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厲總忽悠笙笙叫哥哥(二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聽到慕笙的話,厲寒琛愣了一下,然後收斂了神色,「你怎麼知道?」

  慕笙把手機遞過去,「這上面寫的啊。」

  厲寒琛目光在手機上掃過,「哦,那個啊,隨便接的,怎麼了有問題?」

  慕笙看厲寒琛這個神色,眼中閃過疑問,「你知道你的合作嘉賓是我嗎?」

  厲寒琛眉尖微挑,「是嗎?那還挺巧的。」

  慕笙正要繼續問,厲寒琛就轉過頭去,「我不知道嘉賓是你,主要是節目組跟我說可以多給點報酬,我就答應了。」

  慕笙想問的話吞回了肚子裡,家裡這麼大的開銷,慕笙心裡也大概了解厲寒琛的經濟壓力有多大,「那好吧,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嗯。」

  「不能讓別人看出來我們認識。」慕笙很嚴肅的看著厲寒琛,

  江天已經三令五申的在慕笙身邊強調了八百多遍了,

  慕笙現在是上升期的偶像,絕對不能夠有任何的緋聞爆出,尤其是什麼戀愛婚姻之類的,那更是沾都不能沾,

  江天平時看起來隨和,但是在這些原則性的問題上,他卻是很堅持的。

  厲寒琛眼皮微動,微微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你放心。」

  不知道為何,慕笙莫名覺得,此時的厲寒琛好像很是落寞的樣子,「我」

  慕笙剛說了一個字,厲寒琛便轉過頭來,「我都懂,你是明星,你放心,我不會讓觀眾知道,你認識我這樣一個人的。」

  「.........」雖然是慕笙剛剛說的那個意思,但是從厲寒琛嘴裡說出來,怎麼就好像變了個味道呢?

  這話說的,好像慕笙很嫌棄厲寒琛一樣,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有嫌棄你,就是要保持單身形象你知道吧?不能讓觀眾知道我在談戀愛。」慕笙按照江天的話又給厲寒琛說了一遍,

  厲寒琛眸光微閃,「哦,原來我們在談戀愛?」

  「......」慕笙被厲寒琛這神一樣的邏輯給弄得愣住了,她眼睛微微睜大,「不是啊。」

  厲寒琛終於沒壓住嘴邊的笑意,「逗你的,放心,我都答應你了,肯定不會讓你難做的。」

  「......」被逗的貓有點炸毛,慕笙轉過身往外面走,

  身後,厲寒琛叫住慕笙,「我想喝水,算了,我自己倒吧。」

  「......」慕笙轉過身,看了眼正安然躺在床上的厲寒琛一眼,「你現在這個樣子能自己倒水?好好呆著吧。」

  說完,慕笙又折返回去給厲寒琛倒了杯水,

  看著慕笙冷清的眉眼,厲寒琛眼中划過一抹笑意。

  ——

  厲家,厲軍終於被救了回來,但是因為耗費了一些時間,導致救回來的時候,厲軍已經被戒網癮學校的人給打的不成樣子了,

  二房當即就跟厲霆發了脾氣,讓他給一個解釋,

  厲霆哪裡願意降下身價去給二房什麼解釋,兩家當天吵得不可開交,

  厲霆回到家,打電話到職業學院去問了一下,這才知道厲安已經被厲寒琛給接了回去,而且職業學院也被人給毀掉了。

  聽到電話里校長的哭訴,厲霆猛的皺起眉,「當真是厲寒琛派人把學校毀了的?」

  「是啊厲總,您可不知道我那損失........」校長還在不斷地跟厲霆說著自己損失了多少,

  厲霆聽得心煩,徑直掛掉了電話。

  就在這時,秘書走進來,「厲總,」

  「說,」

  「您上次讓我留意厲寒琛和慕笙的情況,這幾天他們好像要一起上一檔娛樂圈的綜藝節目。」秘書恭敬的向厲霆匯報著情況。

  聽到這話,厲霆心裡的火冒得更大了,

  本來一個慕笙進了娛樂圈就夠丟人現眼的了,現在連厲寒琛也要跟著進去,

  他們倆丟人不要緊,厲霆臉上的面子可掛不住,

  帝都里有很多認識厲寒琛的人,要是看到厲寒琛在電視上拋頭露面,會怎麼想厲家?

  堂堂厲家的大少爺居然要去賣藝賣臉,厲家還沒窮到這個地步。

  「你去《隨食記》的節目組一趟,告訴他們,必須把厲寒琛給換」

  說到一半,厲霆又停下來,「不行,你暗中去操縱,務必讓人把厲寒琛換下來。」

  厲寒琛是厲家大少爺的事情,能少一個人知道就少一個人知道,畢竟厲家丟不起這個人。

  很快的,《隨食記》的節目組就收到了來自各方投資商的意見,

  「導演,好多投資商打電話過來,要求更換掉厲寒琛這個人,說讓換個明星,他們提議的是喬斯聿。」

  導演正在給自己剪指甲,聽到這話,手一抖,一下子就剪到肉里,頓時蓄了一汪淚水,

  「.......」工作人員嚇到了,「導演,您沒事吧?換人就換人唄,您別哭啊。」

  「閉嘴,」導演翻了個白眼,捂著被剪壞了的指甲默默流淚,「換什麼換,不換,」

  導演做了這麼多期節目,什麼人適合什麼人不適合他比投資商清楚得多,

  「可是,那些可都是金主爸爸啊,」助理提醒導演,「要是沒有他們支持,我們的活動經費怎麼辦?」

  導演大手一揮,「不換,不慣那些投資商的臭毛病,一天天的,不是玩帶資進組那一套,就是搞這些威脅,大不了我這節目我不做了,我也不讓這些腦滿腸肥的商人踐踏。」

  導演是從小接受正統教育出身的,身上很有傲骨,一直以來正是因為他不願意向利益妥協,這才能做出讓人喜歡的作品,

  現在又面臨了投資商的威脅,導演一點都不屈服,他打定了主意,大不了節目組原地解散,不拍了。

  導演這麼堅決,助理也沒辦法,他只能委婉的回覆了各位投資商。

  果然,沒過多久,就有好幾家主要的投資商宣布退出《隨食記》,

  厲家在整個華國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沒有誰願意為了一個綜藝節目得罪了厲家。

  投資商撤離的動靜很快就被人發現了,

  《隨食記》可是如今市場上最火爆的綜藝,大家看不明白,為什麼突然有這麼多的投資商離開,一時間眾說紛紜,

  【什麼情況,《隨食記》怎麼了?不是挺好的嗎?為什麼這麼多老牌投資商離開。】

  【我看論壇上的爆料,這一次的投資商集體退出,主要是因為不滿意如今的嘉賓人選,畢竟慕笙就是個十八線,再加上那個厲寒琛,除了長得帥也沒有什麼別的特點,可能勸退了投資商們吧。】

  【嗤,活該,讓《隨食記》眼瞎,放著阮盈盈和喬斯聿這麼好的苗子不要,居然選擇了慕笙,這回好了,自食其果了吧?】

  到了現在這個時刻,其實節目組的各項工作都已經在行進當中了,如今投資商突然撤離,節目組一時陷入停滯狀態,

  本來準備好的各項工作,都面臨著需要全面規劃的情況。

  投資商們都是最勢利的,《隨食記》火的時候,想要贊助這個節目的人都是排著隊的,

  現下《隨食記》的投資商退出了幾個,其他正在觀望的人,眼看著情況變得更糟,再加上業內傳來一些風聲,

  大家權衡利弊之後,開始紛紛的退離,

  就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一個走,個個走,到最後,滿堂皆散。

  很快的,前一天還是滿堂賓客的《隨食記》,現下走了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些沒投多少錢的小投資商,

  節目組裡,本來信心滿滿,滿是幹勁的工作人員們,現下都是愁眉苦臉,

  這檔節目的籌備,凝聚了每一個工作人員的心血,現下心血付之東流,誰的心裡也不好受,

  導演雖說嘴上表現得硬氣,滿不在乎,但是怎麼可能真的不在乎呢?

  《隨食記》是一檔美食種田綜藝,

  在事事標榜精緻的這個時代,一開始知道導演要做田園風格的綜藝,不知道有多少人嘲笑他老土,

  他辛辛苦苦的向嘉賓們講述著節目的錄製方式,認認真真的去請每一個投資商,

  這個節目有今天,每一個角落裡都有著他的足跡,

  「唉,」導演默默的嘆了口氣,

  看著面前頹廢的一切,導演有點懷疑,他自己的堅持真的是有用的嗎?

  難道在這個時代,真的就是資本主導一切?資本讓換人就換人,資本想讓一個節目組癱瘓就癱瘓?

  冷風吹過來,把導演一個三四十歲的人吹的滿臉是淚,

  他自認一直都認認真真的做節目,想把最好看的東西呈現給觀眾,但是好像沒有什麼用,

  就算他已經將這檔綜藝做到了業界口碑標杆,依然抵不住資本的隨意一指。

  說句實話,他覺得自己的理想信念,在這一刻起,崩塌了。

  就在這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導演吸了吸鼻子,然後按下接聽鍵,「餵?」

  聽到導演的聲音,慕笙很是直接的問了一句,「導演,你哭了?」

  「怎麼可能?!」導演聲音拔高,「我才不會哭呢,我是吃辣椒辣成這樣的,怎麼了?你有什麼事情找我嗎?」

  「.......」慕笙靜默一瞬,然後才回答,「我看到網上的新聞了。」

  導演故作堅強,「哦,那事兒啊,我得跟你道個歉啊,這節目估計是錄不成了,咱們這個緣分估計就到這裡了,以後有緣我還是希望你能參加我的節目。」

  「我這裡還有點錢,我可以投給你。」慕笙很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事情發生了這麼久,有安慰的,有冷嘲熱諷的,有陰陽怪氣的,

  慕笙還是第一個說要給導演錢的,導演憋了半天的眼淚又下來了,一下子哭的哇哇的,上氣不接下氣的跟慕笙說著話,「嗚嗚慕.......謝.....唉啊......」

  慕笙被迫聽完了他一長串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的話,不過最後一句話慕笙聽懂了,導演問她,「你手裡有多少錢?」

  慕笙算了一下自己直播的收益,外加廣告費、獎金之類的,加起來大概有個兩百萬左右。

  「兩百萬。」慕笙回了導演一句,

  導演哭的更大聲了,「嗚嗚嗚嗚嗚,妹妹啊,我知道你一片好心,但是」

  但是你這錢!還不夠我們節目組一天的拍攝費用呢,杯水車薪,還是算了吧。

  導演後面的話沒好意思說出來打擊慕笙,但是慕笙已經聽出來了,導演是在嫌她窮,

  那真沒辦法了,她確實沒什麼錢,

  「謝謝你啊妹子,」導演是個一米八幾的東北大老爺們,經過了剛才的事情,已經在心裡把慕笙當成自己的妹子了,「你一片好意哥心領了,但是無力回天,咱們有緣再合作。」

  大概是慕笙這一副冷清冷性的樣子看起來就不像是會打小報告、會傳八卦的人,

  導演十分放鬆的在慕笙面前嚎啕大哭,委屈的不行,抱著欄杆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那好吧。」聽著電話里連綿不絕的哭聲,慕笙眼中划過一絲感傷,

  雖然沒見過幾次,但是這個導演給慕笙的感覺還不錯,現下看他這麼傷心,慕笙心裡也有幾分難過。

  「掛了掛了,」眼看著助理正在往這邊走,導演把眼淚抹乾,然後掛斷了電話,

  「怎麼了?有事嗎?」等到助理走近,導演已經恢復成穩如泰山的樣子,

  當然,前提是他臉上沒有那很顯眼的淚痕,還有紅通通的眼眶。

  助理輕咳了一聲,努力偽裝成沒有發現導演哭過的樣子,「導演,虎鯊平台說願意贊助我們的節目,」

  「條件呢?」

  「條件就是,必須要換掉慕笙和厲寒琛這兩個人。」

  慕笙是貓牙平台主播的事情,眾所周知,虎鯊平台與貓牙平台向來是死對頭,不願意讓慕笙做嘉賓很正常,

  助理看了一眼導演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勸導著,「導演,不然給慕笙賠償一點違約金當補償,現在只要換掉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恢復正常的。」

  助理的話,說的導演動搖了一瞬,但很快的,他想到慕笙剛剛慷慨解囊的樣子,

  雖然不多,但是心意在那裡,

  做出這種把人趕走的事情,他良心上過不去,導演揮了揮手,「算了,你讓我再想想吧。」

  「好的。」助理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去,

  沒走兩步,導演就在身後咆哮,「你給我留下一包衛生紙幹什麼?!我沒有哭,你給我拿走!」

  助理加快腳步,轉瞬就消失在導演的眼前。

  醫院內,厲寒琛的情況恢復的不錯,慕笙幫他重新施針,又給他的全身都疏通了一遍筋絡,

  從頭到腳都透著融融暖意,厲寒琛覺得自己的情況又好了不少,他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慕笙,

  「手累嗎?」幫他捏了這麼久的肩膀,想想都知道手捏酸了。

  「嗯?」慕笙被他問的愣了一下,

  厲寒琛已經抓過慕笙的手,小心的幫她捏了捏,

  厲寒琛的動作不帶絲毫的旖旎和冒犯,他是真的在認真幫慕笙按手,

  慕笙行醫這麼久,從來都是她問病人疼不疼、累不累,都是她給病人按摩,還從來沒有人問過她累不累,疼不疼,

  慕笙說不出心裡是什麼感受,只是愣愣的看著厲寒琛,

  半晌,厲寒琛將慕笙的手放下,見她一直看著自己,眉尖微挑,「怎麼了?」

  慕笙抿了抿唇,「你以前,肯定是個好哥哥。」

  想必現在這麼對她,以前肯定也是這麼照顧厲安的吧,所以才會這麼的熟練,

  想起以前那個天天叼著奶瓶幹壞事的奶糰子,厲寒琛有一瞬的語滯,

  對厲安,他一般都是直接提起厲安的後衣領拖著離開的,

  厲寒琛輕咳一聲,「其實,我不止是個好哥哥,」

  「嗯?」慕笙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還是什麼?」

  厲寒琛深邃的眸光繞在慕笙身上,「還是..」

  厲寒琛停頓片刻,終於說出了剩下的話,「以後你就知道了,」

  「.....」

  「好了,你之前是在跟導演打電話嗎?」

  「嗯,」慕笙不自覺地跟厲寒琛分享起八卦來,「導演哭的很傷心,好像是投資商都退了,因為我的原因,我想幫他,但是我太窮了。」

  就是從剛剛和導演通完電話後,慕笙對自己的窮又有了一個深刻的認知。

  聽到這個消息,厲寒琛眉峰微皺,「放心,沒事的。」

  「嗯,」慕笙只當厲寒琛是在安慰她,

  看著慕笙冷清中帶著些許失落的樣子,厲寒琛心中也仿佛被什麼給擊中了一下,有些酸有些軟,

  他看不得慕笙這個樣子,於是慢慢的坐起身來,他朝著慕笙招招手,

  「坐過來。」

  慕笙在床邊坐下,

  厲寒琛似笑非笑的看著慕笙,臉上浮現出一種很奇異的神色,

  「剛剛你誇我以前是什麼來著?」

  慕笙回想了一下,「好哥哥。」

  厲寒琛臉上笑意散開,眼波中帶上瀲灩流光,他本就清雋絕倫的臉上,因了這笑容,仿佛玉樹簌簌而落,傾盡風華,

  「再說一遍,」

  「好哥哥,怎麼了?」慕笙還沒發現有什麼不對,直到她發現厲寒琛嘴邊的笑意越來越甚,

  她在心裡重新換了個語氣念了一遍這三個字,然後抬頭看向厲寒琛,眼睛都微微瞪大了些,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