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同床共枕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聽完林姨的話,慕笙反而比剛剛還要生氣了些,

  就為了幾株花,就這麼不顧身體?她怎麼沒看出來厲寒琛這麼喜歡白梅,

  林姨見慕笙臉色有點冷,生怕自己多嘴說錯了話,「夫人,是我多嘴了。」

  「沒事。」慕笙生氣歸生氣,但平心而論,厲寒琛對她不錯,她也不可能真的不管他,「我去看看厲寒琛。」

  「好的,夫人。」林姨連忙點頭,

  臥室內,厲寒琛躺在床上,此時整個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全身像是被千萬根冰針同時在扎一樣,帶出血肉模糊的一片,

  厲寒琛仿佛又回到十年前那個噩夢,鋪天蓋地的血腥和冰冷朝他涌過來,讓他根本喘不過氣。

  他在這無邊的黑暗中掙扎,幾欲窒息的時候,突然有一陣淡淡的甜香襲來,像是一陣清風拂過地獄的沼澤,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抓住這片清風。

  突然被厲寒琛給抓住手腕,慕笙嚇了一跳,然而仔細一看,厲寒琛只是陷入了深層的昏迷狀態,這是他下意識的動作而已,

  慕笙任由厲寒琛抓著自己,右手拿出銀針來刺進他各個穴位,

  這樣持續了半個小時,厲寒琛終於平靜了下來,血液也不再瘋狂的涌動,而是重新歸於平靜。

  慕笙收了針準備離開,但卻無論如何也不能把手從厲寒琛手裡抽出來,

  慕笙嘗試用點穴,扎針的方式讓厲寒琛放開她,但厲寒琛就像是握著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無論怎麼做,就是死死的拉著她。

  慕笙無奈的揉了揉眉心,有一些病人在陷入深層昏迷以後,會本能的做出一些應激反應,這個時候只能順著他們,

  厲寒琛起碼得四個小時以後才會醒,慕笙打了個哈欠,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多,這是她平日睡覺的時間。

  慕笙前世本就沒有什麼男女之防,再加上厲寒琛又是個能信任的人,慕笙索性把厲寒琛往旁邊推了推,讓出一半的位置,然後她躺了上去,和衣而眠。

  夜越發的深,月色溫柔,灑落一片餘暉在院中的白梅上,一時分不清是月色染白了梅花,還是白梅柔化了月光。

  臥室里,一直皺著眉頭的厲寒琛,突然睜開眼睛,眼中一片赤紅,此時他腦袋裡還有些昏沉,掀開被子準備起身,然後突然意識到什麼,猛地看向旁邊。

  隔著一人遠的地方,慕笙睡顏安然,白如瓷玉的肌膚在燈光下顯出幾分柔和,卷翹的睫羽在眼下投出一片陰影。

  厲寒琛低頭,自己手裡正抓著慕笙的手腕,由於捏的太緊,已經有了一圈紅印,厲寒琛下意識的鬆開手,但松到一半,又小心翼翼的重新握住。

  看了眼睡得正熟的慕笙,厲寒琛重新躺了回去,這一起一躺的動作,讓慕笙那邊的被子往厲寒琛這邊滑了滑,

  厲寒琛伸出手,想要把被子往慕笙那邊送一點,

  但慕笙睡得正熟,察覺到後背有冷氣鑽進來,下意識的就往裡縮了縮,本能的朝著溫暖源靠近,

  而此時,被子裡最溫暖的地方,是厲寒琛身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