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笙笙被投餵超級無敵可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那張臉實在是太有冰山氣質了,清冷到節目組工作人員一時都沒反應過來慕笙是在找他們要吃的,

  本來按照規定,嘉賓是不能吃院子裡的果實的,

  但是誰能拒絕美女的請求呢?沒有。

  工作人員點點頭,「可以嘗一點,不能多吃。」

  「好的。」得了工作人員的允許,慕笙轉過頭,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就從樹上揪了一顆下來準備放進嘴裡,

  厲寒琛立刻閃到她面前,將金桔奪下來,然後語氣很兇的,「洗都沒洗,不能亂吃。」

  這一時間,慕笙都忘了在鏡頭面前偽裝兩人不熟了,她只是覺得自己又被厲寒琛給凶了一頓,眉宇之間掛上些許委屈,

  「我不知道,」慕笙小聲的說了一句,

  前世她都沒吃過這些東西,甚至於連看都沒看到過,畢竟前世她的食物就只有營養液,

  想到這裡,慕笙身上籠罩了一層很明顯的失落,

  美人失落,最容易引起人難過了,直播間裡的觀眾看得都憐愛慕笙憐愛的不行,

  【啊啊啊啊啊啊美女不開心了,厲寒琛你好兇!!為什麼凶她!你看你把她凶的好難過!!】

  【怎麼辦?為什麼我覺得慕笙莫名的有些軟萌,是我的錯覺嗎?我好想揉她的頭啊!!】

  【切,矯情,我吐了,慕笙在這裡裝什麼可憐呢?】

  厲寒琛心頭一滯,他以為是自己語氣太兇讓慕笙難過了,他放柔了聲音,「我幫你洗過以後再吃,行嗎?你看,這上面還有灰塵呢。」

  說著,厲寒琛將金桔遞到慕笙面前看,慕笙看了一眼,上面果然有很多灰黑色的污泥,

  慕笙這才點點頭,「好的。」

  厲寒琛這才走到一邊,用轆轤打了一盆井水,然後洗了洗金桔遞給慕笙,

  慕笙第一時間倒沒有去拿金桔,而是好奇的湊到厲寒琛身邊,「你從哪裡弄起來的水?」

  厲寒琛指了一下旁邊的井,「從井裡打起來的水,這個工具叫轆轤,專門用來打井水的,你也來試試。」

  說著,厲寒琛走到一邊,把位置讓給了慕笙,慕笙嘗試了一下,很快,甘甜清涼的井水就順著管子流了出來,

  慕笙用手試了一下,「冰冰涼的。」

  她不是不知道井水是涼的,但那都是書本上看的,這還是慕笙第一次接觸到真正的井水,

  「嗯,涼的。」厲寒琛點了點頭,他將桔子拿過來,「洗好了,這個金桔不能」

  厲寒琛的話還沒說完,慕笙已經把一整個金桔都放進了嘴裡,

  畢竟金桔的個頭太小了,就像是一個小糖果,慕笙以為洗乾淨了就可以直接吃,

  然而金桔外甜內酸,慕笙一口下去,整個內核的酸水全部爆開,慕笙酸的眉毛都皺的緊緊的,

  「吐了,」厲寒琛走過來,遞給她一杯水,

  慕笙把桔子吐掉,然後漱了漱口,這才覺得沒那麼酸了,

  看著慕笙皺眉的樣子,厲寒琛沒忍住笑,他眼中染上了星星點點的亮意,唇角也微微揚起,「是不是傻?金桔是只能吃皮的。」

  「?」慕笙的眼神裡帶著疑惑,

  厲寒琛拿過一個桔子,細心的將金桔的皮剝了一塊,然後遞到慕笙面前,「吃這個,」

  慕笙將信將疑的將桔子皮放進嘴裡,然後眼睛微微的彎起,長而卷翹的睫毛在陽光下閃著光,「好甜。」

  厲寒琛唇角上揚的弧度更大了一些,「好吃嗎?」

  「嗯。」慕笙點點頭,「我自己來吧,謝謝。」

  被金桔沖昏了頭腦的慕笙,終於想起來,她和厲寒琛現在應該是陌生人,她是不能吃陌生人投餵的東西的,

  於是慕笙走到一邊又揪了幾顆桔子回來,洗乾淨了然後自己慢慢吃,

  厲寒琛也沒再跟她搭話,將慕笙吃剩下的那半顆餵進嘴裡,然後轉身去拿採購回來的東西。

  院子裡此時陷入了安靜,然而直播間裡卻是熱鬧非凡,

  【臥槽???????為什麼我一臉姨媽笑,這不對勁,我為什麼覺得這兩個人好像有那麼點化學反應呢????】

  【你們沒注意到剛才厲寒琛笑了嗎?臥槽!!!我他麼差點被這笑帥暈過去了,我覺得言情小說里那種動不動冠絕天下的笑容真的是存在的!】

  【笑是笑了。。。是被慕笙逗笑的。。話說。。。只有我一個人覺得,慕笙可能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高冷嗎?我怎麼覺得她還挺可愛的?不是我一個人的錯覺吧?】

  剛才在集市上,慕笙還有些疑惑厲寒琛買的東西,直到現在她才發現,厲寒琛真的挺厲害的,買的都是必需品,

  生活用品和必需的米麵油花了將近一百塊,厲寒琛又買了五十塊錢的菜,現在兩人手裡還剩下五十塊錢,

  慕笙翻動了一下袋子裡的菜,「我們是不是買多了啊?」

  這又是魚又是肉的,後面七天怎麼辦啊?

  雖然慕笙向來對錢沒什麼概念,但此刻也免不了有些擔心。

  厲寒琛拿了個小板凳放到一邊,然後指了指板凳,「你就坐在這裡等著吃,別的不用管。」

  「好的。」話落,慕笙想起來,她現在和厲寒琛應該不能表現得這麼熟悉,她站起身,「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會嗎?」厲寒琛很無情的把她的話拍了回來。

  「...我可以學。」

  「行,那你就在旁邊看著。」厲寒琛說著開始生火。

  農村的灶台不像是城市裡,按鈕一開就能用,

  這裡的灶台用的是原始的柴火,厲寒琛用雜草當引子點燃了灶火,「你先在這裡幫我添柴火,我去把菜洗一下。」

  「好。」

  厲寒琛往鍋里加了半鍋水,然後端著東西去外面洗菜。

  為了方便做事,厲寒琛將外套脫掉,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衣,袖口解開挽到一半,露出精壯的小臂。

  他五官如同雕塑般的深邃完美,哪怕是洗菜,都讓人覺得那菜十分的高級,

  【媽媽,小說里的霸道總裁復活了!!!今晚我就選這個男人當做夢素材了!!】

  【這撲面而來的荷爾蒙氣息,我死了。。。。太他麼帥了,像被這個男人正面醬醬釀釀】

  【前面的,別做夢了,這樣的男人現實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不過有一說一,我真沒想到,他做菜的手法會這麼熟練,絕了,】

  半晌,厲寒琛將菜洗好,然後走進廚房,

  「水燒好了,」慕笙轉過頭來,

  厲寒琛看了慕笙一眼,然後將菜籃放到灶台上,又走了出去,

  很快的,他又走了進來,手裡拿著被沾濕了的手帕,厲寒琛將手帕遞給慕笙,「右臉,擦一擦。」

  慕笙拿過手帕擦了一下,這才發現自己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蹭上了黑色的污漬,

  厲寒琛將熱水舀起來,然後便開始準備炒菜了,

  剛把豆瓣醬放進熱油里,慕笙就被嗆得打了個噴嚏,

  厲寒琛掃了眼四周,拿過一張巨大的報紙,在報紙上扣了一個洞,然後將報紙罩在了慕笙的頭上,

  慕笙伸手想拉下來,厲寒琛制止住她的動作,「別動,廚房有油煙,要麼你就出去,要麼就戴著這個坐在這兒看。」

  慕笙不動了,乖乖的坐在那裡讓厲寒琛給她戴上這個特殊的帽子,

  寬大的報紙幾乎將慕笙的肩膀都遮住了一半,她坐在灶台前,怎麼看怎麼有種喜感,厲寒琛眼底染上幾分笑意,然後又開始做飯。

  慕笙被報紙蓋著頭,看不到厲寒琛到底在做什麼,但是她能聞到特別濃郁的香氣,

  慕笙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好香啊,你做的什麼?」

  厲寒琛將鍋里的菜盛出來,然後走過去掀開慕笙頭上的報紙,「走了,做好了,去吃飯吧。」

  「好。」慕笙站起身,跟著厲寒琛一起走到了客廳里。

  「都是些簡單的菜,隨便吃點。」厲寒琛一邊盛飯,一邊跟慕笙說話,

  他也不會做什麼複雜的菜,只會一些簡單的,

  當初他還沒創立萬盛集團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在鎂國的地下室里住過一段時間,那時候都是自己在做飯。

  桌上有紅燒魚、東坡肉、還有炒的白菜,都是家常菜色,

  但是在慕笙看來,這些就是很好吃的菜,

  白嫩的魚肉被紅燒湯汁染上了一層醬色,肥瘦相間的五花肉被燉煮得幾乎入口即化,鮮美的湯汁包裹在肉身上,白菜在鍋里滾過一遍就被盛了起來,脆生生的,顏色極為鮮嫩。

  慕笙咽了下口水,然後伸出筷子夾了一塊肉,舌尖輕輕一抿,肉香四溢,慕笙眼睛彎起,臉上帶著滿足,她看向厲寒琛,「好好吃。」

  厲寒琛應了一聲,「謝謝誇獎。」

  慕笙前世從來沒有吃過這些食物,所以對於美味的食物,她都是帶著好奇、期待、滿足的心情去吃的,

  認真又期待的表情在她臉上很是明顯,觀眾們都看得有些好奇,

  她並不像很多女明星一樣,吃個飯生怕蹭到口紅所以一小筷子一小筷子的夾,

  慕笙先夾了一塊裹滿濃厚醬汁的肉放在鬆軟的米飯上,然後端起碗,扒了一口到嘴裡嚼啊嚼,

  吃完一筷子肉,慕笙又夾起青菜,混著米飯又是一口,

  慕笙吃東西的時候,眼睫毛隨著咀嚼的動作輕輕顫動,兩頰微微鼓起,是真的非常認真嚴肅的在吃東西了。

  【真的有那麼好吃嗎?給我都看餓了,媽耶,迅速煮了一碗泡麵。】

  【啊啊啊啊我的口水都快流到地上了,這也太香了,我感覺我都能聞到東坡肉的香氣了!!!】

  【慕笙要是開吃播,肯定會火的很快。。。。她吃東西真的好下飯啊,給我看得餓的不行,關鍵是,她吃東西怎麼這麼可愛啊?】

  慕笙一口接一口的吃著東坡肉和青菜,但是目光卻一直盯在那盤紅燒魚身上,

  白嫩的魚肉混著鮮美的醬汁,看起來就很美味,

  但是上次被魚刺卡住的陰影還在,慕笙不敢自己弄,

  厲寒琛坐在一旁靜靜吃著飯,仿佛根本沒有注意到慕笙的目光一樣,

  慕笙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最終還是沒忍住魚肉的誘惑,桌子底下,慕笙輕輕的踢了一下厲寒琛的腿,

  厲寒琛本來在夾青菜,察覺到腿邊的動靜,一時頓住了夾菜的動作,

  他垂下眼皮,掩住了其中的笑意,

  慕笙又踢了他一下,厲寒琛終於開了口,「怎麼不吃魚?是我做的不好吃嗎?」

  慕笙搖搖頭,「不喜歡吃。」

  厲寒琛壓住嘴邊的笑意,伸出筷子夾了魚肚子上毫無魚刺的肉,「就當給我個面子,嘗一下吧?」

  看著碗裡的魚肉,慕笙勉強夾了一筷子吃下去,眼眸彎了彎,

  厲寒琛又夾了一些放進慕笙碗裡,「是還不錯吧?多吃點,還有這麼多呢。」

  吃到了心心念念魚肉的慕笙,很明顯的心情好了起來,

  一碗飯吃完,慕笙很自然的站起身去添了第二碗,

  此時正是晚上,厲寒琛看了一眼慕笙碗裡滿滿當當的飯,心下覺得好笑,但是他還是得控制慕笙的飲食,

  大晚上的,這邊睡覺又睡得早,要是吃太多,晚上肯定消化不良。

  於是厲寒琛站起身,「吃半碗吧,飯不夠,明天早上還要吃呢。」

  「.......」慕笙看了眼碗裡的飯,然後點點頭,「我再倒半碗回去。」

  說著,慕笙便又倒回去半碗,但那表情看起來著實有些不情願,

  倒完飯,慕笙回到桌上,厲寒琛已經用公筷將半條魚的魚刺都處理好了,

  慕笙看了厲寒琛一眼,這做的也太明顯了吧?

  厲寒琛領會了慕笙的意思,他輕咳一聲,「我把魚刺魚骨挑下來,明天可以煮湯,這魚肉,麻煩你幫忙吃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這個表情,怎麼這麼好笑啊,沒吃飽,好委屈,嚶嚶嚶,笙笙想哭。】

  【我快被慕笙萌死了怎麼辦?誰能想到這麼個高冷大御姐,居然是個小吃貨呢,看把孩子委屈的,飯飯都不給吃飽的嗎?】

  【啊啊啊啊,厲寒琛你幹什麼?!!!我命令你現在!立刻給慕笙煮一鍋飯!!讓她吃!!這小表情好可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