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公主抱 (二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但還是朝著厲寒琛走了過去,

  慕笙喜歡簡單大方的款式,身上的這條黑色禮裙,剪裁精緻,腰身有金色的刺繡將細腰收攏,整個人被襯得如白玉般,既有著高潔的雅,又帶著的神秘的惑。

  「怎麼了?」慕笙站在厲寒琛面前,微微仰著頭,

  厲寒琛低下頭,朝著慕笙靠近,

  慕笙被他這突然的動作驚了一下,愣著沒動,

  厲寒琛那張俊逸至極的臉迅速的在她面前放大,引得慕笙忍不住吞咽了一下,「你」

  厲寒琛深邃的眸光從她臉上滑過,一寸寸的掃到她肩後,

  明明厲寒琛的目光明明不帶絲毫的邪意,卻讓慕笙從心底里覺得發毛,她不好意思的想要挪動一下,厲寒琛已經開了口,「別動。」

  「哦。」慕笙又乖乖的站著,

  厲寒琛邁出一步,微微側過身伸出手,放在了慕笙背後,聽見一陣響動,慕笙背後沒拉上來的半條鏈子被拉好了。

  厲寒琛退後兩步,認真的看了看慕笙現在的樣子,

  「好看嗎?」慕笙問的是裙子的設計,

  「嗯。」半晌,眸色沉沉的厲寒琛點了點頭,「很漂亮。」

  他說的自然不是設計。

  收腰設計的黑裙,把慕笙膚色的白和腰部的纖細體現的淋漓盡致。

  慕笙雖然平日裡不注重衣著,但作為女孩子,對於美有種天然的追逐,看著穿在身上的美麗禮裙,慕笙心情很不錯。

  慕笙在看鏡子裡的自己,不遠處,厲寒琛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

  剛剛還在認真看禮裙設計細節的慕笙,耳尖突然有些發紅,讓沒有戴耳環的她,憑空多了一對紅寶石耳飾。

  厲寒琛眸光微動,眼底浮起一絲笑意,「耳朵怎麼紅了?」

  觸及到厲寒琛帶笑的眼神,慕笙的耳朵更紅了,她轉過身,「你別看著我。」

  「好。」厲寒琛嘴角微揚,聽了慕笙的話轉過身去,

  然而他雖然眼神沒看慕笙這裡了,他那麼大一個身影杵在衣帽間裡,實在是太有存在感了,慕笙覺得很不自在。

  像是察覺到了慕笙的情緒,厲寒琛往前走了兩步,「我還有點事先走了,你自己在這裡試吧。」

  「好。」慕笙求之不得,

  厲寒琛說著便準備離開,但離開前,他又走到慕笙面前,在慕笙一臉懵的時候,笑著低頭,將她頭上沾著的一小片雜屑拿掉,「換個衣服把東西都弄到頭上了。」

  感受到周身都被厲寒琛的氣息所包圍,慕笙心底那股焦躁又起來了,

  沒等慕笙說話,厲寒琛拿著雜屑,轉身離去,

  留下慕笙一個人站在鏡子前紅了臉,

  看著鏡子裡雙頰微紅的自己,慕笙伸出手給自己號了下脈,

  心臟跳動的有點快,難道是最近缺乏運動,身體出問題了?

  等到慕笙再走出門外的時候,已經換成了平日裡的衣服,厲寒琛居然沒離開,而是站在走廊一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慕笙本來想跟他打招呼,但一想到剛剛從心底里冒出來的不自在,慕笙又把手縮了回去,然後悄悄溜回了自己的臥室。

  厲寒琛在走廊里站了好一會兒,被慕笙穿禮裙的樣子輕易挑起的燥熱,遲遲的沒法散去,他慢慢往回走,路過厲安房間的時候,厲寒琛停下來,

  他敲了一下門,裡面突然傳出一陣響動,很快的又歸於平靜,厲安的聲音從房間內傳出來,「誰啊?我已經睡了!」

  「開門」,厲寒琛的聲音帶著不可違背的威嚴,

  很快的,門被打開,厲安裹著一件衣服,凍得瑟瑟發抖,一雙杏眼裡帶著尚未抹淨的慌亂,「哥,你怎麼來了?」

  厲寒琛走進屋內,看了一眼桌上的電腦。

  厲安連忙舉雙手,「哥,我沒玩電腦!我真的準備睡覺了。」

  厲寒琛上前,手探在電腦後面,尚未散盡的高溫顯示著這台電腦剛剛經歷了怎樣的一場大戰,

  「...........」厲安心裡流下兩根麵條淚,又被哥哥抓住了,他沒了

  出乎厲安的意料,厲寒琛這次罕見的沒有罵厲安,而是朝他招了招手,

  厲安小心翼翼的靠近厲寒琛,臉上寫滿了慫字,生怕厲寒琛揍他,「哥,你聽我解釋。」

  厲寒琛伸出手,在厲安肩上拍了一下,「我不罵你。」

  「真的嗎?」厲安驚喜的眼睛亮晶晶的,「哥你真好。」

  厲寒琛按著厲安的肩膀,讓他坐在椅子上,然後自己也坐在了一旁,

  厲安一臉疑惑,他哥這是要幹嘛?

  下一秒,厲寒琛伸手,將不遠處的數學試卷題拿過來,翻開一張放到厲安面前,「寫吧,有不會的我教你。」

  「?!」厲安眼睛驚恐的睜大,「哥,已經十點了。」

  「嗯,剛好寫到十二點。」厲寒琛點頭,

  「!!!」厲安在心裡嗷的一嗓子哭出聲,這是親哥哥嗎?!大半夜的不睡覺折騰他寫高數幹什麼!

  然而厲安只敢在心裡嚎,面對厲寒琛的注視,他只能哭喪著臉,苦兮兮的拿出筆,開始寫數學題。

  厲安有很多題都不會寫,他本來以為自己一定會被厲寒琛給凶死的,

  然而厲寒琛說教他寫,便是真的在教他,

  聽著厲寒琛一字一句的講解,厲安覺得那個永遠一團亂麻的高數世界,好像向他敞開了一個小口子,

  厲安第一次,完完整整的做完了一整張數學試卷,看著填的滿滿的答題卡,厲安成就感爆棚,看著厲寒琛的眼神也充滿了崇拜,

  「哥,你怎麼連這些都會?」話落,厲安突然想到,厲寒琛以前也是學過這些的啊,「哥你以前數學是不是分數都很高?怎麼才能達到100分啊?」

  厲安的要求不高,150分的卷子,能讓他過個100,他就心滿意足了。

  厲寒琛站起身準備離開,聞言丟下一句「少考50分就行了。」

  厲安一開始沒想明白厲寒琛的意思,等到想明白了,立刻感受到了來自親哥哥的智商壓制,

  看了一眼時間,厲安欲哭無淚,他哥哥今天到底是怎麼了?!不僅要折磨他讓他寫兩個小時試卷,還要打擊他的智商?!

  還沒等厲安想出答案,困極的他就已經進入了香甜的夢鄉。

  另一邊,在厲安房間裡折騰了兩個小時,厲寒琛心中被慕笙勾起的燥熱已經散去了很多,

  厲寒琛回到臥室內,關了燈,也進入了睡眠。

  ——

  厲家,雖然已經過了午夜,厲銘卻遲遲的沒有辦法入睡,

  他從床上坐起來,看著手機里的未接來電,眼中閃過掙扎,

  本來已經跟慕瀟商量好了,去參加張曼的生日宴會順便將他和慕瀟的婚事定下來的,

  但不知道怎麼的,坐在飯桌上,聽著慕瀟在旁邊說話,他腦海里浮現的卻是慕笙清冷的側臉,攪得人心裡煩躁,

  在慕瀟第五次暗示他關於訂婚的事情時,厲銘最終沒忍住直接離開了慕家,完全沒提訂婚的事情。

  回到家輾轉到現在也沒想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一方面,他恨慕笙寧願呆在厲寒琛一個廢物身邊也不願意跟著他,另一方面,他又忍不住的想要關注慕笙。

  「嚶嚶~~」電話剛接通,慕瀟的哭聲就傳了過來,「銘哥哥,你是不是不要瀟瀟了?」

  「........」厲銘第一次,聽這聲音聽的直起雞皮疙瘩,「有事嗎?」

  本來等著厲銘安慰自己的慕瀟,一聽厲銘這語氣,就覺得不對勁,「銘哥哥我」

  「我還在加班開會,有事明天說吧,乖,你快休息吧,晚安。」厲銘快速的說完,沒等慕瀟回應便直接掛了電話,順便將手機關機。

  聽著電話里的嘟嘟聲,慕瀟神色幾乎扭曲,

  厲銘絕對有問題,說好的訂婚避而不談,現在連和她打電話都這麼敷衍,

  想到厲銘看慕笙的眼神,慕瀟猛地握緊雙手,

  她絕對不可能讓慕笙把厲銘給搶走的!

  ——

  第二天一早,剛過凌晨六點半,厲寒琛的房間門就被敲響,

  早已經習慣了警戒狀態的厲寒琛,睜開眼睛,手下意識的握住枕頭下的槍,「誰?」

  「我」,慕笙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厲寒琛全身的警惕狀態解除,他將手從枕頭下拿出來,掀開被子下床去開門。

  「你「慕笙本想說什麼,一看到厲寒琛的樣子,就把想說的話都吞了回去,她耳根微紅,「你怎麼不披件衣服。」

  厲寒琛就穿了件睡袍,估計是起的急,領口處的衣服鬆散,甚至隱隱約約的都能看到胸膛,

  厲寒琛低頭將衣服整理了一下,「因為要給你開門。」

  他只想著不能讓慕笙多等,便忘記了整理衣服。

  「既然你都起來了,陪我去跑步吧,」慕笙覺得最近自己的心臟有點異常,初步診斷,大概是缺乏運動。

  「好。」厲寒琛點頭,「我換個衣服。」

  「嗯。」慕笙說著便先往樓下走,

  厲寒琛換完衣服也跟著往樓下走,正好碰到早起準備去上學的厲安,

  「哥,你們去哪?」厲安一臉好奇,

  厲寒琛轉過身看了他一眼,厲安立刻閉嘴,「我錯了,我不問我不問還不行嗎?」

  哼!!

  厲寒琛走到後院裡,慕笙已經開始繞著院子跑步了,

  新搬來的這套別墅,從外面看面積不大,實際上裡面什麼都有,連小體育場都給備上了,

  厲寒琛走到慕笙身邊,「怎麼突然想到早上鍛鍊了?」

  「最近身體不太好。」

  「怎麼了?」厲寒琛看嚮慕笙,眼中帶著擔憂,

  「小事,放心吧,我是醫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慕笙擺擺手,慢跑起來。

  厲寒琛也不再多問,陪著她一起跑步,

  然而慕笙還是遺忘了一件事情,

  前世她的身體是從小就開始鍛鍊,習慣了各種各樣的運動強度,

  然而原主是很不喜歡鍛鍊的,再加上養尊處優,身子骨又嬌又弱,

  慕笙按照前世的運動強度跑了幾圈便發現身體承受不住,頭腦有些發暈,

  這裡的跑道,常年都沒有人使用,負責做維護工作的人也就放鬆了警惕,跑道上散落的一些小石頭沒有人清理,

  慕笙一個不察,踩在一個石頭上,頓時就朝旁邊摔了過去,厲寒琛連忙閃過去將她扶起來,

  「沒事吧?」

  慕笙動了一下腳,鑽心的疼讓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崴到了。」

  慕笙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身體缺乏調理了,

  這一天天的,不是心臟出問題,就是腳出問題,

  就在慕笙思考,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調理的時候,自己突然就被厲寒琛給抱了起來,

  突然的騰空,讓慕笙下意識的攀住厲寒琛的肩膀,這個姿勢實在是太過親密,慕笙不由得掙扎了一下,

  「別動,」厲寒琛聲音低沉,他看了慕笙一眼,警告意味很濃,

  慕笙停住了動作,任由厲寒琛把自己抱進屋內。

  厲安坐在餐桌旁,一邊喝著粥,一邊咬著包子,

  猝不及防的,突然一抬頭便看到厲寒琛抱著慕笙走進來,

  厲安驚得連嘴裡的包子都忘記咬了,剩下的一半啪唧掉到粥碗裡,厲安都絲毫未覺。

  剛剛在外面發生了什麼?!為什麼現在都直接公主抱上了?!

  厲安一臉促狹,哎喲,沒想到他哥還挺浪漫的嘛,還知道玩公主抱這一招。

  慕笙這邊,呆在厲寒琛這邊,卻覺得十分的不自然,

  她和厲寒琛離得近,不僅全身都被厲寒琛的氣息包圍著,更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厲寒琛的心跳,

  聽著那咚咚咚的心跳聲,慕笙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也跟著跳的更快了一些,

  慕笙覺得很不自然,她下意識的縮了縮腦袋,

  這一動作,厲寒琛只覺得一團毛茸茸的在自己胸前蹭了一下,撓的他心裡痒痒的,厲寒琛手一抖,差點沒抱穩慕笙,

  「別亂動。」

  厲寒琛聲音裡帶著克制,但落在慕笙的耳朵里,她倒是覺得厲寒琛好像比剛才更凶了,

  「你怎麼這麼凶?」慕笙想到什麼便說什麼了,

  她仰著頭,清亮的眸子裡,微微帶著些控訴,

  如此清冷的眉目中,帶上這樣鮮活的表情,讓慕笙整個人都帶著別樣的魅力,

  「........」厲寒琛額頭青筋跳動了一下,「我還能更凶。」

  「..........」慕笙不高興了,掙扎著要下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