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甜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厲寒琛沒等多久,門口便傳來了腳步聲,

  「你這兩天有暈眩的感覺嗎?」慕笙只是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未施妝粉,但氣色極好,如白玉般的肌膚在清晨的陽光里顯得愈加光潤。

  「有一點。」厲寒琛點點頭,

  「那是正常現象,」慕笙走過來,帶著暖意的手搭到厲寒琛腕間,「恢復的不錯。」

  慕笙離厲寒琛比較近,說話間,有絲絲甜意繞在他的鼻尖,「你吃糖了?」

  慕笙愣了一下,漂亮的鳳眼裡噙著雪山之巔的冰泉,透亮清涼,她從衣服口袋裡摸出一顆大白兔奶糖,「厲安給我的,還挺好吃,你要嘗嘗嗎?」

  厲安的書包里,每天都有小姑娘們給他塞的零食,昨晚厲安帶回來的書包里就被人莫名其妙的塞了一袋大白兔,

  厲安當時看到這一袋幼稚的大白兔臉都綠了,揚手就準備把糖袋丟掉,但卻被慕笙給攔了下來,收繳自用。

  前世的慕笙,顧及到普通食物可能會對她產生不利影響,從來不會去碰這些東西,日常也都是靠營養液過活,這輩子才第一次嘗到奶糖是什麼味道。

  她很喜歡這種淡淡的甜香。

  厲寒琛看了看慕笙掌心裡躺著的奶糖,伸出手把糖拿過來,撕了糖紙,將糖放進嘴裡,一片甜意在舌尖化開,淡淡的奶香味充斥了整個口腔。

  「甜嗎?」慕笙吃好睡好的時候,心情是極好的,現下鳳眼微彎,眼睛裡帶著淺淺的笑意,像是撒進了一把碎鑽,璀璨不已。

  厲寒琛的目光落在慕笙巧笑倩兮的臉上,眸色幽深,「嗯。」

  「好了,脫吧!」慕笙站起身來,開始給銀針消毒。

  不知怎的,聽到慕笙這句話,厲寒琛居然有那麼一絲不自然,他慢慢解開扣子,將身上的襯衣脫下來。

  這兩天,他已經能夠感知到一點外界的冷熱了,現下屋子裡冰涼一片,身上的肌肉下意識的緊繃起來。

  「.....」慕笙一低頭,就看到厲寒琛很有衝擊力的腹肌,「你放鬆一點。」

  「......」

  慕笙也知道屋子裡冷,施針過程中還是需要保持穩定溫度的,她給樓下李媽打了個電話,「李媽,有取暖器嗎?拿一個到厲寒琛臥室里來。」

  「好的,夫人。」

  李媽很快的便在樓下將萬年不用的電暖器找了出來,她端著電暖器敲開了厲寒琛的臥室門,「夫人,東西我拿」

  話說到一半,門也開了一半,

  看見沙發上坐著的衣衫半褪的厲寒琛,還有正站在他面前,和他姿勢很親密的顧笙,李媽一下子噤了聲,

  哎呀,少爺和夫人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啦?這青天白日的,怪羞人的!

  「對不起,我一會兒再來,夫人你們繼續。」

  慕笙哭笑不得的轉身,「李媽,把東西拿進來。」

  「好的好的。」李媽一臉我是過來人我都懂的表情,放下取暖器就像是有猛獸在追一樣快速的離開了房間。

  李媽走的急,連插頭都沒插上,慕笙剛準備過去弄,厲寒琛已經站了起來,「我來吧。」

  「哦好。」慕笙一邊檢查著銀針,一邊跟厲寒琛說話,「你不用在意李媽,等你病好一點了,咱們去把離婚協議簽了,別人就不會誤會了。」

  厲家誰都知道慕笙和厲銘才是青梅竹馬,慕笙嫁給厲寒琛,其實是厲家給他的侮辱,慕笙心想,厲寒琛應該是極度厭惡這一門婚事的。

  厲寒琛握著插頭的動作一頓,最終應了一聲,「嗯。」

  取暖器很快的開始散熱,慕笙冰涼的指尖也開始回溫,「我那個房間怎麼沒有取暖器啊?」

  早知道有這個,她昨晚也不用蓋兩床被子了。

  「別墅里就一個。」厲寒琛坐回到沙發上,

  「哦。」慕笙應了一聲,心道厲家真不是東西,這是準備活生生把厲寒琛給凍死啊,

  不過她沒再多想,拿起銀針開始為厲寒琛進行每天的例行治療。

  一個小時後,慕笙將銀針收起,「這段時間你會比平常畏寒,所以注意保暖。」

  說完,慕笙拿著東西準備回自己的房間,

  然而還沒走到門口,就已經感受到取暖器的熱度開始消散了,前面是冰冰涼的一片。

  但她也不好意思跟一個病入膏肓的人搶取暖器,只能回臥室多蓋幾層被子了。

  慕笙手剛握上門把,身後厲寒琛開了口,「一會兒有人來給你房間鋪地暖,你可以先在這邊呆一會兒,反正這邊也」

  暖和那兩個字還沒說出口,慕笙已經轉過身,酒窩淺淺,「謝謝啊,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去把東西拿過來。」

  話落,慕笙便轉身去了旁邊臥室,

  看著慕笙消失的背影,厲寒琛唇角上揚一個幾不可見的弧度。

  很快的,慕笙便又出現在門口,還帶著毛毯、零食包,靠枕和水杯。

  慕笙非常自覺的將靠枕放在沙發上,鋪好毛毯,拿出零食,然後看向厲寒琛,「我想看電視。」

  雖然那些電視劇很傻很雷人,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橋段,但她前世沒機會看這些,還是覺得怪有意思的。

  厲寒琛穿好衣服,站起身來將遙控器遞給慕笙,「看吧。」

  說著,他準備將臥室也讓給慕笙,自己到樓下辦公。

  但卻被慕笙給叫住了,「剛剛才跟你說了要保暖,你在這兒呆著溫度比較高。」

  「好。」厲寒琛又轉過身,坐到床邊的書桌前,桌上有著大量的文件。

  批閱了不到十分鐘的文件,厲寒琛便沒法再下筆了,

  電視裡傳來的「喜羊羊與灰太狼」的背景聲,實在讓他沒法和眉目清冷的慕笙聯繫起來。

  他轉過身,看了一眼便愣住了。

  慕笙的清冷疏離是刻在骨子裡的,而現下,慕笙靠著沙發,窩在毛毯里,認真的在看電視上的動畫片,眼睛裡帶著一點天真笑意,像是不經意間透露了自己最柔軟的一面,

  也不經意間,戳到了厲寒琛柔軟的一點。

  察覺到厲寒琛的目光,慕笙轉過頭,「影響到你了嗎?」

  厲寒琛斂下眸光,「沒有,你繼續看吧。」

  此時,電腦上突然彈出一個視頻電話,厲寒琛伸手按下,

  一張清俊的年輕男子的臉出現在視頻里,正是跟隨厲寒琛多年的特助,秦愷,秦愷身後,是盛世集團的高級管理們。

  大家打開手裡的文件,剛準備跟厲寒琛匯報這個星期的情況,

  「厲寒琛。」整個會議室里突然響起清脆的女聲。

  大家心裡一驚,連忙四處張望,心想是哪個同事這麼大的膽子,敢直呼厲總的大名,

  然而下一秒,視頻里,厲寒琛轉了下頭,看向一邊,「怎麼了?」

  女聲又響起了,「能幫我個忙嗎?我想喝可樂。」

  慕笙好不容易在毛毯里捂暖和,不想動,反正自己收厲寒琛一個月一萬的診費簡直是白菜價,讓他幫忙拿瓶可樂應該不過分吧?

  視頻那邊的會議室里,眾人面面相覷,心道這女人怕不是瘋了?厲總向來以不近人情和鐵血手段著稱,誰這麼大膽子敢讓厲總拿可樂?

  瘋了?那可是厲總!

  然而下一秒,厲寒琛站起了身,

  大家看不到臥室其他地方的樣子,只能默默的聽著背景里的動畫片背景音,一點點洗刷著自己的三觀。

  幾分鐘過後,視頻里又傳來聲音,

  「給。」

  「謝謝。」慕笙眼睛半彎,她覺得厲寒琛這個室友脾氣還真挺不錯。

  厲寒琛終於回到了電腦前,

  有管理人員想說些什麼,卻被秦愷眼神制止住了。

  果然,下一秒,厲寒琛宣布,「推遲。」然後便掛掉了視頻電話。

  會議室里,眾人驚訝的望向秦愷,

  「秦特助,這是什麼情況?」

  秦愷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厲總的事,我們不要多問。」

  更何況,就算問了,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他跟著厲寒琛這麼多年,可從來沒見過他身邊有女人出現。

  除了那個慕笙......

  想到慕笙這幾天的反常表現,秦愷眼中划過一道光,

  他怎麼有種直覺,視頻里出現的這個女聲很有可能就是慕笙呢?

  這就有意思了。

  關了電腦,厲寒琛索性坐到床上,拿過一邊的金融雜誌看,

  臨近傍晚,厲安放學回到家,卻發現客廳里空空蕩蕩的,「李媽,我哥和嫂子呢?」

  李媽的老臉不好意思的紅了一下,「夫人和少爺一直呆在少爺的臥室,沒出來呢,小少爺您回來的正好,您上去叫他們下來吃晚飯吧。」

  「好。」厲安不疑有他,放下書包就往樓上跑,

  他剛走到厲寒琛臥室門口,門便被打開了,

  「哥,」

  厲安話沒說完,厲寒琛便眼神制止住了他。

  厲安踮著腳尖往房間裡面看了一眼,沙發上,慕笙窩在毛毯里睡得正熟,只露出半張白玉小臉。

  嘖嘖嘖,

  看著厲寒琛輕輕關門的樣子,厲安大著膽子湊到他身邊,「哥,你跟嫂子這就搬到一起睡啦?」

  厲寒琛瞥厲安一眼,眼神凌厲,厲安立刻閉了嘴。

  嗚嗚嗚,哥哥對我還是好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