過去,「怎麼了?」

  厲寒琛從土裡挖出一節白白的外形類似折耳根的植物,他仔細的用手帕擦乾淨,然後遞給慕笙,「咬一口嘗嘗。」

  「這個不是折耳根嗎?」慕笙眉毛微皺,她不太喜歡這個菜的味道,

  「不是,」厲寒琛將東西遞到她嘴邊,「我還會騙你嗎?」

  慕笙下意識的咬了一口,絲絲縷縷的甜意逐漸從舌尖滲透,慕笙眼中有了幾分亮色,「好甜啊。」

  厲寒琛眸中也染了幾分笑意,「喜歡嗎?」

  「嗯」慕笙點頭,

  攝影師在兩人身邊,正試圖拍出一種纏纏綿綿情深似海的感覺,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呼,眾人的目光移過去,然後就看到楚嬈從一處很陡的斜坡上直直的摔了下去。

  大家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向淡定知禮的葉知裴,此刻臉上浮現出顯而易見的慌亂,

  他直直的朝著楚嬈摔落的地方跑過去,

  「怎麼樣?沒事吧?」葉知裴眼中滿是焦急,

  此刻,楚嬈疼的根本都注意不到葉知裴的眼神,她將手裡的竹籃丟到一邊,「你走開,我不要你管我。」

  此刻,所有人都圍了過來,慕笙走上前,查看了一下楚嬈的傷勢,她揮了揮手,示意葉知裴讓開位置,「她腳崴了,我幫她正一下骨,你讓開。」

  葉知裴下意識的往後退,但轉而一想,沒聽說慕笙會醫術啊?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慕笙已經動作十分迅速的捏著楚嬈的腳踝轉動了一下,

  「嗷」楚嬈一聲痛呼,葉知裴連忙衝過去,

  慕笙在楚嬈身上點了兩下,「好了,現在你身上的皮肉傷需要包紮一下,你去我們那邊,我幫你弄。」

  楚嬈試探著用腳碰了碰地,然後驚訝的看嚮慕笙,「哇!你也太厲害了吧!!真的不疼了哎!!」

  腳傷倒是沒什麼大礙,但是楚嬈的身上被摔得青紫一片,她站起身都疼的倒吸一口冷氣,

  葉知裴想過去扶她,被她瞪得動作停住,「你走開,別碰我。」

  說完,楚嬈一瘸一拐的跟著導演組下了山。

  此刻的彈幕里,觀眾們對葉知裴是指責一片,

  畢竟他們剛才親眼目睹了楚嬈是怎麼摔下山的。

  十分鐘前,

  葉知裴在旁邊指揮著楚嬈挖筍,其實竹籃都已經幾乎快裝滿了,但是葉知裴一直說,楚嬈就一直往裡面裝東西,

  竹籃太重,楚嬈細皮嫩肉的,其實早就拎不動了,

  但是曾經被葉知裴的眼神支配的習慣,還是讓楚嬈一直乖順的聽他指揮,

  路過一個小斜坡的時候,楚嬈有些拎不動,本想讓葉知裴扶她一下,葉知裴卻不為所動,

  楚嬈氣沖沖的往前面走,剛好踩到一堆虛掩起來的雜草上,一腳踏空,便直直的摔了下去。

  【真的,葉知裴是我見過最沒品的男人了,太過分了吧!哪有這樣對楚嬈一個女孩子的,雖然我也不喜歡楚嬈吧,但是我看不下去了。】

  【虧葉知裴還一副翩翩君子的樣子呢,搞笑,翩翩君子就這樣?看著自己搭檔提著那麼多的東西,他臉呢?是個男人都干不出這種事情來。】

  【我是楚嬈黑粉,但是這個時候,我都看不下去了,什麼人啊,葉知裴是不是把自己當大爺呢?】

  楚嬈一跳一跳的往前走,看著都艱難,

  葉知裴走在後面,臉色鐵青,終於,在楚嬈又一次差點摔到一邊時,葉知裴上前將她給抱了起來,

  「幹嘛?你放開我!!」楚嬈看到葉知裴的臉就難過,一想到他剛剛那麼對自己,楚嬈又氣又急,臉都是漲紅的。

  葉知裴咬了咬牙,低下頭看了楚嬈一眼,「閉嘴。」

  換做平常,楚嬈可能就慫了,但是現下這個時刻,楚嬈心裡委屈的不行,正需要一個突破口,

  她在葉知裴懷裡掙扎了許久,「你放開我!!」

  扭動間,楚嬈扯到了自己的傷口,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葉知裴沒有辦法,只能將楚嬈放下來,楚嬈一落地,便狠狠的捶了葉知裴一下,「你管我幹嘛?!!!不是準備摔死我算了嗎??!!!」

  楚嬈是越說越會覺得自己委屈,越委屈就越想哭的人,

  想到自己這兩天都對葉知裴百依百順了,結果葉知裴還這麼對她,楚嬈一雙大眼睛裡滿滿的都是淚水。

  「你討厭,你怎麼這樣啊,我摔下來很疼的,我早上給你炸油條把手都弄傷了,都還沒好你現在........」

  楚嬈委屈極了,一個勁的數落著葉知裴,似乎都忘了自己胳膊上的傷口還在往外滲血,

  葉知裴深幽的目光落在楚嬈臉上,他也不說話,就靜靜的看著,

  半晌,楚嬈越說越起勁,甚至都要開始翻舊帳的時候,葉知裴突然低頭,然後在楚嬈唇角落下一個吻。

  楚嬈正宣洩著滿腹委屈呢,猝不及防的嘴角印上一枚溫熱,葉知裴清雋的五官也在她眼前放大,

  楚嬈整個人就像是被點穴了一樣,根本動都不會動了。

  葉知裴也只是輕輕的印了一下,然後便直起身,將已經呈現僵化狀態的楚嬈攔腰抱起,

  楚嬈現在哪裡還想得到別的事情,完全任由葉知裴將她抱回小鎮。

  也不怪楚嬈反應這麼大,此時此刻,就連慕笙都有些愣住了,她看向厲寒琛,「葉教授是親了楚嬈嗎?」

  厲寒琛目光在葉知裴那邊轉了一下,然後收回來看嚮慕笙,「是。」

  「可是他們倆是情侶嗎?」慕笙有點懵,電視劇裡面,不是情侶和夫妻才會親吻嗎?

  厲寒琛垂下眼皮,「或許葉教授只是想轉移楚嬈的注意力,你看,楚嬈現在不是乖乖的安靜下來了嗎?」

  慕笙看著楚嬈安安靜靜的樣子,若有所思。

  此時的直播間裡已經炸了,「葉知裴親吻楚嬈」的話題更是迅速登頂了微博熱門榜第一,前來圍觀的網友甚至一度將伺服器擠到崩潰。

  本來大家看到這個話題,第一感覺就是憤怒,畢竟葉知裴的公眾形象很好,而楚嬈的公眾形象可以說是一塌糊塗。

  然而事情巧就巧在,《隨食記》這一次找來的攝影師,是夢幻愛情劇的御用攝影師,

  他抓拍的功底可以說是很強了,恰好就抓到了葉知裴親吻楚嬈的一幕,

  當時兩人剛好走到一棵桃樹下,風輕輕的將粉色花瓣吹下來,飄落在兩人肩頭。

  葉知裴微微彎腰,在楚嬈臉上印下一個吻,楚嬈眼睛瞪大,驚訝又帶著些許茫然,眼波比春天的湖水還要澄碧。

  【臥槽!!!!!這確定不是節目組炒作嗎?!!這兩個人不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嗎?!!】

  【我驚了,作為葉知裴的顏粉,我無論如何都沒想過有一天他會和楚嬈扯上關係,尤其還是以這種話題扯上關係。】

  【我懷疑我活在夢裡,我知道節目組有時候為了收視率會炒作一下嘉賓,但是《隨食記》這也太猛了吧!!】

  此時的小鎮,葉知裴已經將楚嬈給抱回了屋子,直到慕笙給她包紮完,楚嬈都沒有反應過來。

  慕笙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便離開了,葉知裴沖楚嬈打了個響指,「想什麼呢?」

  楚嬈幽幽的看了葉知裴一眼,「你是不是故意的?」

  狗男人,故意要毀掉她的演藝事業!!!!

  葉知裴看一眼楚嬈的眼神就直到她在想什麼,他輕輕彈了一下楚嬈的腦門,「笨死你。」

  楚嬈皺著眉捂住額頭,「你什麼意思?」

  葉知裴瞥了她一眼,「嫌你笨的意思。」

  楚嬈磨了磨牙,要不是她現在根本打不過葉知裴,她真的很想咬死他。

  節目直到此刻,其實已經勾起了觀眾們極大的興趣,再加上今天楚嬈和葉知裴的全網熱搜話題,整個節目的討論度達到了空前的程度,

  無數的觀眾迫切想要知道接下來的劇情,

  然而就在這個時刻,《隨食記》的官方微博卻突然宣布,節目的第一期將在明天結束。

  觀眾們一臉的????這個節目組是不是有毒啊??

  工作人員們也有些不解導演這麼做的用意,畢竟之前的節目都沒有過這樣的情況。

  導演摸了摸並不存在的鬍子,「你們不懂。」

  導演能把節目做到現在的程度,自然是有著自己獨特的眼光和敏銳的嗅覺,

  至少這一次找的三隊嘉賓,導演覺得,很不對勁,

  他有一種直覺,這回誤打誤撞的,可能撿到了三對具有巨大發展性的嘉賓。

  他是導演,本來就對人的情緒感知十分的靈敏,他如何看不出來,這三隊嘉賓下面掩藏著的暗流涌動,

  表情可以騙人,但是眼神是不會騙人的,導演太懂了。

  短時間的拍攝,可能看不出這種效果,他要把嘉賓們晾一晾,隔一段時間再來拍他們,說不定會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且還有個考慮就是楚嬈的傷,導演也沒有冷血到看著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帶傷拍攝的。

  工作人員雖然沒聽懂導演的意思,但是導演是總拍板人,他說明天暫停那就是明天暫停。

  慕笙這邊也接到了消息,看著竹籃里滿滿的野菜和竹筍,慕笙躍躍欲試,「反正明天就走了,今天晚上的菜我來煮吧。」

  「好。」厲寒琛點頭,雖然在想到慕笙的廚藝水平時,他的語氣有一瞬間的停頓。

  慕笙記性好,上次在帝都,她專門找了很多書來學怎麼做菜,現在她就按照書里的步驟慢慢跟著學,

  她學著厲寒琛揉面的樣子揉了個麵團,然後將新採摘回來的野菜和肉混合做成餡料,

  厲寒琛在旁邊看慕笙一勺接一勺的往裡面放鹽,表情有一瞬間的停頓,

  【哈哈哈哈哈哈,我終於看到厲寒琛也有一次這麼不淡定了,笑死我了。】

  【慕笙這是跟厲寒琛什麼仇什麼怨,是準備毒死他嗎?】

  【厲寒琛做錯了什麼,要經受如此的懲罰,慕笙你有什麼沖我來!!】

  折騰了將近一個小時,慕笙親自操刀的晚飯做好了,

  相比較前幾頓看了就讓人食慾滿滿的飯菜,今天的這一頓,就算是粉絲濾鏡再厚,也根本夸不下去了。

  破了口的餃子,炒糊了的肉片,還有已經炒的黑中泛紫的筍片。

  看著這些成品,慕笙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看來她還是不適合走廚藝這條路。

  厲寒琛倒是來者不拒,拿著筷子挨個的嘗了一遍,

  「是不是很難吃?」慕笙小心的問了一句,

  厲寒琛將青菜咽下去,「還好。」

  「我嘗一下,」慕笙坐下來想吃,被厲寒琛攔住,

  「中午剩的菜,你把它們解決了,我吃這些。」說著,厲寒琛將桌上的菜盤往自己這邊扒拉了過來。

  【我只想說一句,我磕的CP是真的,這還不叫愛情嗎?】

  【就慕笙做那菜,看一眼我都能吐出來,厲寒琛絕對是真愛了,居然連這個都能吃的下去。】

  【笙笙啊,你說咱們琛琛容易嗎?天天好吃的好喝的伺候你,你居然反過來要毒死人家,過分了啊。】

  彈幕里熱熱鬧鬧的,房間裡,厲寒琛逐漸將慕笙做的菜全都吃完了。

  吃過飯,厲寒琛將碗筷收好,慕笙都已經回房間休息了,

  厲寒琛倒了杯水,剛準備上樓,突然就覺得心口一陣劇痛,

  厲寒琛勉強找了個椅子坐下來,慢慢平息著身上的痛感,

  這段日子的生活過的太健康,讓厲寒琛都忘記了自己還是一個有絕症在身的人,

  今天忘記吃藥了,厲寒琛伸出手去拿藥,藥瓶里已經是空的了,

  慕笙估計已經睡覺了,厲寒琛沒想去打擾她,

  反正之前也有過這種情況,疼一陣子就能夠過去,

  然而讓厲寒琛沒有想到的是,沒過多久,他不僅心口劇烈的疼,身上也開始發生大面積的紅腫情況。

  厲寒琛想開口,身上的劇烈疼痛幾乎讓他無法呼吸,更不用說開口講話了。

  樓上,慕笙本來都準備躺進被窩睡覺了,突然有些口渴,拿了個杯子下樓,剛走到樓梯上,就看到沙發上坐著的厲寒琛。

  慕笙連忙走過去,「你怎麼了?」

  她伸手探脈,「你對什麼東西過敏?」

  慕笙想了一下晚上吃的菜,厲寒琛肯定是對其中某個菜有過敏反應,才會出現大面積紅腫的現象,

  「上樓,我幫你。」幸好慕笙有隨機攜帶銀針的習慣,她拉著厲寒琛上樓,

  就在這走動的一段路里,厲寒琛身上的紅腫變成了奇癢,他忍不住的想用手去撓,但好在定力強大,沒有付諸實現。

  慕笙也知道他這個過敏反應一定很難受,便快速的給他施了針,

  情況比慕笙想像得還要複雜,除了舊疾,還有過敏反應,治療起來比較慢,但是厲寒琛已經被疼癢交加的感覺折磨的雙眼通紅,

  厲寒琛的心理再強大,也敵不過自然的身體反應,他的肌肉緊縮,銀針插進去,根本找不到正確的位置,

  為今之計,是要讓厲寒琛轉移注意力,

  慕笙突然想到什麼,她叫了厲寒琛一聲,「厲寒琛,」

  厲寒琛睜開猩紅的雙眼,「怎」

  話沒說完,厲寒琛唇角邊,落了一抹溫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