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弟弟哭唧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縱使厲安在同齡人里已經算是很高了,但厲寒琛還是比他高出了一個頭,被厲寒琛的陰影籠罩著,厲安下意識的縮了一下,

  厲寒琛伸出手去拉厲安的帽子,厲安連忙用手護著,但對上厲寒琛幽潭似的眼神,厲安下意識的心虛了,

  厲寒琛手上用力將厲安的帽子扯了下來,帽子掀開那一瞬間,厲安就一個想法,他完了。

  「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厲寒琛冷徹入骨的聲音在厲安頭頂響起。

  看著厲安臉上的抓痕和瘀傷,厲寒琛眉峰緊緊皺起。

  「沒什麼解釋,就是打架了。」厲安把頭瞥向一邊,看起來固執又可憐。

  「不許吃晚飯,在這兒給我面壁思過。」厲寒琛冷凝的聲音帶著怒意,嚇得厲安抖了一下,

  「嗯。」厲安低著頭看自己的腳尖,寬大的校服顯得他整個人越發纖瘦。

  慕笙進門的時候,厲寒琛正往樓上走,側臉蘊著冷意,旁邊的厲安垂頭喪氣的站著,一臉的傷,看起來可憐巴巴。

  「怎麼這麼多傷?」慕笙走過去看了厲安一眼,少年人皮膚嫩,鮮紅的抓痕在厲安臉上愈發觸目驚心。

  「我跟人打架了,我面壁思過,你不用管我。」厲安聲音瓮瓮的,

  慕笙也沒再搭話,拎著包上了樓,

  客廳里只剩下了厲安一人,他盯著鞋尖發呆,逐漸的,鞋上滴下兩滴滾燙的淚珠。

  沒過多久,身後又傳來了腳步聲,厲安連忙眨了眨眼睛,把淚水逼回去。

  「過來坐。」慕笙拎著個袋子坐到沙發上,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不了,我哥讓我思過。」厲安依然低著頭,

  「不過來明天滑雪不帶你。」

  下一秒,厲安已經坐在了慕笙身邊,但還是低著頭,不想讓慕笙看到自己哭過,

  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那紅紅的眼角簡直把我哭過幾個字寫在臉上了。

  「你有什麼話要說,快點說,一會兒我哥下來看到我坐著要揍我」厲安話還沒說完,臉上傷口突然被碰了一下,厲安倒吸一口冷氣,「嘶。」

  他抬起頭來,就看到慕笙手裡拿著一根蘸了藥的棉簽,正往他臉上擦著,

  「別動。」慕笙一邊說著,一邊幫厲安處理傷口,

  厲安愣愣的看著近在咫尺的慕笙,

  慕笙的神色很冷,但厲安卻莫名的覺得她很溫柔,

  厲安剛出生的時候,厲家原配夫人就去世了,但好歹有厲寒琛護著他,

  他五歲的時候,厲寒琛被綁架,從此就消失了音訊,

  在厲家,沒有人把他當少爺,除了保姆,厲安從沒有享受過來自長輩的照顧。

  他以前也經常跟人打架,但從沒有人給他上過藥,他都是任由傷口自然癒合的。

  「行了,還有哪傷了,我都給你處理一下。」

  厲安把褲腿往上提了點,「腿被人踢了。」

  慕笙一看,踢得還挺嚴重,一大片的淤青,

  慕笙幫厲安抹了點藥,「為什麼跟人打架?不能跟你哥說,跟我說說吧。」

  厲安揪著衣角沉默了半天,然後才開口,「他們罵我哥。」

  厲寒琛是在厲父五十大壽當天回來的,那一天眾賓客雲集,所有人都在慶祝這個好日子,然而厲寒琛的到來打破了這一切,

  他的存在,提示著厲家十年前的一切,這是厲家不想說出口的醜事。

  厲家廢物少爺回歸的事情一夜之間傳遍了帝都豪門圈子,豪門眾人茶餘飯後都把這個當作八卦來講。

  厲安的同班同學裡,就有幾個是豪門圈子裡的,他們當著厲安的面說厲寒琛不該回來,說他是厲家不要的廢物。

  厲安心裡生氣,沒忍住就跟他們動起手來,但對方人多勢眾,厲安哪裡是他們的對手,被打了一身的傷回來。

  慕笙拿棉簽的手一頓,「下次」

  「我知道,下次遇到這種情況不要跟別人計較。」厲安苦著臉,精緻的眉眼處處透著失落。

  「下次遇到這種情況,找了幫手再去。」慕笙慢悠悠的說道,「打架逞什麼強,打贏才最重要。」

  厲安完全沒想到慕笙會這麼說,他還以為慕笙會罵他不懂事,

  看著正低眉給自己上藥的慕笙,厲安突然鼻頭一酸,眼中泛起潮意,「嫂子,你真好。」

  從來沒有人在他打架之後給他上藥,也沒人告訴他打架不能逞強,

  最重要的是,慕笙讓他感覺到,原來他也是被人支持著的,對從小沒有安全感的厲安來說,慕笙就像是汪洋大海里突然尋到的一處港灣,讓人心安。

  慕笙懶得糾正厲安的稱呼,「好了,這幾天不要碰水,過幾天就好了。」

  「嗯。」厲安輕輕應了一聲,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小心翼翼的,「嫂子,我能不能抱抱你,就抱一下胳膊。」

  慕笙抬起頭,厲安一雙杏眼泛紅,眼中流露著脆弱,像是一隻在荒野中自生自滅了很久的小獸,透著可憐。

  慕笙拍拍自己肩頭,「嗯。」

  厲安小心的抓著慕笙的大衣袖子,然後將頭輕輕靠在慕笙肩上,像是幼崽依靠著母親一般的,客廳里的燈光暖暖灑在他們身上。

  二樓的走廊邊,厲寒琛久久的站立著,看著厲安依賴靠在慕笙的身上,厲寒琛垂下眼眸,然後轉身回了臥室。

  到了晚飯時間,厲安已經又恢復成那個沒心沒肺的大男孩了,

  「嫂子,」厲安此時已經叫的很順口了,「我哥讓我面壁,我來吃飯,他不會罵我吧?」

  「不會。」慕笙知道,剛剛她給厲安上藥的時候,厲寒琛就已經站在二樓了,既然他沒有阻止,便不會再責怪厲安。

  身後傳來厲寒琛的腳步聲,厲安連忙坐直,雙手搭在桌上,十分乖巧,生怕被厲寒琛罵。

  果然如慕笙所說,厲寒琛沒有再追究厲安和別人打架的事情,三個人安靜的吃完了晚飯。

  第二天是周六,厲安一覺睡到自然醒,然後便興奮的起床,準備去找慕笙兌換滑雪和打遊戲的事情。

  但他剛坐起身,就發現床邊放著一個盒子,打開一看,是他夢寐以求攢了好久的錢都沒買上的球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