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鬧彆扭 吃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反正下午還要繼續拍戲,慕笙也沒有換戲服,依然是一襲抹胸黑色禮裙打扮,外面披了一件大衣,掩不住那白的像玉一般的鎖骨和小腿,纖纖細腰仿佛柳枝一般,盈盈的,晃人眼。

  「有事嗎?怎麼過來了?」慕笙坐了進來,車裡開了暖氣,慕笙一路走來的寒意被驅散了不少。

  從慕笙進入車裡,厲寒琛的目光便從慕笙身上移開去,不敢細看。

  他從後面拎過來一個食盒,「林姨讓我順便帶來的。」

  慕笙打開一看,疊放的食盒裡,白胖的蝦已經被剝好了外殼,小排骨裹著濃濃的醬汁,清炒小白菜嫩得仿佛剛從地里掐回來一樣,玉米湯透著淡淡的香氣,清爽可口。

  都是她愛吃的菜,騰騰的冒著熱氣,慕笙的食慾一下子就被勾了起來。

  「好香,」慕笙夾起一塊排骨咬了一口,鮮香的排骨混著滿口飄香的醬汁在嘴裡化開,眼睛愜意的眯了一下,

  厲寒琛還是沒忍住看了慕笙一眼,她眼睫卷翹,神色放鬆,像一隻慵懶的貓,金色的眼影讓她整個人帶著一種別樣的魅惑,

  慕笙正專心的吃著飯,厲寒琛的右手突然搭在她的肩上,

  她抬起頭,就見到厲寒琛十分專注的將她的大衣攏緊了些,甚至還繫上了扣子,

  這些天以來,慕笙早就習慣了厲寒琛的靠近,向來警戒的她,對於厲寒琛,好似沒有任何的應激反應。

  將那片驚人的白盡數藏在大衣里,厲寒琛的目光終於又放回了慕笙身上,他像是隨口一問,「不是演的高中生嗎?怎麼還穿禮服?」

  「劇情需要,」

  「什麼劇情?」

  「就是男主........」在厲寒琛的引導下,慕笙一邊吃著飯,一邊跟厲寒琛講述著今天要拍的劇情。

  慕笙一直低著頭,因而也就沒注意到,厲寒琛沉下去的臉色,

  尤其是聽到慕笙飾演的是男主的愛慕者的時候,

  一頓飯吃完,慕笙要回劇組拍戲了,「我要回去了,」

  「嗯」,厲寒琛淡淡應了一聲,神色冷然,整個人像是一座巨大的冰山,源源不斷地往外滲透著寒意,

  慕笙說要走,但卻停在座位上不動,

  厲寒琛看著前方,眉宇之間冷的能結出冰,「今天沒有糖。」

  「哦。」最近在厲寒琛這裡予取予求習慣了,現下被他拒絕,慕笙有些失望,但她也沒說什麼,推開門走了出去。

  慕笙下了車,厲寒琛便轉過頭來,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厲寒琛有些不忍,剛準備下車叫住她,遠遠的就看到一個披著大衣的白衫男人走到了慕笙身邊。

  那男人跟慕笙說了句什麼,兩人一起走進了劇組,

  厲寒琛放在方向盤上的手微微收緊,深邃的雙眼中湧起波濤,他覺得心裡有一股無名的焦躁,

  厲寒琛直接踩下油門,開車離開了劇組。

  「是慕小姐的家人來送飯了嗎?」喬斯聿剛準備出去吃飯,走到門口就碰上了往裡走的慕笙,

  鬼使神差的,他主動開口和慕笙打了個招呼,

  慕笙眉眼淡淡,噙著冷意,「嗯。」

  「.......」看著慕笙清麗的五官,喬斯聿有些無言,向來都是他敷衍別人的聊天,這還是第一次遇到不願意搭理他的。

  就在喬斯聿斟酌著要找個什麼話題的時候,慕笙已經走遠了,

  「.........」喬斯聿苦笑一聲,「這是什麼?因果報應?」

  是看他拒絕了太多人,這回要讓自己也嘗一下被拒絕的滋味嗎?

  有一說一,還是挺不好受的。

  慕笙靜靜的往裡走,眉間微蹙,不知道是因為沒吃到糖而生氣,還是因為厲寒琛不理她而生氣,

  不遠處,看見喬斯聿主動跟慕笙說話,阮盈盈已經快把飯盒都搗碎了,「憑什麼?!這個慕笙,憑什麼能讓喬影帝另看一眼?」

  經紀人偷偷撇了撇嘴,心道就憑人家慕笙的演技真心不錯,你要是爭氣一點,至於連話都跟人家喬影帝說不上一句嗎?

  當然這話,經紀人也就心裡吐槽,表面上,她還是過去安慰阮盈盈,「估計是談劇情的事情吧,下午是你跟影帝的戲份,你好好把握,爭取讓他刮目相看。」

  「哼,」阮盈盈將飯盒扔到一邊,「你們想辦法,把慕笙趕出劇組,不許她演這個。」

  本來她是想讓慕笙出醜的,哪想到慕笙突然演技突飛猛進,讓她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

  這回電視劇一播出去,萬一她被慕笙壓了風頭,那她這個女主角的面子往哪裡擱?

  「哎喲,我的小祖宗,你就算不說,公司也會做的。」經紀人又給阮盈盈端了一碗飯,「你先吃飯,我去聯繫公司,公司也不希望看到慕笙還活躍在娛樂圈。」

  畢竟,要是慕笙一出博樂影視公司就火了,那外人會怎麼看待博樂影視?

  下午的檔期,定的是1點到3點拍阮盈盈和喬斯聿的,3點到5點拍慕笙和喬斯聿,

  但阮盈盈的進度太慢,一次戲要重演很多次都過不了,進度就這麼耽誤了下來,

  慕笙靠在椅子上曬太陽倒也悠閒,她將腿搭在花壇上,拉下帽子,雙手放進大衣口袋,剛準備補個眠,卻又突然將手抽了出來,

  慕笙掀開帽子,低頭看向自己的手心,那裡面,赫然躺著好幾顆荔枝口味的糖果,

  慕笙把左手也拿出來,裡面是幾顆有夾心的巧克力,

  她很清楚的記得,上午拍戲的時候,口袋裡是沒有這些的,

  想到中午厲寒琛幫她整理過大衣,想必是那個時候放到她口袋裡的。

  慕笙剝開一顆放進嘴裡,淡淡的甜香彌散開來,

  「笙笙,心情好點啦?」湯甜甜此時走了過來,看見慕笙明顯放鬆一些的表情,順嘴問了一句,

  「我剛剛,心情有不好嗎?」慕笙有些疑惑,前世她是沒什麼情緒的,對於生氣這種詞,覺得很是陌生。

  湯甜甜以為是自己說錯話了,她擺擺手,矢口否認,「啊沒有沒有,我瞎說的。」

  慕笙微微皺了下眉,重新坐了回去。

  此刻的盛世集團辦公室,高管們戰戰兢兢的匯報著工作,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辦公室的中央空調是不是壞掉了?他們怎麼覺得,這房間裡馬上就要結冰了?

  「重做,」

  「重做」

  「低級錯誤也拿到這裡來?」

  ..........

  短短兩個小時,已經有七個提案被厲寒琛否決了,高管們小心翼翼的沖秦愷使了個眼色,

  大哥,救救我們吧!!再不救我們,一會兒就沒法活著走出辦公室了!

  秦愷扶了扶眼鏡,微微搖頭,

  如今能牽動他們厲總情緒的,恐怕就只有那個叫做慕笙的女人了,

  但是情之一字,最難解開,他們這些局外人,無能為力。

  「厲.....厲..總,這個」投資部的負責人一邊冒著汗一邊給厲寒琛匯報工作,沒說到幾個字,辦公室里便有電話聲音響起,

  大家不約而同地看向厲寒琛,果然就看到他將手機拿了出來,

  看見來電名字,厲寒琛眉尖微挑,手背朝外,衝下屬們擺了擺,很快的,辦公室里就空無一人,

  厲寒琛按下接聽鍵,「餵。」

  「厲寒琛,」慕笙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聽到慕笙叫自己的名字,厲寒琛不知怎的,眉目突然溫柔下來,「嗯,我在。」

  「謝謝你的糖,」慕笙向來恩怨分明,她也知道厲寒琛對她很不錯。

  「不用謝,」從慕笙叫他名字的那時候起,厲寒琛周身的千丈寒冰就已經盡數化去,他聲音越發軟化,

  厲寒琛本就磁性低沉的聲音,在電話里更顯得如小提琴音般撥人心弦,慕笙覺得耳朵都有些不自在,想到中午厲寒琛寒冰一樣的臉色,她很直接的問了出來,「你中午怎麼了?遇到什麼事情了嗎?」

  厲寒琛那邊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傳來一聲輕笑,讓人莫名的耳根發紅,「碰到一個傻瓜,讓我不太高興。」

  鋼鐵直女慕笙聞言不覺有異,「哦,那你別太在意別人,」

  慕笙還想說的是,也不要因為被別人惹得不高興,就苛扣掉我的糖果。

  雖然她沒說,但厲寒琛就像知道她在想什麼一樣,語氣里的笑意更甚,「我就算再不高興,也不會剋扣你。」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