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笙笙哭 厲總的溫柔(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男護士的話剛說完,慕笙就指了指厲寒琛,「他需要餵飯。」

  厲寒琛臉瞬間黑了,「我不吃了,吃飽了。」

  慕笙看了眼才吃了小半碗的飯,「不行,你不吃的話營養跟不上,對恢復沒有好處。」

  厲寒琛皺著眉,「那我自己吃,不用喂,」

  「手疼還矯情什麼?」慕笙說著將碗放進男護士的手裡,「辛苦。」

  男護士拿著碗坐到床邊,舀了一大勺飯遞到厲寒琛面前,惡狠狠的盯著厲寒琛,

  這小子,居然讓這麼漂亮的老婆給餵飯,真是不知道憐香惜玉。

  厲寒琛不想吃,但是慕笙在一旁看著,他只能硬著頭皮吃下去,

  厲寒琛兩天不在家,為了怕厲安擔心,誰也沒告訴他真實的情況,但是厲安自己還是發現了一點端倪,今天趁著慕笙出門的時候,他也悄悄的跟了上來,

  此刻他偷偷的在門口往裡張望,看到一個彪形大漢正在給厲寒琛餵飯,

  厲安眼睛瞪大,滿心震驚,這畫面實在是太喜感了,

  內心的震動太大,厲安一時都忘記了把自己藏好,

  剛食不知味的咽下一口飯,厲寒琛一抬頭便看到了窗戶邊一雙瞪得溜圓的眼睛,

  「過來,」厲寒琛衝著外面說了一句,

  !!

  厲安懵了,哥哥這也能發現他?

  厲安懷著必死的心走進去,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厲寒琛並沒有責怪他,而是指了指護士手裡的碗,「你來給我餵。」

  「好!」厲安連忙蹦過去,「哥哥你要吃什麼?」

  見病人的家屬來了,護士們便都退了出去,

  厲寒琛臉色很不好的,「隨便。」

  厲安以為厲寒琛是在跟他生氣,於是慫乖慫乖的伺候好厲寒琛吃完飯,還給他削了個蘋果。

  「哥哥,」等到厲寒琛看起來消氣了一點,厲安湊到厲寒琛身邊,「你怎麼了?」

  從厲寒琛回來,厲安就一直從別人口裡聽到說厲寒琛病秧子快死了的話,但他問過好幾次,勵寒徹也不願意說具體怎麼了,

  現在厲寒琛都住進醫院了,厲安很是擔心,

  「沒事,」厲寒琛斂下眉目,「很快會好的。」

  厲安抿了抿唇,眼睛有點紅紅的,他坐到床邊,抱住厲寒琛的一隻胳膊,「真的嗎?哥哥你不要有事。」

  你要是有事了,我怎麼辦?

  厲安看著沒心沒肺,但是對於厲寒琛的事情,他不知道有多在意,他怕厲寒琛只是為了寬慰他,

  想到要是哥哥離開他的場景,厲安把自己難過的眼淚一滴接一滴的掉,

  「哭什麼?有我在,你哥長命百歲。」這時,坐在一旁吃水果的慕笙抬起了頭,語氣十分自信,

  厲安抬起頭看了慕笙一眼,「真的嗎?」

  「嗯,我保證,」慕笙點頭,只要她想,連死神也沒辦法從她手裡搶走一個人。

  厲安又高興了,「哥你剛剛怎麼讓那個壯漢給你餵飯啊?你吃的下去嗎?」

  厲寒琛成功的被這一句話勾起了剛才的回憶,他眸光沉沉的看了厲安一眼,厲安心道不好,

  果然下一秒,厲寒琛開了口,「你是逃課過來的?回去寫個檢討。」

  !!!哥哥是壞蛋!

  厲安愁眉苦臉的,「哦。」

  雖然寫檢討很難過,但是知道厲寒琛的病沒事,厲安還是高高興興的離開了醫院,

  厲安剛走沒多久,慕笙就收到了導演的電話,

  等掛斷電話,慕笙臉上帶著很明顯的開心,「剛剛導演打電話過來,我們的那個綜藝又可以繼續拍了。」

  雖然被剛才的事情氣到,但是現下看著慕笙帶笑的眼鏡,厲寒琛心裡的氣盡數散盡,「那還挺好的。」

  「我回去研究一下菜譜什麼的,我聽說那個是需要自己做菜的,」慕笙說著就開始收拾東西,

  厲寒琛的目光落在慕笙身上,「那你晚上還過來嗎?」

  慕笙本想說不過來,但是回頭看了一眼厲寒琛,他正低垂著頭,濃密的睫毛在眼下排開一把小扇子,莫名的帶上些落寞的意味,

  「來。」

  厲寒琛抬起頭,「好,那我等你。」

  「嗯。」

  慕笙拿著東西往外走,出了病房沒走多久,就撞上了正被簇擁著往這邊來的慕瀟,

  看到慕笙,張曼下意識的擋在慕瀟面前,本想跟慕笙打招呼,

  但是一想到這是在外面,人多嘴雜,她可不想讓外人知道慕笙是慕家的人,於是只能裝作沒看到慕笙,

  慕瀟恨恨的看了慕笙一眼,然後也收回了目光,裝作沒看見她。

  這時,剛從專家辦公室里出來的慕庭拿著單子往這邊走過來,看到慕笙,他停頓一瞬,最終還是忽視了慕笙,

  他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有這麼個丟人的女兒。

  越過慕笙,慕庭滿臉擔憂的走到慕瀟面前,「瀟瀟,醫生說了,你千萬得靜養,這裡的醫生還是不太行,爸爸讓人從琺國請了專家團,我們過兩天讓專家再看。」

  慕瀟輕咳了兩聲,「嗯,謝謝爸爸。」

  慕笙站在一旁掃了眼慕瀟,嘴角輕輕的勾了下,

  雖然她沒有徹底的診斷過慕瀟的病,但是目測的話,慕瀟哪裡有什麼病,估計最嚴重的也就是貧血而已。

  慕庭和張曼還在不住的對慕瀟噓寒問暖,慕瀟虛弱的靠在張曼肩上,「爸爸,這裡空氣不好,我想趕快回家。」

  「好,我們現在就回去。」慕庭連忙招呼人把慕瀟帶走,臨走前,還狠狠的瞪了慕笙一眼,

  趁著別人沒注意的時候,慕庭還警告了慕笙一句,「別出去丟人現眼,看我怎麼收拾你。」

  慕笙四處看了看,有監控,算了,和諧社會,不跟這種人置氣了。

  ——

  經過一段時間的發酵,此時的網絡上已經是一邊倒的針對慕笙,無數網友指責因為她的原因才讓《隨食記》陷入停播危機。

  《隨食記》的眾多粉絲更是瘋狂的在慕笙微博底下大肆辱罵,功擊她讓她滾出娛樂圈,

  【好氣人啊,《隨食記》都辦了好幾年了,要不是因為你,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隨食記》一天回不來,我就天天過來罵你,你還我的精神食糧。】

  【#慕笙滾出娛樂圈#,別來禍害我們綜藝了,你滾回去禍害你的直播界不行嗎?】

  不久前慕笙才因為電競冷艷美人的形象圈了一波粉絲,現下全部都因為《隨行記》的事件流失掉了,

  網友們在這邊罵的正歡,仲夏夜工作室那邊此時發了一條動態,

  網友們湧進去一看,本來心裡燃燒的三尺火焰,現下直接變成了三丈火焰,

  因為工作室發的是慕笙在家看菜譜的照片,

  仲夏夜工作室:「笙笙正在為錄製節目研習菜譜,你們想知道她學習的成果怎麼樣嗎?」

  網友們氣的擼起袖子就要跟工作室吵起架來,逗呢?你這罪魁禍首把節目都害的停播了,現在還在這裡裝什麼歲月靜好。

  罵人的評論剛打到一半,突然有網友在評論里提醒,

  【先別著急罵,快去看《隨食記》的最新微博動態。】

  網友們莫名其妙的點進去,看到《隨食記》的微博,第一時間先是擦了擦眼睛,

  第二遍再看,居然還是那幾個字,

  《隨食記》:「萬盛集團,感謝贊助,合作愉快,本節目將正常播出,謝謝大家關心。】

  網友們傻了,這個星球上就沒有不知道萬盛集團的人,

  簡單來說,萬盛集團=壕,

  【我本來以為是因為導演瘋了隨便發的,直到我點進他艾特的那個萬盛集團的微博看了一眼,我的媽呀,真的是萬盛集團的官方微博哎!!】

  【震驚我全家,前不久萬盛集團的總裁才剛開了微博,現在集團官方微博也開了,這是不是說明萬盛集團接下來的工作重心要放在華國?厲害了。】

  【怪不得慕笙那邊都開始準備錄製綜藝了,原來是因為得到了內部消息啊,嗷嗷嗷嗷開心,不管怎麼說,又可以有下飯的視頻了。】

  並不是所有的人看到這個消息都很開心的,

  帝都酒店裡,楚嬈原本都準備慶祝自己死裡逃生了,猝不及防的看到《隨食記》復活的消息,楚嬈整個人都不好了,

  「楊姐,我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吧,我真的不想去。」楚嬈哭喪著臉,連美女形象都懶得保持了,

  「給個理由,」經紀人斜了她一眼,「不然你就付違約金,大概相當於你再給公司白干二十年,還解約嗎?」

  楚嬈咽了下口水,「二十年?」

  在和前男友一起上節目與金錢之間,楚嬈無條件的選擇了金錢,「算了,不就拍個節目而已嗎?我可以。」

  經紀人無語的看了楚嬈一眼,「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葉知裴上節目,可惜人家葉教授從來不接受,這回也就是你走運,葉教授勉強同意了,你還不珍惜。」

  楚嬈愣了一下,她自然不會覺得葉知裴是因為還想著她才答應的,

  那麼就只剩下一個可能,葉知裴肯定是想報復她才接了這個節目,想到這兒,楚嬈心裡不知道是難過還是害怕,「那什麼,公司給我買過保險嗎?」

  「??」雖然知道自己帶的這個藝人思路跳脫,但是跳脫成這樣,經紀人還是沒想到,她戒備的看了楚嬈一眼,「怎麼了?」

  「給我買一個吧。」楚嬈欲哭無淚,「我要是錄完節目不在了,好歹還能有個賠償什麼的。」

  「.......」經紀人抽了抽嘴角,「你又犯什麼病。」

  楚嬈默默的抱緊胳膊,心道不是我犯病,是你不懂。

  ——

  別墅里,慕笙研究了一下午的菜譜,到了晚上做飯的時候,自告奮勇的替代了林姨的角色,

  一個小時以後,林姨站在廚房門口,看著慕笙遠去的背影,十分同情的搖了搖頭,

  厲總可真是可憐啊。

  病房裡,厲寒琛第五次看向時鐘,

  六點已經過去五分鐘了,慕笙還是沒有來。

  正在他抬起手臂準備看第六次的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了,慕笙走了進來。

  「今天來的很準時啊。」厲寒琛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

  「不是慢了五分鐘嗎?」慕笙是個準時的人,「路上有點堵車,」

  「嗯,」厲寒琛看嚮慕笙手裡的飯盒,「今天吃什麼?」

  「我做的菜,拿過來給你嘗一下。」慕笙說著將飯盒打開,

  厲寒琛看了一眼,眉梢微動,「你做的?」

  飯盒裡的菜看起來成色都還很不錯,至少從色上面來說,是及格了的。

  「嗯。」

  下午,厲寒琛已經讓秦愷去交代了護士,沒事不要過來,此時的病房裡只有厲寒琛和慕笙,他很理直氣壯地,「手疼。」

  慕笙用筷子夾了一點排骨送進厲寒琛嘴邊,「味道怎麼樣?」

  厲寒琛很期待的咬了一口,

  嚼了一下,沒嚼動,

  嚼了兩下,還是沒動,

  .........

  很多下之後,厲寒琛輕咳了一聲,「我生病了,牙齒不太好,給我夾點別的吧。」

  慕笙又給他餵了一口青菜,

  入嘴的一瞬間,厲寒琛被鹹味齁得說不出話來,他沉默一瞬,還是將菜咽了下去,「挺好吃的。」

  「真的?」剛剛在別墅里,慕笙本來想嘗一下自己的菜,但是被林姨給攔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吃,

  厲寒琛微微點頭,「嗯。」

  「那你再嘗嘗這個,」慕笙說著將一塊土豆餵給厲寒琛,

  看了一眼土豆皮上面的泥,潔癖嚴重的厲寒琛,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全部吃了進去,

  吃到一半的時候,厲寒琛終於忍不住的讓慕笙給他拿了一杯水,

  厲寒琛喝水的時候,慕笙偷偷的嘗了一小口,然後就把菜吐了出來,

  她又嘗了一下排骨,硬邦邦的像是牛皮筋,根本就咬不動,

  「這麼難吃,你還說好吃,」慕笙看著厲寒琛,秀眉皺起,

  厲寒琛拿著空杯子,笑了一下,「這是你第一次做飯,做成這樣已經很好了,好了,我喝完了,我還繼續吃。」

  「不行,很難吃。」慕笙將菜拿到一邊,「我現在讓林姨再送點別的過來。」

  厲寒琛卻很堅持,「乖,我就喜歡吃的咸一點,你拿過來。」

  慕笙猶疑的看著厲寒琛,「你是不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做的,不想讓我難過,才勉強自己吃下去的?」

  厲寒琛眉梢微揚,「不是,我真的喜歡吃。」

  慕笙眉毛皺的更緊了,她看出來了,厲寒琛就是為了給她捧場,「傻子才喜歡吃這麼難吃的菜。」

  厲寒琛唇角微揚,深邃的眸光里竟有了幾分慕笙看不懂的溫柔,「嗯,我就是傻子,拿過來吧。」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帳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厲寒琛的聲音低沉而溫柔,聽的慕笙心間一跳,她把菜放到厲寒琛面前,

  厲寒琛用筷子夾了一點放進嘴裡,「這個土豆呢,做之前要削皮的,你的鹽放的多了點,下回少放點就行了。」

  他咬下一點排骨,「排骨要多煮一會兒,一個半小時左右吧,你的糖放的有些多,下次注意一點就可以了,第一次做的不好沒關係。」

  厲寒琛慢慢的吃著,一邊溫聲給慕笙提著建議,

  半天沒聽到慕笙的回應,厲寒琛抬頭,卻看到慕笙的眼角微紅,眼睛裡也有幾分晶瑩,

  厲寒琛心中一震,急著要起身,「哭什麼?」

  然而他忘了自己才剛做完手術,身體還虛,一個不慎跌落在床上,慕笙連忙上前將他扶住,

  厲寒琛此刻卻顧不上自己,他緊緊的盯著慕笙的眼睛,「告訴我,怎麼了?」

  慕笙搖了搖頭,其實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大概是從來沒有人這麼認真的對她好過,前世的訓練其實是很嚴格的,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好,等待她們的便是加倍的懲罰,

  然而厲寒琛卻好像不介意她的錯誤,還這麼耐心的教她,哪怕這麼難吃也會把她做的東西吃下去,

  就好像她回到了五歲之前,那個時候,她還在母親身邊,能夠做一個被人呵護在身邊的小孩子,

  慕笙抿了抿唇,「能不能抱你一下?」

  來到這裡之後,受到厲安的影響,慕笙在感到脆弱的時候,第一時間就是想有一個溫暖的依靠,

  厲寒琛深深看了慕笙一眼,然後伸出手,將慕笙攬進懷裡,一隻手搭在慕笙腰間,另一隻手放在她的背後,是完完全全貼合相契的姿勢,

  「......」慕笙想像中的抱,是抱著厲寒琛的一隻胳膊,靠在他的肩頭,就像是厲安抱她那樣,

  但是現下這個姿勢,好像跟她的想像不一樣,

  但是不得不說,卻讓她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厲寒琛只穿了一件病服,身上的熱氣源源不斷的往慕笙這邊傳遞,鼻息之間都是厲寒琛身上凜冽的松香,

  不知道過了多久,厲寒琛眼中閃過笑意,「這麼喜歡待在我懷裡?都不動一下?」

  沒得到慕笙的回應,厲寒琛低頭看了一眼,慕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他懷裡睡著了,長長的睫羽在小臉上撒開一把扇子,看得人心中一動。

  厲寒琛眸光涌動,那些平日裡掩藏在平靜之下的無法宣之於口的**和深情,此時都翻湧出來,

  他低下頭,在慕笙的頭上印下一個吻,

  虔誠的仿佛信教者,在天神殿前,向他的主神獻上了自己的所有真誠。

  慕笙在睡夢之間,只覺得自己被一團暖暖的松香包圍,好聞又溫暖,她不由自主的往那團松香又靠近了些,

  厲寒琛在心裡微微嘆了口氣,

  被慕笙依賴和需要甜蜜倒是很甜蜜,但是...........

  厲寒琛拉過被子將自己小腹遮住,

  慕笙睡著了喜歡動來動去,這麼個蹭法,實在是讓人沒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慕笙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窗外已經被暮色染透,

  她一轉過頭,就發現了厲寒琛,而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睡到了厲寒琛的病床上,正躺在他的臂彎里,

  「厲寒琛,」慕笙拍了拍厲寒琛的胳膊,想讓他鬆開放在自己腰間的手,

  「別動,反正都睡了,」厲寒琛沒有睜眼,攬在慕笙腰間的手甚至還往裡攬了攬,「我好睏,讓我睡一會兒。」

  話落,厲寒琛那邊的呼吸逐漸平緩,像是已經進入了睡眠,

  「....」本來慕笙應該很奇怪很不適應的,但大約是因為這段時間和厲寒琛摟摟抱抱的次數比較多,慕笙雖然覺得彆扭,但也沒有特別的在意,

  反正厲寒琛是個好人,也不會對她怎麼樣,

  慕笙沒有糾結很久,便又閉上了眼睛,

  此時,剛剛還在沉睡的厲寒琛睜開眼,他看了看慕笙,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然後將慕笙往懷裡又攬了攬,這才心滿意足的睡了過去。

  ——

  厲家,

  「你說什麼?!萬盛集團?!」厲銘聲音拔高,臉上滿是不可置信,「萬盛集團怎麼會去贊助《隨食記》?」

  「厲總,這原因我們就不清楚了,只知道現在《隨食記》又恢復正常了,」助理也是愁眉苦臉的,「現在我們拿《隨食記》也沒辦法了。」

  別人可能對厲家很忌憚,但是萬盛集團可不會,

  厲銘緊皺著眉,「萬盛集團一向不怎麼插手華國的事情,這回是怎麼了?這個厲寒琛運氣怎麼就這麼好,整都整不死他。」

  「厲總,厲寒琛上節目也未嘗不是件壞事啊,」助理湊到厲銘身邊,

  「怎麼說?」

  「他一直窩在自己那個小窩裡,想對他做什麼都沒辦法,現在曝光在大眾面前,有時候武器殺不死人,輿論可是可以的,就算弄不死他,網友們的謾罵也能噁心一下他。」

  網際網路時代,想讓一個人崩潰,有時候靠輿論就可以達到。

  而能操控輿論,有沒有確切的事實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錢就行。

  厲銘轉了轉手裡的筆,「你說的有道理,行了,那《隨食記》那邊的事情就別管了,你去安排一下和葉家的宴會,去拍賣行拍個珠寶項鍊,」

  「好的,」助理恭敬點頭,「還是拍慕瀟小姐喜歡的粉鑽嗎?」

  「當然不是,」厲銘深情冷然,仿佛慕瀟根本不是他青梅竹馬愛得要死要活的戀人,「拍葉家二小姐喜歡的紅寶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