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誰是真大佬 必須我笙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來自物理院的某貼主,十分貼心的給圍觀群眾們附上一大段論文,

  「.......整體規範不變性的系統(或拉氏函數、運動方程)在定域規範變換下不再具有不變性〔1~ 3〕,加上定域規範不變性的要求,就自動地引入了電磁場(或規範場).......」

  【救救我,我暈物理,來人哪,快拿朕的呼吸機!】

  【。。。。。。我們只是好奇慕笙為什麼會出現在物理院的課堂上,並不好奇你這一長串東西,我的媽呀,物理簡直是我的克星,我看得頭皮發麻。】

  【咱們校草不是在物理系嗎?慕笙該不會是衝著校草去的吧?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她能聽得懂課。】

  教室里,快到上課時間了,踩著鈴聲而來的學生們一進教室就傻眼了,

  這節課屬於物理課程中的高級論題,一般來聽的人是很少的,今天這是什麼情況?滿滿當當,連走廊上的位置都沒有了。

  但教授的皮鞋聲已經近在耳前了,再不進教室,一會兒就得挨罵了,大家挺胸吸氣,然後見縫插針,成功把自己塞進了人堆里。

  李教授一進門也被這烏泱泱的人群給驚了一下,什麼時候帝都大學的學生水平都這麼高了?這種高級論題都有這麼多人來旁聽?

  然而目光一轉,看到第一排坐著的慕笙,李教授瞭然了,他也是從年輕小伙子這個歲數過來的,少年躁動嘛,正常。

  李教授心性寬厚,也不多做計較,「好,我們開始上課。」

  「哎,那慕笙,長得還真挺好看的哈。」後排有學生偷偷的議論,

  「嗤,什麼啊,估計是衝著蕭子郁來的,今天這課,說句實話,我都聽得半懂,你覺得慕笙能聽懂?」身為物理系稀有美女之一的趙惠臉上帶了些嘲諷,「平時衝著蕭子郁來的人還少嗎?」

  正在這時,第一排的慕笙突然跟旁邊坐著的蕭子郁說了句話,

  所有在偷偷觀察慕笙動向的人,都是一臉瞭然,哎?果然是衝著校草來的,什麼人啊,把帝都大學的課堂當什麼了?

  蕭子郁也以為慕笙是衝著他來的,作為帝都大學的校草,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女孩子找機會偶遇他,像守著他要上的課這種事情,更是數不勝數。

  迫不得己坐在慕笙身邊空位的時候,他心裡還是有些牴觸,

  畢竟他不是什麼沒見過世面的楞頭小男生,作為帝都蕭家的嫡長子,他從小見過的名媛美女數不勝數,這慕笙雖說是有幾分姿色,但若想仗著這個就入他的眼,未免太過天真。

  牴觸歸牴觸,蕭子郁到底是從小受著良好教育長大的男子,在慕笙轉過頭向他借筆和紙的時候,他還是借給了慕笙。

  李教授的課很高深,涉及到各種理論,各種計算,還有大量的模型,整個教室里能真正聽懂的一隻手都能數的過來。

  而且像是這種高級物理理論課,一旦有絲毫的分心,那下面的內容基本上也就聽不明白了。

  蕭子郁沒去管身邊的慕笙,他認真的聽著李教授講課,不時的在本子上記下筆記。

  出乎他的意料,身邊的慕笙居然也是一副認真聽課的樣子,偶爾低頭在紙上寫下幾個字,

  蕭子郁好奇的瞥了一眼慕笙面前的筆記本,整整兩個小時都快過去了,慕笙也就只寫了四五個數字而已。

  蕭子郁眼中划過不虞之色,裝模作樣也得裝的像一些,以前那些假意上課的女孩子,好歹也會記個三四行筆記,沒有像慕笙這麼敷衍的。

  他懶得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人身上,將目光從慕笙的筆記上移開,重新投入到了課程當中。

  「好,下課。」李教授終於宣布了下課,抬頭一看,滿教室98%的人都已經是面露菜色,

  李教授笑呵呵的,這節課確實難,也不怪大家,不過當他看到慕笙的時候,卻有些驚訝,這個小姑娘正在看他剛剛在黑板上寫下的運算過程,神色還挺認真。

  最後那道運算,李教授就沒指望過有誰能聽懂,畢竟他的學生們水平如何他還是清楚的,見慕笙認真的模樣,李教授起了幾分心思,想去問問她是不是看懂了,

  還沒走下講台,趙惠就已經迎了上來,「李教授,剛剛兩個題我沒聽懂,您能跟我講講嗎?」

  物理系的女生本來就少,趙惠又是裡面成績很好的,李教授很看重她,「行,那你來辦公室,我給你詳細講一下。」

  「好的!」趙惠點點頭,跟著李教授離開的時候,看了慕笙的方向一眼,神色中帶著幾分傲慢,

  但很可惜的是,慕笙根本就沒看她,

  見慕笙還在裝模作樣的看著黑板上的運算過程,趙惠面露嘲諷,真能裝。

  蕭子郁已經收拾好了東西,見慕笙還不起身,他眉眼中划過一抹不耐,「同學,讓一下,謝謝。」

  慕笙此時也看完了李教授的演算,她收回目光,將筆合上,然後遞還給蕭子郁,「謝謝。」

  然後慕笙拿起包,頭也不回的走了,仿佛根本就沒有看到蕭子郁這個人一樣。

  「.......」蕭子郁看著桌上的筆,有些無語,這些女生是換了新的手段嗎?欲擒故縱?

  蕭子郁背起包,腳還沒踏上過道,卻突然停住了,

  他剛剛借給慕笙的紙上,寫了5個數字,而這5個數字,恰好是上課時,李教授給的幾道題的最終答案,

  這幾個答案他都做出來了,剛剛李教授統計過,全場也只有他做出來了。

  那慕笙紙上的答案是怎麼來的?蕭子郁眉頭皺了下,難道慕笙剛剛看到他的答案了?

  「蕭哥,想什麼呢?趕緊的,下一節課要開始了,還不走嗎?」這時,有同學過來催他,蕭子郁不再多想,和同學一起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窗外吹來一陣風,將桌上的筆記吹翻在地,

  筆記紙的背面,記著一個數字,

  這個數字,赫然與黑板上,李教授最後那道無人解出的題目答案,一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