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投餵可愛笙笙 (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遭到了厲寒琛的無情拒絕,蘇燃只能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嘴角噙了一抹笑,衝著旁邊的攝影師擠了個眼色,「兄弟,有吃的嗎?你看我多慘啊。」

  話落,寂靜的夜色中,響起了蘇燃肚子的咕嚕聲,

  攝影師有些好笑,「蘇影帝,不然您跟溫影后道個歉吧,溫影后脾氣好,肯定會原諒您的,」

  「切,」蘇燃挑挑眉,「她哪裡脾氣好了?我怎麼沒看出來?」

  蘇燃這話一出,攝影師還沒來得及反駁,直播間的觀眾們已經開始抗議了,

  畢竟溫嵐的口碑確實很好,她是圈內出了名的溫柔、耐心,凡是跟她合作過的藝人,提起溫嵐來都是交口誇讚。

  唯一的例外就是蘇燃,

  偏偏蘇燃自己本身的口碑就不好,他行事乖張,肆意隨性,跟他合作過的藝人,基本上提起蘇燃都是一臉的複雜。

  【無語死了,蘇燃自己是個什麼人能不能拿鏡子照一照?他怎麼好意思說溫嵐脾氣不好的。】

  【前面的,我們燃燃怎麼了?我們燃燃是本性率真,不像有些人,看起來溫文有禮的,誰知道私下裡是個什麼德行呢。】

  【粉絲能不能不掐啊,真的好煩,一個個掐的跟殺父仇人一樣,說不定你們真主私下裡已經喜結連理了呢。】

  【哈哈哈哈哈哈,前面的,你真牛逼,殺人誅心啊,趕緊關私信,不然一會兒粉絲大軍要把你的私信給淹沒了。】

  大門口,蘇燃坐了一會兒,突然聞到一陣熟悉的飯香,他嗅了嗅,頓時就咽了一下口水,

  蘇燃站起身,四處張望了一下,看到一棵桃樹,此刻正是春季,桃花開的正盛,大捧大捧的,灼灼其華,

  下一秒,蘇燃雙手攀樹,直接順著枝幹爬了上去,地上都散了一堆的花瓣,

  攝影師不會爬牆,只能站在牆根下拍攝蘇燃的背影,

  蘇燃坐在圍牆上,也不跳下去,就斜靠在上面,「溫影后,做的菜挺豐盛的啊。」

  這一家的小院裡,有一個自建的涼亭,此刻,溫嵐正坐在亭子裡吃東西,

  桌子上擺放著白菜粉條、青椒炒肉,還有一小盤十分清爽的涼拌菜,看得蘇燃食慾大動。

  溫嵐抬頭看了眼蘇燃,然後又低下頭去,沒有理他,

  蘇燃嘴角微勾,開始自顧自的賣慘,「唉,我從早上上飛機啊,就沒吃上飯,下午又幫著拎了一堆東西,結果有人還不領情,現在連熱飯都不給我吃上一口。」

  溫嵐咀嚼的動作一頓,重新看向蘇燃,

  蘇燃仗著攝影師跟不上來,十分囂張的沖溫嵐眨了眨眼,他五官皮相長得本就極好,這麼沖人眨眼的時候,讓人忍不住的心中一動,

  但溫嵐還是沒理他,只是靜靜的看著蘇燃,還在為了蘇燃搗亂的事情生氣,

  被溫嵐看著,蘇燃忍不住勾起嘴角,沒有出聲,但是用嘴型說了一句,「小芽芽,哥哥錯了,好餓,放哥哥進來行不行?」

  溫嵐眸光微動,把頭偏到一邊,

  蘇燃見這招不管用,他只能探出一隻腿,「唉,既然溫影后不放我進去,那我自己跳進去好了,要是摔折了,磕出腦震盪了,節目組和觀眾替我作證,」

  說著,蘇燃便要往下跳,

  「等一下!」溫嵐終於還是沒忍住站起身,語氣里頗有幾分對自己恨鐵不成鋼的意味,「我給你開門。」

  蘇燃眼中划過一抹笑意,得意的將腿收回來,準備順著原路返回,

  但這裡本就沒有路燈,看不清腳下的情況,再加上桃枝光滑,蘇燃一個不留神就摔了下去,

  「哎喲!」隨著一聲悶哼而來的,是蘇燃的痛呼聲,

  溫嵐打開門就聽到蘇燃掉下來的聲音,連忙朝著蘇燃跑了過去,

  「沒事吧?」溫嵐衝到蘇燃身邊,臉上是十分明顯的擔憂,「摔到哪了?腿還是腰?不然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蘇燃好整以暇的看著溫嵐著急的樣子,

  溫嵐問了半天,抬頭看到蘇燃衣服悠閒自在的模樣,頓時就明白了,這人肯定是又在裝,

  溫嵐站起身,「既然沒摔出事,就進來吃飯吧。」

  「摔出事了,」蘇燃慢悠悠的伸出一隻手,「麻煩溫影后扶我一下,我腿疼。」

  「.......」溫嵐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蘇燃給拉了上來,

  蘇燃也不客氣,將自身整個人的重量全部都壓在了溫嵐身上,「走吧,餓死我了。」

  在觀眾們看來,溫嵐瘦瘦弱弱的身體,卻要撐著蘇燃這麼高大一個人,蘇燃看起來也不像是有大事的樣子,

  【這不是欺負人嗎?我想說,蘇燃到底是有多討厭溫嵐啊,能夠這麼欺負她,都不覺得不好意思的嗎?】

  【真的。。。。雖然我是蘇燃的粉絲,但是我覺得蘇燃好像有點過分,一直在惹事。】

  【別人的事情,我們管那麼多幹什麼?一個個搞得跟你們住在人家床底下一下,愛豆的事情,少管。】

  此時的院子裡,蘇燃靠在溫嵐耳邊,仗著攝影死角,輕輕的說了一句,「小芽芽,你這人真沒良心。」

  溫嵐被這一句小名給喊得耳根發熱,她轉過頭瞪了蘇燃一眼,「不要瞎喊。」

  「切,」蘇燃笑了笑,「我不能喊,誰能喊?」

  溫嵐語滯,最終只能沉默著將蘇燃丟到椅子上,然後端著飯碗在一邊吃飯,不再理會蘇燃。

  蘇燃悠哉悠哉的吃著飯,偶爾看一眼溫嵐,眼角藏著笑意。

  ——

  慕笙一路生著悶氣回到院子裡,此時整個小鎮已經基本上都陷入了沉睡,只有星星點點的燈光還在亮著,

  她走進門,剛想直接去睡覺,但是轉念一想,好像這個地方沒有城市那麼方便,熱水需要現燒,

  而她不會。

  慕笙原本前行的腳步停下,厲寒琛心知肚明,但他裝作不知道的問,「怎麼了?」

  慕笙在生氣和洗漱之間糾結了一下,最終選擇了向生活低頭,

  她看向厲寒琛,「怎麼燒水?」

  厲寒琛知道現在要是再逗慕笙,估計她一晚上都不會搭理自己了,於是厲寒琛很配合的說了句,「你去等著就行,交給我就好。」

  慕笙滿意了,剛剛被厲寒琛逗弄的氣性盡數消散,說話的語氣都輕快了起來,「好,」

  鄉鎮裡的夜晚沉寂又安寧,蟲鳴在窗外響著,

  洗漱完的慕笙,鑽進厲寒琛給她鋪好的被子裡,感受著殘留在被子上的陽光的溫暖,很快便陷入了睡眠。

  看了眼時間,觀眾們也都準備去睡覺了,直播間裡的人數在慢慢的減少著,

  就在這時,大家發現,厲寒琛出了房間,走到了後面的廚房,

  【他去幹嘛?難道是餓了嗎?】

  本來準備離開的觀眾們又紛紛留了下來,想看看厲寒琛去幹嘛,

  然後大家就看到,厲寒琛拿出白天買的麵粉,加了點水,開始揉起麵團來,

  【這是幹嘛?難道做夜宵?他晚上不是吃飯了嗎?】

  【那什麼。。。。我有個很靠譜的猜想,你們還記得下午慕笙看到麵粉的時候說過什麼嗎?她說用來做油條肯定很好吃,還說要是能有小籠包就更棒了。】

  【。。臥槽,前面的姐妹你記性真好!!!我人傻了,要真是揉面用來做麵食的話,厲寒琛對慕笙是不是太好了點?】

  彈幕里觀眾們還在猜測著,厲寒琛已經將麵團揉好了,他將白滑的麵團放在盆里,然後洗淨了手離開。

  觀眾們掐著點,第二天早上六點的時候,就早早的蹲守在了直播間,

  然後就看到,

  厲寒琛正在炸油條,

  炸完油條,他又用昨天剩的五花肉,混著白菜雞蛋調了個餡,蒸了一鍋的白菜豬肉包子,

  面醒發了一夜,此刻蒸出來的包子,個個都極為的鬆軟,用手指輕輕一戳,都能陷進去一個大洞,

  帶著湯的餡料被蒸的熱氣騰騰,麵皮都快要包不住了,周邊被餡料給撐出了淡淡的油色,

  讓人看一眼都能夠想像到,這一口咬下去估計是薄皮大餡,湯汁滿溢。

  【我滴個乖乖,厲寒琛是不是修過廚師證,這是什麼手藝啊臥槽,這個包子在哪裡買,給我看得好餓,】

  【我感覺我已經能夠聞到包子的香氣了,還有那個油條,啊,我死了,】

  【給我吃一口好不好??我快要餓死了,這他麼什麼人間疾苦,為什麼我要大清早的餓著肚子看這個綜藝,這簡直是在自找苦吃嗚嗚嗚嗚嗚。】

  包子出籠的瞬間,旁邊鍋里煮好的雞蛋湯也好了,裊裊的冒著熱氣。

  厲寒琛將東西盛起來放在桌上,然後去了慕笙的房間,

  房間門並沒有關,

  在別墅里,慕笙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有厲寒琛關門,來到這裡,她也就按照平時的習慣,直接鑽進被子裡睡覺。

  厲寒琛敲了敲門,然後便走了進去,他衝著慕笙喊了一句,「吃飯了。」

  慕笙晚上的睡眠時間是雷打不動的八個小時,現在距離昨晚剛好八個小時,正是慕笙醒來的時刻,

  果然,厲寒琛話落,慕笙就睜開了眼睛,她大半張臉都藏在被子裡,只露出一雙靈動的眼睛,「吃什麼?」

  厲寒琛被她這小鹿斑比一樣的眼睛給萌了一下,臉上不自覺地帶上些許笑意,「吃昨天的剩菜。」

  「好啊!」慕笙不覺得剩菜難吃,反正什麼都比營養液好吃!

  「行了,你收拾一下出來吃飯吧。」厲寒琛說著走出去,然後關了門,

  沒多久,慕笙便出現在了餐桌旁,

  慕笙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林姨給她準備的,今天的慕笙,穿了一件淡粉色的針織衫,

  本就清麗的眉眼,在這樣鮮嫩的顏色襯托下,生生將滿院子的春光都比了下去,

  彈幕里已經被「美女」給刷滿了。

  慕笙走過來,看了一眼桌上的小籠包和油條,眉眼之中染上了很明顯的滿意,「你出去買的嗎?」

  厲寒琛將筷子遞給她,「對,快吃吧。」

  慕笙坐下來,夾過一個小籠包咬了一口,

  入口的第一瞬間,慕笙感受到的是湯汁的濃郁鮮美,麵皮擀得很薄,咬下去之後,便是滿滿得肉餡,其中混著清甜的白菜,消去了肉的膩味,

  慕笙小口的咬著,像一隻小倉鼠,臉頰微微鼓,

  等到半個包子吃下去,慕笙看向厲寒琛,「這是你做的。」

  厲寒琛拿筷子的動作微頓,「怎麼說。」

  慕笙很認真的,「外面做的沒這麼好吃。」

  其實慕笙是想說,外面做的不會去掉蒜,但是厲寒琛知道她不吃蒜,所以不會在裡面放這些,

  礙於有鏡頭在前,慕笙換了個說法,

  不得不說,慕笙這句話,實在取悅了厲寒琛,他眉眼肉眼可見的溫和下來,「沒給你喝蜂蜜啊,嘴這麼甜。」

  慕笙眼眸微彎,「白菜很甜。」

  厲寒琛眼中湧上明顯的笑意,「再嘗嘗油條吧,昨天不是念叨著要吃嗎?」

  慕笙點點頭,

  油條炸的外酥里軟,一口咬下去,能夠聽到咔嚓一聲脆響,等脆香的外皮咬完,裡面沁著奶香的軟芯浮現,

  軟硬交織的口感,酥香和面的麥香混合,慕笙吃的很是滿足,「很好吃。」

  「嗯。」對於慕笙的誇獎,厲寒琛很是受用,他給慕笙盛了一碗湯,「中午想吃什麼?」

  「想吃什麼都可以有嗎?」在慕笙心裡,厲寒琛慢慢的和無所不能掛上了鉤,

  「你想吃什麼?」

  慕笙想了想,「昨天回來路上碰到的那隻雞,看起來好肥。」

  想到電視劇里烤的茲拉冒油的烤雞,慕笙心生嚮往,

  厲寒琛嘴角微揚,「行。」

  慕笙有些疑惑的看了厲寒琛一眼,「可是我們不是只剩下五十塊錢了嗎?」

  厲寒琛咬了一口油條,「沒關係,交給我。」

  「好。」慕笙眼神微亮,很認真的看著厲寒琛,「你好厲害。」

  不知道被多少人誇讚過,面對任何事情都是風波不驚的厲寒琛,在這一刻,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目光游移了一下,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厲寒琛輕咳了一下,斂住臉上的笑容,然後看嚮慕笙,「話這麼多,還不快吃。」

  「哦。」慕笙被小小打擊了一下,下意識的就脫口而出一句,「誇你還不樂意,這麼凶。」

  慕笙是不開竅,但是彈幕里的觀眾們,一個個都是拿著八百倍鏡磕糖的追星女孩兒,她們怎麼會看不懂厲寒琛掩飾狀態下的失態呢?!

  此刻觀眾們的尖叫已經快把直播間都掀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慕笙你是不是傻!!!!他哪裡是凶你啊!!他是不好意思了!!!!!!!我的老天爺啊!我感覺我磕到真的了!!】

  【慕笙你清醒一點!!!你吃的小籠包可是厲寒琛昨天晚上就揉好面然後做出來的!!還不就是因為你隨口一句想吃小籠包!!】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感覺我搞到真的了,你們告訴我,厲寒琛是不是對慕笙有意思啊!!這他麼我男朋友都不會對我這麼好的!!!】

  彈幕瘋狂如此,慕笙巋然不動,她還依然覺得自己被厲寒琛凶了,

  在好吃的包子和被凶之間猶豫了一下,慕笙最後單方面決定,「雖然你凶我,但是你給我做好吃的了,我原諒你了。」

  聽到慕笙的話,厲寒琛沒忍住唇角的笑意,「是嗎?」

  慕笙點頭,「嗯。」

  「那多吃幾個,就當多原諒我了。」厲寒琛溫聲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個寵溺的笑容,媽媽呀我死了,慕笙你給我開竅!!!再不開竅我要拿鐵錘來砸你了!!】

  【我以我單身二十年的經驗來看,厲寒琛肯定對慕笙有那麼點意思,真的,這眼神不會騙人的。】

  餐廳里,慕笙和厲寒琛兩人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靜靜的吃著飯,

  只是慕笙每吃完一個小籠包,都要留下一個小尖尖放在桌上,

  攝像師在旁邊看著,沒忍住笑了,「慕笙是不是不喜歡吃麵皮?有點挑食啊。」

  慕笙還沒說話,厲寒琛先開了口,「她不是挑食,她是留下來給小貓吃的。」

  慕笙有些驚訝的看著厲寒琛,那眼神很明顯,「你怎麼知道?」

  厲寒琛但笑不語,

  他的慕笙呢,看著冷,其實心地是很善良的。

  果然如厲寒琛所說,沒多久,小貓就尋了過來,「喵喵」的衝著慕笙叫著,慕笙將桌上的東西扒下來,小貓在桌子下吃的可歡。

  【別說了,我糖尿病已經犯了,這是什麼心有靈犀的戲碼,絕了,其實我也以為慕笙是挑食來著。】

  【快來人,給朕上胰島素,厲寒琛我求你別笑了,再笑我人就沒了,這TM不是美食種田綜藝嗎?為什麼戀愛的酸臭味這麼濃啊!!!】

  【哈哈哈哈哈,你們不覺得慕笙性格就很像貓嗎?感覺厲寒琛在養慕笙這隻小貓,而且樂此不疲,話不多說,厲厲在慕這對CP我先磕為敬。】

  吃過飯,慕笙在旁邊等著,厲寒琛將一切收拾好,便給慕笙戴了個草帽,「走了。」

  「去哪?」

  「掙錢,給你買烤雞吃。」

  總共就剩了五十塊錢不到,不開源,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過完這七天,

  慕笙有些好奇的跟上去,「去哪裡掙錢?」

  此時攝影師正在拍遠景,沒能靠近他們倆,厲寒琛低下頭去,在慕笙耳邊說了一句,「你喵一聲,我就告訴你怎麼掙錢。」

  慕笙好奇心重,而且她也不覺得學貓叫有什麼難的,於是稍微糾結了一下,就輕聲「喵」了一下,然後盯著厲寒琛,「好了,你告訴我吧。」

  「......」厲寒琛真沒想到慕笙會這麼聽話,他只是想逗逗她而已,

  看到慕笙這個樣子,厲寒琛臉上笑意又沒忍住,

  攝影師拍完遠景回來,看到的便是厲寒琛笑得玉樹霜華的樣子,

  攝影師:我恨!!我是不是又錯過了什麼絕佳素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