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笙笙氣厲總(二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聽到厲銘的話,助理都有些難得的無語,

  前段時間不是還和慕瀟愛的要死要活,都答應人家慕瀟小姐準備訂婚了嗎?這怎麼又跟葉家二小姐扯上關係了,

  「還不快去?」厲銘不悅的看了助理一眼,

  助理反應過來連忙點頭,「好的厲總,我現在就去。」

  助理剛離開房間,厲銘的電話就響了,來電人顯示的是慕瀟,

  厲銘按下接聽鍵,慕瀟柔弱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銘哥哥~」

  「嗯,瀟瀟,怎麼了?」厲銘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繾綣,

  「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在張曼的注視下,慕瀟猶豫著問厲銘,「怎麼都不來看我了?」

  「父親最近交了一個大項目在我手上,等我忙完這陣子就去看你好不好?乖。」

  「好,」聽見厲銘一如往常一般溫柔體貼的聲音,慕瀟心裡的石頭稍稍落地,

  張曼在旁邊一直給她使著眼色,慕瀟又問了一句,「銘哥哥,上回說過的訂婚的事情,我爸媽一直在問呢。」

  「等我忙完這陣吧,」厲銘臉上浮現起幾許不耐煩,「這段時間忙著呢,我還有事,先掛了。」

  說完,厲銘便掛斷了電話,

  慕瀟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有些不知所措,「母親,你看厲銘哥哥是不是不想跟我訂婚了?」

  怎麼對她是這樣的態度?

  張曼眼中划過一道暗色,「我們得逼他一逼,」

  「怎麼做?」慕瀟有些不解,難道現在逼厲銘逼的還不夠嗎?她覺得厲銘好像已經開始反感了。

  「你這段時間一定想辦法把厲銘約出來見一面,將慕笙也叫上。」

  張曼眸光閃爍,既然厲銘那邊遲遲的不肯訂婚,那生米煮成熟飯了,看他們還怎麼賴帳,厲家是個要面子的大家族,

  她認識一個有獨門偏方的老中醫,到時候找那人要個容易懷孕的方子,只要慕瀟肚子裡有了厲銘的孩子,她就不信厲家還能跑得脫?

  「叫慕笙幹什麼?」自從知道那個鋼琴曲是慕笙彈的之後,慕瀟現在對慕笙很是忌諱,

  「傻呀,要是只有你和厲銘單獨在一起,出了什麼意外狀況,人家第一個懷疑的就是你。」張曼點了點慕瀟的額頭,「要是慕笙在就不一樣了,」

  慕瀟秒懂了張曼的意思,「母親我知道了,」

  「嗯,」張曼拍了拍慕瀟的手,「媽後半輩子可就靠你了。」

  只要慕瀟能當上厲家的主母,張曼覺得自己這輩子也就值了,走出去別人都會高看她幾分,

  反正慕庭也就這樣了,她人生當中的第一次階級跨越是依靠慕庭,第二次就是靠慕瀟這個好女兒了。

  ——

  節目組知道厲寒琛剛做完手術不久,於是特意往後延長了一個星期的拍攝時間,

  導演前腳給厲寒琛打完慰問電話,後腳又給慕笙打了個電話,

  「大妹子啊,」慕笙在導演心裡,已經儼然成了人美心善的大妹子,「跟你搭檔的那個嘉賓,他有點事,」

  「好的,」慕笙看了眼不遠處坐著的厲寒琛,上一秒她才親耳聽到導演跟厲寒琛打完電話。

  「那什麼,」導演偷偷摸摸的囑咐慕笙,「大妹子,我這是跟你一個人說啊,你那個搭檔看起來不太好相處的樣子,你得先做好心理準備。」

  本來導演是衝著厲寒琛的顏值才把他招募進來的,但是經過幾次電話,導演隔空都能感受到厲寒琛瞬間把人冰凍起來的冷傲了,

  導演開始擔心,慕笙和厲寒琛根本相處不好,有可能發生節目都拍完了兩人還說不了一句話的情況。

  慕笙是外放的電話,現下導演的聲音環繞在病房裡,厲寒琛抬頭看了一眼,倒也沒有什麼別的反應。

  「沒事。」慕笙覺得,厲寒琛除了有時候發火發的有點莫名奇妙以外,其他時候都算得上是好脾氣。

  「唉,你這孩子不懂,你反正先做好準備,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到時候實在是沒人理你的話,我會讓工作人員幫忙活躍氣氛的。」厲寒琛在導演心裡已經成為了冰山級別的存在,導演生怕慕笙跟他做嘉賓會吃虧。

  慕笙看了看厲寒琛,眸中有些許好笑,「好的,謝謝導演。」

  「嗯,那你忙吧。」導演這邊事情也多,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厲寒琛簽完手裡的一份文件,抬頭看到慕笙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怎麼了?看著我幹什麼?」

  「你是不是凶導演了,不然他怎麼這麼怕你。」

  「.......」厲寒琛深邃的眸光落在慕笙身上,「在你看來,我就這麼凶?」

  慕笙點點頭,「對啊。」

  「.......」厲寒琛想說那不都是因為你撩撥我,我忍受不了,但是這種話他無論如何也不會當著慕笙的面說出來,

  厲寒琛不再說話,慕笙就當他是默認了,她拿過面前的蘋果剛準備啃,對面的厲寒琛抬起頭,聲音沉沉,「皮都沒削,不能吃。」

  厲寒琛這個語氣,莫名的讓慕笙對比起了他昨晚溫柔跟她說話的樣子,簡直是天差地別,

  慕笙像是使小性子一樣的,一口咬下去,脆生生的破皮音在病房裡響起,

  「........」厲寒琛眼中浮起幾點笑意,「故意跟我作對?」

  慕笙沒說話,但是又咬了幾口蘋果,脆生生的,聽起來頗有幾分氣性,

  厲寒琛將文件放到一邊,起身走到慕笙身邊,然後伸手將她的蘋果拿走,「我給你削。」

  說著,厲寒琛拿起小刀細心的給蘋果削著皮,慕笙下意識的舔了下嘴角殘留的甜汁,

  厲寒琛一抬頭,看到的便是慕笙小巧的粉舌,他眼神一凜,「甜嗎?」

  慕笙點點頭,「嗯。」

  厲寒琛頗有深意的看了眼她粉中泛紅的櫻唇,「在外面不許吃蘋果。」

  「??」慕笙眼睛微微睜大,「你是故意跟我作對嗎?」

  厲寒琛將削好的蘋果遞到慕笙身邊,然後拿出手機撥弄了幾下,將一堆新聞遞到慕笙面前,

  「震驚!!原來小小的蘋果皮能吃死人!」

  「一個小動作,挽救全家人的性命,以後吃蘋果再也不敢帶皮吃。」

  「妙齡少女沒注意這個生活細節,竟一夜之間衰老五十歲!!」

  慕笙從異世而來,自然還不知道這個時代的自媒體為了騙取點擊流量有多麼瘋狂,

  看著屏幕上那些觸目驚心的圖,笙笙驚呆了,

  身為醫生,她自然更清楚要是被細菌感染了有多嚴重,她只是沒想到,這個時代的蘋果會這麼髒,皮上面居然有著這麼多的齟齬。

  厲寒琛在一旁看見慕笙微微睜大的眼睛,壓住唇角的笑意,

  這些天來,他發現,慕笙真是越來越好騙了。

  「所以,以後想吃什麼,我給你削皮,知道嗎?」厲寒琛循循善誘,

  慕笙咬了一口蘋果,然後點頭,「嗯。」

  「乖。」厲寒琛達成了目的,眉梢微挑,慢悠悠的走回床上,又開始看起文件來。

  慕笙在病房裡呆了一會兒,刷了會兒手機,突然看到帝都大學有講座的消息,她站起身來,「我出門一趟。」

  「去哪?」厲寒琛抬起頭,

  慕笙把手機在他面前晃了一下,「聽個講座,走了。」

  厲寒琛掃了一眼,臉色頓時沉下,那講座宣傳海報上,赫然是一個俊美的男人,

  「回來。」厲寒琛想叫住慕笙,

  慕笙已經打開門走遠了,「不回,晚上想吃什麼給我發微信就行。」

  「........」厲寒琛將文件丟開,給秦愷打了個電話,「給我查個人。」

  自從上次在帝都大學遇到慕瀟,慕笙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是很想去帝都大學,

  畢竟慕瀟這個人實在是很影響心情。

  慕笙出了醫院,開著車去了帝都大學,剛才看到的講座是一個關於古代碑帖的,主講人是葉知裴。

  慕笙對這個時代的歷史很感興趣,像這種書法之類的,更是慕笙前世閒暇時的愛好。

  葉知裴是目前為止國內最年輕的正教授,不過26歲,便已經成為了國內最頂尖大學的文學專業教授,

  不過讓他名揚天下的除了他的少年英才,還有他英俊溫潤的形象。

  當初國家台舉辦過一個科普類的綜藝節目,葉知裴一襲長衫,戴著金絲眼鏡出場的瞬間,

  讓人恍惚間仿佛看到了一個蕭郎清舉的書生,從千年前的話本里走了出來,帶著滿身的書香。

  節目中,葉知裴以他的博學多才,口若懸河,征服了電視機前的所有觀眾。

  自此,葉教授的大名響徹大江南北。

  也正因為此,慕笙到達會議大廳的時候,整個大廳基本上都被人給占滿了。

  慕笙從後門那邊走過去,勉強站在最角落,

  講座已經開始,葉知裴出現的瞬間,全場都開始沸騰,

  慕笙看了一眼,覺得這人長得挺乾淨的,講座內容也是翔實有據,說話間便聽得出來,是個很有學識的人。

  葉知裴在台上,一邊講著有名的碑帖,一邊拿著筆在黑板上寫著字,

  慕笙聽了一會兒,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擠過來一個被花頭巾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人,

  這人所有的臉都被花頭巾遮著,戴著個墨鏡,身上花花綠綠的大棉襖十分搶戲,

  似乎是察覺到慕笙的目光,面前這個花棉襖開口了,竟然是個很嫵媚的女聲,「你看什麼看?沒看過美女啊?」

  慕笙認人的能力還是很強的,雖然面前這個人已經把自己包裹的像個蠶蛹了,但慕笙還是一眼認出了這個人,

  「秦嬈?」

  ??!!!秦嬈驚得眼睛都瞪大了,她都偽裝成這樣了還能被認出來?!

  她湊過去,食指放在唇上,「噓,不要讓別人知道。」

  秦嬈對《隨食記》這個綜藝唯恐避之不及,因而也沒怎麼關注過其他的嘉賓,現下自然認不出慕笙,她只覺得慕笙長得特別的漂亮。

  慕笙沒再理她,自顧聽起講座來,

  秦嬈站在旁邊,也認真的看著講台上的葉知裴,

  台上,葉知裴像是往這邊角落裡掃了一眼,嚇得秦嬈連忙躲到慕笙身後,

  不過葉知裴好像也就是隨意一看,秦嬈從慕笙身後探出頭,「美女,你覺得葉知,葉教授講的怎麼樣?」

  「挺好的。」慕笙點點頭,

  秦嬈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突然有點難過,「對哦,他就是很厲害的。」

  後面的半場講座里,秦嬈都十分的安靜,直到最後散場時,眼看著葉知裴往最後一排這邊走,秦嬈拉著慕笙就往外跑,直到跑進花園裡,秦嬈才停下來,

  「謝謝你幫我掩護,」秦嬈上氣不接下氣的,她從包里掏出一沓門票,「給,謝你的禮物,」

  慕笙接過來一看,是一個不認識名字的男團,「給我這個幹什麼?」

  秦嬈拉下頭巾,露出一張妖嬈美艷的臉,「這可是現在最火的男團,你不喜歡這個?你喜歡什麼跟我說,我幫你弄。」

  不收白不收,慕笙將門票收起來,「謝了。」

  話落,慕笙便轉身離開,秦嬈倒是愣了一下,這個美女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呢?

  正常流程不應該是抓緊這個機會和她這個大明星套近乎嗎?

  可以,很特別的女人,她喜歡。

  秦嬈這邊剛準備叫住慕笙,她心中突然閃過一絲不太好的預感,

  果然,秦嬈回頭看了一眼,五十米開外,葉知裴正朝著這邊走過來,

  !!!

  秦嬈把墨鏡戴上,裹上頭巾拔腿就跑,

  「站住,」葉知裴在身後叫住秦嬈,

  秦嬈跑的更快了,她心道不跑就是傻子,站在這兒被你揍嗎?

  秦嬈跑的太快,高跟鞋在石板路上崴了一下,葉知裴正要上前去扶,秦嬈已經一瘸一拐的跑遠了。

  「.......」看著秦嬈落荒而逃的背影,葉知裴手指在書封上摩挲,深幽之色在眼中划過,他在原地站了許久,這才轉身離開。

  秦嬈一邊忍著腳疼,一邊往門口的商務車裡鑽,

  「我的小祖宗,您這是又玩的哪一出?」經紀人已經對秦嬈時不時的騷操作免疫了,她翻了個白眼,「您遮臉幹什麼?明天引領時尚封面不好嗎?」

  這衣服上直徑超過十厘米的大紅花是認真的嗎?還有這大片的綠葉,簡直辣眼睛。

  秦嬈坐到座位上,揉了揉腳踝,「楊姐,我求你了,你給我把《隨食記》退了吧,我要是上了那個節目,我絕對會死的,死無全屍的那種。」

  「可以,三千萬違約費。」

  「........」秦嬈慫如狗,她怎麼這麼慘啊,上節目吧小命不保,不上節目吧錢不保,

  人生太艱難了!

  ——

  慕笙回到醫院的時候,厲寒琛還保持著走之前的那個姿勢,靠在床頭靜靜的翻閱著手裡的文件,

  「講座講的怎麼樣?」厲寒琛隨意的問了一句,

  「挺好的,學識淵博,深入淺出。」

  「教授呢?長得好看嗎?」厲寒琛沒有抬頭,像是順口一問,

  慕笙回想了一下葉知裴的樣子,「長得挺好看的。」

  厲寒琛手裡的筆在紙上劃開了一條長痕,手中的文件紙也被捏碎,「是嗎?」

  「嗯,」慕笙很認真的點點頭,甚至還把秦嬈送她的男團門票拿出來,遞到厲寒琛面前,「我要去看這個,你去不去?」

  門票上印著的男團,七八個衣服開到一半,性感十足的小鮮肉正衝著觀眾拋媚眼,

  厲寒琛手裡的鋼筆被捏折了,「你要去看這個?」

  慕笙還沒看過男團開演唱會,她挺感興趣的,將門票折好放進包里,「對。」

  鋼筆攔腰折斷。

  「不好看。」厲寒琛冷著臉,

  「你看過?」慕笙眼中帶著明顯的訝然,厲寒琛不像是會看這些東西的人啊。

  「對,看過,不好看。」厲寒琛點頭,

  「各花入個眼,」慕笙查了一下演唱會時間,「說不定你覺得不好看,但是我覺得好看呢。」

  「.........」厲寒琛好氣,但是他又不能說什麼。

  吃飯的時候,厲寒琛又開始挑三揀四,排骨不想吃,青菜不想吃,水不想喝,慕笙要給他探脈絡,他還要把手拿開,說慕笙的手涼,

  慕笙看了他一眼,「厲寒琛你怎麼又莫名其妙的發脾氣,這麼凶?」

  「.......我哪裡凶?」厲寒琛更氣了。

  慕笙覺得厲寒琛又開始亂發脾氣,她也不慣著他,拿了個蘋果讓厲寒琛給她削完,

  然後便坐到一邊吃起蘋果來,不再理會厲寒琛。

  厲寒琛坐在不遠處,都被慕笙給氣笑了,還挺會享受,還知道讓他削完皮再吃蘋果。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