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厲總餵食笙笙 超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電話里,韓宇的語氣甚至還帶著笑,「明天見一面怎麼樣?」

  慕笙點了點頭,「好啊。」

  如果厲寒琛手裡的碗是塑料製成的話,那它現在一定已經碎裂成了兩半。

  察覺到厲寒琛進來的動靜,慕笙抬頭看了一眼,然後跟韓宇說了一句,「我這有點事,微信說吧,先掛了。」

  厲寒琛臉色更黑了,還加上了微信?

  看著慕笙掛斷了電話,厲寒琛端著湯圓碗走上去,

  慕笙十分自覺地朝他伸出雙手,「我想去床上坐著。」

  厲寒琛看了慕笙一眼,慕笙莫名的覺得,厲寒琛的眼神裡帶著冷意,一般人看到厲寒琛這眼神,估計要心虛的不行,

  但慕笙不心虛,她十分理直氣壯,「快點兒。」

  在椅子上坐了這麼久,她的腰都坐累了。

  厲寒琛將湯圓放在桌上,然後走過去將慕笙抱起來,慕笙順手搭在他的脖子上,

  明明是個很小的動作,卻不經意間讓厲寒琛的寒冷的心情變得好了些,

  坐在軟軟的床上,慕笙的目光卻黏在不遠處桌上的那個湯圓碗裡,「那個圓圓的是什麼?」

  她怎麼沒見過這個東西呢,看起來還挺好吃的。

  厲寒琛本來想把碗拿過來,但瞥到慕笙的手機,想起來她剛剛和韓宇的電話,便站著沒動,「湯圓,那是給我自己吃的。」

  「哦。」慕笙的眼神有一絲的失落,看得厲寒琛心中一軟,

  「明天有個客人要過來,」這裡怎麼說也是厲寒琛的房子,有客人要過來肯定是要知會他一聲的,

  厲寒琛顯然沒想到慕笙會跟他說這個,他愣了一下,「你的腿不方便,明天我陪你一起吧?」

  慕笙毫不介意,「好啊。」

  厲寒琛的心情瞬間就從低谷回到了平原,連慕笙都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她怎麼覺得厲寒琛身上的氣勢好像沒有剛才那麼冷了,

  既然如此,慕笙想給自己謀取一點福利,她抿了抿唇,「那個湯圓是你自己要吃的啊?」

  厲寒琛眼底染上笑意,但面色依然如常的冷峻,他點頭,「嗯。」

  「那,」慕笙看向厲寒琛,漂亮的眼睛裡帶著些微的波漾,「你分我一顆好不好?我就嘗一下。」

  圓圓的,看起來還很軟,慕笙感覺那個叫湯圓的東西一定很好吃。

  慕笙此刻的樣子,明明清冷至極的眉眼裡帶著完全信任狀態下的懵懂,甚至還有些呆萌的可愛,

  別說一碗湯圓了,就是天上的月亮,厲寒琛也願意給她摘下來,他走過去將湯圓端過來,

  慕笙要伸手去接,卻被厲寒琛避了一下,「碗很燙,我拿著吧。」

  「哦。」慕笙很乖巧的坐在原地沒動,

  厲寒琛用勺子舀了一顆小湯圓,吹了兩下,然後遞到慕笙嘴邊,「裡面有夾心的餡,小口的咬,裡面很燙。」

  「好。」慕笙張口咬了一下,果然跟她想像的一樣,湯圓軟軟的,裡面的夾心甜甜的,慕笙眼睛微微睜大,「很好吃。」

  厲寒琛嘴角微勾,「嗯。」

  十分高興的吃完了一顆,慕笙意猶未盡的看了碗一眼,

  沒想到,第二顆又餵到了嘴邊,慕笙抬起頭,「你不是說這是你吃的嗎?讓給我一顆就行了。」

  厲寒琛將勺子又往前遞了一下,「都讓給你,我不喜歡吃甜的。」

  慕笙張口咬下,這一次是芝麻餡的,不甜,但是很香,

  慕笙一顆一顆的咬下,不知不覺的,湯圓全部都被吃完了,

  看著空空的碗,慕笙有點不好意思,她好像一顆都沒給厲寒琛留下,

  厲寒琛拿過一張手帕,小心的幫慕笙擦了擦嘴,「我不餓。」

  飽餐了一頓的慕笙,此刻心情很好,

  燈光落在她的眼睛裡,看起來亮晶晶的,「謝謝,厲寒琛你真好。」

  厲寒琛被她這眼神看得心火頓起,不自然的避開了她的目光,「都說了不許這麼看我。」

  「??」行吧,慕笙決定把剛才那句話收回來,厲寒琛還是好兇。

  厲寒琛看懂了慕笙眼中的情緒,「我沒凶你。」

  「你有。」

  「沒有,」厲寒琛有些無奈,

  「有。」慕笙很堅持,連看都不許看了,不是凶是什麼?

  厲寒琛無奈的將碗放到一邊,「明天還想吃湯圓嗎?」

  慕笙想了一下,決定向湯圓臣服,「你一點都不凶。」

  厲寒琛被慕笙這個樣子萌得心尖發軟,他克制了一下,還是沒有克制住,他摸了摸慕笙柔軟的頭髮,「早點睡。」

  第一次被摸頭的時候,慕笙還會覺得有些不自在,現在被摸頭,慕笙已經習慣了。

  她點點頭,「好,明天早上要吃湯圓。」

  「嗯。」厲寒琛下了很大的決心,才把手從慕笙的頭上拿下來,

  他的目光掃過慕笙瑩潤的紅唇,眼神微暗,

  慕笙對他太過信任,信任到,甚至忘記了,他是個無比正常的男人。

  厲寒琛走出房間,順手給慕笙關上了燈,慕笙安然的睡了過去,

  然而隔壁的厲寒琛,卻輾轉了一夜。

  第二天,看著厲寒琛眉間的疲累,慕笙還好奇的問了一句,「你沒睡好嗎?」

  厲寒琛富有深意的看了慕笙一眼,沒有回應。

  「.......」慕笙覺得,厲寒琛不僅脾氣變凶了,還不願意跟她說話了,沒法交流了。

  吃過早飯,韓宇便來了,

  他走到別墅門口的時候,都覺得有些夢幻,

  昨晚他都準備銷號了,接近十點的時候,他進了網吧,準備將自己號上的東西整理一下,

  恰好旁邊坐著的人正在看直播,韓宇下意識的瞥了一眼,便看到慕笙和張晉的對決,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韓宇本來準備看一下的,結果這一看,就看了四局,

  最後,看到張晉無恥的用整個GL戰隊來逼慕笙一個人,韓宇有些看不過去了,這便加上了慕笙的好友,成為了她第五局的隊友。

  然而讓他更覺得想不通的是,他本來都準備銷號了,卻在和慕笙通完一次電話後,鬼使神差的保留下了自己的號,還接受了慕笙的邀請,到了她的家裡。

  韓宇搖了搖頭,反正來都來了,就進去看看吧,

  他剛準備按門鈴,大門突然被打開,一個俊美的少年正打著哈欠走出來,

  厲安哈欠打到一半,看到韓宇,眼睛突然瞪大,並且強行將剩下的哈欠吞了回去,「宇神?!!」

  媽呀!他的偶像!!他在做夢嗎?!

  韓宇笑了一下,「你好。」

  厲安激動的站到韓宇面前,「你好你好,我是你的偶像!!」

  話落,厲安驚覺自己說錯了話,他連忙擺手,「不是,我的意思是,」

  「沒事,我知道,」韓宇覺得這個少年挺討人喜歡的,語氣也放的和善了些,「我是來找慕笙的,她住在這裡嗎?」

  「當然了!」厲安說著給韓宇讓出一條道,「男神你直接進去就行了,我要去上學了,遲到了老師會揍我的。」

  「嗯。」韓宇衝著厲安點點頭,厲安這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

  出乎韓宇的意外,這座別墅看著很大,但裡面卻沒有什麼傭人,甚至十分的安靜,

  他走到主樓的門口,推開大門走進去,看到客廳里的一幕,有些不自然的移開目光。

  吃過飯以後,慕笙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厲寒琛則坐在她身邊處理工作,

  兩人互不打擾,倒也安寧和諧,不知道過了多久,厲寒琛突然出聲,「我的腰有點疼,你幫我看一下。」

  慕笙不疑有他,「那你站過來。」

  「嗯。」厲寒琛站到慕笙面前,微微彎腰,

  慕笙還沒動呢,厲寒琛已經拉起她的胳膊,將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右腰一側,「這裡,有點疼。」

  慕笙在他腰間按了按,「這裡?」

  「嗯。」

  此時兩人的姿勢,從門口的方向看,便像是厲寒琛彎著腰在親慕笙,而慕笙摟著他的腰一般。

  這畫面看得韓宇有些尷尬,他向後退了一步,準備先出去,哪想到撞到了門,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慕笙抽回手,看向門口,「韓宇?」

  韓宇點點頭,「嗯,是我,你要是現在不方便的話,我等會兒再來。」

  慕笙很淡然的朝他招了招手,「我沒事,現在很方便,你過來吧。」

  韓宇這才走了進去,

  此時,厲寒琛也直起腰,轉過身看向了韓宇,

  韓宇第一時間就接收到了一種強烈的捍衛領地的信息,他看了眼厲寒琛,被這個男人的氣勢所攝,心中一凜,

  男人之間的氣場是很容易理解的,韓宇衝著厲寒琛點了點頭,

  慕笙確實很漂亮,但他並沒有什麼別的心思,如今對於韓宇來說,沒有什麼是能夠讓他留戀的。

  厲寒琛這才收回目光,他看嚮慕笙,「你們聊吧,我先上樓去了。」

  「好。」

  厲寒琛臨走前,還順手摸了摸慕笙的頭。

  ——

  厲安這邊,早上一出門就能夠看到自己的偶像,他開心的哼著歌,覺得今天真是個不錯的日子,

  然而這高興的心情,在看到校門口站著的一隊人後,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他本想躲起來不讓人發現,但已經晚了,站在門口的人已經看到了他,

  「厲安少爺。」不遠處的人朝著厲安走過來,

  厲安反感的看著他們,「我可不是什麼少爺,你們不要瞎喊。」

  「老爺已經在學校裡面了,請厲安少爺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什麼意思?」眉毛皺起,

  就在這時,從大門口走出來一個氣沖沖的人,正是厲家的當家人,也是厲安和厲寒琛的父親,厲霆。

  看到厲安,厲霆臉色更沉,他走過來,「跟我回去,誰讓你在這兒上課的?丟人現眼的東西。」

  厲霆本來是準備進去找校長談厲安轉學的事情的,結果一進去就看到了布告欄,

  厲安那倒數第一的成績簡直讓厲霆的顏面掃盡,校長不在學校,厲霆只好離開,現下看到厲安,厲霆就想到了他那30分的數學成績,頓時血壓就高了。

  厲安翻了個白眼,「你又不管教我的事情,你有什麼資格跑來罵我?」

  厲安長這麼大,見過厲霆的次數都屈指可數,現在倒是跑到他面前擺譜來了。

  「你給我閉嘴!逆子!跟你那個不爭氣的哥哥一樣,真是給我丟人!」厲霆朝手下使了個眼色,「把這個不爭氣的東西給我帶回去!」

  厲霆的話剛落,手下們便朝著厲安圍過來,厲安臉色巨變,

  就在這時,校門口突然走出來一個和藹的老人,厲安連忙叫了一聲陳校長,「陳校長救我!」

  厲霆轉過身去,看了陳維一眼,眼中起了點忌憚,

  崇禮高中是全華國最好的高中,在這裡上學的人,那都是權貴中的權貴,作為崇禮高中的校長,陳維手裡自然掌握了不少的資源,

  哪怕是厲霆,也不得不忌憚幾分。

  他臉上帶了笑,「陳校長,我剛剛進去找您,學校里的人說您不在,您好,我是厲安的父親。」

  陳維沒有接厲霆的話,而是看向不遠處的厲安,並朝著厲安招了招手,「這孩子,怎麼又遲到了?還不進去上課?」

  厲安笑著點點頭,「嗯!校長我馬上進去!」

  有了陳維坐鎮,其他人都不敢強行的帶走厲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厲安走進學校,

  厲霆臉色有些不好看,「校長,這.......我準備給厲安辦轉學,雖然崇禮高中很好,但是我想讓他離家近一點。」

  陳維這才看向厲霆,「你是厲安的父親?」

  「嗯,是的。」

  「怎麼辦入學的時候你沒有來呢?」

  陳維這話問的厲霆有些尷尬,他倒是想來,但是他都沒想到過厲安能進這個學校,就連厲銘都上不了的崇禮高中,厲霆怎麼也想不通厲安是憑什麼能進來的。

  「我工作忙,我就是」

  厲霆話沒說完,陳維打了個停止的手勢,然後看向厲霆,「是他的哥哥來辦的入學,如果要退學,那就讓他的哥哥親自來辦理,不然,我是不會放人的。」

  說完,陳維便走進了學校,留下一臉鐵青之色的厲霆,

  他握緊了拳頭,看了眼頭上崇禮高中的牌子,心中憤恨,

  「真是反了天了,一個二個的還想從厲家翻天不成?!」

  於是,厲寒琛原本在臥室里處理工作,猝不及防的,一個電話打了進來,來電人是厲霆,

  厲寒琛眸色瞬間變深,他按下接聽鍵,

  厲霆囂張又憤怒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

  「厲寒琛你現在給我滾回厲家,我有事找你!」

  「不去。」厲寒琛很直接的拒絕了厲霆,

  厲霆氣的牙痒痒,「可以,你不來,我就把家族祠堂里你媽的牌位給你燒了,看你來不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