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厲總天天氣媳婦 官宣厲總(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何方神聖能夠治厲總的病?」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一邊翻看著厲寒琛的病歷表,一邊不住的搖頭,

  簡直是個奇蹟,厲寒琛身上的病明明都已經到了絕境了,現在居然又被人給救回來了。

  不僅整個人的身體狀況在好轉,現在居然連器官的全面衰竭都可以逐漸的挽回,

  要不是他親手醫治了厲寒琛這麼多年,他根本就不敢相信前後兩份病歷表是同一個人。

  簡直天方夜譚。

  「這神醫也不讓我們進去觀摩一下,要是能拜個師什麼的該多好啊。」另一個頭髮全白的老人搖了搖頭,眼中滿是遺憾。

  「像這種隱世大神,一般都是很低調的,不願意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吧,真是可惜了,要是有幸得見神醫一面,這輩子也算是沒白活,厲總能痊癒,當真是起死回生的醫術。」

  眾人聚在一起討論著,言語中滿是遺憾和無奈,

  他們此時根本就不會想到,剛剛隨著厲寒琛一起進去後面手術室的那個戴著口罩的年輕女子,就是他們口中起死回生的絕世神醫。

  手術室內,厲寒琛已經換好了衣服躺在儀器下,慕笙穿著手術服走過來,拿過一旁的手術用具看了看,

  都是按照她的要求準備的,分毫不差。

  慕笙看向躺著的厲寒琛,「放心,睡一覺就好,六個小時以後你就會醒過來。」

  厲寒琛深深的看了慕笙一眼,「好,」

  慕笙這才示意麻醉師給厲寒琛上麻藥,厲寒琛的世界,陷入了一片空明。

  手術室外的燈一直都處於明亮狀態,會議室里,眾位專家們也都在焦灼的等待著,

  縱使他們已經見識了這個神醫的厲害,但是厲寒琛身上的病畢竟是太重了,他們也不能百分百的確定這個神醫能夠治好他。

  日月星移,從下午一直持續到晚上的九點,手術室的大門終於是打開了,

  早就等候在外面的專家們也都跟著圍了上去,

  大家將厲寒琛推到病房裡,然後幫他監測了各項數據,

  要不是厲寒琛所在的環境不能夠大聲喧譁,這幫平日裡總是端莊嚴謹慣了的專家們真的想大聲尖叫,

  這也太離譜了!!

  經過一次手術,厲寒琛身體裡的各項狀況都在變好,按照這樣的速度,他變成一個健康的人指日可待。

  簡直是醫學歷史上的奇蹟,

  大家張望了一圈,眼中滿是失望,可惜神醫已經離開了醫院,唉,神仙人物是不是都不願意跟他們這些凡夫俗子交流的。

  這時,門口走進來一個戴著口罩的年輕女子,雖然看不清臉,但是光看那一身的氣度便知道絕非凡品,

  大家都看到了,這個女子是跟著厲寒琛一起過來的,想必是厲寒琛的紅顏知己了,

  大家眼見著這個漂亮的女人一路朝著病床走過去,甚至還伸出手想去摸厲寒琛的手腕,頓時便團團的將厲寒琛圍住,

  「這位小姐,恐怕你不太清楚,厲總現在剛做完手術,情況不穩定,請你等他情況好點了再過來。」

  「是的,小姐,厲總是由神醫專門醫治的,我們都不敢隨便碰,請你為了厲總的健康著想,稍後再來。」

  專家們七一句八一句的,就好像勵寒徹是個玻璃人,一碰就碎了一樣,慕笙有些無語,

  她看了一眼厲寒琛,厲寒琛的情況其實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她當下也不再往前走,轉身離開。

  眼看著慕笙的背影消失在門口,一群專家檢查好厲寒琛的身體,又開始長吁短嘆,

  「唉,什麼時候能夠得見神醫一面?」

  「老了老了,最大的願望就是親眼看看那個神醫長什麼樣子,要是能拜他為師就更好了,唉。」

  ——

  厲家,厲霆坐在沙發上,看著對面的慕千,眼中流露出幾分不明顯的輕視,

  他臉上帶著笑容,「今天這是什麼風把慕老弟給吹來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聽到厲霆嘴裡的慕老弟,慕千臉上的褶子動了動,心中起了一股火,

  當年慕家沒有敗落的時候,厲霆一口一個慕大哥,現在慕家敗落了,他倒是一口一個慕老弟了。

  但如今慕家不如人是事實,他也只能陪著笑,「厲大哥,打擾你了今天來主要是因為我那個丟人現眼的女兒。」

  「慕笙?她怎麼了?」厲霆連厲寒琛都很少關注,更不用說是關注慕笙了,

  「唉,」慕千臉上顯出幾分痛心疾首,「我那個不爭氣的女兒,當了個明星,天天在外面拋頭露面,還學人家打什麼遊戲,簡直是丟人丟到家了。」

  一聽慕千提起明星,厲霆就自動把慕笙和他平時見過的那些明星對應起來。

  厲霆是帝都圈子裡出了名的花花腸子,平日裡朝著他投懷送抱的女明星自然是多如牛毛,

  那些女人多是搔首弄姿,用盡一切手段將厲霆勾引到自己的裙擺下,

  現下聽說慕笙居然是做明星的,厲霆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傷風敗俗。」

  「是啊。」慕千嘆了口氣,「我的女兒現在已經嫁到厲家了,我也管不了了,就希望秦家你能幫忙多管管了。」

  厲霆點點頭,「這個自然。」

  不僅要管慕笙,還要管厲寒琛,

  這兩個人簡直是翻了天。

  慕千還想跟厲霆說些什麼,厲霆已經站起身來,「那什麼,慕老弟啊,我就不送你了,我這邊還有點事情要做,你也知道,我這公司里忙的很啊。」

  「您忙您的,」慕千也跟著站起來,臉上的笑容幾乎掛不住了,「我馬上也得回去了,」

  「好,」厲霆將管家叫進來,「管家,幫我送一下慕總,我這邊馬上要開個視頻會。」

  慕千被管家送出了門,

  剛出大門,慕千就往地上啐了一口,「我呸!不就是擔心我找你借錢嗎?!真是狗眼看人低!」

  但是罵完之後,慕千又給慕瀟打了個電話,叮囑她一定要把厲銘給弄到手。

  等到厲銘成了他慕家的女婿,等厲銘成了厲家的掌門人,看這個厲霆還得瑟什麼!!

  慕千回頭看了一眼威嚴的厲家大門,眼中閃過恨意,狠狠的瞪了一眼厲霆所在的方向,然後才回到車上。

  ——

  醫院裡,已經是晚上的十二點,

  病房裡安安靜靜的,只有儀器運轉的聲音,

  病床上躺著的厲寒琛,突然動了動睫毛,他眼皮微微顫了兩下,然後像是十分吃力的睜開了眼睛。

  意識回籠的一剎那,整個身體都開始劇烈的疼痛,

  麻藥的期限已經過了,現在的厲寒琛身上,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樣子,

  劇烈的疼勾起了他內心深處潛藏著的黑暗記憶,讓厲寒琛整個人都散發著一種極其可怕的氣勢。

  他偏過頭看了眼病房,病房裡沒有一個人,厲寒琛眼中閃過一絲失落,然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他已經將自己整個人封閉進入黑暗世界的時候,病房的門突然被打開,有腳步聲朝著厲寒琛這邊過來,

  這個時間,進來的只可能是護士,厲寒琛沒有睜開眼,

  「沒醒嗎?不對啊,應該是這個時間醒來的啊。」這時,厲寒琛身邊突然傳來慕笙清然的聲音,

  他猛地睜開眼,慕笙正站在床邊,手還沒來得及搭上他的手腕,

  「醒了?」見厲寒琛醒了,慕笙收回手,「我就說嘛,按照正常情況,這個時間應該是醒了。」

  說著,慕笙將手裡的飯盒拿起來,放在厲寒琛面前晃了晃,「吃點東西吧。」

  厲寒琛看了眼飯盒,「我剛做完手術,能吃東西嗎?」

  慕笙看了他一眼,「你是在質疑我的醫術嗎?」

  厲寒琛眼底染上笑意,「當然沒有。」

  雖然厲寒琛身上有傷口,但是慕笙的縫合技術自有其獨到之處,疼歸疼,但恢復的速度相當快。

  慕笙將粥拿出來,用勺子舀了一口送到厲寒琛嘴邊,

  厲寒琛抿了抿唇,「有點燙。」

  慕笙拿回來吹了一下,又遞過去,

  「還是有點燙。」

  慕笙只好都給他吹涼了,然後才送到厲寒琛嘴邊,

  厲寒琛這才張口咬下,

  嗯,這粥真的甜。

  後面的粥也是,每次都要慕笙吹過好多遍,厲寒琛才肯吃,

  到最後的時候,慕笙已經有些炸毛了,她瞥了一眼厲寒琛,「你怎麼這麼難伺候。」

  厲寒琛垂下眉眼,睫羽上的陰影在眼下排了一列,顯出幾分落寞,「抱歉,以前並沒有人餵過我吃東西。」

  「........」想到傳聞里那些厲寒琛遭遇過的事情,慕笙又有些心軟,「我又沒怪你,行了,早點休息吧。」

  「那你呢?」厲寒琛看著慕笙,眼中似乎帶著期待,

  慕笙看了眼不遠處的陪護床,「我在這裡陪你好了,半夜有什麼突發情況我也好直接處理。」

  「好。」厲寒琛微微點頭,他看了眼燈光,「燈有點亮。」

  慕笙過去關了一盞,屋子裡一下子就被暖融的光給填滿了。

  「有點冷,」慕笙還沒走回來呢,厲寒琛又說了一句,

  看在厲寒琛是病人的份上,慕笙忍了,

  她走過去給厲寒琛把被子蓋好,手還沒離開,厲寒琛又說話了,「還想喝水。」

  「........」慕笙耐著性子把水給他端過來,小心的用勺子餵給他,

  慕笙剛準備離開,厲寒琛又皺了下眉,

  「你怎麼了?」

  「疼,」厲寒琛神色看起來有些痛苦,他直直的盯著慕笙,

  「那沒辦法,這是必須經歷的過程。」

  「不然這樣吧,」厲寒琛繼續得寸進尺,「你會唱歌嗎?我想聽你唱歌,可能你唱歌,我就不疼了呢。」

  「.........」慕笙有點想炸毛,但是她目光一閃,看到了自己腳上穿的鞋,

  這是那天厲寒琛在海邊餐廳親自給她穿上的,

  想到那個時候厲寒琛耐心的樣子,慕笙的心突然奇蹟般的平靜下來,她坐在床邊,眉眼中有幾分無奈,「那好吧,你想聽什麼?」

  「都可以。」厲寒琛眼底藏了幾分慕笙不曾發現的笑意。

  既然厲寒琛說都可以,那慕笙也就想到什麼唱什麼,

  厲寒琛緩緩的閉上眼睛,耳邊是慕笙輕輕的哼唱,

  雖然此時身體裡如萬針齊發,疼痛翻江倒海,但厲寒琛卻覺得,他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的安寧過。

  慕笙唱了三首左右的樣子,厲寒琛便睜開眼,「有點吵,你去睡吧,」

  「........」慕笙真的很少有生氣的時候,但是最近,她真的覺得自己總是有被厲寒琛氣到的感覺,「嫌吵你還聽。」

  「嗯,打發時間嘛。」厲寒琛嘴角微勾,黑曜石般的眼睛裡散著瀲灩流光,

  慕笙站起身,徑直回到了陪護床上,脫了鞋蓋上被子,然後將自己埋進了被子裡,

  她簡直不想理厲寒琛了!

  她一直覺得厲寒琛是個挺好的人,現在看來,厲寒琛有時候真的很是過分。

  看著慕笙透著氣呼呼那個勁兒的後腦勺,厲寒琛眼中的流光越來越盛,到最後眉梢眼角都掛滿了笑意,

  怎麼這麼可愛呢,明明是這麼高冷的一個人,偏偏內心裡住了個小朋友。

  「慕笙,」厲寒琛開了口,在這沉寂的夜裡,透著幾分說不明的磁性纏綿。

  「幹嘛?」慕笙很簡短的回了一句,

  「我剛剛是開玩笑的,」房間裡很安靜,安靜的只能聽到厲寒琛認真嚴肅的聲音,「你唱的很好聽,剛剛是我聽過最好聽的歌,」

  說完,他又強調了一句,「真的。」

  慕笙那邊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才開口應了一句,「哦。」

  慕笙回應的極其冷淡,然而埋在被子裡的一雙耳朵,卻因為厲寒琛的誇獎,而悄悄的紅透了。

  慕笙把自己又往被子裡埋了一下,耳朵和臉都被被子裡的熱意給熏紅了,

  她不自覺地想,什麼最好聽的歌啊,厲寒琛這人肯定是在瞎說。

  這時,安靜的房間裡,又響起了厲寒琛的聲音,他就像是知道慕笙此刻內心的想法一樣,「我以我的健康發誓,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聽的歌。」

  慕笙這時突然坐了起來,眉頭微皺的看著厲寒琛,「給你治病,不是讓你用自己的健康來開玩笑的。」

  厲寒琛笑著看慕笙,「嗯,你是在擔心我嗎?」

  慕笙重新躺回去,將被子蓋上,「沒有,睡了。」

  「好。」雖然慕笙的答案是否定的,但厲寒琛臉上的笑容卻沒有絲毫的消散。

  房間裡一時陷入了安靜。

  夜更深了,整個城市都仿佛陷入了沉寂,

  然而此刻的微博,卻因為《隨食記》官方微博連續發的幾條微博而徹底陷入了癱瘓當中,

  《隨食記》作為這幾年最火的美食綜藝節目,今年除了官宣慕笙這一位嘉賓之外,再沒有透露過任何其他嘉賓的信息,

  粉絲們天天望,天天盼的,每天都到官博底下催促,官博都紋絲不動,一副你奈我何的樣子,

  就在粉絲們都已經絕望了,心道你愛咋樣咋樣的時候,

  猝不及防的,《隨食記》在這一天的凌晨突然官宣了兩組嘉賓,

  官博突然官宣本來就夠讓人震驚的了,再一看到兩組嘉賓的名字,粉絲們當場就氣的撅了過去,

  【臥槽TMD,我看到了什麼修羅場!!!官博你給我滾出來解釋!!是不是搞錯位置了!!這是什麼東西!!】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隨食記》是真牛逼啊,幹了我一直想干而不敢幹的事情,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還是節目組秀啊,這波操作,這收拾率不得爆表嗎哈哈哈哈】

  發眾人如此震驚的原因,在於《隨食記》官宣的這兩組嘉賓,

  第一組:蘇燃,溫嵐。

  兩位嘉賓,一個是大滿貫的影帝蘇燃,風評極差,以囂張跋扈和肆意傲然在娛樂圈揚名,

  而溫嵐,則是手持大滿貫獎盃的影后溫嵐,風評極好,

  這兩者本來不應該扯上關係,但事情出在一次採訪上,有記者提起溫嵐,蘇燃當時半靠在座椅上,眼波流轉嘴角微勾的說了句,「她演技差的要死。」

  從此引發眾怒,兩方粉絲更是撕得天雷勾動地火,

  這回兩個人居然成了同組嘉賓,觀眾們都能預料得到一場腥風血雨的到來。

  另一組嘉賓就更讓觀眾們震驚了,

  觀眾們甚至都想像不到為什麼導演會把這兩個人放在一起,

  第二組:葉知裴,楚嬈。

  葉知裴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算是娛樂圈中的人,他是一所知名大學的教授,在參加國家電視台一檔科普類節目時,以其清俊的臉和淵博的知識出圈,贏得了大量粉絲的喜愛,

  為人正派拘謹,稱得上一句斯文公子,

  而楚嬈就不用說了,光從名字就知道,這就是一個隨便往那一站,就能夠攪動一方男人心的妖精,風評和蘇燃不相上下,在觀眾眼裡,她是和葉知裴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人。

  【不是導演瘋了就是我瘋了,這他麼的是什麼神奇組合我驚了。】

  【臥槽,我都不敢想像他們幾個人在一起的畫面,蘇燃和溫嵐相看兩厭??葉知裴想跟楚嬈聊文學,楚嬈給葉知裴跳性感熱舞?哈哈哈哈哈哈哈,絕了,導演真是個人才。】

  【你們還別說,我真的還挺想看看這個修羅場是什麼樣子的哈哈哈哈,快點開播吧,等不及了,他們會不會在電視上打起來啊??】

  等到觀眾們狂歡完了之後,突然反應過來數了一下,

  12345,

  哎?怎麼還差一個人??那慕笙的嘉賓是誰?難道是網傳的喬斯聿嗎?

  於是網友們又去催官博,

  結果只得到官博的一句話「明天早上官宣。」

  眾網友:尼瑪,大半夜的你擱這兒官宣到一半還留下一半吊胃口,你是不是飄了?

  然而罵歸罵,最終,網友們還是要寵著這個任性的節目組,誰叫人家節目好看呢?

  掐著時間等到了第二天早上,

  在網友們的千呼萬喚中,官博終於公布了最後一個嘉賓人選,

  看到官方微博里「厲寒琛」那三個字,大家一開始的反應都是懵的,

  不應該啊,作為長期奔跑在吃瓜一線,在瓜田裡雙竄下跳最活躍的猹,怎麼還有我不認識的明星??

  等到點進官博發的照片一看,大家腦海里終於有了印象了

  【我想起來了!!!上回火爆網絡的那個大帥哥!!就是這個,嗷嗷嗷,帥哥的名字果然也很霸道總裁,厲寒琛,絕了,】

  【我記得他,當時看完他那張照片,說實話我連著做了好幾天嬌妻帶球跑的夢,夢裡就是他帶領手下開著九十九門坦克來抓我回去的。】

  【慕笙的嘉賓為什麼是個素人啊??帥倒是挺帥的,但是一看就好高冷的樣子,這樣的人怎麼會來錄綜藝的?】

  【前面的,慕笙的嘉賓不配個素人還能配什麼?以她的咖位,給她配這麼一個大帥哥已經是便宜她了好不好?】

  官宣了厲寒琛這最後一個嘉賓,到此,《隨食記》的所有嘉賓全部都官宣完畢,

  在網友們忙著上躥下跳的吃瓜時,某工作室內,美艷妖嬈的女明星也已經陷入上躥下跳的狀態了,

  楚嬈舉著剛剛做了一半的指甲,一臉神神叨叨的表情,「啊啊啊啊啊,你們是不是瘋了,為什麼我會跟葉知裴一隊啊!!!!!!!你們是不是想我死?!!」

  經紀人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楚嬈,「你怎麼了?葉教授多好的人啊,知書達理,紳士又溫柔,我們給你爭取了好久呢。」

  楚嬈欲哭無淚的坐在沙發上,然後捂住了半張臉,「他溫柔個屁!」

  「什麼?」經紀人沒聽清楚嬈的話,她又問了一句,「你說什麼?」

  楚嬈抬起頭來,一副你不答應我我立馬去死的表情,「姐!!求你了!你幫我去跟導演說,換一下吧,我要是跟葉知裴一起我絕對沒命回來了。」

  上綜藝遇上前男友!!這是什麼人間疾苦!!她一想到葉知裴那副斯文禁慾,實際上偷偷掐你七寸的樣子,楚嬈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上天亡我!

  醫院這邊,慕笙起床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然後轉過頭來,「你接了綜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