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知道心疼人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每天向上》的節目製作組已經將綜藝視頻剪輯完畢了,工作人員將楊濤的意思轉述給導演,導演的第一反應:「他們瘋了還是我們瘋了?」

  今年的《每天向上》收視率一直被同台其他的綜藝壓著,千等萬等終於等到一個爆點出現,他們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

  「告訴他,不能剪。」導演說完,工作人員便去回復了楊濤,

  「我們願意出錢,只要能把慕笙的鏡頭剪掉,我們願意承擔損失!」楊濤這回是豁出去了,

  他帶sunny組合快一年了,好不容易將阮盈盈打造成了組合的代表性隊長,不僅唱跳俱佳,還即將涉及影視圈,拿到了楊導的新戲女主角。

  眼看著一顆冉冉升起的超級明星就要出現了,這種關鍵的時候,不能出任何岔子。

  綜藝節目的工作人員在那邊都聽得有點懵,還有這樣坑自己藝人的經紀人?

  雖然工作人員和慕笙不熟,但他都免不得為這個可憐的小明星掬一把同情淚了。

  「額,我會把你的意見轉述給導演的,我們正在忙,先掛了。」工作人員直接掛了電話,然後翻了個白眼,

  什麼人啊,這麼踩一捧一,讓他這個局外人來看,上回拍攝綜藝的的時候,明顯是慕笙更上鏡啊!那氣質獨一無二的美,就這眼神還當經紀人呢。

  導演聽說了楊濤的話也是被氣笑了,「賠償損失?他們好大的口氣!賠償的起嗎?」

  導演做過這麼多期節目,對爆點可太有心得了,慕笙那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加上獨特的氣質,絕對會掀起很大的熱度。

  導演不僅不想搭理楊濤,甚至還格外要求剪輯組,「多剪點慕笙的鏡頭!」「哎對,就她的特寫多放點進去,哎呀這臉怎麼長得,真是太好看了!」

  這一夜,有人滿懷清夢,有人焦灼不安,有人忙碌不已,

  伴著清脆的鳥鳴,清晨的陽光開啟了新的一天。

  不用像前世一樣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恨不得奉獻在實驗室里,慕笙一覺睡到自然醒,

  感受著陽光在臉上跳躍,慕笙十分愜意的打了個哈欠,然後掀開被子,起床洗漱。

  她下樓的時候,厲安和厲寒琛已經坐在餐桌前了,

  厲寒琛抬頭,看到從樓梯上走下來的慕笙,眸光微動,

  慕笙今天穿了件黑色的毛呢外套,長發披在肩後,眉目清冷,那雙澄亮的眼睛裡像是盛著清晨的第一滴露水,

  「你終於下來了,我都快餓死了。」厲安苦著一張臉,都快把面前的熱粥給盯出一個洞了。

  「等了很久嗎?」慕笙走過來拉開椅子,

  「不久,」厲寒琛突然開了口,「吃吧。」

  厲安瞪大了一雙杏眼,看了看厲寒琛,又看看慕笙,

  什麼不久?!他和哥哥都等了快半個小時了!

  哥哥你不對勁!

  厲安的小腦袋瓜里飛速轉動著各種奇奇怪怪的想法,對面的厲寒琛似有所感,抬起頭來警告的看了厲安一眼,

  厲安立馬老老實實的坐好,將腦袋裡各種奇怪的想法都拍了回去。

  李媽端著麵條過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餐廳里三人異常和諧的一幕,清晨的陽光從高窗上灑落下來,連厲寒琛的身上,都仿佛帶著一層溫暖的光。

  吃過飯,厲寒琛便離開了別墅,順便把厲安送去了學校,畢竟厲安還是個高一的學生,再怎麼囂張乖戾也逃脫不了學校的壓制。

  別墅里只剩下慕笙一個人,慕笙悠悠閒閒的躺在客廳沙發上,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著這個時代的電視劇。

  舒服愜意的一天就這麼過去了,李媽已經做好了晚飯,蔥燒雞塊的香氣順著廚房的門縫溜出來,偷偷的繞在慕笙的鼻尖。

  慕笙伸了個懶腰,聞著香香的雞肉味道,心下感嘆,相比較她前世來說,這日子過得真是太美好了。

  前世,慕笙從小的時候就因為智商超高,被選為特殊實驗人群,接受了長達十年的大腦開發實驗,

  等到她15歲時,大腦已經開發的很完全,國家將她選定為重點保護人才,

  說是保護人才,實際上就是一個超高智能的科技怪物而已,

  她將太空梭送入太空,把一條條跨海大橋設計成型,她負責的科研項目屢次獲得世界第一,國家的各項科技進步都離不開她的身影,甚至於她的音樂細胞,運動能力都是超強,每一項都達到了極限,

  她功成名就,接受著無數人的讚美,而與之相匹配的,是她失去了所有的個人時間,

  因為她是被培養出來的科技工具,她的一生註定要為集體的發展而貢獻自己。

  如今穿越到這個時代,褪卻了那些光環和重任,能夠嘗一嘗前世從來沒吃過的零食,能夠一覺睡到自然醒,對於慕笙來說,是從未有過的新奇體驗。

  晚飯厲寒琛沒回來,厲安在學校吃飯,慕笙慢悠悠的品嘗著李媽做的菜,不由得給李媽點了個贊,「李媽,做的很好吃。」

  「哎,你喜歡吃,明天我再做點別的。」做飯的人,有誰不喜歡聽別人夸自己呢,李媽被誇得心花怒放,看慕笙的眼神慈愛的都快發光了,

  這個夫人跟以前相比較,真是討人喜歡多了,不僅吃飯不挑食了,也好相處了許多。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厲安才苦著一張臉背著個進了門,

  「晚好~」厲安有氣無力的沖沙發上的慕笙打招呼,

  「怎麼了?」慕笙還沒見過厲安這麼哭喪的表情,

  「不想上學~」厲安拖著書包往樓上走,「晚安~~周末的時候你可一定要教我打遊戲和滑雪啊。」

  上了一天學,他的血條已經只剩下半管了,就指著周末打遊戲那點期望撐過接下來的一周了。

  看著厲安苦兮兮的樣子,慕笙有點好笑,「果然還是個小孩子。」

  ——

  帝都醫院,十幾個國際頂尖專家正圍在電腦前,所有人臉上都是滿滿的疑惑。

  「這怎麼可能呢?」

  「太奇怪了!!」

  門被打開,厲寒琛攜著一身冷意走了進來,「情況如何?」

  一個白髮的國外專家滿臉不可思議,「厲總,您這幾天到底經歷了什麼?原本已經萎縮的血管居然有了一個很微小的通道,關鍵並不是一根兩根血管,全身都有這種情況。」

  這代表著什麼?

  就像是一塊已經枯涸將死的田地,居然隱隱的有牛毛細雨開始滲透了,雖然如今效果微乎其微,但長此下去,死地也將變成活田。

  「太神奇了!厲總,您是遇到了什麼專家嗎?請務必幫我引薦一下,簡直稱得上是起死回生的醫術。」其他專家也是一臉的敬服。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我的病能治好?」厲寒琛這話問出來,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多活的這十年,都是從死神手裡搶過來的,他這副身體,自己知道,早就油盡燈枯了。

  專家們對比著厲寒琛兩次檢測的數據,「雖然現在看來變化很慢,但這種變化如果能持續下去,不出半年,厲總您的病就會痊癒。」

  厲寒琛幽深的目光落在前面的電腦上,他想起了慕笙那一句自信的「沒有我治不好的病。」,還有她那源自靈魂的自信笑容。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暫時住在帝都吧。」厲寒琛收回目光,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

  「好,」專家們自然十分樂意,

  到了他們這個年紀,已經不再計較名利,只追求醫術上的精益求精,

  厲寒琛這個病,是所有專家下了死亡通知書的,如今卻出現了奇蹟,讓他們怎麼能不好奇,

  就算厲寒琛不說,他們也想留下來向這個業界大佬請教一下,究竟是採用的什麼辦法能夠起死回生。

  專家們都離開了房間,厲寒琛坐到電腦前,看著前後兩張不同的檢測單,

  一張是一個月前的,觸目皆是絕境,

  一張是今天的,絕境之中,有了生機。

  「慕笙」厲寒琛將這兩個字在舌尖滾過,幽深的眸光在燈光下越發顯得魅惑。

  第二天,慕笙依然是一覺睡到自然醒,但她睜開眼的那一瞬間,便覺得有些不對勁,

  她偏過頭,正對上一雙幽井般的眼睛,

  正是厲寒琛。

  「.....」慕笙皺了皺眉,「你幹嘛?」

  雖然厲寒琛這個人是挺養眼的吧,但大早上的突然在旁邊出現,還是有點嚇人的。

  厲寒琛冰涼的目光落在慕笙身上,似乎還帶著外面的寒意,「昨晚沒施針,我不舒服。」

  「.......」慕笙心道你又沒回來,我上哪給你施,「那你回去等著吧,我洗漱一下就過來。」

  說著,慕笙掀開被子準備下床,但房間裡沒有地暖,脫離了溫暖的被窩,慕笙被凍得打了個寒顫。

  厲寒琛將目光從慕笙身上收回來,轉身離開。

  回到自己的臥室,厲寒琛給秦愷打了個電話,

  「讓人來小別墅把地暖裝上。」

  電話那邊的秦愷一臉問號,他跟著厲寒琛快十年了,厲寒琛從來沒用過空調地暖,畢竟他感覺不到冷和熱。

  但作為一個專業的特助,秦愷對厲寒琛的指示從來不會質疑,他恭敬的點頭,「好的,我立馬派人過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