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是親哥哥嗎?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下手是掌握著力度的,既能讓厲銘疼得死去活來,又不會傷他的性命,

  厲銘這個人雖然爛到家了,但是好歹身後站著厲家,慕笙不會傻到在沒有任何資本的情況下跟厲家對著幹。

  厲銘只覺得整個身體像是散架了一般,疼的鑽心,他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慕笙,「你給我等著!」

  慕笙無謂的撇了撇嘴,然後轉身關了門,

  大門合上,揚起一片塵土,撲在了厲銘的臉上,本來就疼的一動不敢動的厲銘,又吸入了一鼻子的灰塵,

  堂堂厲家的太子爺,如今卻如喪家之犬般狼狽,厲銘咬了咬牙,「慕笙,厲寒琛,該死!」

  門內,厲安捂著腹部,一雙杏眼瞪得圓圓的,又崇拜又有點擔憂,「嫂子,他會不會回去找幫手啊。」

  「不會。」慕笙走過去在厲安身上點了點,幫他止痛,然後拉著他的胳膊,「過來我看看。」

  厲銘是厲家的太子爺,相比較起來,厲寒琛可是外界眼裡的廢物,厲銘可不會滿世界的去宣揚他是在這裡吃的虧,他丟不起那個人。

  「還好,」慕笙檢查了一下,「沒有骨折,只是有點瘀傷,」

  「嗯,」厲安伸出指尖戳了下慕笙的胳膊,「嫂子,你剛剛打厲銘的時候真帥,那個人就欠打。」

  慕笙眉梢微揚,這句話她還是挺同意的,厲銘確實欠打,

  旁邊,厲寒琛坐在沙發上,從剛剛到現在一直都沒說話,

  厲安看了眼他哥,可能是兄弟間的天生牽絆,哪怕此刻厲寒琛面無表情,厲安也能感覺出他哥心情不錯,

  厲安眼睛裡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傷心,「哥!我都被那個神經病打了,你居然還高興?!!」

  是親哥嗎?!太過分了!

  順著厲安的目光,慕笙也看了厲寒琛一眼,還是那副冷死人的表情,她怎麼沒看出來厲寒琛高興?

  厲寒琛目光落到厲安身上,面色淡淡「我哪裡高興了?」

  「你就有!我可是你親弟弟!我們之間是有心電感應的!」厲安氣呼呼的,特意把親弟弟三個字咬得特別重,他哥凶他就算了,他被打了他哥居然還挺高興。

  「......」厲寒琛瞥了他一眼,「你不是喜歡滑雪嗎?病好了送你一套裝備。」

  厲安的毛瞬間就被擼順了,嘴角上揚了個小弧度,拼命壓都壓不下來,連腰上的疼都忘了。

  嗷嗷,滑雪裝備!他哥果然是親哥,對他好好!

  時間已近傍晚,李媽卻遲遲的沒有回來,厲安已經餓的肚子都在叫了,「李媽去哪裡了呀,我好餓,」

  厲安話落沒多久,客廳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慕笙接起來,是李媽打過來的,

  李媽聽起來有些為難,「夫人,不好意思,厲家說不需要我再來了,給我結算了工錢,我跟你們說一聲。」

  好歹相處了這麼久,李媽也有點不舍,但厲家給施壓了,她也沒辦法。

  慕笙跟李媽說了幾句話後便掛了電話,

  厲安不會做飯,她前世一直靠營養液為生,吃穿住用都有專門的人負責管理,哪裡懂這些,

  慕笙想了下,然後上樓敲開了厲寒琛的臥室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