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偏愛例外(兩章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辦公室里,秦愷接到的來自厲寒琛的上一個指令還是讓他整理第一季度的財務報表,

  下一個指令就是,讓他把市場上所有的薯片買一遍???

  以年薪千萬的秦助理的腦袋瓜,也想不明白這其中的關聯,

  秦愷是完全不會把薯片和清冷如冰的慕笙聯繫在一起的,但厲寒琛從來不吃這些東西他也是知道的,

  莫非是給厲安買的?

  秦愷勉強信了這個說法,雖然,他並不覺得,厲寒琛會對厲安好到這個份上。。。。

  「有問題?」見秦愷站著不動,厲寒琛抬起頭,

  「沒有,厲總,我馬上去辦。」

  帝都一個僻靜湖區岸邊,慕笙正專注的看著湖面,

  今天一早厲寒琛便和厲安出了門,慕笙沒有什麼工作,便想著出來轉一轉,

  走著走著,就看到這邊有幾個悠閒的老大爺在釣魚,

  前世,慕笙身邊除了書本就是實驗室,哪裡見過這些東西,

  她性子冷,但其實對很多事情都有些好奇,見老大爺們拿著根繩子往湖裡甩,慕笙停在岸邊,和他們一起等著魚上鉤。

  這片湖區是活水,湖裡的魚大多是自然生長,更加機敏,不容易上鉤,慕笙坐在岸邊,一等就是三個小時,

  旁邊一個白髮蒼蒼但精神矍鑠的老爺子,一開始並沒注意到慕笙,後來見她居然這麼能沉得住氣,倒是有些刮目相看,「小姑娘,年紀輕輕,脾性倒是很沉穩啊。」

  慕笙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目光放在湖面的浮標上,

  老爺子平時最不愛搭理人,但所有人都喜歡往他身邊湊,這回倒是巧了,他倒沒想到,還有人比他更不愛搭理人,「看你在這兒坐著也無聊,我那兒還有根備用的杆子,不然你拿上,我們倆比個賽?」

  慕笙看了下湖面,然後點點頭,「好。」

  老爺子幫慕笙弄好鉤,「我跟你說啊,這裡的魚可難釣了,一般人是釣不到的,我這釣了幾十年的魚了,一下午也才釣到一條。」

  老爺子正說著話,慕笙將鉤丟進了水裡,握著魚竿的手輕輕抖動,

  沒幾秒,慕笙手裡的線就動了,

  嘩啦一聲,一條一斤多重的花鰱被拖了上來,

  「.........」老爺子臉色一時沒掛住,「小姑娘運氣還挺好。」

  一分鐘後,又是一次破水聲,

  又一次.......

  又又一次.........

  到後來,這一條岸上的人都不釣魚了,石化般的看著不遠處那個像是鬧著玩一樣的舉動,

  老爺子已經傻了,「你...你怎麼做到的?」

  慕笙將釣竿收起來,放到老爺子懷裡,「謝謝你的竿,魚送你一半,拜拜。」

  話落,慕笙腳步很是輕快的離開了,

  她看了眼袋子裡的魚,心想這個還挺有意思的,

  而她身後,老頭子看著那一堆活蹦亂跳的魚,額頭直跳,

  這哪來的這麼奇怪的女娃子。

  他想著叫住慕笙,但一眨眼的功夫,慕笙已經不見了人影,

  老爺子看了看自己依然空蕩蕩的魚鉤,有些喪氣,朝遠處打了個手勢,算了,不釣了。

  很快的,便有一隊人走過來,恭敬的將他手裡的釣竿拿走,

  老爺子本來都已經準備轉身離開了,又回過頭看了一眼地上那堆魚,「把這些帶回去。」

  「是,老爺。」

  今天厲寒琛回別墅很早,坐在客廳里等慕笙,

  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厲寒琛走出去,看見慕笙正拎著一個袋子往這邊走,

  厲寒琛有很多的禁區,魚就是其中一個,

  當年那群綁匪帶他飄洋過海的時候,為了取樂,曾經將他綁在船後,拖在水裡,

  他身上本就到處都是傷口,飛速穿過的水流將他身上的血液沖刷到遠處,吸引了海水下遊蕩著的龐然大物,

  他和一大群的魚蝦被吸入了大鯨魚的嘴中,在那個滿是腥臭的地方里,厲寒琛一邊盡力找尋能夠延長被吞下時間的地方,一邊忍受著那種魚蝦被消化到一半的巨大臭味,

  雖然後來他勉強逃出,但那股沖天的腥氣,從此以後讓厲寒琛對一切魚類厭惡至極,

  那些味道,會讓厲寒琛想起那些屈辱的時刻,那些被人拖在船後充當玩物、被吃進動物嘴裡幾乎喪生、深陷絕境踏空一步便是地獄的時刻。

  現下,雖然慕笙還在門口,但厲寒琛已經聞到了一絲空氣里的味道,他眉頭乍然皺起,眼中重現濃厚的黑暗,

  慕笙玩的開心,現下腳步倒是很輕快,眉眼之中都帶著一點愜意,她將袋子往前遞了遞,「看,我釣到的。」

  像一個做了什麼成就,回來向大人要獎勵的小孩子。

  厲寒琛將眼中的黑暗壓下,強行在一片沉鬱中扯出冷靜的自己,「很厲害。」

  慕笙將袋子遞給厲寒琛,「晚上吃這個可以嗎?」

  慕笙這是第一次吃自己捕獲的食材,眼底浮現的期待有些明顯,

  厲寒琛面色自然的接過袋子,「好。」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放進慕笙手心裡,「給,獎勵。」

  「謝謝。」慕笙一邊咬著糖一邊往裡面走,看到那一箱箱的薯片,有些驚訝,「這麼多?」

  身後,厲寒琛捏著袋子的手已經青筋暴起,一縷縷的味道從袋子裡飄出來,不斷地挑戰著他心中最陰暗的角落,

  那些不堪的記憶,拼了命的想要掙脫出來,擊垮他的每一分自制力,

  慕笙的注意力被厲寒琛吸引,她徑直向前,拆開了一箱黃色的原味薯片,撕開包裝袋嘗了一下,

  有些油膩,但很脆,有點咸,但是很香,

  還挺好吃的,慕笙又拿出一片吃下去,然後拿出一片轉身,遞到厲寒琛嘴邊,「你嘗一下,還挺好吃的。」

  厲寒琛本來覺得心中的暗黑情緒已經快要破體而出了,猝不及防的,一絲淡淡的香氣繞上他的鼻尖,

  厲寒琛低頭,對上慕笙一雙冰雪般的眸子,那眸光中的清冷,像是撫平了他心中所有的焦躁,

  他開口,「我不吃。」

  「好吧,」慕笙收回手,自己咔嚓一口將薯片咬掉了,

  厲寒琛眸色驟然加深,剛剛那個薯片,離他的唇僅有一步之遙,現下卻被慕笙吃了進去,

  心中涌動著的黑暗情緒,現下變成了另外一種,血液用心尖開始,帶著滾燙的溫度,流向四肢,讓他整個人都有些熱,

  慕笙覺得厲寒琛的眼神有些奇怪,「你怎麼了?」

  厲寒琛眸光深幽,「我手上沾了袋子上的魚水,不方便拿杯子,」

  慕笙會意,「我幫你拿。」

  反正順手的事情,前世同事們忙起實驗來,都是雙手不得空的,她沒少幫同事們拿東西,

  然而這一次,卻很不一樣,

  慕笙將水杯遞給厲寒琛,厲寒琛就著她的動作,嘴貼在杯子上,眼睛卻是看著她的,幽深沉靜,像一匹躍躍欲試的雪狼,帶著強烈的侵略氣息,

  慕笙莫名的有些不自然,她下意識的移開目光,

  斜上方傳來一聲輕笑,厲寒琛那雙寒涼的眸子裡,此時帶著一點亮色,「你這樣,讓我怎么喝。」

  慕笙抬起頭,杯子已經往外偏移了一大截,她重新遞到厲寒琛嘴邊,「別說話,快喝。」

  厲寒琛這回沒有看她,垂下眼眸,遮住了其中的笑意。

  林姨在廚房看到那堆魚的時候,嚇的手裡的刀都差點沒拿穩,

  聯盟里,誰不知道厲寒琛從不吃魚,只要稍微沾一點就會引來他的怒火,以前涉及到這些事的人全部被處理掉了,沒人敢碰這個雷區。

  林姨嚇的連忙要把袋子拎上丟到外面。

  剛走出廚房門,厲寒琛卻出現了,他目光落在袋子上,帶著明顯的暗沉,「我拿來的,做吧,晚上吃。」

  「?」沒等林姨反應過來,厲寒琛便轉身離開,

  晚上,厲安第一次主動在學校參加晚自習,沒有回別墅,

  餐桌上,只有厲寒琛和慕笙兩個人。

  慕笙好奇的看了一眼被蒸的雪白雪白的魚肉,伸出筷子,像夾肉一樣的夾了一塊,

  然後就被厲寒琛止住了動作,

  他看著慕笙,「不是你這麼吃的。」

  慕笙把筷子縮回去,看著厲寒琛耐心的把魚刺去掉,只剩下軟綿綿的魚肉,去好刺,厲寒琛將魚肉放進她的碗裡,

  慕笙夾起來嘗了一下,自己親自釣的,果然吃起來的時候,味道要更好吃一些。

  接下來的一頓飯,厲寒琛便十分順手的承包了去魚刺的任務,

  吃到快結束的時候,慕笙看了一眼厲寒琛前面的碗,

  他去了一晚上的魚刺,自己卻沒有動過一筷子,

  慕笙想自己試一下,她也夾了一塊,細心的去掉魚骨魚刺,然後放到了厲寒琛的碗裡,「你怎麼都不吃?不好吃嗎?」

  厲寒琛的目光凝固一瞬,最終還是夾起了那塊肉放進嘴裡,

  一如既往的是那種噁心至極的味道,但這一次,厲寒琛卻沒有了那種想吐的感覺,

  腥氣的味道在嘴裡久繞不散,厲寒琛放在桌下的手收緊,他拿過一杯水,

  然而,就這喝一杯水的功夫,慕笙已經自己又去了一次魚刺,

  然後成功的,沒去盡,

  把自己卡住了,

  「咳咳」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