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美男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盛世集團內,厲寒琛和秦愷坐在會議室里,面前的大屏幕上,是沈霖帶領的另一撥人,

  將聯盟內的事情全部給厲寒琛匯報了一遍,沈霖衝著厲寒琛擠了個眼色,「老大,什麼時候才能放我回去啊,我一個人在M洲孤獨寂寞冷。」

  大家都知道沈霖的性格,偷偷在後面笑,

  「要是覺得在M洲呆的不好,可以去F洲,那裡正好還缺人,你去吧。」厲寒琛冷冷一句,直接把沈霖給打了回去,

  「額。。」沈霖撓了撓頭,「M洲挺好的,挺好。」

  「G洲的業務拓展的怎麼樣了?」厲寒琛看了眼面前的文件,然後點到了G洲的負責人,

  G洲負責人汗如雨下,業務拓展的相當不順利,他完蛋了,負責人心裡就這麼一個想法,

  就在這時,會議室里突然響起微信電話的聲音,

  眾人一愣,誰膽子這麼大,敢把手機帶到會議室來?

  下一秒,厲寒琛將手機從大衣口袋裡拿了出來,「怎麼了?」

  眾人偷偷的支起耳朵,雖然聽不到對面說的什麼,但對面是個女人,這是一定的。

  居然會有女人給老大打電話?!

  「知道了,你把位置發給我,我來接你。」對面說了幾句後,厲寒琛回了一句,然後便掛斷了電話,

  「會議結束,下回再討論。」厲寒琛站起身來,朝著門外走去,

  G洲負責人猛地鬆了一口氣,雙手合十嘴裡念念有詞,「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相比較他劫後餘生的興奮,其他人則是一臉好奇的看著秦愷,「秦哥,透露一下唄,什麼情況啊?」

  秦愷扶了扶眼鏡,「厲總的事,你我最好不要多問。」說完,秦愷直接掛斷了視頻會議。

  厲寒琛開著車,很快便到了慕笙發的位置,

  慕笙拎著一堆東西坐上了車,「有沒有耽誤你的事情?」

  「沒有。」厲寒琛啟動了車,往小別墅的方向開去,

  「等一下,」慕笙卻攔住了他,「你知道哪裡有中藥店嗎?」

  「知道。」厲寒琛應了一句,然後便換了個方向,帶著慕笙去了帝都最大的中藥店。

  厲寒琛沒下車,慕笙去了半個多小時才回來,拎著幾大包的藥材,一進車裡,就帶進了一股淡淡的藥香。

  「走吧,回家,我餓了。」要是沒吃過林姨做的飯菜還好,早上吃了一頓,現下慕笙還真是有點想念,

  聽到「回家」兩個字,厲寒琛眉峰微動。

  回到別墅,才剛進院子,慕笙就聞到了十分濃郁的肉香,食慾一下子就被勾了起來。

  厲寒琛打開車門,將慕笙手邊的東西全部拿出來,慕笙施施然的往裡走,

  林姨端著一盤熱騰騰的湯,遠遠的望著慕笙進門,身後還跟著雙手拎滿東西的厲寒琛,林姨眼中閃過一絲驚訝,看待慕笙的目光也越發的恭敬起來。

  滿足的吃完林姨做的飯,慕笙將桌上的藥材拿了兩包,然後拍了拍厲寒琛的肩膀,「你跟著我上樓。」

  厲寒琛放下手中的報紙,跟在了慕笙身後。

  上了樓,慕笙將手裡的藥材交到厲寒琛面前,「給你,睡前泡一個小時,有助於身體恢復。」

  厲寒琛低頭接過,慕笙拿著藥材的手指白皙修長,厲寒琛眸光微動,「藥材是給我買的?」

  「嗯,」慕笙毫不在意的擺擺手,「你先泡,一個小時後我過來給你扎針,效果會更好一些。」

  慕笙在臥室里看了會兒電視,估摸著時間快到了,便提著醫藥箱去了隔壁,哪想到一推開臥室門,剛好厲寒琛也打開了浴室門,

  厲寒琛穿著一件睡袍,水珠從頭髮上滴落下來,沿著完美的頸線向下滑,仿若雕刻般完美的五官在水汽的蒸騰中帶上一層朦朧,

  慕笙本來在嚼奶糖,下意識的吞咽了一下,然後就卡住了,「咳咳。」

  厲寒琛上前,幫慕笙拍了拍背,他身上帶著清新的男士沐浴露的味道,緊緊的將慕笙包裹住,

  好在奶糖已經化的很小了,很快就順著嗓子口滑了下去,慕笙站直身體,「好了,我沒事了。」

  「嗯。」不知道是不是慕笙的錯覺,她總覺得,厲寒琛剛剛好像笑了一下,但等再看時,他還是那副能凍死人的冰冷表情。

  「你坐好,我給銀針消毒。」

  厲寒琛坐到沙發上,然後解開了浴袍,慕笙一抬頭,就被他的身材給晃得眼神閃了閃,慕笙用手按了按他胸下三寸的位置,「疼嗎」

  「有點。」厲寒琛眉心微皺,

  「現在是診病時間,疼就說,不要忍著,會耽誤我的判斷。」慕笙眉眼冷凝,語氣很嚴肅,

  厲寒琛愣了一下,「很疼。」

  「這裡呢?」

  「也很疼。」

  「這裡?」

  「疼。」

  .....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厲寒琛仿佛把過往所有歲月里的疼都說了一遍,

  「好了,從今天開始,我會加大力度,比前些天要更難受一點,你忍忍。」慕笙取過一支銀針,刺進厲寒琛頸後,

  饒是忍耐力強如厲寒琛,也不由得瞬間握緊了雙手,

  厲寒琛低著頭,半眯著眼,抵抗著來自身體內一波一波洶湧而至的疼痛,

  嘴邊突然遞來一抹冰涼,厲寒琛睜開眼,就看到兩根白皙的手指間,捏著一顆奶糖,

  慕笙挑了挑眉,示意他吃下去,

  厲寒琛張嘴咬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口中的甜順著食道緩緩的蔓延,恍惚間,身體上好像真的沒有那麼疼了一般。

  這一次的治療過程比以往都要漫長,一個半小時後,厲寒琛的皮膚上都冒出了一層細密的汗,這都是疼出來的。

  「好了,」慕笙開始取針,隨著一根根銀針的離開,身體內洶湧的痛意也開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由內而外的暢快舒爽。

  厲寒琛穿好睡袍,下意識的抿了抿唇,唇角還有未散盡的甜香,

  眼看著慕笙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厲寒琛開口問了句,「你喜歡吃糖?」

  慕笙挑眉,「怎麼了?挺好吃的啊,」

  前世她嘗過的只有營養液的味道,這種甜甜的帶著香氣的糖果,讓她很喜歡。

  「沒事。」厲寒琛斂下眉目,「早點睡吧。」

  慕笙很多時候都跟不上厲寒琛的腦迴路,她也懶得去猜厲寒琛的想法,回到臥室,慕笙舒舒服服泡了個澡,然後躺進溫暖的被子裡,電視上正放映著電影。

  不用再像前世一樣,做什麼都得分秒必爭,吃飯睡覺上廁所都要精確到秒的計算著時間,慕笙伸了個懶腰,感慨了一下,如今這種能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生活還真不賴。

  帝都另一側,本來都要入睡的秦愷,突然收到了來自厲寒琛的一條信息,

  看著手機上那句「收購一家糖果公司」,秦愷難得的陷入了疑惑,

  糖果公司??厲總為什麼突然有了這個想法?

  他們不曾涉及過食品行業啊,更何況是糖果,

  但厲寒琛做事向來有他自己的考慮,秦愷雖然疑惑,也沒多問,他只當厲寒琛是又有了什麼新的商業點子,於是回了個「好的。」。

  月色輕輕的籠罩住小別墅,將安靜的夢境送了過來,

  然而在這座城市的有些地方,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舞廳里,音樂聲震天響,年輕的男男女女們在這裡縱情歌舞,酒氣和香水味道瀰漫在空氣里,每一個分秒,都帶著紙醉金迷的味道。

  「幹嘛呀?」一個化著濃重煙燻妝的女人正在場子中央勁歌熱舞,面前卻一直有個人在她面前晃,

  「顧小姐,賺錢的事做不做?」男子靠近她,手搭在她光滑的背上,

  「那得看多少錢咯?」顧巧衝著男子拋了個媚眼,

  男子在她背上比了個數,顧巧臉上笑容綻開,「我們找個地方細說。」

  男子攬著顧巧往外走,脫離了震天的音樂響動,外面的世界顯得格外安靜,顧巧手指在男子身上輕輕滑動著,「去哪?酒店還是我家?」

  「車上。」男子說著就把顧巧往車上帶,

  顧巧嘖了一聲,「喲,還挺會玩。」

  然而等她上了車,卻看到一個熟悉的人,「楊哥?」顧巧的臉色突然變得奇異起來,「這不是我們的楊大經紀人嗎?」

  楊濤忽視了顧巧的媚眼,他直截了當的,「我有筆生意,二十萬。」

  「您先說說是什麼唄?」一聽二十萬,顧巧來了興趣,

  楊濤把需要顧巧做的事情講了一遍,

  「就這麼簡單?」顧巧有些驚訝,「對著鏡頭做幾個空翻就能拿二十萬?」

  她是舞蹈專業出身,本身又經常在劇組做武替,幾個空翻而已,對她來說小菜一碟。

  「接不接?」顧巧身上的香水味道熏得楊濤想吐,他皺了皺眉,

  「接啊,當然接,不過,你得先付定金,不然我要是被騙了,找誰哭去啊?」

  「銀行卡號。」楊濤做事很果斷,

  顧巧報完卡號,沒多久,就收到了十萬轉帳的消息提醒,顧巧笑得開懷,甚至沖楊濤拋了個媚眼,「謝謝楊哥,您放心,想要幾個空翻都行,想讓我在床上翻給你看也都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