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厲總不當人同床共枕(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轉過頭去,看到厲寒琛正往這邊走過來,手裡拎著一個盒子。

  慕笙本來想跟他說話,但是想到剛剛厲寒琛的態度,她又把話吞了回去。

  厲寒琛走到慕笙面前蹲下,然後拉著慕笙的腿,將她的鞋子脫了下來,

  厲寒琛突然的動作讓慕笙一愣,她想要把腳收回來,但是厲寒琛卡住了她的腳腕,「別動。」

  然後厲寒琛拿過一雙新的鞋子給慕笙換上,

  看著厲寒琛這麼耐心的樣子,慕笙心裡那點小彆扭好像慢慢的消散了。

  她想到了前世,

  前世,慕笙經常會跟著國家的科技隊伍來到海上工作,

  海岸上就是會有很多沙子,走著走著鞋子裡面就塞了很多,雖然她有很多人照顧她,但是像這樣的細節還是沒有人會注意到,

  她沒想到的是,厲寒琛居然會發現,而且還這麼耐心的幫她換鞋,

  厲寒琛幫慕笙換好了鞋子,一抬頭,便看到了慕笙正專注看著他的眼神,像一隻純真的小鹿,帶著些亮光。

  「看著我幹什麼?不是不準備理我嗎?」厲寒琛站起身來,

  慕笙拿過一個櫻桃遞到厲寒琛面前,「理你。」

  厲寒琛眼中閃過笑意,就著慕笙的動作將櫻桃吃進嘴裡,

  他不是喜歡吃水果的人,但是這一次,他覺得,櫻桃還真是挺好吃的。

  這時,一隊服務員走上前來,將菜端上了餐桌,

  每一盤都是菜色精美,色香俱全,

  慕笙本來就已經餓了,看到這些食慾都被勾起來了,

  「吃吧。」厲寒琛將筷子遞給慕笙,

  「嗯。」

  兩人吃飯吃到一半,厲安突然打了電話過來,

  他在直播里看到了慕笙奪冠的時刻,本來想跟厲寒琛一起分享這個高興的事情,哪想到他回家後,在家裡找了一圈都沒有找到厲寒琛的身影,

  視頻電話一接通,厲安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哥,嫂子奪冠了你知道嗎?」

  「知道。」厲寒琛淡淡的回了一句,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啊?」厲安拿起筷子戳了一塊紅燒肉在視頻里晃了晃,「你看,林姨做了紅燒肉哦,特別好吃。」

  「明天回來。」

  「明天?」厲安驚訝的連咀嚼的動作都停了,「你去哪了?」

  就在這時,視頻里突然傳來慕笙的聲音,「厲寒琛,幫我拿一下甜點。」

  「嗯。」

  厲寒琛動了一下,視頻的視角也跟著轉換,

  厲安終於看到了此時厲寒琛面前的場景,那一盤盤精緻的菜式,還有漂亮的擺盤,頓時就吸引了厲安的注意力。

  他看了看自己碗裡的紅燒肉,再看看厲寒琛面前的菜,

  心裡有點不平衡了,

  雖然林姨的菜做的很好吃,但是他也想嘗嘗新鮮的菜啊!

  「哥,你去哪裡了?」厲安語氣里滿是委屈,

  「寒國,」

  「...........」厲安更委屈了,「那你不帶我。」

  「沒事我就掛了。」厲寒琛很是無情。

  「哦,」厲安的嘴撅得老高,

  哥哥是真的過分,太過分了,「那你們早點回來哦,哥哥你記得給我帶好吃的,我聽說寒國的...........」

  厲安還在羅列想要的東西,厲寒琛已經直接把電話掛了,

  「.........」看著已經黑屏的手機,厲安不可置信,哥哥真的是越來越無情了!!!

  厲安怒吞三大塊紅燒肉,以慰藉自己受傷的心靈。

  餐廳里,掛掉了厲安的電話,整個房間都顯得安靜許多,只有厲寒琛和慕笙在靜靜的吃著東西。

  這裡不僅有餐廳,還有酒店,吃過飯,兩人就近在旁邊住下。

  「你好,」負責人對厲寒琛很是恭敬,「已經為兩位準備好了一間房,請這邊來。」

  負責人話音剛落,厲寒琛便看了慕笙一眼,見她仿佛沒什麼反應,又收回了目光,

  這裡的酒店是沉入海底式的設計,走進房間,能夠看到外面的水草、珊瑚、以及各種的魚類,

  慕笙覺得很新奇,站在透明的玻璃邊看,

  厲寒琛衝著負責人揮揮手,負責人便退出了房間,

  「我再去開一間房嗎?」厲寒琛走到慕笙身邊,

  慕笙疑惑,「為什麼?」

  厲寒琛看了慕笙一眼,「沒有為什麼,那就不開了。」

  然而直到睡覺的時候,慕笙才知道厲寒琛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

  酒店裡的床,並不像是家裡的那麼大,

  家裡的床,容納四五個人綽綽有餘,而酒店裡的,剛好兩個人。

  因而睡上去的時候,兩人無可避免的就離得很近,

  慕笙終於覺得有些尷尬了,呼吸間好像都是厲寒琛身上凜冽的松香味道,她微微的往後退了一下,

  察覺到慕笙的動作,厲寒琛眸光微動,「不然我現在去重新開一個。」

  「沒事,」厲寒琛這麼一說,倒顯得她有點矯情了,

  慕笙將自己埋進被子裡,只露出一雙明月似的眼睛,「我要睡了。」

  「嗯。」厲寒琛點點頭,深邃的眸光像是帶著火光,莫名的讓人耳根發燙,

  慕笙不自在的將自己又往被窩裡埋了埋,厲寒琛看得好笑,

  事實證明,短時間內,慣性是很難改變的,

  在家裡睡慣了大床,慕笙睡著之後便習慣性的往旁邊滾了滾,這一滾,就滾到了厲寒琛身邊,

  本來就沒有睡著的厲寒琛,察覺到這個動靜,頓時就睜開了眼。

  他往旁邊看了看,慕笙的被子滑落半截,夜裡還是有點冷,慕笙微微縮了一下,

  厲寒琛眸光沉沉,

  在當人和不當人之中糾結了一下,

  最終,厲寒琛選擇了不當人。

  他將自己的被子掀開一個小口,源源不斷的熱氣湧向慕笙,

  人都是有趨暖的本性的,在外界都是寒冷之時,突然有了一方熱氣的源頭,慕笙下意識的往那邊挪了挪,

  這一挪,就進了厲寒琛的被窩。

  溫軟馨香的身體貼在自己身邊,厲寒琛將被子放下來,給慕笙掖好了被角,正準備睡覺,

  慕笙突然像是尋到了更大的熱源一樣,將手環到了厲寒琛的腰間,整個人都窩到了他的懷裡,甚至還無意識的蹭了蹭。

  厲寒琛愣了一下,然後低頭看了眼慕笙,

  他眸光微閃,「這可是你自己抱我的。」

  話落,厲寒琛的手環上慕笙的腰,將頭擱在慕笙的頭頂,然後厲寒琛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安安靜靜的抱著慕笙睡著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天一亮,慕笙便醒了,

  第一時間,慕笙就察覺到了不對勁,被窩裡溫度高的出奇,慕笙睜開眼一看,對上的便是厲寒琛如雕塑般完美的臉,鼻息間滿滿的都是厲寒琛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

  「........」

  慕笙轉過頭看了眼,這回還是自己投懷送抱,她心中懊惱,早知道酒店的床這么小,她昨天就應該另外再開一間。

  慕笙鬆開放在厲寒琛腰間的手,想要偷偷的離開,

  但她微微動了一下,就發現了厲寒琛箍在自己腰間,如同鐵壁一般的雙手,

  慕笙沒有辦法,只能推了推厲寒琛,

  「厲寒琛,醒醒。」

  早就醒了的厲寒琛,此時睜開眼睛,他看了眼慕笙,將手鬆開,「為什麼又鑽進我的被子?」

  慕笙耳根浮上紅色,她往回退到自己的被子裡,「我,我不知道啊,我睡著了,你怎麼不叫醒我?」

  厲寒琛看見了慕笙紅透的耳朵,他眼底划過一抹暗色,「我也睡著了。」

  「哦。」

  「你睡覺很喜歡亂跑,知道嗎?」厲寒琛神色冷峻,仿佛在很認真的跟慕笙陳述一個事實,

  「嗯。」慕笙也覺得有些奇怪,她以前沒有這個習慣的啊,

  前世也有經常和同行的工作人員一起打地鋪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以後不要跟別人同床,你這樣會打擾到別人休息的,我也就算了,我不會怪你,換做別人,肯定會生氣的。」厲寒琛坐起身來,很認真的提醒著慕笙。

  「我知道了。」慕笙點點頭,

  厲寒琛這才滿意的起身,然而剛準備離開,身後慕笙又開口了,「抱歉打擾到你了,以後我肯定注意,絕對不跟你一起,我會單獨開房間的。」

  「.........」厲寒琛轉過頭去看慕笙,慕笙已經起身去洗漱了。

  當天上午十一點,飛機降落帝都機場。

  機場裡,前來接慕笙的粉絲已經手捧鮮花、拉著橫幅等待在了大廳。

  慕笙先走了出去,厲寒琛隔著幾個人跟在後面。

  「慕神!!」粉絲們舉著慕笙奪冠的海報,簇擁著上前將慕笙圍住,

  「慕神你太厲害了!」粉絲們爭先恐後地嚮慕笙表達著祝福。

  慕笙微微點了點頭,收下了粉絲們送來的鮮花,

  大家井然有序的往外面走,

  粉絲們本來以為慕笙是個極其高冷的人,都不敢和她說話,直到有人鼓起勇氣問了她一個小問題,慕笙答了一句之後,其他人也仿佛受到鼓舞,好奇的問著慕笙她們想問的問題,

  直到看著慕笙的車離開機場,粉絲們才戀戀不捨的往回走,

  「哇,慕神好好看!比直播里還要好看的多!」

  「我還以為慕神會是那種根本不理人的性格,沒想到她只是高冷,並不是冰冷,怎麼辦?感覺我要愛上這個女孩子了。」

  「誰會不愛這個女孩子呢!!我宣布,從今天開始,她就變成我老婆了!」

  這個粉絲話剛說完,便覺得脖子後方仿佛涼了一下,周圍的氣氛也仿佛變得十分詭異,他往旁邊看了一下,便對上一雙冷如寒冰的眼睛。

  「.......」粉絲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了這位冷峻的大帥哥,只能默默的移開目光,剛剛準備說的話也全部吞到了肚子裡。

  ——

  「笙笙!你太厲害了!」工作室里,看到慕笙,湯甜甜的眼睛都亮了,「我跟你說,江哥看你的比賽激動得把自己最愛的杯子都打碎了。」

  江天的傷口上又被撒了一把鹽,他看了一眼湯甜甜,「閉嘴,扣你工資。」

  「........」湯甜甜默默的閉了嘴,呵,黑心老闆。

  江天這才看嚮慕笙,眼睛裡滿是讚賞,「你打的太好了,為了慶祝你得到大師賽冠軍,我決定了,晚上請你們吃火鍋!」

  「。。。。。」湯甜甜無語的看了江天一眼,「怎麼縮水了?不是說好百味軒的嗎?」

  江天輕咳一聲,「那什麼,這不是給慕笙請攝影師把錢都花完了嗎?就火鍋,吃不吃?」

  「吃!」只要不是自己出的錢,那就是賺了,湯甜甜太明白這個道理了。

  於是,這一天的晚上,別墅里便只有厲安和厲寒琛相對無言,

  厲安很是不高興的看了厲寒琛一眼,「哥哥,你給我帶玩具和吃的了嗎?」

  厲寒琛瞥他一眼,「你三歲?」

  厲安更不高興了,端著碗坐到桌子的另一邊,

  他決定了,他再也不要和厲寒琛天下第一好了,不僅沒給他帶吃的,現在連嫂子都沒回來。

  ——

  火鍋店裡,鍋里咕嚕咕嚕的冒著泡,

  濃烈的香氣從鍋里升起來,湯甜甜在一邊忙著往裡加東西。

  江天舉起裝著可樂的杯子,「來,干一杯。」

  三個杯子撞在一起,可樂里的氣泡一個個的往上升,

  江天看著慕笙,眼中帶笑,「感謝我們工作室的第一個藝人,以後,大家共同努力,相信我們會越來越好的。」

  「嗯!天哥我在帝都買房走向人生巔峰的事情就靠你了!」湯甜甜重重的點頭,雖然她平日裡總是各種吐槽江天,但其實她心裡還是很敬重江天的,

  畢竟一個人在帝都,把一個工作室開起來並不容易,雖然以往總是說著要走,但其實湯甜甜從來沒想過要離開這裡。

  慕笙喝下一口可樂,

  湯甜甜給她放了很多肉在碗裡,慕笙學著湯甜甜的樣子,將肉蘸上蘸料,

  是和平日裡吃的東西完全不一樣的體驗,但也挺好吃的,

  湯甜甜和江天又開始互懟了,時不時的兩人還給慕笙科普各種娛樂圈的八卦,

  鍋內的湯煮得冒泡,有熱氣氤氳在桌上,桌邊有著笑聲縈繞,

  剛開始,慕笙只是隨便選的這個工作室,

  現在和他們相處下來,慕覺得,其實她當初的決定還是挺正確的。

  至少,她很喜歡這種氛圍,

  就好像,她第一次體驗到了什麼叫做朋友在身邊。

  吃過飯,湯甜甜和江天還把慕笙帶去唱了歌,

  在慕笙的天籟之音和江天的魔音貫耳洗禮中,湯甜甜覺得自己得到了升華。

  熱熱鬧鬧的慶祝了一晚上,等到慕笙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午夜時分了,

  慕笙剛走進客廳,就發現了沙發上坐著的厲寒琛,

  他手裡拿著報紙,穿著簡單的家居服,但依然掩蓋不住骨子裡的矜貴傲然,聽見動靜,厲寒琛抬起頭來,「回來了?」

  「嗯。」慕笙點頭,「你怎麼還沒睡?」

  厲寒琛將報紙放下,「睡不著。」

  慕笙往樓上臥室里走去,「我先上去了,你早點睡。」

  「........」為了某個人,在客廳里看了快三個小時報紙的厲寒琛默然。

  眼看著慕笙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厲寒琛這才往樓上走,路過厲安的臥室,厲安正拿著杯子迷糊著往外走,看到厲寒琛,厲安揉了揉眼睛,「哥,你怎麼這個點還沒睡呢?」

  厲寒琛看他一眼,「上回買的試卷寫完了嗎?」

  厲安睡意散盡,他哥怎麼突然提起這個?什麼目的?!

  其實那些資料厲安一個字沒動,他擔心厲寒琛罵他,於是非常違心的,「寫完了。」

  「嗯,」厲寒琛點頭,「明天讓秦愷再給你買兩本。」

  說完,厲寒琛越過厲安,無視了他杏眼瞪大的絕望表情,往自己的臥室里去。

  果然心情好上不少了。

  而厲寒琛的身後,厲安自閉的連水都不想喝了,他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睡覺不香嗎?!喝什麼水!!」

  這下好了,給自己喝出了兩大本練習資料!

  ——

  雖然夜已經很深,但是有些地方,卻是熱鬧一片,

  響動著音樂的包廂里,阮盈盈靠在投資商的肩頭,「王老闆,你看,我和那個慕笙,哪個更適合上節目啊?」

  王總看了眼阮盈盈,回想了一下慕笙的長相,十分聰明的選擇了眼前的肥肉,「要我看,當然是你更適合了,是他們《隨食記》不長眼。」

  「那怎麼辦呢?」阮盈盈眼睛裡被淚水沁濕,「我們公司一點能力都沒有,完全都不管我的節目,都怪我自己命不好,得不到公司的重視。」

  「瞎說什麼呢,」王老闆手繞到阮盈盈背後,「你放心,有我在,你下一部戲絕對是大製作,我給你找業內最大的導演。」

  「真的嗎?」阮盈盈驚喜的看著王老闆,身子不自覺地貼向他,

  感受到阮盈盈的弧度,王老闆心猿意馬,「當然是真的,我補償你,不就是一個綜藝嗎?讓給她算了,我給你更好的。」

  「那就謝謝王老闆了。」阮盈盈衝著王老闆盈盈一笑,一種共識在兩人之間達成,

  很快的,房間內的燈便被熄滅了。

  慕家,慕笙的新聞這兩天在網上隨便就能夠看到,秘書發現之後便將新聞送給了慕父看,

  慕父看到慕笙打遊戲的樣子,心中沒有半點的喜悅,

  有的只是無窮盡的羞恥和憤怒,

  在慕父看來,一個優秀的女孩子,應該是正正經經的上著好大學,然後優雅知性,

  就像慕瀟這樣,才是最優秀的,

  打遊戲完全是傷風敗俗,丟人現眼,

  哪怕外界知道慕笙就是慕家女兒的人很少,但慕父的心裡過不去這個坎,

  他給秘書打了個電話,「去告訴慕笙的工作室,不許讓慕笙再參加直播或者是參加什麼娛樂圈的演出,簡直是敗壞門風!!」

  慕家這麼多年以來,就沒有一個在熒幕上搔首弄姿的人!!這讓他在家族裡怎麼抬得起頭。

  秘書應了一聲,然後很快的便給江天這邊發了郵件。

  第二天早上,江天一醒來便收到了一封郵件,

  看著郵件里的內容,江天簡直哭笑不得,什麼傷風敗俗破壞形象的,難道他是穿越到古代了嗎?

  江天將郵件截圖發給了慕笙,慕笙只回了一句,「別理他。」

  看到慕笙的回信,江天索性將發郵件的人拖入了黑名單。

  另一邊,沒有得到江天的回應,秘書嘗試著再聯繫江天,然後就發現自己被拉黑了。

  得知此事的慕父心裡很生氣,他向來是呼風喚雨慣了,哪裡受得了慕笙這種三番兩次的挑釁,

  他叫來秘書,「派車,我去厲家一趟。」

  「是。」

  ——

  慕笙這邊,自從大師賽奪冠,雖說慕笙暫時還沒有時間繼續直播,但是她在貓牙的直播間裡,漲粉速度堪稱是一日千里。

  電競圈內,無論是出於好奇還是出於顏控,都慕名而來,紛紛在貓牙註冊了帳號,

  「經理,我們本年度的業績好像提前完成了哎。」工作人員大致的算了下今年的kpi,提前九個月完成了年度的任務目標,簡直是個奇蹟。

  經理美滋滋的看著後台,「哎呀,誰讓我眼光好,當初把慕笙簽了下來呢,行了行了,今年你們的獎金肯定是少不了的,去吧。」

  趕走了工作人員,經理高高興興的給他現在工作上的小祖宗慕笙打電話,

  「喂,」接到電話的時候,慕笙正在醫院,

  「慕笙啊,恭喜你得到了冠軍,我們公司這邊呢,馬上要和職業隊有個線下的活動,想請你參加,你放心,出場費我決定給你爭取最高的。」

  本來沒什麼興趣的,但是聽到出場費,慕笙又覺得可以接,「什麼時候」,

  「下個月吧,我聽說你不是要去錄節目嗎?等你錄完節目回來,」

  「沒問題。」慕笙點點頭,然後掛斷了電話。

  慕笙將手機放到一邊,然後開始換手術服,

  今天是厲寒琛進行第一次手術的時候,經過這段時間的調養,他已經可以接受第一次手術了,

  厲寒琛身上的傷長年累月的堆積,需要經過很長時間的調養,再進行三次手術,方才可以徹底的消除。

  此時的醫院會議室里,正坐著國際上最知名的專家們,此刻大家都左顧右盼的,臉上帶著期待又好奇的表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