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住一起厲總他躁動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也被厲安這突然的舉動弄得一愣,看著厲寒琛光著踩在地上的腳,慕笙下意識的反應是,

  「你先坐到沙發上去吧,地板上冷,你快要手術了,不能受涼。」

  厲寒琛猛然抬頭,深邃的目光落在慕笙臉上,「你都不害怕?」

  慕笙眼睛微微睜大,「害怕什麼?我柜子里還有一床被子,你可以在沙發上睡。」

  這麼久的相處,厲寒琛早已經從慕笙這裡取得了絕對的信任,

  更何況,

  前世,照顧慕笙的工作人員里有男有女,

  他們為了更好的照顧慕笙,很多時候都會跟在慕笙的身邊,慕笙也沒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厲寒琛的眸光,帶著慕笙看不懂的深意,最終,厲寒琛還是點了點頭,「知道了。」

  慕笙這才拉開浴室門,進去洗漱。

  厲寒琛坐到沙發上,點開秦愷的電話,

  「厲總。」天下第一勤奮的秦特助,此時正在加班寫企劃案,

  「給厲安定十套教輔資料。」厲寒琛的聲音帶著冷意,

  秦愷的動作微頓,眼中浮出一抹笑意,「好的。」

  掛完電話,秦愷便給厲安下單了十套試卷,

  看著那每一份都厚的不行的資料,秦愷笑著搖搖頭,不知道厲安又怎麼得罪厲寒琛了。

  此時的厲安對此毫無察覺,他早已經進入了夢鄉,

  夢裡,厲寒琛和慕笙牽著手,他作為第一大助攻,被厲寒琛獎勵了一大堆最新款的鞋子,

  看到那些最新款的鞋,厲安在睡夢中,嘴角都忍不住掛上了微笑。

  臥室里,厲寒琛掛了電話,便坐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但幾分鐘後,厲寒琛的眉頭卻是越皺越緊,

  房間就算再隔音,也不會完全沒有聲音,

  此刻源源不斷的朝厲寒琛的耳邊輸送而來的,是浴室里水滴落在地面的聲音,

  厲寒琛盡力想排除掉這些聲音,但做不到,

  不知道過了過久,浴室里的聲音終於停下,厲寒琛也在心裡長舒了一口氣。

  下一秒,

  浴室里傳來慕笙的聲音,「厲寒琛,幫我拿一下衣服,在床上。」

  浴室里的慕笙,此時也覺得很尷尬,

  平日裡,反正房間裡就她一個人,

  她都是洗完澡披著浴巾出去換睡衣的,

  今天她也像以往洗澡時一樣,拿著個浴巾就進了浴室,直到洗完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都在外面。

  厲寒琛倏然睜開眼睛,看了眼不遠處床上的白色睡衣,額頭青筋跳了一下,

  慕笙信任他,他覺得很高興,

  但太過於信任他了,

  他是個正常的男人,這樣的場景氣氛下,讓他沒有絲毫的抵禦能力。

  「知道了。」厲寒琛聲音帶了些微微的嘶啞,他站起身,拿起床上的一堆衣服,往浴室門口走去,「給。」

  浴室門被開了一個小縫,一截白如玉藕的小臂伸了出來,上面還帶著點點水珠,

  厲寒琛喉頭滾了滾,將眼睛閉上,然後隨便把衣服往慕笙手上塞去,快速的轉身離開,拿過桌上的杯子倒了一杯水,一口喝下去。

  沒一會兒,慕笙穿著睡衣,外面套了一件大衣走出了浴室,她看了看厲寒琛手裡的杯子,「那是我的杯子。」

  「.........」厲寒琛身體裡那股火,蹭的一下又起來了。

  見厲寒琛面色十分難看的樣子,慕笙抿了抿唇,「好吧,你喝就喝了吧。」

  她不就說了一下杯子的事情嘛,厲寒琛這麼生氣幹什麼。

  厲寒琛在心裡嘆了口氣,「好了,你趕緊睡吧,多晚了,明天不是要早起?」

  慕笙點頭,然後走到柜子前,從裡面拖出一床被子放到厲寒琛身邊,「給,」

  「謝謝。」厲寒琛將被子拉過來,隨便動一下,被子上就泛出絲絲縷縷的香氣,厲寒琛聞得出來,這是慕笙身上的味道,

  心裡那把火,燒得更旺了,

  厲寒琛揉了揉眉心,清雋的側臉在燈光下顯得格外魅惑,「快去睡。」

  「嗯。」

  慕笙已經躺上了床,厲寒琛在沙發上,卻遲遲的不能入睡,

  感覺到心裡的火燒的難耐不已,厲寒琛拿出手機,又給秦愷發了個消息,

  「再給他加十套。」

  秦愷此時剛做完工作準備去睡覺,看到厲寒琛的消息,他搖了搖頭,在心裡默默為厲安掬了一把同情淚。

  燈已經關了,厲寒琛一直坐在沙發上,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覺得心裡的火氣散去了些,這才拉過被子,準備休息一會兒。

  然而厲寒琛進門的時候,本來就只穿了一件襯衣,在沙發上坐了這麼久,雖說屋子裡開了暖氣,

  厲寒琛那比旁人虛弱了太多的身體根本就抵不住那隨處不在的寒氣,

  兩三點的時候,厲寒琛本來已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突然一處猛烈的疼痛將他從睡夢裡拉出來,

  從兩邊的肩膀開始往外延伸,厲寒琛只覺得全神猶如針刺一般的燒著疼,伴隨著徹骨的寒意將他整個人都包裹住。

  沒一會兒,厲寒琛身上就沁出了一層冷汗,

  厲寒琛咬著牙,想要坐起來,黑夜裡看不清東西,他剛一動,被子便扯動了什麼東西,桌上的遙控器掉在了地上,

  慕笙被驚醒,她往厲寒琛那邊看了一眼,見他坐了起來,便問了一句,「厲寒琛?」

  「嗯,」厲寒琛應了一聲,聲音里是壓抑著的顫抖,

  慕笙聽出來了,她坐起身,將燈打開,「你病發了?」

  燈光灑落的瞬間,厲寒琛微微眯了下眼,慕笙清楚的看到,他臉上已經出了一層汗,面色蒼白,一看便知道是病發了。

  慕笙連忙掀開被子朝著厲寒琛走過去,

  她將手搭在厲寒琛手腕上,「果然,等我一下。」

  話落,慕笙將醫藥箱拿出來,給銀針消完毒,然後幾針刺在厲寒琛身體的幾處穴位上,

  這樣來回四五次,厲寒琛臉上的神色終於不再那麼痛苦了,臉色也沒有那麼的蒼白,

  厲寒琛睜開眼睛,看到的便是慕笙半蹲在他面前,幫他施針的樣子,

  厲寒琛右手挪過來,將慕笙身上的大衣攏緊了些,「別感冒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