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餵飯 (二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前世的慕笙從來就沒有生過氣,因而她自己都沒見過自己生氣以後的樣子,

  明明是極度清冷的眉眼,沾染上幾分怒意,眸光潤潤,雙頰泛粉,

  這樣的慕笙,看起來很生動,帶著明艷的生命力。

  厲寒琛眸中含著幾分笑意,但面色極為無辜,「我什麼也沒說,只是讓你重複了一遍,怎麼了?」

  「......」慕笙眉尖微凝,「你剛剛明明就是在逗我玩,」

  什麼好哥哥,厲寒琛的意思根本就不是她想表達的意思。

  厲寒琛斂住笑意,「嗯,我錯了,我跟你道歉。」

  厲寒琛認錯太快,慕笙都有些怔愣住,「我沒讓你給我道歉啊,」

  「那,」厲寒琛輕咳一聲,瀲灩的眸光里笑意更甚,「你給我道歉也可以的。」

  「?」慕笙的眼睛微微睜大,

  以前的厲寒琛不是這樣的,現在的他,怎麼變得這麼.......這麼壞,

  「你這人怎麼這樣?」慕笙以前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像厲寒琛這樣的人,

  這段時間裡也有很多惹她生氣的,對於那些人,慕笙選擇直接動手,把人打服,

  厲寒琛也惹她生氣,但是厲寒琛不一樣,厲寒琛身上沒有惡意,甚至在這些事情之外,厲寒琛對她是相當好的。

  慕笙眼中呈現出幾分糾結,幾分懊惱,甚至還有一些不太明顯的委屈,

  厲寒琛悠然的坐在床上,眸光在慕笙臉上掃過,等欣賞完慕笙氣惱中帶著可愛的表情,厲寒琛才終於開口,「過來。」

  慕笙看他一眼,「幹什麼?」

  「你過來。」厲寒琛穿著簡單的病服,半靠在床頭,眉眼之中說不出的清雋動人,

  慕笙向前走了兩步,

  厲寒琛伸出手,從枕頭底下摸出兩顆糖,遞到慕笙面前,「給你糖吃,可以原諒我了嗎?」

  慕笙抿了一下唇,「我本來也沒有怪你。」

  厲寒琛拍了拍身邊的位置,「坐過來,我給你剝糖紙。」

  慕笙很乖的坐了過去,厲寒琛將糖剝好了遞到慕笙嘴邊,慕笙張口咬下,

  從厲寒琛的角度看過去,慕笙乖乖順順的,長長的睫毛根根分明,清晨的暖色陽光撒在她的身上,讓她整個人都仿佛散發著暖意,

  看起來,就很好揉,

  厲寒琛的手伸過去,在慕笙的頭上揉了兩下,

  慕笙轉過頭,「好摸嗎?」

  厲寒琛被她問愣住了,以為慕笙是有了抗拒心理,他剛想解釋,就看見慕笙伸出了手,然後放在了他的頭上,

  「........」厲寒琛難得失語。

  慕笙揉了揉厲寒琛的頭髮,直到將它抓的有些亂糟糟的,這才停下來,「確實挺好玩的。」

  秦愷走到門口的時候,一眼掃過去,心裡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現在過來,

  向來在穿搭上都是一絲不苟的厲寒琛,此刻穿著病服靠在床頭,頭髮被慕笙抓的有些凌亂,

  他臉上帶著閒適的笑意,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放鬆,

  根本讓人聯想不到,這是那個在國際上讓人聞風喪膽的..........

  聽到腳步聲,厲寒琛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看向秦愷,

  秦愷本來想恭敬的稱呼厲總,但鑑於慕笙在場,秦愷只是微微的點了個頭,「我有點事要說。」

  厲寒琛看嚮慕笙,「中午想吃排骨,還想吃蝦,青菜要吃白菜心,」

  這理所當然的語氣,聽得慕笙又想炸毛,但是嘴裡的糖還在散發著甜意,慕笙站起來,「知道了。」

  秦愷站在門口裝死,直到慕笙離開了病房,秦愷才走過去,「厲總,您找我有事嗎?」

  「去聯繫《隨食記》的節目組,給他們提供資金支持。」厲寒琛跟秦愷說著書,手指下意識的摩挲了一下,上面仿佛還有慕笙髮絲的觸感,

  「好的,以誰的名義?」秦愷恭敬的問了一句,

  厲寒琛思考一瞬,「以萬盛集團的名義。」

  厲寒琛這話一出,讓秦愷愣了一下,萬盛集團?以總部的名義?

  如今在華國異軍突起的盛世集團,其實只能算是萬盛集團在華國的一個前哨,

  秦愷本以為厲寒琛會以盛世集團的名義給《隨食記》撐腰,哪裡想到,厲寒琛直接就搬出了總部,

  這動靜一出,恐怕全球都會為之震動,畢竟總部的名頭,在全球範圍內太響了,他得回去抓緊研究一下隨之而來的震盪,

  「好的,」對於厲寒琛的指示,秦愷向來不會質疑,「那我現在就去辦。」

  「嗯。」

  ——

  此時的厲家,厲銘正在讓人給《隨食記》的投資商們施壓,

  「退出多少了?」厲銘翹著二郎腿,愜意的抿了一杯紅酒,

  厲寒琛和慕笙想上節目?想紅?痴人說夢!

  他讓他們一分錢都掙不到,

  「厲總,基本上投資商們都已經退出去了,業內我們也打過招呼了,誰要是敢去給《隨食記》投資,那就是跟我們厲家過不去。」助理在一旁回答著厲銘,

  「嗯,放出話去,不僅投資商,就連那些攝影工作室,後期製作的人,也不許和《隨食記》合作,除非他們願意把慕笙換掉,」

  「是。」

  厲家在整個帝都權貴圈裡,雖然比不上楚家那樣的頂級世家,但是份量也是舉足輕重的的,

  一般的世家都不敢直接和厲家直面鋒芒,更何況是這些普通的集團公司,

  接到厲家的通知後,大家紛紛表示,絕對不會和《隨食記》有任何的合作。

  於是,此時的《隨食記》節目組,除了投資商撤資,工作室的房東也開始催他們離開,不再把場地租給他們,

  攝影師、化妝師各種都紛紛離開,

  昔日裡繁榮一片的節目組,現下很是蕭條,

  「那什麼,小李啊,拿了獎金就走吧,我也不留你了,我也準備回老家提前退休了。」看著眼前蕭瑟的一片,導演搖了搖頭,

  「導演,我來是想跟你說,外面有個人找你。」

  「誰?」

  「他說,你去會議室就知道了。」助理說著,便將導演帶去了會議室,

  導演好奇的看著眼前西裝革履的男人,「你好,請問你找我有事嗎?我們這邊已經不接商業活動了。」

  秦愷微微一笑,「您好,我是來商談合作事項的,我們這邊有意提供贊助,沒有附加條件,按照正常合同就可以。」

  導演眼中閃過一絲喜色,但很快的又黯淡下去,「沒用了現在,什麼贊助都不管用,謝謝你們。」

  若是在兩個小時之前聽到這個消息,導演心裡肯定高興得不行,但是現在他已經知道了,虎鯊平台後面站著的厲家才是促成《隨食記》倒閉的一切,

  他是帝都人,自然知道厲家的能量有多大,豪門世家們都不敢直接跟厲家對著幹,更何況是普通的贊助商,

  話落,見眼前這個男人還是站著沒動,導演又勸了他一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

  導演的話沒說完,秦愷便遞了一張名片到導演面前,

  導演下意識的接過,嘴裡嘟囔著「你怎麼就不信,」

  臥槽!導演的眼睛驟然睜大,他的目光緊緊鎖著名片上的介紹,

  那上面明明白白的寫著,

  「萬盛集團總裁特助,秦愷。」

  萬盛集團?

  萬盛集團!!

  這可是全球矚目的集團公司,其幕後老闆更是常年穩坐世界首富的寶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導演懷疑自己看錯了,他擦了擦眼睛又看了一遍,然後抬起頭來看向秦愷,「你們公司是不是跟人家撞名了?」

  秦愷笑了一下,「導演真會說笑,這個公司名字是註冊了商標的,全球唯一,就是萬盛集團。」

  導演咽了下口水,還是不太相信,「真的嗎?我能去公司官網上查一下你的職位嗎?」

  「官網上沒有我,」秦愷走到一邊打開電腦,「不過你放心,我沒有騙你,過來,對面是萬盛集團的投資部部長,你可以跟他談,你可以在網上查到他的信息。」

  對面坐著的是一個看起來就很有高管樣子的男人,導演一邊往那邊走,一邊偷偷用手機查了一下,然後比對了一下視頻里的人,

  !!!

  居然是真的!!

  原諒導演還真的沒跟這種大人物談過事情,他有些緊張,但好在對面很耐心,

  半個小時後,雙方已經達成了合作協議,

  直到合同簽署的一刻,導演都還有點懵,

  他不知道怎麼的,想到一句詩,

  莫非這就是山窮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丟了一堆芝麻,結果反而來了一個大西瓜。

  導演出門的時候,都樂的找不著北了,在門口當著眾人的面摔了一跤,坐起來的時候,臉上都還是帶著笑的,

  很快的,網上便有了新聞,

  「《隨食記》節目組崩盤,導演被氣到瘋癲。」的話題很快就上了微博熱搜榜。

  【好慘啊這導演,就因為慕笙這個掃把星,把自己整個節目都搭進去了,這是造的什麼孽啊,慕笙出來受死!!】

  【真的瘋了吧?看這樣子,我爺爺當初得了老年痴呆以後就是這個樣子的。】

  【哇,慕笙真的是會給身邊的人帶來霉運的吧?她在哪哪裡就出事,《隨食記》導演也是眼睛瞎了,怎麼就看上慕笙做節目組的嘉賓了。】

  導演的瘋癲照片一出來,到處都是對慕笙的指責,一時間「慕笙掃把星」的話題也被頂上了微博熱搜,

  突然就開始出現大量針對慕笙的言論,

  導演看到這些,氣不過發了一條動態為慕笙澄清,

  但是此時的導演在眾人心中已經是瘋癲的代名詞了,他說什麼,眾人都只當是玩笑話而已。

  導演想把萬盛集團贊助的事情說出來,但是合同還沒有完全的簽定好,他現在根本不能公之於眾,

  導演在家拿著手機,又氣又急,憋得臉都是紅的。

  ——

  慕笙回到別墅,將厲寒琛要吃的東西都跟林姨交代了一遍,林姨做好了之後就讓慕笙給帶到醫院,

  哪想到慕笙開著車,在半路上卻遇到了一個不想遇到的人,

  她本來在等紅綠燈,身邊突然撞過來一輛車,撞的力度倒也不大,但是確實讓她驚了一下,

  慕笙搖下車窗,不遠處的車上,坐著的正是阮盈盈,

  阮盈盈掃了一眼慕笙的車,眼中浮起一絲輕蔑,

  四五十萬的車,跟破銅爛鐵有什麼區別?

  這慕笙可真寒酸,虧她還一直擔心慕笙慕家大小姐的身份,現在看來,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笙笙妹妹,好巧啊,在這裡遇到你了。」阮盈盈摘下墨鏡,微微抬著下巴,看了慕笙一眼,

  慕笙將目光收回來,不想在阮盈盈身上浪費時間,

  阮盈盈卻憋不住臉上的笑容,「笙笙妹妹,聽說你接了個綜藝?唉,我聽說你那個綜藝的導演瘋了呢,你都沒去關心一下?」

  這時,阮盈盈身邊湊過來一個化著濃妝的女星,「關心什麼啊?導演瘋還不是因為她這個晦氣的人?好好的節目,就因為她被攪合黃了。」

  阮盈盈抬起手,輕輕捂住了嘴,「阿嬌,倒也不能這麼說,」

  「本來就是,這種掃把星幸好離開了博樂影視,不然,公司估計要被她給拖累死。」

  那邊兩人說的起勁,綠燈已經亮了,慕笙踩下油門,

  旁邊的車卻仿佛要跟慕笙這邊比個高下一樣的,瞬間加速飛奔了出去,

  慕笙開著車跟在車的後面,

  前面的車內,陳嬌還在和阮盈盈一起吐槽著慕笙的車,

  「哎,盈盈你說慕笙怎麼窮成這樣,開那樣的車,就不怕開著開著輪子從車上掉下來嗎?」

  阮盈盈掩著嘴笑了笑,「所以她才會著急接綜藝啊,只是可惜了,這回綜藝是接不上了。」

  「活該她一輩子窮酸相,哈哈哈哈。」

  前面開車的司機聽著後面這兩個女明星的話,默默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真是兩個做作又矯情的女妖精,

  四五十萬的車就是垃圾了?在她們眼裡,恐怕沒上千萬的都是垃圾車吧?

  什麼人吶,呸!

  後面的車裡,慕笙抬頭看了眼,早上經過這裡的時候,交警查車的時候提過一句,說這裡的監控攝像頭壞了,

  慕笙仔細的看了一下,攝像頭上面沒有閃紅光,應該是還在故障狀態,

  慕笙突然將方向盤向左打,然後猛然加速,進入了阮盈盈她們那輛車的車道,

  阮盈盈和陳嬌正在補妝,突然感覺到一陣巨大的撞擊力,手裡的口紅從嘴角向外,划過了一整張臉,直直的戳進眼睛裡,

  「怎麼回事?!」阮盈盈坐起身來,頂著一張被弄花的臉,捂著眼睛,大聲喊叫著,「報警!!送我去醫院!!」

  窗外,慕笙的車正快速的超越她們,揚長而去。

  最終,經過醫院的診斷,阮盈盈眼睛被傷到了,只能先處理傷口,然後將眼睛裹著紗布,以免再受到傷害,

  「我下午還有活動要參加呢!!」阮盈盈捂著眼睛,氣的臉都是紅的,「報警了嗎?讓警察去抓慕笙!她蓄意殺人!」

  經紀人在旁邊翻了個白眼,「你能消停會兒嗎?人家警察說了,根本沒有任何你的車被撞的痕跡,倒是有你的車追尾人家的視頻證據,交警已經把你的分扣了。」

  說到這兒,經紀人都覺得阮盈盈太無理取鬧了,簡直顛倒黑白,

  「怎麼可能?明明就是慕笙搞的鬼!」阮盈盈氣憤的不行,但沒有一個人願意聽她的解釋。

  ——

  醫院裡,厲寒琛坐在床頭等著慕笙,

  看著慕笙一樣樣的將他點好的菜拿出來,厲寒琛眼中泛起一絲奇異的光,

  他一直以來都是極為強硬的人,從來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顧,

  然而此時此刻,厲寒琛覺得,這種被人照顧的感覺真的還挺不錯,

  於是,當慕笙把飯菜給他擺好後,厲寒琛又得寸進尺了,「想吃排骨。」

  慕笙看了厲寒琛一眼,眼中有疑惑閃過,「你吃啊。」

  她不是都把飯菜擺到他面前了嗎?

  厲寒琛微微嘆了口氣,「剛做完手術,手好麻,全身都很疼不知道為什麼。」

  慕笙很認真的上前給厲寒琛探了一下脈,「正常,你身體在恢復當中,肌肉也有一定的應激反應,過兩天就好了。」

  看到慕笙這麼認真的樣子,厲寒琛更想逗她了,「可是我手疼,拿不起筷子。」

  「......」慕笙收回手,沉默一瞬,最終還是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排骨遞到厲寒琛嘴邊,「吃吧。」

  看在這人是病人的份上,她就幫他一次好了,

  厲寒琛眼底閃過一絲不明顯的笑意,他咬了一口排骨,「好吃,還想吃青菜,」

  慕笙又給他夾了一筷子青菜,

  「米飯,」

  米飯又送上,

  厲寒琛吃的愜意又滿足,他覺得,這是他目前為止,吃過的最好吃的一頓飯了。

  吃到一半的時候,有護士進來幫厲寒琛換藥水,慕笙站在了一邊,

  臨走前,護士說了一句,「您是貴賓,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叫我們。」

  說完,護士正準備走,慕笙卻叫住了她,「什麼需要都可以嗎?」

  「是的呢。」護士親切的笑了一下,

  「那你們幫他餵一下飯,他手疼。」慕笙指了指厲寒琛,

  這人太難伺候了,一會兒這,一會兒那的,慕笙覺得還是讓護士來更好。

  護士看向厲寒琛,卻發現這人臉上的神色冷的可怕,眼神也黑的嚇人,護士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脖子,「額,您需要嗎?」

  厲寒琛正要說自己能吃,但是想到剛剛自己說手疼,他又把話吞了回去,「男女授受不親。」

  護士一下子就笑了,「那沒事,您放心,我們這裡有男護士的,我這就叫他進來!」

  很快的,一個五大三粗絡腮鬍的男護士走了進來,聲音還十分粗獷,「誰要餵飯?吃什麼?我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