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車內雙人羞 厲總被氣死(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的長髮隨意的在後面挽了個丸子,露出白皙的天鵝頸,袖口挽到一半,整個人透著極致的肆意和傲然,

  攝影師抓拍的角度十分到位,正好有一束光落在慕笙的背後,讓她整個人像是從黑夜中走出來的王者,

  美的驚心動魄,直擊心球。

  【媽媽呀!!娛樂圈什麼時候多了這麼漂亮的小姐姐?!叫什麼?我宣布在這一瞬間我把和她的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絕了,這個光影,這個五官,這是從小說里走出來的那種電競女王嗎?】

  【emmmmm,這還是我認識的慕笙嗎?小聲的說,好像有點好看的樣子哎。】

  如江天所料,

  在這個看臉的世界,僅僅是一張照片,便讓慕笙的話題度迅速提升,

  江天雖然不是專業的經紀人,但是他是一個有著正常審美,經常關注娛樂圈動態的人,

  這些年來,娛樂圈主要火的都是類似阮盈盈這種甜美系美女,

  像慕笙這種的,還真沒有,

  畢竟高冷這條路不好走,沒有那張角色清冷的臉兜底,放個普通人來扮高冷,很容易就變成面癱。

  工作室的微博底下開始有無數的網友讓工作室多放點圖出來,還有不少的人詢問這些圖都是怎麼來的。

  這時,有平時玩比賽的網友發現了慕笙身後的大賽標誌,

  【慕笙身後的大賽標誌,怎麼這麼像世界大師賽呢?】

  大家跟著網友們的評論去世界大師賽的直播間看了一眼,

  哦豁,還真是慕笙!

  此時已經是中午,大師賽暫停一個半小時,慕笙很快的便消失在了直播間裡,

  慕名而來的網友們猝不及防被黑屏糊了一臉:我只是想看看美女而已,倒也不用這麼對我。

  競賽場裡,

  慕笙和隊員們一起往下走,剛走到後面,便迎面碰上了GL戰隊,

  看見韓宇,其他隊員們臉上既高興又糾結,

  一起打了這麼久的比賽,大家和韓宇都是有感情的,現下看到韓宇,自然心生激動,但是顧及到如今的對手身份,大家只能沉默著低頭。

  「還真是小看你了。」張晉一臉恨意的看著慕笙,

  原本半個月前,他張晉還是風光無限的世界冠軍的,就因為這個慕笙,不僅讓他在直播的時候丟了面子,現下連大師賽也輸了,

  慕笙看了眼張晉,「讓開。」

  張晉額頭青筋鼓起,「你不要太囂張了,五強里除了你們全都是金牌隊伍,你進了前五又怎麼樣?還不是給別人墊腳的命。」

  慕笙餓了,不想理他,抬腳往前走,

  張晉往前一步想要攔住慕笙,被慕笙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他心底一涼,愣在原地,最後只能恨恨的看著慕笙離開。

  看著慕笙的背影,張晉心中的怒火逐漸高漲,

  除了慕笙,不管冠軍是誰他都能接受!

  張晉站在原地,眸光變幻,像是糾結,像是嫉恨,但最終全都化為了決心,

  他偷偷的看了眼四周,然後朝著寒國電競隊的方向走去。

  一個半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慕笙吃完午飯休息了一下便準備上場,

  但她剛從休息室出來,手機便響了,慕笙低頭看了一眼來電人,是厲寒琛。

  「喂,怎麼了?」

  「來旁邊的小花園。」厲寒琛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低沉磁性。

  「啊?」慕笙轉過頭看了看,不遠處確實有一個小花園,

  慕笙朝那邊走了幾步,便看到了站在一棵梧桐樹下的厲寒琛,

  陽光正好,微風和煦,厲寒琛身上的冷練仿佛都被這暖金色的陽光給柔化了稜角,

  慕笙其實對臉什麼的向來不看重,但是她發現自己最近好像有點偏顏控了,就比如現下看到厲寒琛的臉,慕笙覺得心情很是暢快。

  「過來。」厲寒琛朝著慕笙招招手,

  「你怎麼來寒國了?」慕笙有點好奇,「你有錢買機票嗎?」

  「.......」厲寒琛眼中划過一抹無奈,「我還不至於窮到這個地步。」

  「那你來幹嘛?有事嗎?」

  厲寒琛看了慕笙一眼,「來開會,順路看看你。」

  「什麼會?」慕笙不是話多的人,但是對於厲寒琛,她好像總是問題特別多。

  厲寒琛沒有正面回答慕笙的問題,他只是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單子,「比賽加油,贏了晚上就請你吃好吃的。」

  「好。」慕笙點點頭,細碎的陽光透過樹葉,斑斑駁駁的落在慕笙的臉上。

  厲寒琛深邃的眼眸微眯,「去吧。」

  「嗯。」慕笙轉身往競賽場走,然而走了兩步,她卻又停住了腳步,然後轉過頭來,「你一會兒會看我比賽嗎?」

  厲寒琛眼中似乎划過瀲灩流光,他將問題拋回給慕笙,「你希望我看嗎?」

  慕笙想了想,然後點頭,「希望。」

  厲寒琛嘴角微揚,「那我會看的。」

  午後的陽光溫柔,厲寒琛的神色是一如既往的冷然,但是慕笙卻莫名的覺得,

  厲寒琛好像很溫柔?

  這個認知,不知道為什麼,讓慕笙耳尖染上了紅色,

  她快速的往回走,捏了捏自己的發燙的耳朵,「寒國怎麼好像比華國熱很多的樣子,」

  耳朵都曬紅了。

  此時的大師賽直播間裡,除了電競圈的觀眾,還有一小部分是被慕笙的臉給吸引過來的。

  【誰能跟我講講,為什麼大師賽裡面還有女人出現啊?這是誰?替補嗎?】

  【前面的,上午幹嘛去了?你可別小看這個女人,這個女人身上可是被施了魔法的。】

  【有毒吧,要不要這麼玄幻,還魔法,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能掀起什麼波浪來?】

  此時的比賽場上,各個隊伍已經就位,

  受到全球矚目的總決賽正式啟動,

  來自寒國、琺國、鎂國、櫻國的隊伍,雖然沒有明說,但是都達成了一個共識,

  那就是先把五支隊伍當中最弱的那個給踢出局外,

  在大家看來,最弱的自然是除了韓宇以外隊員們水平都很一般的MS戰隊了。

  於是遊戲剛開始,其他四支隊伍就開始有意無意的嚮慕笙這邊逼近。

  韓宇站在慕笙身邊,很快就發現了對方的企圖,

  「對面人太多,不如我們先避其鋒芒。」韓宇想的是最保險的打法,

  畢竟對面的四個隊伍,每一個都是金牌隊伍,單打獨鬥尚且不敵,現在全部朝他們圍過來,實在是難以招架。

  慕笙卻搖了搖頭,「跑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韓宇轉過頭,「你的意思是?」

  「這是我們最危險的時候,但其實也是機會最大的時候,恐怕錯過這一刻,以後很難有這四個隊伍聚齊的機會了。」在慕笙看來,最大的危機,就是最大的機會,

  直接一鍋端,乾脆了斷,然後她就可以去找厲寒琛兌換獎勵去了。

  「行,聽你的。」韓宇信任的衝著慕笙笑了一下,「反正輸了不虧,贏了血賺。」

  其他四個隊伍分別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而來,

  眼看著距離越來越近了,慕笙跟韓宇說了幾句什麼,韓宇點點頭,然後四人便開始分頭行動。

  遊戲裡,其他四個隊伍朝著慕笙這邊包抄過來,

  MS戰隊的幾個人都坐在車裡,準備往空投箱的方向去,

  他們所處的位置是一馬平川的草地,易攻難守,別說四個隊伍了,哪怕是一個,都很難逃開,

  在觀眾們看來,MS戰隊這次是必死無疑了。

  【活該,都怪慕笙太貪心了,非要到這邊來撿好的裝備,剛剛要是走了不就沒這回事了?】

  【無語了,果然還是不能帶女人,不可否認慕笙的操作是不錯,但是她的意識也太差了吧,剛剛這裡根本就不能來。】

  【完了,我還以為MS戰隊這回要創造奇蹟呢,看來這回是真的沒了。】

  遊戲裡,其他四個戰隊也看出來了此時的戰機極佳,

  有人已經下了車,對著MS戰隊這邊架起了槍。

  就在這時,他們的身後突然響起爆炸聲,

  眾人以為有詐,連忙往車子的旁邊躲,

  就在這時,車子的位置轟隆一聲爆炸開來,

  有三個對手一時不察,直接就被炮彈給炸死了。

  「有詐,趕緊走。」剩下的人覺得情況不對想要離開,

  這時已經來不及了,

  慕笙不知道什麼時候和韓宇一起摸到了視覺上的一個死角,繞到了對手的身後。

  此時大家才發現,原來車上只有陳曉和張傾兩個人,韓宇和慕笙早就下車了!

  其他隊伍里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見狀立刻開啟迎戰狀態,

  此時的戰場,全面開啟了對狙模式,

  比的就是彼此的槍法和走位,

  子彈落了一地,槍聲綿延不斷,

  【臥槽,這場景,這輩子沒看過這麼激烈的打鬥,絕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高手過招嗎?】

  【對不起,我收回說慕笙很菜的話,我現在才發現,原來菜的是我自己。】

  【慕笙這走位絕了啊!女人的反應速度也能這麼快嗎?真的牛逼,我八輩子都打不出這樣的操作。】

  遊戲裡,混戰一片,

  硝煙滾滾,選手們頭上的血條少了又補,補了又少,跟玩極限心跳一樣,

  但一切終有結束,最後,槍聲平息,草地上落了一地的屍體,

  一切都是靜謐的,仿佛沒有一個人存在,所有人都被掩埋在了剛剛的炮火里一般。

  此時,不遠處的石頭旁,突然走出一個白色的身影,利落的馬尾,精緻的臉龐,踩著一地的盒子朝草地中間走,

  另一邊的韓宇在混戰中已經幾乎喪生,頭上的血條還剩下一絲,

  慕笙走過去丟給他一瓶藥,將他救了起來,

  旭日東升,一隻海鷗從海平面上飛過,

  MS的其他兩名隊員已經喪生,韓宇和慕笙帶著他們的遺物一起,走向了最終的勝利。

  當大屏幕上亮出MS的名字時,全場都為之歡呼,

  舞台上,金色的亮片簌簌的落下,

  整個MS戰隊站到最中間的位置,接受著冠軍的頒獎。

  看著場內歡呼鼓舞的觀眾們,韓宇覺得這世界真是玄幻了,

  他拿過那麼多的世界冠軍,這還是第一次拿到大師賽的冠軍,

  倒也不是他的能力有什麼問題,主要是以前在GL戰隊,要麼就是教練的指揮有問題,要麼就是隊友們的配合不夠,

  畢竟沒有人會像慕笙這麼莽的打法,

  換做任何一個專業的人士來指揮,都會選擇離開暫避鋒芒,

  沒有人會在被四支金牌隊伍圍攻的情況下,還敢慨然迎戰的,

  慕笙是唯一的一個,

  而奇幻的是,她還真成功了,

  想到這兒,韓宇偏過頭衝著慕笙笑了一下,「謝謝你。」

  慕笙疑惑看他一眼,「一起贏的,謝我幹什麼?」

  韓宇但笑不語,他挑了下眉,「獎金到了。」

  慕笙轉過頭,大賽主辦方正將獎盃連同獎金遞到她的面前,

  看到獎金,慕笙眉尖微挑,

  到手了。

  她輕挑眉尖,淡然清冷的樣子,恰好被鏡頭給記錄了下來,國內的直播間裡,彈幕已經被滿屏的老公給刷滿了。

  【啊啊啊啊啊臥槽,太帥了!!!老公拿著槍秒殺全場的樣子,簡直狙中了我的心!!】

  【這個挑眉,我死了,第一次發現娛樂圈裡有這麼帥的女明星,這臉怎麼長得,真好看啊。】

  慕笙是這次大賽的絕對亮點,賽後,有不少的媒體記者都想要採訪她,

  然而大家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慕笙的人。

  此時的慕笙,已經帶著支票,坐上了厲寒琛的車。

  慕笙將獎盃放在後面,打了半天的遊戲,此刻她嘴裡有點饞,於是她很自覺地湊到厲寒琛身邊,手探進了他的口袋,

  然而這一次,糖沒有裝在右邊的口袋裡,

  慕笙也沒多想,厲寒琛正在啟動車子,慕笙便自己將手伸到厲寒琛的大衣左口袋拿糖,

  然而她本身就坐在副駕駛上,探過來拿右邊口袋的糖就有點費勁了,現在越過厲寒琛去拿左口袋的,一下子有些夠不到,

  厲寒琛看起來沒有想幫她的意思,慕笙站起來一點,然後探過去拿,

  兩人的姿勢,就像是厲寒琛將慕笙整個人抱在了懷裡一般,慕笙身上的幽香緩緩的朝著厲寒琛鼻尖繞,她柔軟的秀髮蹭到厲寒琛的下巴,直直勾起了厲寒琛心裡的火。

  厲寒琛眸光深邃,他閉了閉眼,然後又睜開,突然伸手將慕笙攬到懷裡,

  這猝不及防的一下,讓慕笙眼睛都微微睜大了,「怎麼了?」厲寒琛的手心很燙,溫度順著衣服慢慢的滲透到慕笙的腰上,慕笙有些不自然,

  厲寒琛從左邊口袋裡拿出一顆糖,然後直接餵進了慕笙的嘴裡,他頭上青筋滾動,「坐好,想吃跟我說不行?非要自己拿?」

  慕笙眉尖微蹙,「剛剛你不是在開車嗎?」

  「.........」厲寒琛微微往後面退了一點,讓自己和慕笙保持開距離,「閉嘴。」

  「..............」慕笙看了厲寒琛一眼,然後推開厲寒琛的手坐到副駕駛上,

  本來她想說厲寒琛又開始莫名其妙的凶人了,但嘴裡的糖好像比上次的要好吃,便原諒了厲寒琛的錯誤,「算了,他是病人,不跟他計較。」

  厲寒琛打開窗戶,想要讓冷風幫著自己平復一下,

  然而剛把窗戶搖下來,一個保安便探頭探腦的往裡面看,

  他眼中帶著懷疑,甚至還有一絲鄙視,「大白天的在這兒幹嘛呢?想玩車////,震回家玩去,這裡是公共場所。」

  現在的小情侶可真是的,也太不檢點了吧,這倆小年輕長得這麼好看,沒想到也是這種人,

  他已經在這裡觀察了好久了,這車停在馬路邊上也不動,倆人還在裡面摟摟抱抱的,

  要不是他過來,還不一定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呢!

  厲寒琛的氣勢瞬間變得凌厲,眸光中有波濤涌過,

  保安被他的氣勢嚇了一跳,目光在厲寒琛完好的衣服上掃了一圈,

  心想反正這倆也沒做成壞事,他的任務完成了,就不跟這人計較了,哼!

  在厲寒琛的死亡凝視中,保安偷偷的溜走了。

  厲寒琛深吸了一口冷氣,然後關上車窗,啟動了車子,

  車子走了不到兩百米,一旁的慕笙卻突然開了口,「厲寒琛,什麼是車//&/,震?」

  慕笙好奇的看著厲寒琛,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畢竟前世的慕笙,聽過地震、月震,核磁共振,唯一沒聽過的就是這個詞??

  厲寒琛扶著方向盤的手倏然收緊,他轉過身,看著慕笙澄澈的眼睛,額上青筋直跳,「閉嘴。」

  「.........」慕笙被凶了,不高興了,她轉過頭,「不說就不說,這麼凶幹什麼。」

  厲寒琛真是不知道該拿慕笙怎麼辦才好了,他喉頭微微滾動,「以後不許在別人面前提,知道嗎?」

  「為什麼?是不好的詞嗎?」

  厲寒琛將窗戶打開一條縫,冷風吹進來,送來一絲清明,「嗯,不許提。」

  「那,」好奇寶寶慕笙再次上線,「在你面前也不能提嗎?」

  「........」厲寒琛的手驟然收緊,他像是在壓抑著什麼,眸色幽深,最終說了一句,「只能在我面前提。」

  「哦。」慕笙覺得厲寒琛看起來心情不太好,便沒有再繼續問,「你不是說要吃好吃的嗎?在哪裡?」

  「別說話。」慕笙的聲音明明是很冷的聲線,但不知怎麼的,慕笙此刻一開口,厲寒琛就覺得血液里都是沸騰的。

  「.........」慕笙看了厲寒琛一眼,行,這麼對她這個醫生,

  自己一晚上都不想理厲寒琛了。

  看到慕笙氣鼓鼓的樣子,厲寒琛想伸出手去安撫一下她,但是想到慕笙如今對於他自制力強大的殺傷水平,厲寒琛還是打消了心裡的想法。

  他啟動車子,在一路的冷風吹拂中,終於冷靜了下來。

  車子七拐八彎的,最後到了一處極其寬闊的海邊,

  他們到的時候剛剛好是傍晚,

  暮色溫柔,天際的雲海被夕陽染上了粉紫色,雪白色的海浪一波接一波的朝著岸邊湧來,泛起漂亮的浪花。

  慕笙見過很多次海,但那個時候,她的眼中只有即將建造的大橋和海底隧道,以及一組組的數據材料,

  海在她看來,和背景板沒有什麼區別,

  這是第一次,慕笙以遊客的身份來到海邊,這讓她有了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她看到了夕陽的美麗、海洋的寬廣、還有空氣裏海風淡淡的鹹濕味,

  慕笙眼中染上亮意,她朝著沙灘走過去,在濕軟的沙灘上留下一個又一個腳印,

  厲寒琛跟著慕笙的腳印往前走,

  柔軟的沙灘上,小一點的腳印被盡數覆蓋,只留下一排大的腳印。

  「好看嗎?」厲寒琛見慕笙眉眼中浮現明顯的輕鬆,他的眼中也染上一絲笑容,

  慕笙下意識的回頭想回答厲寒琛的問題,但想到剛剛他的態度,又把頭轉了回去,

  一副你不跟我道歉我就不會繼續跟你說話的樣子。

  慕笙可能根本都不會意識到,她現在的樣子在別人看來,有著多可愛的嬌憨,

  厲寒琛眼底浮出幾分笑意,他往前走了兩步,「餓了嗎?」

  慕笙這次點了點頭,

  「吃飯去吧。」說著,厲寒琛指了指不遠處一座貝殼造型的建築,「就在那裡面。」

  慕笙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建築全都是貝殼珊瑚的樣式,就像是海里的龍宮被搬上了海岸一樣,

  慕笙覺得很有趣,她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但是海岸上比較潮濕,慕笙今日穿的鞋口又比較低,

  等慕笙走到飯店門口的時候,鞋子裡已經有了很多濕的沙子,走起路來很是磨腳。

  慕笙本以為飯店人會很多,但是出乎她的意料,這裡除了服務員好像就只有慕笙和厲寒琛,

  見到慕笙走進門,早就等候在這裡的餐廳服務員帶著她到了最中間的一張桌子旁邊。

  整個餐廳里堆滿了各色的鮮花,仿佛成了花的海洋,舒緩的鋼琴曲流淌其間,

  「小姐,菜馬上就上來。」服務員衝著慕笙恭敬的彎腰,然後便退了下去,

  慕笙此時往四周看了看,卻沒有找到厲寒琛的身影,

  她有些疑惑,剛剛不是還在後面嗎?現在去哪裡了?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