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笙姐從不慣著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對,」管家又仔細看了一下慕笙身上的衣服,臉上嘲諷更甚,「如果可以的話,請兩位穿上我們準備的鞋套,以免誤踩到地磚,我們這裡的地磚是剛從外國空運回來的,一旦破損,修補價格昂貴。」

  慕笙看了一眼別墅內部,裝修精美,但要是仔細看的話,能看到有些地方有細小的裂痕,

  在慕笙的母親還在世的時候,慕家很是興盛,後來慕家逐漸的走了下坡路,如今勉強稱得上一句帝都慕家,但只有慕家人自己心裡清楚,如今的慕家已經是一具空殼子了,

  張曼壽宴,慕家不僅給慕笙發了請帖,還讓慕笙回來,把她的禮服一起準備了。

  慕笙今日沒什麼事,便和厲寒琛一起過來,想看看慕家喉嚨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但沒想到,或許是原主在慕家實在是太過默默無聞了,一個管家都能夠這樣的侮辱她。

  「既然如此,」慕笙看向厲寒琛,「我們就回去吧,不破壞慕家的地磚了。」

  想要他們來的是慕家,現下他們一走,著急的只會是慕家的人。

  「好。」厲寒琛點頭,然後直接倒車,在管家一臉懵的注視里離開了別墅,

  「哎你們」管家想叫住他們,但厲寒琛的車已經很快消失在了路口,

  管家皺著眉,「什麼東西啊,開輛破車就敢往別墅里闖,慕家掃地的都不會開這麼破的車。」

  客廳內,張曼坐在沙發上,優雅的喝著茶,看了一眼門口,有些疑惑,「怎麼還沒來?」

  「媽,你在等誰?」慕瀟從樓上走下來,臉色有些發白,看著很是憔悴,

  「來,乖女兒,」張曼拉過慕瀟的手,讓她坐在自己身邊,「我讓慕笙今天過來,我給她做一身禮服,我壽宴那天,她不是要參加嗎?」

  慕瀟點點頭,「母親為什麼要幫她做衣服?」

  「傻,」張曼笑了笑,「我負責她的禮服,不就我讓她穿什麼她就穿什麼嗎?」

  這麼多年來,慕笙的衣服大都是她準備的,每一件都是大牌,但穿在慕笙身上,只會讓人覺得慕笙粗鄙不堪。

  慕瀟似有所悟,「母親,還是你聰明。」

  這時,管家走了進來,

  「管家,慕笙來了嗎?」張曼看向管家,

  「大小姐?」管家眼中流露出嘲諷,「她來了,坐著一輛雜牌子的車,慕家哪裡能讓這種車進門啊,我說讓她下車自己走進來,她還不願意,直接離開了。」

  「什麼?」張曼站起身,「你怎麼能讓她走了?」

  「夫人,我以為」慕家上上下下幾乎都很討厭慕笙,他以為張曼是不想看到慕笙回來,這才出言刁難的。

  「算了,」張曼擺擺手,「你先下去吧,到時候衣服做好了給她送過去就行。」

  張曼覺得,慕笙和厲寒琛那裡不知道有多窮,肯定是沒有什麼大牌衣服的,張曼也不想慕笙穿著個假貨過來丟了慕家的體面,反正大概比個慕笙的尺寸就行,慕笙也不需要穿多麼精美的衣服。

  市區的街道上,慕笙正看著窗外的雨景,簡訊聲音響起,拿起來一看,是張曼發來的,

  「乖女兒,剛剛管家不懂事,聽說你走了,今天下著雨,你小心開車,媽媽的宴會你記得過來,我會派人把你的禮服送過去的,愛你的媽媽。」

  看著這條簡訊,慕笙眼中難得浮現出一點無語,

  她往上面劃了劃,類似這樣的話,張曼給原主發過很多,原主也是傻,居然真的相信張曼是把她當親女兒,言辭之間都是依賴和信任,

  慕笙在屏幕上點了幾下,回了張曼一個消息,「好的。」

  看到慕笙回過來的消息,張曼眼中划過得意,還是原來那個蠢貨。

  「媽,我聽說歐陽大師回國了。」看到張曼手機上的消息,慕瀟眼中划過一道暗光,

  「我也聽說了,歐陽大師這回是要招收關門弟子的,瀟瀟啊,你可要好好練習,爭取讓歐陽大師收你做弟子,那媽媽在帝都貴婦圈裡可就能抬著下巴說話了。」張曼期待的拍了拍慕瀟的手背,

  「媽,可是我哪有機會去接近歐陽大師呢?」慕家雖說是世家,但沒落了就是沒落了,人脈資源早已經比不上以往,想見歐陽大師一面難如登天。

  「我已經托人問到可靠的消息了,」張曼臉上浮起笑容,「你們學校會請他去舉辦一次講座的,到時候你在他經過的路上彈一支曲子吸引他不就行了。」

  「真的?」慕瀟驚喜的看著張曼,

  「嗯,講座消息這兩天就要公布了,等著看吧。」說到這兒,張曼還有點心疼,為了打聽一個消息,送出去一對極品的血玉鐲子。

  「好。」慕瀟點點頭,她一定能夠讓歐陽大師收她為徒,

  只要成了歐陽大師的弟子,那她嫁進厲家,就用再擔心被厲銘的母親反對,不用再擔心自己和厲銘家世不配。

  細雨中,厲寒琛開著車帶慕笙到處逛著,

  慕笙絲毫不掩飾自己對這座城市的好奇,厲寒琛也不問她為什麼一個帝都土生土長的人,會表現得像是從來沒有見過帝都的很多建築一樣,

  厲寒琛知道的東西多,便一個個的給慕笙介紹著各大景點地標的歷史來源,慕笙聽的很感興趣,

  兩人沿著三環城區轉了一整圈,細雨灑落在車窗上,帶起一片片的雨花,慕笙一邊吃糖,一邊聽厲寒琛講外面石獅子的歷史,慢慢的,便睡著了。

  回到家門口的時候,慕笙推開車門剛要出去,厲寒琛卻叫住了她,

  「怎麼了?」慕笙疑惑的回頭,

  「以後,不要在別人面前表露出你對很多事情的好奇。」厲寒琛認真的看著慕笙,「如果有不懂的,可以問我。」

  一個在帝都長大的人,卻連帝都廣場在哪裡都不清楚,在他面前表露倒還好,要是讓別人知道,一定會心起疑慮。

  慕笙抿了抿唇,心道她也不會問別人這些,但她還是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

  對於學生來說,一學期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帝都大學裡,向來有月考的習慣,慕笙接到消息,便去了學校參加月考,

  只不過這一次進了學校,卻發現與前兩次的氛圍不太一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