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驚艷 (三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為了方便在厲寒琛的腰間扎針,慕笙是半蹲在他面前的,厲寒琛彎腰去幫她拉緊衣服的時候,慕笙正好抬頭,

  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就拉的極近,

  慕笙仰頭看著厲寒琛,一雙清涼的眼睛仿佛盛著一汪山泉水,盈盈的泛著粼波。

  厲寒琛深邃的眸光落在慕笙的臉上,下意識的喉頭滾動了一下,他放在沙發上的手微微收緊,聲音裡帶上了些嘶啞,「慕笙。」

  「嗯?」慕笙無所察覺,自顧查看著厲寒琛的病情,

  她站起身來,髮絲間盈出的香氣,繞在厲寒琛鼻尖,厲寒琛手握的更緊了,「你怎麼又不扎頭髮。」

  「?」慕笙無語的看了厲寒琛一眼,「你對我的頭髮這麼有意見嗎?」

  怎麼每次給他治病,都要提一下自己的頭髮。

  厲寒琛垂下眼皮,掩住其中的洶湧,「你的皮筋呢?」

  慕笙這回不想慣著厲寒琛了,「我一會兒就去睡覺了,扎什麼頭髮?」

  她看厲寒琛這人很是有點得寸進尺。

  「.......好吧。」厲寒琛只好作罷,只能低著頭,任由慕笙幫他施針。

  「行了,」慕笙將最後一根銀針從厲寒琛的身體裡拿出來,「不要再受涼,應該沒什麼問題。」

  話落,慕笙走到床邊,將自己的枕頭往床的右邊拉了拉,被子也跟著拖到右邊,

  搬到新家以後,慕笙的床比原來足足大了一倍不止,哪怕容納四個人睡也是足夠的,

  慕笙將被子拖到一邊,另一邊便留出了很大的一片空間,她指了指空出來的地方,「上來。」

  厲寒琛那看著健康,實際上虛的跟什麼一樣的身體,根本就睡不了沙發,

  要是還讓他睡在那裡,估計兩個小時後,她又得起床幫厲寒琛施針了。

  「.........」厲寒琛眸色深幽的看了一眼空出來的床,

  床的空間是很大沒錯,他也知道慕笙心裡沒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但他有。

  慕笙這女人,到底是要如何考驗他的自制力?

  見厲寒琛不動,慕笙微微皺眉,「你不睡嗎?我困了。」

  厲寒琛遲疑片刻,還是抱著被子,放到了床上。

  「我關燈了。」慕笙說著便將燈關掉,然後脫了大衣,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當視覺不再有用的時候,聽覺就變得異常靈敏,衣服摩擦的簌簌聲,在寂靜的臥室里顯得格外明顯,

  厲寒琛在心裡默默的嘆了一口氣,然後也掀開被子躺了進去。

  慕笙臥室里的床極大,兩人之間隔著至少一米的距離,

  但距離可以隔絕,空氣里淡淡的香氣卻是無法隔絕的,

  厲寒琛只覺得此刻的自己,比任何時候都還要清醒,根本沒有絲毫的睡意。

  慕笙本來很困,但折騰了這麼一段時間,現下倒也很是清醒,

  她轉過身,叫了厲寒琛一聲,「你睡了嗎?」

  「沒有。」厲寒琛很快便回應了她,

  「睡不著。」

  「那你想聽故事嗎?」

  厲安從生下來,一直到五歲的時候,都很黏著厲寒琛,晚上也都要厲寒琛給他講完故事他才肯睡覺。

  「好啊。」慕笙聽過各種高端理論,學過不少的科技知識,唯獨還沒有人給她講過故事。

  厲寒琛也很久沒有給人講過故事了,他隨便挑了一個厲安以前最喜歡的《蘑菇村的小羊》,

  對於從來沒聽過這些故事的慕笙來說,那些充滿著可可愛愛童趣的事物,都很好玩,

  慕笙聽的津津有味,有時候還會像當初的厲安一樣,冒出一些奇怪的問題,厲寒琛十分耐心的回答著,

  寂靜黑暗的臥室里,兩人相隔著一段距離,討論著蘑菇村的房子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逐漸的,慕笙困意襲來,越說聲音越小,直到最後,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厲寒琛的聲音也逐漸的變小,直到慕笙那邊呼吸變得平緩,厲寒琛停止了講述,

  月光柔和的投進屋內,借著月色,厲寒琛能看到不遠處,慕笙隱在陰影里的側臉,

  她窩在被子裡,小小的一團,透著乖巧和柔順,

  想到剛剛她被簡單的小童話逗笑的樣子,厲寒琛心中,剛剛還在沸騰的鮮血,此刻逐漸的平靜下去,

  他看了一眼已經睡得安然的慕笙,半晌,也靜靜的閉上眼睛,

  一室安寧。

  第二日,厲安很早便起床,蹲在慕笙臥室門口,偷偷的聽著裡面的動靜,

  林姨走過來,疑惑的看了厲安一眼,「安安少爺,你這是做什麼呢?」

  厲安食指放在唇上,「噓,我哥在裡面。」

  !!

  林姨頓時就激動了,「少爺在夫人臥室里?!」

  那是不是說明,很快就會有一個小小少爺了!

  林姨高興的轉身下樓,「我再去多弄點好吃的,給少爺夫人補一補。」

  厲安整個人都恨不得貼在門上,恨不能現在能穿牆進去看看厲寒琛和慕笙到底怎麼樣了,

  「怎麼沒動靜呢?」厲安疑惑,又往裡湊近了些,

  猝不及防的,門突然被打開,

  厲安整個人都掛在門上,此刻由於慣性,他整個人都往裡面撲了進去,狠狠的摔在了地板上。

  「哎喲!」厲安嘴正好跟地板來了個親密接觸,迅速的紅腫起來,厲安委屈的抬頭,就看到厲寒琛正站在一邊,死亡凝視著他。

  「........哥,早啊,」厲安咧嘴想笑,但迅速腫起來的嘴,讓他沒有辦法完成這個動作,

  厲安心裡嚎哭著,哥哥就站在一邊,明明可以接他一下的!!要是哥哥能扶自己一下,自己也不用摔成香腸嘴了。

  厲寒琛看了一眼厲安,「出來。」

  「哦。」厲安苦兮兮的從地上爬起來,嘟著一張已經腫得合不攏的嘴,

  走到樓下客廳,林姨從廚房出來,被厲安的樣子嚇了一大跳,「哎喲,安安少爺你這是怎麼了?我給你找點藥去。」

  「沒四,噗用......」厲安模糊不清的說著話,一邊打著手勢,

  厲寒琛坐到沙發上,厲安乖慫乖慫的站在他面前,「鍋,臥綽了。」

  厲寒琛拿過報紙看,一句話沒說,

  厲安站了一會兒,實在站不住了,他湊到厲寒琛身邊,「鍋鍋,臥真的資道綽了。」

  厲安心裡瘋狂抹淚,嗚嗚嗚嗚嗚,嘴好疼,腿站的也好疼。

  厲寒琛轉過頭,看了厲安的香腸嘴一眼,實在不想承認自己的弟弟有這麼傻,「離我遠點兒。」

  「哦~」厲安委委屈屈的坐在離厲寒琛最遠的位置,眼眶紅紅,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因為被厲寒琛嫌棄了之後,心裡難過的。

  慕笙下樓的時候,看到厲安可憐巴巴的腫著一張嘴的樣子,有些好笑,「怎麼了這是?」

  厲安瘋狂打著手勢,「少子!救臥!」

  慕笙走過去看了一眼他的嘴,「沒事,一會兒抹點藥膏,消腫了就好了。」

  厲安欲哭無淚,這不是消腫不消腫的問題,這是面子問題,

  他可是校草哎!!

  是全崇禮高中最帥的男孩子!!

  是每天去學校,都能收割小姐姐無限愛慕的芳心縱火犯!

  芳心縱火犯怎麼可以是香腸嘴?!他的面子往哪裡擱?

  但是看厲寒琛這個樣子,厲安已經預料到了,自己想要請假不上學,是根本不可能的。

  不愧是親生的哥哥,厲寒琛瞬間便察覺到了厲安的想法,他很是無情的掐滅了厲安最後的希望,「不能請假。」

  厲安的心,啪唧一下碎掉了,

  再也不想跟哥哥天下第一好了。

  吃過飯,慕笙便去了專用滑雪場,上一次跟秦磊約定了今天見面。

  這裡是國家隊訓練的專用場地,場地上只有稀疏的幾個運動員,

  慕笙一邊給秦磊打電話,一邊往裡面走,

  剛走進門口,遠處正在訓練的人就發現了她,

  「哎!大美女來了!慕小姐!」秦磊的隊員朝著慕笙揮手,

  「哇!上回她走的快,這回終於有機會可以向她請教一下了,慕小姐看這裡!!」

  眼看著剛剛還十分沉寂的賽場,因為慕笙的到來而變得沸騰,一旁坐著的陳倩眉頭皺起,看向正往這邊走的慕笙,

  「那個就是老師你提過的慕笙嗎?」

  王田也朝那邊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不屑,「一個野路子而已,放心吧,我不會讓她進國家隊的。」

  「老師,她的技術很好嗎?」陳倩是國家隊如今冉冉升起的新星,她對自己的技術很自信,但對於慕笙的傳言,她也曾聽說過。

  「一般,」王田皺了下眉,「不過是會炫耀技術而已,你好好練你的,她不會威脅到你的。」

  「好。」陳倩點點頭。

  此時慕笙已經走近,周邊圍了一圈隊員,大家熱情的跟慕笙說著話,

  「秦教練呢?」慕笙看向隊員們,

  聽到慕笙提起秦磊,大家臉上浮現出猶豫,最終還是秦磊的大弟子說了一句,「老師他在後山,一個人在那練習,不讓我們過去,不過老師一直都念叨著慕小姐你,你要是過去,他肯定會很高興的。」

  慕笙問了一下具體的位置,然後便朝著後山走去,

  經過休息區的時候,察覺到有一束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自己,慕笙往旁邊看了一眼,是個很年輕的女孩子。

  慕笙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徑直往前走,

  看著慕笙的背影,陳倩眼中的驚艷尚未褪去,

  她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危機感,這樣的女人,要是技術差也就算了,要是技術很好的話,那她這顆國家隊之星的名號還能夠保住嗎?

  慕笙走到後山,遠遠的便看見秦磊一個人在賽道上滑著,

  形單影隻的,看著極為孤單,

  慕笙才走了幾步,秦磊就發現了慕笙,他迅速的朝著這邊來,臉上帶著笑容,「慕笙,你來了?」

  「嗯,上次不是說今天讓我來報導嗎?」

  上一次試訓結束,秦磊便十分肯定的告訴慕笙,她進國家隊一定沒有任何的問題,便約定了今天過來報導,

  秦磊的臉色有些難堪,他嘆了口氣,「對不起啊,是我沒用,你的技術完全沒問題的,但是我沒有辦法說服國家隊把你收納進來。」

  「沒事,」慕笙對這個倒也不看重,當初答應進國家隊,還是因為秦磊的軟磨硬泡。

  「你真的是個很優秀的苗子,」秦磊眼中滿是可惜,「我對不住你。」

  慕笙面色無波,「不存在,那只是我的一個愛好而已。」

  秦磊嘆了口氣,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沉默著,把原本想說的話吞了回去。

  WG世界極限運動大賽的事情,秦磊不打算告訴慕笙,

  他不想給慕笙增添壓力,雖然和慕笙認識不久,但他能感覺到,慕笙是一個很重義氣的人,

  要是她知道拿到WG世界極限運動大賽的冠軍,便能夠有進入國家隊的通行證,她一定會會參加的,

  但那個大賽高人云集,生死由命,

  秦磊還沒自私到讓慕笙拿著自己的性命去為他的賭約買單。

  既然入不了國家隊,慕笙也不再多停留,和秦磊聊了幾句後便離開了滑雪場,

  看著慕笙離開的背影,王田眼中划過得意,「看到沒,連WG比賽都不敢參加,這種人,你沒必要放在心上,好好訓練,今年的國家隊之星肯定是你無疑。」

  陳倩點了點頭,「謝謝老師教導。」

  ——

  慕笙覺得,這個滑雪場可能跟她的八字有點不合,上一次來這裡遇見了厲銘,

  這一次來這裡,又能遇上他。

  楚煊回國後,各大家族的公子哥們爭相邀著他一起聚會,

  豪門公子們今天在這裡吃頓飯,明天在那裡蹦個迪,

  知道楚煊喜歡滑雪,厲銘便派人專門預定了國家隊訓練的專業滑雪場,又召集了一幫人過來陪他玩。

  眾人有說有笑的正往這邊走呢,楚煊卻突然停住了腳步,目光放在不遠處。

  大家順著他的目光往前看,眼中閃過驚艷,

  大家都是見慣了美女的人,但還是忍不住被不遠處的女子給驚艷到了。

  正往這邊走著的黑衣女子,穿的極其簡單,裡面一件白色的高領毛衣,埋住了半截下巴,頭髮在後面紮起,越發顯得脖頸修長,

  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上,粉黛未施,眉目中凝著清冷,像是雪山之巔上傲雪綻放的白梅,透著剔透的美。

  有人偷偷的看了眼楚煊的神色,心下一動,「楚少,那姑娘挺漂亮的,我去幫您要個聯繫方式過來,」

  說著便有人準備上前去找慕笙,

  楚煊伸出手攔了一下,「你們先進去等我吧。」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懂了,楚少這是要自己上啊,

  眾人連忙退開,準備將空間留給楚煊,但厲銘卻遲遲的沒有動,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慕笙身上,

  「走了,」有人偷偷的將厲銘拉開,「你別打擾楚少的好事。」

  厲銘被人拉著往外走,手握成拳,慕笙被楚煊看上了?

  慕笙沿著人行道慢慢的走著,腳邊突然滾過來一枚硬幣,在她面前旋轉了幾圈,然後躺在了地上。

  慕笙看了眼硬幣,又抬頭看了眼四周,

  不遠處,木椅上坐著一個俊美的近乎妖異的男人,他一隻手搭在椅背,臉上帶著漫不經心的笑容,一雙桃花眼裡泛著多情,

  「這位美女,能幫忙撿一下嗎?」

  慕笙神色不變的看了他一眼,很淡定的,「你腳動一下。」

  楚煊眉尖微挑,很顯然沒想到慕笙會是這個反應,他按照慕笙的話,挪動了一下腳,「怎麼了?」

  「雙腿健康,能直立行走。」慕笙說完,越過腳下那枚硬幣,徑直往前面走。

  楚煊嘴角微勾,眼中流露出幾分笑意,端的是無比的風流肆意。

  他站起身,走上前來把硬幣撿起來,然後又追上慕笙,「這位小姐,我們好像在哪裡見過?」

  慕笙點了點頭,「在蘭庭見過。」

  楚煊看著慕笙精緻冷然的側臉,本來只是鬧著玩的心思,現在倒真起了幾分興趣,「小姐記得這麼清楚?」

  慕笙停下來,清冷的目光落在楚煊臉上,「我記得你的臉。」

  楚煊這張臉,任憑誰看到了,都不會很快忘得一乾二淨,畢竟能長成這樣的,還是少有,更何況他身上那種邪魅的氣質,很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楚煊被很多人說過好看,但這是第一次,被人說好看的時候,他心裡起了些莫名的波動,

  楚煊嘴角勾起,「小姐是在誇我長得好看嘍?那我卻之不恭了,」

  「有事嗎?」慕笙有點餓了,她現在只想回去吃點東西。

  「加個微信嗎?」楚煊沖慕笙笑了一下,「看你在這裡出現,應該也喜歡滑雪?以後有不懂的,我可以教你。」

  慕笙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滑雪場內,

  此時,和楚煊一起過來的一群公子哥,已經開始在場地里訓練了,

  僅僅看了一眼他們的姿勢和動作,慕笙便能看出這些人的水平,她收回目光,搖頭,「不用了。」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看到這些人的水平,慕笙大概也能猜到面前這個人是什麼技術了。

  「......」雖然慕笙沒說話,但是楚煊還是很明顯的看出了慕笙心中的想法,

  他有些想笑,甚至想解釋,自己的實力跟裡面那些人完全不一樣,

  但慕笙已經很餓了,她轉身徑直往前走,

  看著慕笙離開的背影,楚煊一雙桃花眼中泛開笑意,他這是被人給嫌棄了嗎??

  此時,厲銘也從滑雪場走了出來,

  他糾結再三,還是想知道楚煊跟慕笙會說些什麼,慕笙會接受楚煊的示好嗎?

  但等他出來的時候,慕笙已經離開了,只剩下臉上帶著笑容的楚煊,

  厲銘心下一凜,他走上前,「楚少,您怎麼不進去?」

  楚煊頗有深意的看了厲銘一眼,收斂了臉上的笑意,

  厲銘被他這眼神看得心裡發怵,不自然的縮了縮脖子,「楚少,怎麼這麼看著我?」

  楚煊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徑直往滑雪場內走。

  厲銘忐忑不已的跟在楚煊身後,心裡慌亂,該不會是慕笙對楚煊胡說八道了些什麼吧?楚少為什麼用那樣的眼神看著他?

  慕笙驅車回到別墅,剛走進院子,便聽到客廳里一陣杯子破裂的聲音,還伴隨著一聲慘叫。

  慕笙走進客廳,桌子旁,厲安腫著一張嘴,雙手捂著腿,周圍散落了一地的玻璃碎片。

  見到是慕笙,厲安心裡舒了一口氣,還好不是厲寒琛回來了,嚇死他了。

  「少子,你腫麼中午回來了?」

  慕笙走過去,「你不是應該在上學嗎?」

  厲安一瘸一拐的往慕笙這邊走,「別告訴我哥,我才不要腫著一張嘴去上學,那我的形象往哪裡放?」

  馬上就要進入新一輪的校草評選了,他不能在這個緊要關頭掉鏈子。

  慕笙看了一眼他的嘴,伸手在厲安身上點了十幾下,

  厲安莫名其妙的看著慕笙的動作,「嫂子你在幹嘛?」

  話落,厲安就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他驚訝的摸了摸自己的嘴,雖然還有些腫,但比剛剛說不出話的樣子已經好多了,

  「神了!嫂子原來你真的會醫術啊!你是不是還會點穴?能教我嗎?!」

  慕笙站起身來,「你哥哥半個小時前給我發過微信,他說中午會回來吃飯的。」

  這一個驚天噩耗砸下來,厲安頓時就懵了,等反應過來,厲安連滾帶爬的背起書包就往外跑,

  「嫂子你就當沒看見過我!」

  厲安飛速的往門外跑,然後十分精準的撞上了正往裡走的厲寒琛,

  「...........」厲安飛速轉動著小腦瓜,但趕在他想出辦法之前,厲寒琛開了口,

  「既然回來了,把東西帶上再去學校吧。」

  厲安杏眼微微睜大,哥哥這是良心發現給他買了藥嗎?還貼心的送回來?會不會為了安慰他受傷的心靈,還給他準備了最新款的鞋子做禮物啊?

  下一秒,看見秦愷手裡提著的足有二十本的試卷題,厲安激動得聲音都在顫抖,「哥,你說的東西,該不會是這些吧。」

  秦愷笑著沖厲安點點頭,厲安,卒。

  悲憤的厲安,連飯都沒有吃,便背著幾十本試捲去了學校,

  厲寒琛陪著慕笙吃完飯,在慕笙出門前問了一句,「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去嗎?」

  慕笙搖搖頭,「慕家的事情,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今晚,是張曼的生日壽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