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笙笙撩人不自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年度大師賽在電競人的心中,和世界競賽的含義是不一樣的,

  可以這麼說,只有拿到了世界競賽的前三名,才有入圍大師賽的資格,

  這也是國際上為什麼對慕笙如此嗤之以鼻的原因,

  對於韓宇的技術,大家心裡至少還有點數,但是慕笙這個聽都沒聽過的女人,還是來自華國,簡直是來搞笑的,

  消息傳到微博上,自然引來了不少娛樂圈網友們的吃瓜嘲諷,

  【哇偶,這是混不下去娛樂圈了,跑去禍害電競圈了嗎?慕笙受了什麼刺激,怎麼對自己一點數都沒有。】

  【笑死了,慕笙是不是不知道大師賽意味著什麼啊?】

  【有什麼好笑的?奇怪了,你們混粉圈的是一點都不關注電競圈嗎?你們都不知道慕笙那天晚上打敗了GL戰隊?】

  雖然有看直播的觀眾們試圖向粉圈解釋什麼叫GL戰隊,什麼叫大師賽,

  但不玩遊戲的人對這個根本就沒有什麼概念,她們只是覺得慕笙不自量力,跑到國際上去丟人。

  觀眾們解釋不通也就放棄了,然後終於明白了,原來圈與圈之間真的是有璧的!

  仲夏夜工作室里,看著網上的輿論,湯甜甜很是生氣,「笙笙本來就很厲害啊,這些人不懂,還要亂說。」

  江天叼著根煙,吊兒郎當的坐在椅子上,眼神倒是很深遠,

  他嘖了一聲,「不了解不是很正常?來,天哥給你傳授的第一條經驗就是,要學會變廢為寶。」

  職場新人湯甜甜有點懵,「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江天挑了下眉,「交給你個任務,這幾天你就去找攝影師,要那種能把一分美拍出十分,十分拍出一百分的,不管價格多高,先把人給我找過來。」

  「找攝影師幹嘛?」湯甜甜沒搞懂江天的腦迴路,

  「快去,」江天虛踹了湯甜甜一下,「一天天問題這麼多,能不能讓老闆少操點心?」

  「好的!!」湯甜甜現在對江天還是很信服的,

  雖然在工作室初期,江天吊兒郎當的活像要把工作室玩到倒閉的樣子,然而經過了這段時間的工作,

  湯甜甜發現,天哥還真的是有兩把刷子的!

  ——

  這一次的大師賽時間,定於一周以後,時間其實很緊張,韓宇答應慕笙的時候也沒搞懂慕笙的想法,

  這麼短的時間,怎麼能夠磨合得好呢?

  但慕笙堅持讓他報名,韓宇便頂著自己蟬聯多屆世界冠軍的名頭拿到了大師賽的門票。

  坐在網吧椅子上的時候,韓宇突然就覺得有些魔幻,慕笙身上好像有一種讓人不得不信任的力量,讓人沒有反抗之力。

  厲安從同學們的閒聊中也聽到了慕笙要和韓宇一起參加世界大師賽的消息,

  不同於別人的唱衰,在厲安看來,慕笙能認識韓宇就已經很厲害了,她居然還要親自去參加比賽,

  嫂子太牛逼了!!

  這就是厲安唯一的心聲,

  一放學,厲安就興奮的跑回了別墅,

  「嫂子!你真的要去寒國比賽嗎?」

  慕笙咬了一口薯片,「嗯。」

  「可以帶我嗎?!!」厲安激動得星星眼都出來了,

  他做夢都想去現場看比賽!!試問哪一個男孩子能夠反抗的了這樣的誘惑呢!

  還沒等慕笙回答,厲寒琛就已經給出了答案,「不行。」

  「.........」厲安幽怨的看了厲寒琛一眼,在厲寒琛冰冷的眸光里,立馬變得乖慫乖慫,「我就是隨便問問,我開玩笑的,我愛學習,學習愛我。」

  不過厲安還是有點好奇,「嫂子,你為什麼突然要去打比賽啊?」

  慕笙咔嚓咬了一口薯片,「要賺錢啊。」

  前世的慕笙,對房價、物價沒有絲毫的概念,

  前幾天,慕笙心血來潮查了一下現在的房價物價,然後慕笙就驚呆了,

  就光是她們現在住的這個房子,都基本上要幾個億,

  再加上日常的開銷,還有各種衣服、用具,

  對比了一下自己每個月的收入,慕笙不由得對未來的生活產生了深深的擔憂,

  尤其是她還想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厲寒琛還病著呢,一個月兩萬塊錢的生活費也被厲家給斷掉了,基本上是不指望他賺錢了,

  厲安還在上學,一個月的學費都很昂貴,

  再加上林姨的工資,

  這麼一算,慕笙看待厲寒琛的眼神便又同情又佩服,

  她都不知道厲寒琛是怎麼把這麼大一個家養起來的,

  雖然他們住的這房子是厲寒琛的朋友給的不要錢吧,但是慕笙不喜歡寄人籬下,

  她想要買一套自己的房子,

  剛好那天在街上看到有發小廣告的,瞥到上面寫了世界大師賽的冠軍獎金是100萬,

  慕笙這才有了找到韓宇和他一起去參加比賽的想法。

  聽到慕笙的回答,厲安有點愣,「為什麼要賺錢啊?」

  「要買新房子,當然要賺錢。」慕笙自然的說道,

  她的注意力都在電視上,完全沒有注意到,她這句話說完,

  厲寒琛和厲安的臉色都變了,

  厲安一下子就變得很難過,這些天過得太開心了,厲安都忘記了,慕笙還不是他真正的嫂子,當初約定好了,還剩半年慕笙就要走的。

  厲寒琛眸光陡然變得深沉,他看了一眼厲安,示意他出去,

  厲安癟了癟嘴,眉眼耷拉著走了出去。

  厲寒琛拿過遙控器,直接關掉了電視,

  慕笙眼中帶了點控訴,「你幹什麼?」

  厲寒琛注視著慕笙,目光深邃,「到哪裡買新房子?」

  慕笙拿過一本冊子,「你幫我一起看一下吧,哪個房子比較好?」

  厲寒琛才不看什麼冊子,他的目光就沒有從慕笙身上移開過,「不看,這裡住的不好嗎?」

  慕笙微微皺眉,「你怎麼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

  「?」厲寒琛被慕笙這話說的有點懵,「什麼意思?」

  尤其是看到慕笙眼底閃過的失望之後,厲寒琛的眉毛皺的更緊了,

  「難道你沒有聽說過一個詞嗎?」慕笙一副開課了的樣子,很嚴肅的跟厲寒琛說話,

  「什麼詞?」

  「自食其力,雖然這裡挺好的,但是終究是別人的房子,我們不能一直住在這裡,早點住進自己的房子比較好。」

  厲寒琛不知道慕笙為什麼突然說起這個,但是他捕捉到了一個重點,「我們?」

  厲寒琛眼中像是炸開了一束煙花般璀璨,「你的意思是,你賺錢買房子,是為了我們?」

  「對啊。」

  慕笙覺得厲寒琛這話問的奇怪,厲寒琛有能力的時候都沒有讓她去露宿街頭,難道她有能力了還能把厲寒琛他們丟在這裡不成?

  大不了多賺點錢,買個大一點的,然後租兩間給厲寒琛好了,看在厲寒琛會幫她剝雞蛋帶糖的份上,就少收厲寒琛一點房租吧。

  厲寒琛身上的冷意悉數化盡,他壓住即將上揚的嘴角,「我有錢。」

  慕笙奇怪,「你買得起房嗎?」

  厲寒琛想說我不用買,但是話到嘴邊,他又收了回去,然後搖了搖頭,「買不起。」

  「那不就行了,這麼逞強幹什麼?」慕笙拿了一個薯片丟進嘴裡,「這樣吧,以後給你個友情價,就收你一個月一千的房租好了,怎麼樣?」

  慕笙一邊咬著薯片一邊說話,臉頰微鼓,燈光在她長長的睫毛上灑下一片陰影,

  明明是一張外人看起來極其高冷的臉,卻讓厲寒琛覺得很軟,很想摸一下頭。

  厲寒琛這麼想著,也就這麼做了,他手在慕笙頭上揉了揉,「好。」

  慕笙已經習慣了厲寒琛有時候突然的摸頭,她一邊嚼可樂,一邊說了一句,「你今天手有點涼,注意保暖,生病了又得讓我救。」

  看著慕笙瑩潤如玉的側臉,厲寒琛抿了下唇,

  怎麼辦,不僅想摸頭,還想摸臉,

  還想......想親一下,

  慕笙此時正好轉過頭,瞥見厲寒琛的眼神,慕笙只覺得有些奇怪,「你怎麼了?」

  厲寒琛將手從慕笙的頭上拿回來,「沒事,還喝可樂嗎,我去給你拿。」

  慕笙點點頭,舌尖不自覺地在唇角掃了一下,甜甜的,是可樂的味道。

  厲寒琛清楚的看見這一幕,頓時眸光變深,

  見厲寒琛站著沒動,慕笙不由得催了他一下,「你快去啊。」

  「.........」厲寒琛頗有深意的看了慕笙一眼,「你可真行。」

  「?」慕笙還想問厲寒琛什麼意思,厲寒琛已經走遠了。

  厲寒琛走出臥室門便看見旁邊蹲了一個人,

  見到厲寒琛出來,厲安立馬迎了上去,

  「哥,」

  「不去寫作業?」厲寒琛掃了厲安一眼,「在這裡蹲著幹什麼。」

  厲安一張臉已經皺成了包子,「哥,你是不是不太行。」

  察覺到厲寒琛驟然變冷的眼神,厲安眼睛瞪大,連忙擺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怎麼一點用都沒有.....不是我是想說哎呀!」

  厲安說了半天也沒表達清楚自己的意思,最後只能懊惱的拍了拍頭,「嫂子怎麼才能喜歡上你啊?」

  這話一出,厲寒琛倒是頓住了腳步,「你怎麼不去問她?」

  說完這句話,厲寒琛便走遠了,留下厲安一臉的恍然大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