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厲總的溫柔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虎鯊平台這麼直接的發布聲明,就是在當面打貓牙平台的臉,

  那意思就是,你的人我都搶了,你能把我怎麼辦吧?

  貓牙平台不止負責人一個人想暈,其他人也都是心神恍惚,

  誰都預料得到,這一次的主播集體出走事件,是貓牙平台倒閉的先兆,

  如果出走的是小主播也就算了,可替代性強,隨便再找一個人來換上就行,影響不大,

  但蔣柔兒、南瓜、嬌嬌,每一個都是各個板塊的大主播,有著大量的死忠粉,他們一走,粉絲都會跟著走,

  虎鯊平台背靠厲氏集團,財大氣粗,今年以來,貓牙本就越來越追不上虎鯊的人氣熱度,

  這回出了這事兒,基本給貓牙判了死刑了。

  不出所料,隨著虎鯊平台的聲明一出,大量的小主播也跟著跑路了,

  很快的,各大投資商都發來了信息,要求和貓牙平台解約,

  僅僅一個下午,前來和貓牙平台解約的投資商數量就高達15個,

  「算了算了,」貓牙平台老闆靠在會議室的椅子上,衝著眾人擺擺手,面色疲憊,「回頭我讓財務部算一下帳,你們該著手離職的就離職吧,同事一場,我也不瞞著你們了,這情況,無力回天了。」

  會議室里的氣氛一度陷入低迷,

  貓牙平台已經成立有四年了,從最終在帝都郊區一所小破房子做起,從最開始的一台電腦,到如今,成為直播平台里數一數二的大公司,

  這其中,不知道凝聚了大家多少的心血,最初的那一批主播,是眾人遊說了幾十次,差點被人家當成傳銷的報警,才請回來的,

  大家看了眼如今裝修精美的會議室,想到當年光著膀子蹲在街邊啃饅頭的場景,心中一陣唏噓,

  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他們要眼睜睜的看著貓牙平台的一切又重新歸於塵土,看著他們親手建立的一切被摧毀嗎?

  就在這時,運營部的經理想到慕笙那黑洞一般的直播吸引力,心中生起了一些隱秘的幻想,「那個主播慕,不是挺厲害的嗎?我們依靠他吸納流量不可以嗎?」

  提起主播慕,眾人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別提他了,唉,他確實厲害,但今天鬧成這樣,說到底,還是因為他。」

  「對啊,當初我們還覺得引入他這麼個新人主播,會給我們平台帶來更光明的未來,結果呢,誰曾想到會鬧成這樣。」

  會議室里此起彼伏的嘆氣聲,老闆大手一揮,「好了好了,這件事,跟人家主播慕也沒什麼關係,是我們經營的問題,這些年來我麼從來沒有反思過風險,太得意忘形了,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意思,不說了。」

  運營部經理默默的把頭縮回去,

  老闆說得對,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意思呢?

  投資商都跑的差不多了,就算主播慕再厲害,平台都沒了,還直播個什麼啊。

  相比較於貓牙平台的消沉一片,帝都某大酒店內,此時儘是歡愉。

  「恭喜大家加入到虎鯊平台。」虎鯊的負責人,正高興的看著眼前的主播們,

  「謝謝劉哥,以後就要請劉哥多照顧了。」蔣柔兒穿著一襲淡粉色的裙子,顯得整個人嬌俏不已,她說話的時候,臉頰兩邊的小酒窩像是沁了蜜,讓人心口一甜。

  「客氣了,這回促成了這麼大的事情,還是得謝謝你。」劉永單獨給蔣柔兒敬了一杯酒。

  虎鯊平台早就想找機會把貓牙扳倒了,但貓牙平台到底是有幾分底子,不好下手,

  還好他們找對了蔣柔兒這個突破口,

  早在三個月前,劉永就派人給蔣柔兒送了不少的禮物,還將虎鯊平台承諾的天價酬勞告知了蔣柔兒,

  但蔣柔兒一直都是很模稜兩可的狀態,沒說同意,也沒說拒絕,

  劉永心裡清楚,蔣柔兒是擔心背叛老東家這個名頭說出去不好聽,想找個機會把鍋扣在貓牙平台上,然後再走,

  好巧不巧的,這個機會還真讓他們給等到了,

  蔣柔兒和主播慕的人氣之星的爭奪,就是這個導火索,

  於是,早就準備好了的一套聲明連番上陣,將所有的錯誤都歸結在了貓牙平台上面,

  蔣柔兒他們此時走,不僅不會引起任何的謾罵,還會收穫大量的同情,

  「劉哥,」蔣柔兒回敬劉永,「你這就跟我說見外話了,我們以後到了新平台,還不是得靠劉哥罩著,」

  「放心放心,」劉永哈哈一笑,「你們可都是我們重金請回來的寶貝,那肯定是要好好對待的,以後我就跟你們吃香的喝辣的了。」

  一大桌酒杯相碰,酒液撒在桌布上,散成一片,

  包廂內,充溢著得意、興奮的笑聲。

  接近傍晚的陽光,已經不再像午後那樣的溫熱,帶著淡淡的紫色,悄然將天際染得格外溫柔。

  沙發上,幾乎整個人都要埋在毛毯里的慕笙,終於動了一下,

  不遠處,厲寒琛將報紙放下,走上前來,

  剛睡醒,有點冷,慕笙下意識的用毛毯將自己包裹起來,然後才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厲寒琛,

  他端著一杯水從漫天霞色里走來,筆挺的西裝、整齊的袖口有著極致的禁慾氣息,

  都說人在下午睡醒後,潛意識的會感覺到孤獨,

  然而慕笙還沒來得及感受這份孤獨,嘴邊就被遞過來一杯溫熱的水,慕笙就著厲寒琛的動作喝了兩口,

  暖熱的溫度,順著口腔,一直往胃裡墜,

  慕笙裹著毛毯打了個哈欠,準備起身,

  客廳里沒有開燈,現下的光線有些暗,慕笙皺著眉找了一圈,都沒找到自己的拖鞋,

  正要挪到沙發另一邊再找找,

  厲寒琛突然走過來,蹲在她身前,將一雙拖鞋放到地上,「穿上吧。」

  厲寒琛微微抬著頭,清雋非常的眉目,在暗色的光線里,似乎模糊了些許冷峻的弧度,他那雙深邃的眼睛裡,此刻像是添了些許柔和,

  此時,慕笙突然想到一個她滑雪途中偶遇,後來便一直鐫刻在她腦海里的一個場景,

  蒼茫的雪山之上,雄鷹展翅翱翔,它最尖利的爪牙上,握著一束櫻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