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暴打渣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別墅門口,厲安已經望眼欲穿了,他還是想不通,為什麼慕笙簡簡單單的操作在他這裡就不行了,

  終於看到了熟悉的車,厲安跳起來招招手,然後就看到他哥和慕笙一起下了車,

  厲安嘴角撇了撇,「嘖嘖嘖,我都沒坐過我哥開的車呢。」

  慕笙此時也看到了厲安,朝他招招手,「過來拎東西。」

  「哦。」厲安乖乖的走了過去,

  有了厲安這個免費勞動力,厲寒琛也不動手了,施施然的走進了別墅,厲安雙手拎著東西,懷裡還抱一堆,看著慕笙和厲寒琛清閒的背影,一雙杏眼都瞪圓了,

  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三人剛進門,外面就傳來了門鈴聲,

  「咦?」厲安很疑惑,他們住在這裡,從來沒有什麼客人,今天怎麼還來客人了,

  李媽不在,厲安只好放下手裡的東西,然後出去開門,

  等他打開門一看,頓時臉就黑了,伸手就要關門,「你來幹嘛?」

  「這是我厲家給你們的房子,我為什麼不能來?」厲銘伸手就把厲安給推到一邊,「讓慕笙給我出來。」

  「你有病啊?!」厲銘是厲安最討厭的人,見厲銘直直往裡沖,厲安上前想拉住他,

  但厲銘是跆拳道黑段,再加上心裡有氣,直接就把厲安給踹到了一邊,「小兔崽子,少在我面前晃,」

  厲安只覺肋骨跟裂了一樣的疼,

  聽到外面的動靜,慕笙走出來,看到厲安疼的五官皺起的樣子,連忙走過來將他扶起,

  「嫂子,我沒事,你快報警,」厲安又氣又想哭,在厲家,厲銘就經常欺負他,但好歹眾目睽睽他也不敢怎麼樣,如今在這個地方,誰也管不了厲銘。

  「沒事,你先進去。」慕笙看了眼厲安的傷口,需要馬上處理,她扶著厲安往裡面走,厲寒琛此時也走了出來,看到厲安的樣子,眉頭一皺,望向門外站著的厲銘,

  厲銘輕蔑的瞥了一眼厲寒琛,一個被家族拋棄的廢物而已,裝腔作勢,等他徹底掌握了厲家,他一定第一個把厲寒琛給滅了。

  「慕笙,是你把瀟瀟推下樓的吧?」厲銘雙手抱在胸前,居高臨下的宣布,「你現在就跟我去醫院,她要血你就得給血,要器官你就得給器官,你把她害成這個樣子,要是瀟瀟有什麼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既然上回他和慕瀟的對話已經被慕笙給聽到了,他也懶得再裝那副深情模樣了,對著慕笙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他也裝不下去。

  「我告訴」厲銘還想繼續說,慕笙又走了出來,只不過此時手裡拿著一根很粗的木棍,

  還沒等厲銘反應過來慕笙要幹嘛,慕笙已經十分乾脆的一棍子敲在厲銘的肋骨上,

  慕笙前世被譽為醫學聖手,對人體骨骼了解的極為透徹,她知道哪裡下手最疼,

  只聽咔嚓一聲,厲銘十分肯定,自己的肋骨絕對斷了,他伸手去奪木棍,卻被慕笙反手一繞,直接一棍子又敲在背後,

  他抬手,慕笙就敲他肋骨,他躲閃,慕笙劈頭蓋臉就砸他的胳膊,

  直到慕笙手裡的木棍都裂成了兩半,慕笙才把它丟到一邊,此時厲銘早已經捂著腹部跪在了地上,

  慕笙微微低頭,那雙漂亮的眼睛裡滿是冷意,「滾吧,」

  剛剛的一頓打,是她為原主討的一點債,相比較而言,原主都被他們給逼死了,這點傷害實在算不得什麼。

  屋內,本來還因為肋骨疼而哼哼唧唧的厲安,在看到慕笙把厲銘按著打的一頓操作後,連疼都忘了,

  他目瞪狗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