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神助攻 可可愛愛笙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前世慕笙生活的實驗室里,是從來不會出現停電這種情況的,那種高級別的實驗室一旦停電,帶來的損失不可估量,

  現下,面對這種突然一片黑的情況,慕笙有點懵。

  樓下,厲寒琛坐在客廳里看報紙,

  自從下午慕笙提出要簽訂離婚協議後,他和慕笙之間的關係,便出現了一絲看不見的裂痕,雖然兩人沒有發生任何的爭吵,但厲寒琛清楚,慕笙對他有些疏遠了,

  厲寒琛在客廳里坐著,手中的報紙頁面久久地停留在第一頁,三個小時,沒有變動過。

  直到客廳里啪的一聲響,敲醒了厲寒琛的沉思,

  周圍突然陷入黑暗,厲寒琛戒備的站起身,手放進大衣裡面的口袋,摸到一把小巧的槍。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厲寒琛按下,是林姨,

  「少爺,我們別墅的電路好像有點問題,我正在看呢,你要不要上去看看夫人啊?女孩子都是很怕黑的。」

  聰明如厲寒琛,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林姨的把戲,但他沒有戳穿,「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厲寒琛大步上了樓。

  厲寒琛敲了兩下,臥室門就被打開了,

  慕笙剛洗過澡,半乾的頭髮披散在如玉的肩頭,但此刻,最吸引厲寒琛目光的不是慕笙的樣子,而是她身後,如白晝一般的房間,

  像是察覺到厲寒琛的疑惑,慕笙退後一步,讓厲寒琛進來,「剛剛停電了,我改了一下線路,你需要我幫你嗎?」

  厲寒琛本來很是擔憂,現在一看這場景,倒是無奈又好笑,「這個你也會?」

  慕笙將調皮跑到耳邊的頭髮抓到後面,「會啊,這個很簡單,我教你?」

  樓下電房裡,林姨偷偷摸摸的按照說明書,將電路一個個的切斷,

  看著儀器上顯示的已停電字樣,林姨布滿皺紋的臉上浮起一抹富含深意的笑容,

  現在這個時候,少爺肯定已經把夫人抱在懷裡好生安慰了吧,

  真是可惜了,這個時候要是下場雨,打個雷什麼的就更好了,

  電視劇里不都是這麼演的嗎?在電閃雷鳴里,男女主角目光相接,生出了愛情的火花,情不自禁的向對方靠近,然後女主緩緩地閉上眼睛,男主攬著女主的腰,朝著那櫻桃般的小嘴印上去,

  後面的事情,林姨都不敢細想了,不然她一把年紀了都還要臉紅。

  然而此時的別墅二樓,慕笙問完厲寒琛要不要學之後,便徑直帶著厲寒琛走到了走廊上的電路表旁邊,開始了講課,

  「運用積體電路設計程式(IC設計),將一般電路設計到半導體材料里的半導體電路,一般為矽片.........」,

  慕笙做事的時候一向認真,現下十分嚴肅的將各種專業名詞掰開了將給厲寒琛聽,

  厲寒琛站在一邊安安靜靜的聽著,眼中帶著笑意,

  這笑意太過明顯,粗線條如慕笙都察覺到了,她疑惑的看了厲寒琛一眼,「我講錯了嗎?你笑什麼?」

  厲寒琛幽黑的眼睛中泛著一絲亮色,「就是覺得你好認真,」

  認真的很是可愛。

  厲寒琛說著,嘴角都有些壓不住弧度。

  「........」慕笙覺得,厲寒琛又開始莫名其妙了,「認真不好嗎?」

  厲寒琛點點頭,「挺好的,」

  就這麼可愛,挺好的。

  慕笙覺得厲寒琛在調侃她,她想了一下,轉身離開,「不講了。」

  厲寒琛眼中笑意更深,但也沒有再叫住慕笙,

  她又不怎麼設防,穿著個睡裙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的,他不敢再繼續和她呆在一個空間裡。

  林姨一邊想著以後該怎麼帶厲寒琛和慕笙的孩子,一邊美滋滋的往屋內走,

  看到樓上那兩間亮著的臥室時,林姨差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覺,她眨了眨眼睛又看一遍,這才確定,當所有的燈都滅著的時候,厲寒琛和慕笙兩個臥室的燈是開著的。

  這兩個最不應該亮燈的地方,它居然是開著的?!!!

  這不科學啊。

  林姨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覺得是自己不小心又把電路給打開了,她連忙往回走,

  但上面清清楚楚的顯示,「已關閉」。

  出鬼了不成?

  林姨當即給供電公司打了個電話,「喂,我要投訴,你們的電錶有問題。」

  夜已深,

  厲寒琛坐在書桌前,給秦愷發送著指令,

  秦愷看到那句,「草擬一份離婚協議書」時,陷入了沉默,

  他斟酌再三,給厲寒琛打了個電話,「厲總,是您和夫人的離婚協議書?」

  厲寒琛給了個肯定的回答,「嗯。」

  「.........」秦愷實在是不能理解厲寒琛的做法了,

  他看得出來,厲寒琛恨不得把慕笙放在手心裡寵,這怎麼突然就要離婚?

  「去做吧。」厲寒琛的語氣向來讓人聽不出他的任何情緒,

  「好的。」秦愷掛完電話,搖了搖頭,搞不懂這些談戀愛的人,內心都是什麼想法,

  離婚?依他看,這婚怕是離不成。

  剛準備把手機放下,一個電話又打了進來,秦愷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直接按下了免提,「說。」

  「.........」沈霖翻了個白眼,「我給你打個電話,跟我欠你多少錢一樣,兄弟,過分了啊。」

  秦愷把手伸到掛斷鍵上,

  電話那邊,對秦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沈霖,哪怕看不見華國這邊的場景,也能夠猜得到,「別掛,我有事跟你說,楚煊回國了。」

  秦愷動作一頓,「他不是一直在M洲?」

  「對啊,」沈霖也有些納悶,「老大的行程是高度保密的,應該沒人知道,我估摸著,楚家應該有什麼事兒,他著急著回去,你多注意一點那邊的情況。」

  「我知道了。」秦愷點點頭,「還有事嗎?沒事掛了。」

  「嘖,」沈霖說完正經事,又想惹一下秦愷這個冷麵特助,

  然而秦愷已經先他一步,直接掛斷了電話,

  「........」沈霖看了眼已經掛斷的通話,「沒勁,一個老大,一個秦愷,我在這倆人身邊居然還能保持著積極昂揚、青春活潑的心態,真是個奇蹟啊,你們說是不是?」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一旁站著的助理們:呵呵,您老說什麼都對,有本事您當著厲總的面去說這句話啊?

  沈霖瞥了一眼身旁的下屬,他勾起嘴角,「長本事了?在心裡編排我?我確實不敢去老大面前說,但是我敢扣你們的獎金啊。」

  無辜中箭的助理們:「我們錯了。」

  「錯哪了?」

  我們錯在,不該出現在您被秦特助氣到之後,成為那個活靶子,大家心裡這麼想,嘴上說出來的卻是,「哪兒都錯了,沈爺最帥。」

  沈霖輕哼一聲,沒再跟他們計較。

  夜色已深,慕家大宅內,

  如月光般溫柔流暢的音調不斷地從琴鍵下流淌出來,仿佛連空氣都變得柔軟,然而琴音沒持續多久便停下了,

  慕瀟皺著眉去看曲譜,為什麼在最後一段總是連接不上呢?

  是曲譜有問題,還是她彈得有問題?

  這張曲譜,是她在教室里的抽屜里撿到的,

  當時一眼掃過,她便驚為天人,慕瀟以為是同校的人作的曲子,在同一個教室等了好幾天,也沒看到有人來問,

  她從小就接收鋼琴訓練,自然看得出來,這曲子是難得的佳品,

  本來她還在為校園演出的節目而頭疼,結果上天轉頭送了她一個禮物,

  在確認不是校內的人留下的曲譜後,慕瀟偷偷將譜子帶回了家,一直在不斷的練習,力求在這回帝都大學的校慶上,

  一舉成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