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弟弟強大的腦補能力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慕笙看向厲寒琛的時候,厲寒琛剛好抬起頭,一雙深邃的眼睛和慕笙撞上,像是一汪深井,要把人吸入其中。

  只看了一秒,慕笙便移開了目光,雖然厲寒琛這人病怏怏的,在眾人面前也是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但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身上有著致命的危險。

  厲寒琛能從那國際地下組織里活下來,他那消失的十多年肯定沒有其他人想像的這麼簡單,而且厲寒琛身上的毒和傷都揭示著這個男人身上,曾經發生過許多常人無可想像的事情。

  不過如今的慕笙,只想開開心心的享受沒有負擔的普通生活,懶得卷進他們大家族的紛爭里。

  此時李媽已經盛好了飯,慕笙專心致志的吃起小米粥來,

  向來挑食的厲安今天格外乖巧,慕笙往他面前扒拉什麼他都乖乖的給吃掉了,

  厲寒琛在一旁看著兩人的互動,眉峰微微皺了皺。

  吃過飯,厲寒琛身體不舒服,直接回了臥室,厲安和慕笙在樓下客廳坐著吃水果。

  厲安眼巴巴的望著慕笙,「那什麼,你還記得昨天答應了我什麼事情嗎?」

  十幾歲的少年,正是青春熱血的時候,喜歡電競,喜歡滑雪,

  以前住在厲家主宅的時候,厲安雖吃喝不愁,但他是厲家原配夫人之子,在厲家身份尷尬,就算喜歡這些東西也沒人會教他,他性子傲,更不會低三下四的去求。

  跟著厲寒琛搬到小別墅來住之後,維持日常的吃喝都成問題,厲安再喜歡滑雪也沒這個條件。

  昨天知道慕笙是滑雪高手之後,厲安做夢都夢見慕笙帶著他去滑雪場了。

  慕笙看他一眼,「這幾天不行,我有事。」

  「好吧。」厲安精緻的眉目里落了幾分失落,但很快又振奮起來,「有什麼事?」

  厲安莫名的覺得,跟著慕笙就會有很多有趣的事情。

  「掙錢。」慕笙直截了當,她現在全身上下就i厲安給的2500塊,太窮了。

  說著慕笙直接起身,「我出去一趟,」

  小尾巴厲安糾結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厚臉皮的跟著慕笙一起出門,畢竟他自己在家實在太無聊了。

  如今的帝都是很現代化的城市,慕笙帶著厲安幾乎找遍了大半個帝都,才終於在一家藏得很深的胡同里找到一家能打銀針的店。

  從上午等到下午,老師傅終於按照慕笙給的圖紙,給她打好了她需要的一套東西,

  老師傅收費很便宜,但對於慕笙來說,已經是巨款了,

  整整2400塊錢,全部都給了老師傅,

  看著剩下的100塊錢,慕笙只能安慰自己,好歹還留了點車費。

  厲安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那仿佛暗器一樣的一套銀針,「你打這個幹什麼?」

  厲安覺得這個嫂子真是越來越神秘了,忙活了大半天還打了一套類似小說里暴雨梨花針的東西,

  「給你哥治病。」慕笙上手試了試銀針的粗細,找了大半天還真是找對了,這個老師傅的手藝相當好,基本是按照她的要求來做的。

  「你還會治病?!」厲安下意識的想說你逗我呢,但想想她的電競水平和滑雪技術,厲安又把話吞了回去。

  「嗯,剛會不久。」慕笙沒準備跟厲安多解釋,伸手攔了個計程車。

  回去的路上,慕笙忙著檢查每根銀針的大小粗細程度,

  而厲安,則忙著腦補。

  慕笙說剛會不久,那肯定是以前不會,所以是為了哥哥專門去學的嘍?

  厲安偷偷瞥慕笙一眼,真沒想到慕笙對哥哥這麼好,

  以前他是很不喜歡慕笙的,但現在慕笙又會打遊戲還會滑雪,還這麼喜歡哥哥,他偷偷的在心裡認下了這個嫂子。

  慕笙沒注意到厲安一路又好奇又感動的眼神,她要是知道厲安腦補出來的她對厲寒琛一往情深的畫面,一定會後悔帶上了這麼個小尾巴。

  別墅里,厲寒琛坐在電腦旁,看著電腦里的鑑定結果,眼中閃過疑惑。

  他讓秦愷去檢驗了慕笙早上喝過水的杯子,

  檢查結果顯示,就是原來的慕笙,並沒有換人,

  可到底是因為什麼,會讓一個人發生這麼大的變化呢?

  厲寒琛正思考著,房門突然被敲響,厲寒琛將電腦關上,「進來。」

  門口,厲安探出頭,小心翼翼的,「哥。」

  「有事?」厲寒琛坐在椅子上沒動,依然是厲安熟悉的冷漠樣子。

  厲安推開門,慢慢走到厲寒琛身邊,「哥,今天我和嫂子出門了。」

  聽到厲安對慕笙的稱呼,厲寒琛眼神動了一下,但厲安沒注意,他自慕繼續說,「哥,嫂子真的特別喜歡你,她為了幫你治病跑去學醫,還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錢打了一副銀針,就是為了幫你,」

  「你說什麼?」厲寒琛終於轉過身,目光放在了厲安身上,

  厲安受不了厲寒琛冰箭一樣的眼神,硬著頭皮,「哥,嫂子一會兒要來幫你施針,她要是做的不好你也不要怪她,她一片心意。」

  厲安雖然沒當面質疑慕笙的醫術,但他也不相信慕笙真的會施針,所以他趁著慕笙不在,提前來找厲寒琛,就是希望厲寒琛不要打擊到慕笙,讓她傷了心,畢竟慕笙對自己哥哥一往情深的。

  厲寒琛可不像厲安這麼單純,但他也沒多說什麼,「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嗯。」厲安這才轉過身準備走,然而他剛走沒幾步,卻看到床上一角露出一截暖袋,正是他買的那一個,

  厲安眼睛一亮,哥哥不是說丟了嗎?!

  原來他沒丟!厲安一下子就開心了,腳步輕快的走出了臥室。

  厲安身後,厲寒琛也看到了那露出來的半截暖袋,想到這個唯一的弟弟,厲寒琛心裡嘆了口氣。

  厲安離開後沒多久,慕笙便過來敲門了,原本在處理文件的厲寒琛動作頓住,「進來。」

  慕笙推開門,她這還是第一次進厲寒琛的臥室,臥室的風格跟厲寒琛這個人一樣,灰黑色調,莫名的讓人感覺到壓抑。

  厲寒琛轉過頭,看到慕笙,又想到厲安的話,眸光微動,「你有事嗎?」

  「給你治病。」

章節目錄