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厲總套路笙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那句晚上就在這裡睡讓厲寒琛血液沸騰,但看到慕笙清淡的眉目,厲寒琛又冷靜下來,「什麼意思?」

  慕笙很自然的指了指床的右側,反正床這麼大,「晚上我要是需要你的話,就直接叫你好了,」

  慕笙的腳經過休養已經快要好了,白天她特地給腳踝做了針灸,還用了草藥包敷著,行動特別不便。

  不過過了今天晚上,明天取掉草藥包之後已經就會好很多了。

  「.......」厲寒琛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慕笙,慕笙很敏銳的看到他的眼神裡面帶著無奈,

  慕笙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做的有點過分?好像厲寒琛對自己太好了,自己都有點理所當然了,厲寒琛晚上也是要睡覺的啊,總不能一直照顧自己,想到這兒,慕笙又有些懊惱,「那不然」

  她話沒說完,厲寒琛就已經轉身往外走,「我去拿枕頭和被子。」

  沒多久,厲寒琛便將東西都拿了過來,慕笙已經躺下了,只露出一雙水靈靈的眼睛,正閃閃的看著厲寒琛,

  厲寒琛心中一滯,他已經可以預料到,今晚估計是一個不眠夜了。

  「還不睡?」厲寒琛將被子鋪好,看了眼慕笙,

  床足夠的大,厲寒琛躺上去,中間和慕笙也隔了兩人寬的距離,

  慕笙抿了抿唇,好像要說什麼,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睡了睡了。」

  厲寒琛眉峰微皺,伸手關上了燈,「晚上要起來的話就叫我。」

  「嗯。」

  話落,臥室里陷入了安靜,

  慕笙那邊翻了個身,幽幽的淡香朝著厲寒琛這邊飄過來,擾得厲寒琛根本沒有任何的睡意,

  慕笙又動了一下,厲寒琛這才看向那邊,黑暗裡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輪廓,「睡不著?」

  「沒有.....」慕笙小聲的應了一句,

  「給你講故事?」厲寒琛試探的問了一句,

  「這樣....不太好吧?」慕笙嘴上這麼說,但是語氣中的期待卻很明顯,

  厲寒琛隱在黑暗中的臉浮上些許笑意,「那我講給自己聽。」

  說著,厲寒琛開始講起現代的各種故事來,

  黑夜裡,慕笙的眼睛亮晶晶的,她不好意思說,其實她好喜歡聽厲寒琛說故事哦,

  畢竟前世她能看的書就是各種物理類、數學類的,書對於她來說就是工具,是盛放各種公式原理的工具,

  她都沒有想過,原來還有這麼多輕鬆愉快有趣的小故事。

  慕笙轉過身來,專注的聽厲寒琛說話,

  厲寒琛適當的放低了些聲音,慕笙便下意識的往前挪了一點,

  察覺到慕笙的動作,厲寒琛眼中划過一道暗光,他在故事裡,編了一點其他的內容進去,「黑夜中的魂靈有一個習慣,他們喜歡抓那些腳放的離床沿很近的人。」

  「.......」慕笙是絕對的無神論主義者,她默默的往厲寒琛那邊縮了一下,

  厲寒琛覺得好笑,但是又沒有表現出來,就這樣,厲寒琛慢慢的講著,慕笙靜靜的聽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慕笙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

  夜色靜謐,厲寒琛輕聲叫了下慕笙,慕笙沒有反應,厲寒琛這才安心的進入了睡眠。

  ——

  帝都醫院,經過一晚上的救治,凌晨的時候,慕瀟終於醒了過來,

  看見張曼和慕父,慕瀟眼中盈上淚水,

  本就虛弱的她,眼中帶淚,欲落不落的樣子,實在是惹人可憐,

  「我的孩子你受苦了,」張曼坐到一邊,抹了抹眼淚,衝著慕瀟使了個眼色,

  慕瀟眼神微閃,眼角的淚水更多了,「爸爸,都怪女兒不孝,沒有個健康的身體,讓您擔心了。」

  「別瞎說,你好好養病,放心,爸爸肯定給你想辦法。」看著慕瀟泫然欲泣的樣子,慕父心裡還是有幾分心疼的,畢竟慕瀟是他疼愛多年的女兒。

  「嗯。」慕瀟眼中划過難過,「都怪我不爭氣,我就是怕錯過了歐陽大師的收徒競賽,」

  「歐陽大師?」慕父向來不關注這些,不過歐陽這個姓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張曼這時迎了上去,「還不是那個歐陽鶴嗎?國際頂尖的音樂家。」

  「歐陽鶴?」慕父眼中閃過驚喜,「你是說那個歐陽家族的歐陽鶴?我們瀟瀟真的能成為他的弟子?」

  「那倒不一定,不過歐陽大師派人專門去清大打聽過瀟瀟的來歷呢。」說起這個,張曼很是驕傲,試問華國的哪個人能有這樣的待遇?他們家瀟瀟就是厲害,能夠讓歐陽大師親自過問。

  「好好好,」聽到這些話,慕父心裡格外高興,他看著慕瀟的眼神十分滿意,「你放心,爸爸一定想辦法讓你有最健康的身體,」

  慕父這邊籌劃著名怎麼把慕笙身上健康的器官移植給慕瀟,

  另一邊,慕瀟和張曼相視而笑,達成了某種共識。

  ——

  第二天,

  早上九點的時候,慕笙才悠悠轉醒,她一睜開眼睛,對上的便是厲寒琛冷然的側臉,

  清晨的金色陽光讓他整個人看起來熠熠生光,俊美不可方物,慕笙不由得多看了一會兒。

  厲寒琛的喉結滾動了一下,「醒了就起來。」

  說著,厲寒琛轉過頭來,眼中布滿了紅血絲,眉目間看起來也很是疲累,

  「你沒睡好嗎?」慕笙不由得問了一句,

  厲寒琛瞥了一眼慕笙,「我認床,以後我不在你這裡睡了。」

  慕笙點頭,「好。」

  雖然慕笙心裡覺得厲寒琛很有些嬌貴,但同時的她也有點愧疚,

  要不是因為照顧自己,厲寒琛也不會連覺都睡不好。

  慕笙坐起來,看了一下腳踝,

  她的腳上綁了一大包的草藥,慕笙伸手把草藥解下來,被敷了一天一夜的腳踝,此刻泛著微微的紅色,映在白皙纖瘦的皮膚上,有種驚心動魄的脆弱美,

  慕笙活動了一下,基本上好的差不多了,今天都可以下地重新行走了。

  她回過頭去看厲寒琛,「我已經好」

  話沒說完,便看見厲寒琛拿起被子快速的離開了臥室。

  「..........」慕笙在想,厲寒琛難道是生氣了?

  等到慕笙下去吃早飯的時候,厲寒琛已經恢復了正常,甚至還送了慕笙一個絨布盒子,

  「這是?」慕笙有些好奇的打開盒子,裡面靜靜的躺著一隻漂亮的細鐲子,玫瑰粉的外色,加上精心鑲嵌的淺色碎鑽,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設計簡單大方,嵌飾精美又不俗氣,慕笙一眼就喜歡上了,

  「昨天答應了你要送你的禮物,戴上吧。」

  「好」,這是慕笙第一次正式的收到別人送的禮物,她很是珍重的將鐲子戴在了手腕上,

  「好看嗎?」慕笙揚起手腕,看向厲寒琛,

  「嗯。」厲寒琛垂下眼眸,看了眼自己左手腕的地方,

  那裡,此刻空空如也,跟了他將十多年的細環不復存在。

  ——

  吃過飯,慕笙開車去了工作室,

  顧忌這這幾天慕笙腳傷了,江天也沒給她安排什麼任務,現在腳好了,慕笙自然要過來看看有什麼需要她做的,

  畢竟,她現在是肩負買房養家重任的人。

  慕笙一踏進工作室,就覺得工作室的氛圍跟上次不太一樣,

  她往四周看了看,原來是多了不少的花籃,

  「笙笙,這都是天哥給你準備的,他說是為了歡迎未來的世界冠軍。」湯甜甜一臉的一言難盡,她實在是沒有想到,平日裡朝夕相處的直男江天,居然也有追星的一天。

  「.....」慕笙看了眼四周,「江天人呢?」

  「哦,他本來是想親自迎接你的,但是今天樂食薯片打電話過來說要談談合同的事情,天哥這不是就去了嗎?他讓我陪著你。」

  「今天有什麼活動?」

  「有,」湯甜甜拿出一張表,「今天有個綜藝試鏡。」

  湯甜甜聯繫上了《隨食記》的製作組,《隨食記》那邊給了湯甜甜一個地址,讓她今天帶著慕笙過去先試鏡。

  「走吧。」

  「好嘞。」

  此時的《隨食記》製作組內,眾人正圍在一起挑選這一期的嘉賓,

  作為如今全網最火爆的美食種田綜藝節目,《隨食記》的嘉賓已經是非超一線不選了,

  而且就算是一線大牌,在《隨食記》這裡也是排著隊等著的,

  畢竟節目熱度擺在這裡,上這個節目就能夠火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誰不喜歡自己更火一點呢?

  「今天有誰來試鏡?」

  「是個小演員,十八線,不過長得挺好看的,」策劃人拿著幾張照片湊到導演面前,

  導演一聽這話就翻了個白眼,策劃人是個百分百純直男,他的審美水平,大家眾所周知,

  只要是尖下巴大胸雙眼皮,在他眼裡都是美女,

  因而一聽他說是美女,導演想都沒想就直接否定了,「美管什麼用?!我們這兒又不是什麼選美大賽,我們是綜藝!是綜藝就要有趣要有亮點!!再好看的人往那杵著不動有什麼看頭,你們是不是怎麼教都教不會?」

  導演正激烈訓斥著下屬們的時候,突然有人走進來,「導演,今天試鏡的人來了,」

  導演擺了擺手,「讓她回去,煩死了,一天不給你們把關,你們就給我瞎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