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心有靈犀(二章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厲寒琛帶著厲安來的地方,是一處礦山,他們倆正站在上面,看著腳下人來人往,

  工人們推著車,扛著各種用具,正在忙忙碌碌的工作著,汗水從頭上滴落到黑色的煤土裡,

  東邊的工人們忙忙碌碌,另一邊,卻是寂靜一片,一群救援人員正緊張的等待著救援工作的結果,

  終於,潛下去救人的隊伍傳來了回音,第一個人被抬了上來,

  工服已經被煤灰染的看不出原本的樣子,由於缺氧、缺少食物水源,被抬出來的人全身腫脹,煤灰混著血肉,看著極為可怖。

  在礦洞裡被埋了將近十天,如今突然聞到了新鮮的空氣,一米八的大男人,激動得在眾人面前放聲大哭。

  厲安從小雖然過的苦,但跟這是兩種意義上的,他還是第一次這麼直面這樣的現場,

  他心腸軟,不忍心看到這些,「哥?」

  厲寒琛看著山下,「他們可憐嗎?」

  厲安愣了一下,「嗯,哥哥,你是想說我不好好學習以後就會到工地上搬磚嗎?」

  厲寒琛轉過頭,眸光深邃,「不是。」

  「啊?」厲安有點懵,那把他帶到這裡來幹嘛,

  厲寒琛看著那個正在痛苦嚎叫的男人,倏然好像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相同的是,兩人都面臨絕境,

  不同的是,這個工人有救援隊在外援助,而他,是靠著自己掙扎爬出來的。

  「如果今天被困在井下的是我,你想救我嗎?」

  厲安本想說哥哥你怎麼可能困在這裡面,但觸及到厲寒琛冷峻的側臉,他突然覺得心底一沉,「想。」

  「怎麼救?」厲寒琛轉過頭,看著厲安的眼睛,那雙澄亮的眼睛裡明亮、依賴、懵懂天真,「你會什麼?」

  厲安心口一堵,有些難受,他張了張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他什麼也不會。

  厲寒琛看著厲安,「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從你身邊消失了,你怎麼辦?」

  「哥,你怎麼可能消失呢?你不會又要離開華國吧?」厲安一下子慌了,

  厲寒琛目光幽深,

  他本來是會在一年後消失的,慕笙的到來,打破了這個絕境,

  但無論他以後在不在厲安的身邊,他都希望,厲安能夠有一份靠自己也能活下去的能力。

  見厲寒琛沉默著,厲安上前一步,抓住厲寒琛的胳膊,可憐巴巴的,「我錯了,我肯定好好學,你別把我一個人丟在華國。」

  厲寒琛神色溫和了些許,只是眸光中的深沉還在,「不會丟下你的。」

  厲安終於放心了些,他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剛剛厲寒琛問他如果是他困在井下的時候,厲安明顯的感受到厲寒琛身上濃重的黑暗,

  「哥,你落入那些綁匪手裡的時候,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厲安揚起頭,看著厲寒琛冷峻的側臉,鼻尖有點酸酸的,

  他一直都覺得自己過的很不好,沒人陪沒人愛,學習也好難,

  但就在剛剛,看著那種絕處逢生的場景,厲安突然覺得自己的那些難過都不值一提,

  甚至,他想到,當年厲寒琛可是被國際上最臭名昭著的綁匪給綁走的,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就逃出來。

  厲寒琛側過臉看了厲安一眼,見他一雙杏眼紅紅的,像個小兔子,臉上的神色微微溫和了些,「沒有,回去吧。」

  「你騙人,你肯定受了很多的苦。」厲安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能夠很敏銳的感知到厲寒琛的情緒變化,哪怕兄弟倆分離了將近十多年。

  厲寒琛眼底沁上一抹暖色,伸出手拍了拍厲安的肩膀,「以後不會了。」

  看著厲寒琛冰冷的樣子,厲安突然心生豪氣,「哥,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保護你的!!還有嫂子!」

  厲安年紀尚小,稚嫩的臉上帶著的堅定卻讓人心中一暖,厲寒琛看了一眼厲安,「行了,回去吧。」

  「嗯!」厲安抱著厲寒琛的胳膊,像個黏人的小尾巴,「哥,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厲寒琛瞥他一眼,沒有說話。

  等到厲安回了車上,無意間瞥到後備箱裡,滿滿五大摞的書籍資料時,聲音都有些微微的顫抖,「這些.........不會是給我的吧?」

  秦愷笑著看了厲安一眼,「是的呢,這些是崇禮的校長開的書單,全部為你準備了一份。」

  厲安看看那一眼望過去都有一百多本的資料,再看看厲寒琛冷峻的臉,臉垮了,

  他要收回剛剛的那句話,厲寒琛才不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他是最世界最魔鬼的哥哥!!

  厲氏集團,

  幾個秘書面面相覷,互相使著眼色,示意對方拿著文件上去簽字,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觸厲銘的逆鱗,

  「你去你去,厲總平時最信任你的,」

  「我不敢,厲總現下那個眉毛皺的都能夾死蚊子了,太可怕了。」

  此時的厲銘,看著直播視頻里的慕笙,眉毛緊緊的皺起,

  他已經看了半個小時了,但依然沒有辦法相信,這個視頻里的人就是慕笙。

  慕笙怎麼可能是他們重金想要挖過來的慕神??

  辦公室外,就在秘書們互相推諉的時候,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過來,大家頓時眼中一亮,「韓少,您來了!厲總在裡面等你呢。」

  韓皓笑了一下,「我知道他在等我,」

  話落,韓皓從口袋裡掏出幾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送給美女們吃的。」,然後翩翩而去,留下女秘書們一臉的春意盎然。

  韓皓推開辦公室門,「兄弟,這是幹嘛呢?愁眉苦臉的。」

  厲銘看了韓皓一眼,「你看到昨天的新聞了嗎?」

  韓皓斜靠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看到了,你有必要這麼苦大仇深的嗎?難道不應該高興?」

  厲銘皺眉,「怎麼說?」

  「你不覺得最近的一系列事情都很奇怪嗎?」韓皓點燃一支煙,「慕笙先是高調在綜藝里暴露滑雪技術,然後又是這一出遊戲技術,據我所知,她以前可沒這麼厲害,你仔細想想,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正常的?」

  厲銘想了一下,「從我跟慕瀟訂婚,她被逼嫁給厲寒琛開始?」

  「對了,」韓皓吐出一個眼圈,「咱們帝都圈子裡,誰不知道你厲大少爺最愛滑雪,最喜歡打遊戲,甚至還為此打造了一個直播平台?她這是沖誰來的你還不清楚嗎?」

  厲銘態度有所鬆動,但想到慕笙打他時的力度,又有些猶豫,「她最近對我很牴觸。」

  「女人嘛,有愛才有恨,她只是在報復而已。」

  韓皓的話逐漸說服了厲銘,他想到慕笙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遊戲技術,心裡有些動盪,

  慕笙以前肯定是不會玩遊戲的他知道,而他厲銘是帝都出了名的愛遊戲,慕笙肯定是為了他才學的這些。

  「我要讓她回心轉意,你幫我。」厲銘看向韓皓,

  慕笙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奚落他,讓他難堪,他要把慕笙追回來,然後再一次的甩掉。

  「沒問題。」韓皓打了個響指,眼底卻浮上一抹暗色,只是此時的厲銘,沉浸在直播視頻里,沒有注意到韓皓的表情。

  ——

  慕笙的露臉所帶來的後果,不僅僅是熱度和討論度的提升,

  隨之而來的,是慕笙她開始有商務活動了,

  仲夏夜工作室里,看著源源不斷飛過來的邀請郵件,湯甜甜激動死了,她雙眼發亮,「天哥,笙笙好厲害,今天好多新的邀約!!!」

  江天倒是比較理智,「你先整理出來,我們挑選一下有哪些是適合慕笙參加的吧,很多公司會趁著慕笙沒紅就壓價,也有很多公司是三無公司。」

  果然不出江天的所料,雖然來了很多的邀約,但大部分都是沒什麼用的小公司小品牌,

  雖然給錢給的不錯,但對於慕笙的長遠發展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

  湯甜甜越看越喪氣,然而在倒數第二封郵件的時候,看到那個品牌商的名字,湯甜甜又燃起了希望,「哇,樂食薯片,這個品牌不錯啊!」

  不過樂食薯片發來的並不是什麼大的合約,只是一次在直播間聯名的商務活動,

  錢不多,但勝在樂食是國際大品牌,江天看了一眼就決定接了。

  湯甜甜很快就過去跟對方公司簽訂了合約,並將合作相關的事宜都告知了慕笙。

  「好的,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慕笙眼中閃過疑惑,

  薯片這種東西,她在前世並沒有吃過一次,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

  現如今遇到問題,她能找的人也就只有厲寒琛了,

  於是,辦公室里,厲寒琛就接到了慕笙的電話,

  「厲寒琛,你吃過薯片嗎?」

  「......」厲寒琛沒吃過,但他還是點了點頭,「晚上我下班了給你帶一箱回去。」

  「那謝謝了。」慕笙想著,厲寒琛莫不是會讀心不成,她才剛說了一句,厲寒琛就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沒事,」

  「那你忙吧,我還有事。」慕笙跟厲寒琛道完別,然後掛斷電話。

  將手機裝進口袋,慕笙往前走了幾步,「你們釣到了嗎?」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