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氣死渣繼母(二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家,

  往日裡就極其奢華的別墅,此時被精心裝扮之後,更顯得金碧輝煌,

  無數的鮮花香檳,從門口一直延續到大廳內,人走進去,仿佛浸入在鮮花的海洋里。

  外面賓客眾多,人聲鼎沸,

  靠近後院的一幢精緻的樓內,卻是安靜一片,

  「我的寶貝女兒,換好了嗎?」張曼坐在沙發上,正端詳著自己手腕上新到的鐲子,

  「好了母親。」慕瀟的聲音在二樓響起,

  正往樓下走的慕瀟,穿著C家高級定製的粉色夢幻海洋抹胸禮服,寬大的裙擺上點綴著無數顆的碎鑽,在燈光下盈盈閃光。

  慕瀟平日裡總是以病弱面貌示人,今天的妝容遮住了蒼白的臉,頭上頂著的鑽石王冠,將她整個人襯出別樣的美。

  張曼抬起仔細的端詳了一遍,然後滿意的點點頭,「很漂亮,提前幾個月就定製的高級禮服,穿在身上果然不一樣。」

  這一次的晚宴,她可是邀請了眾多名流的,

  最重要的是,今天,厲銘會到場,

  她要讓慕瀟風風光光的和厲銘把事情定下來。

  「你跟厲少爺聯繫了嗎?他什麼時候過來?」張曼站起身來朝慕瀟走過去,幫她整理好頸間的項鍊。

  「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

  慕瀟話音剛落,桌上的手機便響了起來,來電人顯示厲銘,

  慕瀟接起來,厲銘那邊的語氣很不好,

  「你媽怎麼還把慕笙弄回來了?」厲銘坐在車裡,看著門口的那個人應,眉毛緊皺,

  「母親說姐姐也是慕家人啊,慕家舉辦這麼大的活動,應該請她一起回來的。」慕瀟抿了抿唇,摸不准厲銘的心思,

  厲銘語氣裡帶上火氣,「你們把她弄回來,是準備讓她在壽宴上鬧嗎?」

  「那,我跟母親說,讓慕笙不參加壽宴不就好了?」慕瀟說著便看向張曼,

  「慢著,」厲銘眼中閃著光,心中浮起一個計劃,「你讓慕笙進去,然後別讓她進入正廳,就讓她在偏廳等著。」

  「好。」慕瀟心裡盤算著其他的事情,此刻面對厲銘的要求,她想也沒想便答應了。

  掛斷電話,慕瀟便將厲銘的要求告訴了張曼,張曼自然沒什麼意見,「行了,別管慕笙了,你快出去接厲少爺吧。」

  「好的母親。」

  慕瀟一路往外走,收穫了大量驚艷的目光,走到門口的時候,卻發現眾人的目光並沒有落在她的身上,

  慕瀟順著眾人的目光看過去,門外,慕笙靜靜的站著,

  在所有人都盛裝華服的時候,慕笙穿著簡單的便服,甚至連妝都是淡淡的,卻輕易的奪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慕瀟眼中閃過嫉恨,但今天是她的主場,她不能夠讓別人看出來什麼,慕瀟調整好狀態,笑著往厲銘那邊走過去。

  「你不能進去,你看其他人來參加宴會都是盛裝而來,你怎麼能穿的這麼簡單就過來呢?」管家臉上帶著笑,說出來的卻是拒絕的話。

  慕笙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衣,

  她的設計圖全部都交給厲寒琛了,本來今天衣服都送過來了,是一件黑色的束腰禮服,

  慕笙試穿了一下,厲寒琛看了一眼,沒說什麼,

  但沒過多久,裁縫就上了門,各種道歉說衣服的材質有問題,需要把衣服拿回去重做,

  慕笙今日來,本就不是為了比美,倒也不在意,便讓裁縫把衣服拿走了,自己則輕裝而來。

  「我不參加宴會,我回自己臥室一趟。」

  說起來,慕笙覺得原主真是被慕家拿捏的死死的,

  原主整個人都已經被慕家當成垃圾給丟出去了,但原主的所有證件通行證,居然還被慕家給控制著。

  慕笙這一次來,主要就是準備把東西拿回去。

  管家正要拒絕,突然有傭人走過來在管家耳邊說了些什麼,管家點點頭,然後看嚮慕笙,「你跟我來吧。」

  說著,管家將慕笙給帶了進去。

  看著慕笙離開的背影,眾人議論紛紛,

  「在帝都還沒看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呢,這是慕家的親戚?好像在哪見到過,好像是個小明星吧,是不是請來表演的?」

  「怎麼可能?慕家還不至於low到請一個小明星來表演,說不準是哪個少爺帶過來的玩伴呢。」

  慕笙作為慕家大小姐的身份,這些年來,在張曼的刻意淡化和慕家人的忽視下,早已經名存實亡,

  再加上每次參加活動,慕家都只會讓慕瀟出席,在外人的眼中,慕家只有慕瀟一個女兒。

  「我聽說慕家快和厲家聯姻了,慕家的小姐可真有福氣。」

  「真的假的?厲家能同意嗎」

  眾人交頭接耳的猜測,不遠處,厲銘從車上下來,身邊走著巧笑倩兮的慕瀟,

  在慕家的交友圈子裡,厲銘到這裡,算是屈尊降貴,現下看見厲銘居然陪著慕瀟有說有笑,眾人看著慕瀟的眼神里,滿是艷羨。

  這可是厲家的太子爺啊,慕瀟攀上這棵大樹,以後可就算是發達了。

  有了厲銘的到來,前廳熱鬧一片,

  後院,慕笙被安排坐在客廳里,

  剛剛在前門還裝作不認識慕笙的管家,此刻倒是露出了原來的嘴臉,他眼中帶著嘲諷,「大小姐,夫人不是給你送了衣服嗎?你怎麼穿成這樣過來?」

  管家不屑的打量了一下慕笙的衣著,幸好外人都不知道慕笙是慕家的人,不然可真是給慕家臉上抹黑。

  慕笙懶得搭理這種人,她循著原主的記憶,走到原主的臥室門前,門上落著一把鎖。

  「大小姐,你這是幹什麼?夫人交代了,你不能在這裡亂動」

  「砰!」管家的話還沒說完,臥室門便被慕笙一腳踹開,裂斷的鎖鏈垂下來,發出滴鐺的聲音,把管家嚇了一跳。

  慕笙走進去,在柜子里找了一遍,卻沒有找到原主的包。

  慕笙轉過頭,「東西呢?」

  管家叉著腰,「大小姐你可是已經出嫁了,你沒有資格再進這個房間了,你這麼闖進來,還把這個家放在眼裡嗎?你怎麼跟你那個短命的媽一樣,這麼忘恩負義。」

  慕笙順手拿過一卷膠帶,拉過管家的一隻胳膊,幾下綁住他的手,然後用膠帶封住他的嘴,自己往張曼的房間走去。

  張曼的房間倒是沒有落鎖,慕笙站在門口細細打量了一下,腦海里迅速重構了一下房間的內部支架,

  然後目光鎖定住床頭那幅睡蓮的油畫。

  慕笙走過去,將油畫拉開一點,果然在後面看到了保險箱的入口。

  保險箱設了密碼,還設置了報警系統,只要一次輸入錯誤,便會觸發警戒,

  慕笙將包里的電腦拿出來,坐在床頭,隨著一行行的代碼輸入,

  無數的信息自動跳到電腦屏幕上,慕笙一目十行的瀏覽著,

  二樓的臥室里,管家不住的掙扎著,發出嗚嗚的聲音,

  但今天為了對付慕笙,他早就下過指令,讓其他人都退出了這棟房子,現下這棟樓里,根本沒有人能聽到他的呼聲,

  整座大樓里靜悄悄的,只有張曼的臥室里,傳來陣陣敲擊鍵盤的聲音,

  半個小時後,慕笙敲動鍵盤的聲音停下,她站起身,在保險箱上輸入了一長串的數字,

  「啪」一聲,保險箱打開,

  裡面果然放著原主的那個包,慕笙拿出來看了一下,原主的各種證件通行證全部都在裡面。

  慕笙關上保險箱,將早就準備好的假證件替換好,抹除了自己來過的痕跡,在離開房間後,手指在電腦上輕點,恢復了房間裡的監控。

  「嗚嗚唔」見到慕笙又回來了,管家激動的衝著她叫,

  慕笙站在他面前,眉目冷然,帶著莫名的威壓,管家的聲音逐漸小了下去,

  慕笙伸手把管家嘴上的膠布撕開,「下去。」

  管家被她身上的氣勢所攝,一時竟十分順從的離開了房間,

  一分鐘後,慕笙走下了客廳,

  正好這時,客廳門被打開,一群人走了進來,

  張曼和慕瀟看起來臉色十分的不好,她們身後,跟著十幾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看見慕笙,張曼揮了揮手,讓醫生們退到門外,然後臉上浮起了慈愛的笑容,「笙笙啊,你怎麼不去前廳坐呢?我還專門給你留了位置的。」

  慕笙拎著包,徑直往外走,忽視了張曼,

  察覺到慕笙的冷淡,張曼眼中划過一抹暗色,

  看來果然如瀟瀟所說,慕笙現在已經不好騙了。

  她伸手攔住慕笙,「笙笙,聽說厲家那個少爺一身的病,你照顧他也辛苦了,我請了專門的醫療團隊給你做個檢查,他們就在外面。」

  慕笙停下來,看了張曼一眼,那眼中的冰冷,看得張曼心底一寒,

  慕笙笑了一下,笑意不達眼底,「是少個腎的那種檢查嗎?留給你自己吧。」

  話落,慕笙直接往前走,張曼卻執意攔著她,

  反正已經撕破臉,也沒有外人在,張曼臉上的厭惡不加掩飾,「今天你想留也得留,不想留也得留,容不得你。」

  慕笙沒有停留的往外走著,「那你倒是可以試試看,你把我留下來之後,你轉移慕家財產的事情,會不會立刻就出現在新聞上。」

  張曼臉色驚變,她追過去,想要找慕笙問個清楚,「什麼意思?你跟我說清楚。」

  慕笙卻沒有任何的回應,她站在緊閉著的大門前,「這門,還是不準備給我開嗎?」

  張曼驚懼交加的看著慕笙冷傲的側臉,「你給我說清楚,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3,2,」

  「開門!」慕笙的數還沒數完,張曼便承受不住的吼出一句,

  慕笙徑直往外走,張曼使了個眼色,門邊站著的一個人便悄悄的退下,跟著慕笙離開。

  「媽?剛剛慕笙說的是什麼?你怎麼這麼慌亂?」慕瀟懷疑的看著張曼,什麼轉移財產?

  張曼強自鎮定下來,她笑了笑,「沒什麼,別說我了,你該告訴我怎麼回事,為什麼厲銘突然離開,不是說好了今天商量訂婚的事情嗎?」

  一說到厲銘,慕瀟臉色便十分難看,

  本來厲銘出現,她是十分高興的,但今天她本來想把婚事定下來,厲銘卻百般推脫,最後還找藉口早早的離開了壽宴,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厲銘難道不想娶她了?

  此時,管家氣喘吁吁的跑過來,「夫人,剛剛大小姐進了你的臥室,還動了裡面的東西。」

  「什麼?!」張曼猛地站起來,朝臥室走去,

  然而她檢查了一通,

  沒有任何被動過的痕跡,

  她走到管家所說的被踹掉的門鎖前,卻發現鎖鏈同樣是完好無損,根本不像是管家所說的那樣被扯開了。

  「監控,夫人你去看監控,她上過樓的。」管家此刻身上狂冒冷汗,

  張曼猶疑的打開監控看了看,依然是沒有任何的異樣,倒是看到了管家匆忙下樓的身影,

  張曼懷疑的眼神落到管家身上,

  管家連忙擺手,「夫人,我都跟了你十幾年了,你知道的,我不會背叛你的!」

  張曼眼眸微眯,監控不會騙人,難道自己的秘密,是被這個管家泄露出去的?

  她心底起了猜忌,但面上還是保持著笑意,「管家你多慮了,我怎麼會懷疑你呢,去忙吧。」

  「謝謝夫人謝謝夫人。」管家不住的鞠躬,然後轉身去給張曼安排宵夜,

  他沒有注意到身後,張曼瞬間消失了笑容的臉。

  慕笙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是很晚,林姨厲安都早就去休息了,

  客廳里卻還亮著燈,厲寒琛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燈光柔柔的灑下,將他整個人勾勒出淡金色的光暈,

  聽到腳步聲,厲寒琛抬起頭,「回來了?」

  「嗯,」慕笙點頭,「你沒去休息嗎?」

  厲寒琛將身邊的盒子打開,「衣服改好了,剛送過來,你要不要試一下?」

  「這麼快?」慕笙走過去看了一下,「行,那我試一下。」

  慕笙拿著盒子去了樓上衣帽間,

  沒多久,慕笙穿著新剪裁好的禮服走了出來,厲寒琛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進了衣帽間,

  他目光落在慕笙身上,看不出幽深的目光里藏著什麼,只是看到慕笙拉了一半的背鏈時,眸光閃了一下,朝著慕笙招了招手,

  「過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